党校女教授为《非诚勿扰》“灭火”:我才非主流——中新网
本页位置: 首页新闻中心文化新闻

党校女教授为《非诚勿扰》“灭火”:我才非主流

2010年07月16日 14:30 来源:中国新闻网 参与互动(0)  【字体:↑大 ↓小

  (声明:刊用《中国新闻周刊》稿件务经书面授权)

    为《非诚勿扰》“灭火”的党校女教授

  对黄菡而言,在党校当老师是党的事业,在卫视为婚恋节目做嘉宾也是党的事业;但不同的是,后者的岗位似乎就在悬崖边上,随时都会给她带来蹦极般的体验

  本刊记者/李邑兰(发自江苏南京)

  清晨8时整,黄菡准时现身中共江苏省委党校教师食堂,作上课前的“能量补给”。席间不断有熟人穿梭经过,惯常的寒暄像经过合谋似的,由“早上好”换成“我在电视上看到你了,很好,真漂亮”。

  曾经,如果用一种社会身份来介绍黄菡,她可以有多元选择,比如,南京大学社会系社会心理学博士,江苏省委党校行政学教研部主任,江苏省社会心理学会副会长,江苏省领导研究会副秘书长。因为近日加盟江苏卫视当红相亲节目《非诚勿扰》,这些身份标签全都淡出,凸显的是“知名党校女教师”,在许多观众眼里,它成了黄菡唯一的名片。

  党校教授与相亲节目的结合,一半是“喉舌”,严肃、理性的“海水”,一半却是娱乐气息浓厚的“火焰”,看上去颇具戏剧性冲突,会彼此兼容还是水土不服?而此前风光无限的《非诚勿扰》彼时正处于“非常时期”,前途未卜,国家广电总局的两纸相亲节目整饬通知,矛头均直指《非诚勿扰》。黄菡的出场,被普遍认为是节目组请来的消防员。

  面对可以预见的争议,黄菡心里时常有两个“我”在碰撞,一个“我”认为,“他们需要‘党校教授’的标签来救火,符号的意义有时很重要。”另一个“我”又会挣扎,“观众和党校,两边都不会讨好。”最终,前者占了上风,“卫视也是党的事业的一部分,从本职工作来讲,没有太离经叛道。”黄菡自我安慰似地说。

  党校女教授的“粉丝”

  8时30分,上课了。

  7月7日的这堂课,四十来人的教室座无虚席。黄菡讲授的是《领导者的心理调试》,这一期干部轮训的学员是来自江苏党政机关的县处级干部和南京市政协系统的官员,课程针对领导者们工作、生活中遇到的各种压力而展开。

  “党校不是只有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邓小平理论,我们还有法律、工商管理、文学、哲学的课程,亦文亦理,很丰富的。”黄菡说。

  论资历,1966年出生的“党校女教师”黄菡绝对称得上“资深”,她在江苏省委党校执教20余年。平时,黄菡的学生都是行政级别比自己高的“人民公仆”,她主要教授两门课程,《管理心理学》和《领导者心理调适》。

  与人们刻板成见中“手执教鞭、喋喋不休、冷冰冰的卫道者”形象不同,“党校女教师”黄菡素颜,朴素淡雅的白色棉质短上衣搭配卡其色长裤,气质优雅,说话娓娓道来,言谈间透着一股亲和力。

  在黄菡眼里,她和她的同事们都是思想活跃、性情开朗健康的,党校也一直是思想解放的发源地,那句著名的“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就率先在中央党校校刊《理论动态》中发表。“我们的学员来自社会,我们时刻接触的都是改革最前沿的东西,比起象牙塔的高校,我们可能与现实联系得还更紧密一些。”黄菡说。

  “我们先来做小游戏,测试一下各位的心理压力到底有多大。”话毕,一位因为早起而险些睡着的学员立即来了精神,煞有介事地随着老师的指导为自己的心理指标打分,“我以为会是照本宣科的一堂课,现在看来不是这么回事。”这位学员小声告诉记者。

