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人生大事》:等了小半年,就看朱一龙了

《人生大事》:等了小半年,就看朱一龙了

2022年06月29日 09:23 来源:羊城晚报参与互动参与互动

  影市终于出现了一部叫好又叫座的电影。上周末,由朱一龙主演的剧情片《人生大事》公映,上映4天后总票房即突破3亿元,跻身2022年上映影片的票房十强,更成为今年春节档之后票房最高的国产片。截至6月28日11时,该片豆瓣评分7.5分,淘票票和猫眼9.6分,口碑不俗。作为暑期档的开篇作品,《人生大事》,成了。

  朱一龙的转型是该片的最大卖点。从观众评论看,人们仍对该片剧情褒贬不一,但对朱一龙的演技却普遍给予肯定。作为曾经的流量小生,朱一龙的这次转型,也成了。

  说了死,更说了生

  这是一个典型的关于救赎的故事。为了女朋友打架而进了监狱的莫三妹,出狱后却被女朋友甩了。父亲一面想把家里的殡葬店交给他打理,一面却认定他干不成事,而莫三妹自己更对这家族事业毫无兴趣。直到有一天,一个举着红缨枪的“小哪吒”闯到他店里,逼问被他的殡葬车拉走的奶奶在哪里,他的人生从此开始转向。在接下来的日子里,莫三妹因为种种阴差阳错而收养了这个让人头疼却身世可怜的“小哪吒”,而这个大名叫作武小文的女孩也逐渐成为他人生最重要的人。

  在各种电影作品中,类似的双向救赎故事并不少。《人生大事》的特点在于,其故事包装选择了中国民间殡葬业。第一次拍电影的导演兼编剧刘江江,二爷是村里的“白事大了”(指白事知宾,民间葬礼的组织者),大伯是做得一手好棺的木匠,因此他从小便对“人生大事”有着跟普通孩子不一样的接触和感悟。他自述,长大后他更逐渐意识到,“原来葬礼上做的一切,其实都是在治愈活着的人”。民间葬礼仪式常被诟病繁琐,但他发现,“在看似繁琐仪式的背后,竟是这般浪漫的深情”。于是,2019年初春,他开始动笔写《人生大事》的剧本。

  为刘江江的电影处女作保驾护航的是韩延,后者曾拍过《滚蛋吧!肿瘤君》和《送你一朵小红花》两部以死亡为主题的电影。如今从豆瓣评分看,刘江江的《人生大事》甚至略高于韩延的两部作品,这背后应该有故事建立在创作者真实生活体验上的功劳。在《人生大事》中,莫三妹展现了民间殡葬师工作的方方面面,其中一段其父带着他为车祸而死的前女友老公整修面容和身体的戏更让不少观众联想到曾在中国上映的日本电影《入殓师》。

  让人哭,也让人笑

  一个是精力充沛的“小哪吒”,一个是臊眉耷眼的失败者,这两人的关系从设定上便充满了戏剧张力。“小哪吒”如何唤起莫三妹对事业乃至人生的热情?这个过程考验的便是剧本创作者的功力。对此,刘江江的选择是“举重若轻”,他用轻喜剧的方式抬起了这个原本沉重的故事。两个主人公之间的“过招”多是让人忍俊不禁的闹剧,但其间也穿插着温情。例如武小文的电子手表坏了,她很伤心,因为里面藏着奶奶生前给她留下的种种微信语音。看似不懂温柔的莫三妹为此想尽了办法,最后找技术大神修复了语音,并把藏着武小文奶奶声音的小装置缝到了她的玩偶尾巴里。对此,不少观众表示:“笑着笑着就哭了,哭着哭着又笑了……”

  不过,从观众反映来看,影片后半段安排武小文亲生母亲出现,或是一处画蛇添足的败笔。这个人物的出现让莫三妹和武小文之间的“临时父女情”达到了难解难分的高潮,也贡献了“莫三妹雨中追车”这一全片最大的煽情点,但从剧作角度来看却难免落于俗套。最后,莫三妹邀请武小文生母加入殡葬店,成为“大家庭”的一员,更让部分观众觉得“刻意”和“莫名其妙”。

  片中莫三妹父亲去世前给儿子留下的“最后一道题”,倒是不少观众公认的妙笔。替无数人安排过体面后事的父亲,却指定自己的骨灰放在一个中老年奶粉的空塑料罐里,至于用何种仪式下葬,他没有告诉儿子。最终,莫三妹想到了将其骨灰放进烟花,放上天空的办法。这呼应了武小文对莫三妹的职业是“种星星的人”的童真看法,也让莫三妹和他父亲一直别扭的父子情在最后烟花于夜空绚烂绽放的那一刻彻底和解。

  大人好,孩子也好

  朱一龙这些年来拍过不少口碑电视作品,他在《知否知否应是绿肥红瘦》中扮演的“小公爷”齐衡,在《叛逆者》中扮演弃暗投明的革命者林楠笙等角色都深受观众欢迎。如今的《人生大事》或将成为其电影代表作——在该片的观众评价中,不少人指出其表演令他们“短暂地忘记了朱一龙本人”。

  寸头、金链、花衬衫、大裤衩的造型,加上微驼的身形,朱一龙首先从外形上便将莫三妹与其过往干净、挺拔、俊朗的偶像型角色区分了开来。但并非一味让演员“变脏变丑”,而是在其与角色有一定契合度的基础上进行突破,才是《人生大事》中莫三妹这个角色最终能成功的关