  “一般讲课,会有三个部分,是什么、为什么和怎么办。有的老师在是什么和为什么上耗时太多,到了怎么办,就推脱说时间已到,三言两语就结束掉了。今天明确告诉大家,‘是什么’我会用10分钟,‘为什么’15分钟,剩下一个半小时,全讲‘怎么办’。”黄菡的开场白显现出务实的一面,这立刻赢得了学员们的好感,讲台下一众已到不惑之年、习惯教导别人的领导者们,此刻纷纷拿出笔记本,认真地写写画画 。

  黄菡间或的举例和小故事,起到了穿针引线的效果,她推荐的心理学书籍也显得有些与众不同,比如《斑马为什么不得胃溃疡》,都是抓人眼球,容易产生阅读兴趣的书名,碰上某个触动人心的话题,学员们还会即兴来一番讨论,课堂的气氛显得生动热烈。

  课间十分钟休息时间,不少学员跑上台要求与黄菡合影留念。“黄老师,我是您的粉丝啊,我喜欢您在《非诚勿扰》中的表现!”一位淮安市委宣传部的领导涨红了脸,径直走到黄菡面前,掏出准备好的笔记本要求签名。不过,黄菡显然并没有做好“红”的准备,面对粉丝的追捧,她除了报以友好的微笑,“还真不知道说什么”。

  两个小时的课程很快过去,结尾时,黄菡给学员们送上了一句颇富哲理的“绕口令”, “你要能把自己当别人,把别人当自己,把别人当别人,把自己当自己,也就能面对压力、舒缓压力了。”

  “就当玩一次极限运动”

  不过,生活中有的压力是绕不开的,比如,当黄菡遭遇《非诚勿扰》。

  “我们要麻烦你一下,想让你来做嘉宾。”6月22日,黄菡接到了《非诚勿扰》制片人王培杰的邀请,希望她参与节目录制,与场上原有的点评嘉宾乐嘉搭档,“增加一个女性视角,让观点的碰撞更加多元”。

  王培杰没有说出的“潜台词”是:《非诚勿扰》遇到“麻烦”了。6月初,国家广电总局下发了《广电总局关于进一步规范婚恋交友类电视节目的管理通知》及《广电总局办公厅关于加强情感故事类电视节目管理的通知》两份正式文件,欲对相亲类节目中“拜金、造假、低俗”等倾向进行整改,被“点名”的相亲类节目中,《非诚勿扰》榜上有名,加之被《焦点访谈》《新闻联播》等节目轮番批评,《非诚勿扰》一时身处舆论漩涡,进退维谷。

  “党校教授”的标签成了节目的“救命稻草”,他们需要一个“正面、正确的形象”,借以扭转节目备受争议的脸孔。

  事实上,黄菡与江苏卫视的渊源颇深。2008年奥运期间,黄菡就与主持人孟非搭档,主持了一档奥运谈话类节目《就说这么多》,“清口”侃关于奥运的各种热门话题。更早一点,中国电视开始突飞猛进多元化发展的20世纪90年代初,作为社会心理学学者的黄菡就应邀在江苏电视台经济频道主持了几档心理咨询类节目,几个专家在简易的舞台上,你一言我一句,讲讲心理健康之类的知识,也没有其他观众参与、互动的环节。因为做节目的缘故,黄菡与江苏台包括孟非在内的一帮电视人熟识,有时候会一起策划、合作新节目,有时候客串嘉宾、主持人,对电视并不陌生。

  彼此熟识的好处,可以省略掉很多“潜台词”、背景的介绍,所以制片人王培杰发出邀请时,黄菡只简单地问了一句:“你觉得合适吗?”在得到王肯定的回答后,黄菡就不假思索地接受了。她当时想得很简单,“技术上的事情是他们决定,合不合适他们考虑,因为已经非常熟悉了,我肯定不如他们专业。”

  挂掉电话,黄菡反倒想了很多。她给孟非发去一条短信:“风口浪尖,动辄得咎”。显然,她已经预料到可能会承受的压力。

  14岁的女儿首先举了“红牌”,在女儿眼里,教书育人的母亲和娱乐性十足的相亲节目应该是格格不入的。女儿的观点代表了一部分观众的看法。在“非诚勿扰”贴吧中,一部分“非粉”也表达了自己的不满,“党校教授是党的代表,是来监督我们的,节目一定会不好玩了。”此外,同系统的党校老师们会怎么看?会不会认为是出风头?

  黄菡把所有可能的争议都想了一遍,最后,作为社会心理学家的生活哲学开始发挥作用,她得出的结论是,总不至于因为参加节目而丢了工作,由此可能掀起的风浪,都在意料和把握之中。

  “就当玩一次极限运动。”黄菡准备挑战自己。

  “慈眉善目”的嘉宾

  6月27日这晚,“整改”后的《非诚勿扰》录播节目首期亮相,黄菡也第一次出现在嘉宾席上,与乐嘉并排而座,主持人孟非对她的介绍轻描淡写——女性社会学专家。

  “如果要我给自己一个定位,还是党校女教授。”黄菡笑言。这个标签如今近乎成了她的昵称,不少朋友邀约,发来的短信都是“知名党校女教授,晚上打球去啊”,诸如此类。

  在黄菡的个人生活体验中,没有特别因为党校教授的身份而碰到什么挫折或者误解,所以她对这个身份并不敏感,也不会因此做一些刻意的表现。但是,当她面对公众,作公共发言的时候,她会意识到自己的职业身份,希望自己理性、冷静,同时还能温暖人心,“这是一种自我内化的东西,不因外部的事件和情境而改变。”

  “最朴素的道理就是,你拿着人家的工资,要不然就不做,要不然在这个体制当中,就应该遵守相应的职业准则。”黄菡说。

  由此,黄菡在《非诚勿扰》中的表现并不麻辣、犀利,反而显得有些过于低调和克制。近一个半小时的节目中,她的发言屈指可数,每每因主持人孟非征询意见才“被动”点评。比如讲到女嘉宾年龄比男方大,她会跳开来,从普遍意义上谈怎么看待姐弟恋,不会针对具体的人作判断;“两地分居”的话题,有人说不在一个城市,她也没法说两人能不能成,只说她认为“两情若是久长时,又岂在朝朝暮暮”只是浪漫的幻想,希望大家谨慎对待“距离”问题。

  新《非诚勿扰》录制中,讨论的话题已经变得相当“安全”了,“拜金”“富二代”等字眼近乎绝迹,节目开始变得慈眉善目起来。即便如此,黄菡还是有无法适应的方面,她说,“我没有办法面对一个人,当面去指责。”

  录制节目期间,上来一位教比较文学的博士刘悦昌,因为一嘴龅牙而饱受女嘉宾攻击,刘悦昌只能回答,“对不起,我的龅牙伤害了你。”黄菡觉得女嘉宾们的行为“很过分”,“在那样的场合,实际上还是有强势和弱势的关系。我们(专家、主持人、女嘉宾)处于强势,如果再做比较率性的批评,有时候会对别人构成一种伤害,不管是真实的还是想象的。”还有一次,女嘉宾公然问台上的男嘉宾有没有腹肌,诸如此类私密的话题,黄菡也较为抗拒,她认为在公共的舞台发言,应该考虑尺度的问题。

  不过,这些意见,黄菡并没有在节目中作公开的表达,“谁说嘉宾是去引导人?我们叫专家,又不是别人的父母或者老师,这个舞台只是大家面对一种情境时发一种感慨,仅此而已,我没有权利说教。”

  新《非诚勿扰》中,黄菡前期共参与录制了四期节目,她的低调并没有得到节目拥趸者们的支持。在《非诚勿扰》贴吧的调查中,黄菡的出场仅获得了11%的支持率,认同的理由是“形象好,有内涵”,而大多数(76%)的网友认为她“多余”“太闷。”每每此时,黄菡很会自我保护,一贯的做法是,“不看,不想,不听”。

  非“主流”的爱情观

  20岁的时候,黄菡为自己的爱情列过一张清单:年龄,籍贯,身高,相貌,家庭,专业,性格等等,但却没有一次派上真实的用场。幸运的是,她在大学校园里偶遇了让爱情发生的对象,那位让她怦然心动的男生,最终成了她的丈夫。她发现,生活中的很多结果是“遇”上的,不是“找”来的。爱情也是如此,它不是一个预制好的模具,需要外在的条件一一吻合才能发生。

  “有些嘉宾就是太照着模子找人了,只要不符合条件,马上灭灯。”黄菡说。

  经常上电视的黄菡,平时在家里却从来不看电视,她更喜欢浏览网页和阅读纸媒,业余时间运动和旅游,看电影做饭,甚至和朋友们漫无目的地聊天。唯一一次对《非诚勿扰》的认知,是今年4月去乌鲁木齐出差期间完成的。那期节目中,帅气的南京地铁值班员李元上场,因为外表讨喜,女嘉宾们大多为他亮了绿灯,等到他公布自己的职业,场上亮灯的女嘉宾就寥寥无几了;另一位个子矮小的声乐老师于德江更是不幸,一出场灯就没剩几盏,等到他告诉女嘉宾们自己每月1000元的月收入,场上的灯就全灭了。

  “上来的人感觉跟吃快餐似的。你不是想来找对象的吗?能不能稍微再慢一点。什么都没有,就走了几步路,就给人灭了。”黄菡说。

  着急灭灯,在黄菡看来,更像是一场战役,嘉宾都是来打仗的,抢属于自己的对象,情绪挺激动,但是情感很冷。她认为,“谈一场恋爱不也是爱吗,是不是应该让人感觉到一种包容,把人包裹其中,很柔软、厚实的感觉。而场上的嘉宾,有时没有一种很深厚的情感在胸中涌动。”

  成为嘉宾之后,黄菡也有好几次险些忍不住“拔刀相助”的时候。

  25岁的广告公司经理高洁灭了31岁的纤体公司渠道销售经理刘晓光的灯,她的理由是,“我25岁已经是经理级别了,你31岁才当经理,我觉得30岁应该就应该做到主管了。”这立即引发了一场“口水战”,主持人孟非站出来辩论,“我觉得很多伟大的男人在31岁的时候,也许还默默无闻。”黄菡也坐不住了,她问孟非,你31岁的时候在做什么?孟非很坦然,“我还是个打杂的无名小卒呢。”

  儿童影楼老板王瑞奇,因为自己剪了个怪异的锅盖头,一上场就遭遇了齐刷刷的灭灯,女嘉宾的24盏灯,只剩下9盏为他亮着。摄像机没有带到的镜头下,是黄菡忿忿为王瑞奇鸣不平的脸。

  “现在提社会主流价值观,我觉得她们(女嘉宾)太主流了,但凡主流觉得好的,大众媒体塑造的形象,她们全接受,但凡跟这个不大符合的,就不能接受。”黄菡说。人是有个性的,每个人喜欢的人应该是不一样的,但是在相亲的舞台上,常常会发现其实挺一样的,很容易判断出这个男嘉宾亮灯数肯定高,那个男嘉宾支持率肯定低。

  “我发现我才是非主流的。”黄菡笑言。在黄菡看来,今天社会的主流价值,太过强调成功,太以成败论英雄了。她反对简单地崇尚财富,这不是一个道德、价值问题,而是关乎生活智慧的问题。

  “对于爱情, 我很难规律性地定义,它会发生在什么人和什么人之间,任何一类人都可能有自己的爱情,它和钱无关,和所有社会性的东西无关。”黄菡说。 ★

参与互动(0)
【编辑:张中江】
    ----- 文化新闻精选 -----
 
直隶巴人的原贴:
我国实施高温补贴政策已有年头了,但是多地标准已数年未涨,高温津贴落实遭遇尴尬。
${视频图片2010}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中新社和中新网观点。 刊用本网站稿件,务经书面授权。
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及建立镜像,违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06168)] [京ICP证04065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2003042-1] [京ICP备05004340号-1] 总机:86-10-87826688

Copyright ©1999-2023 chinanews.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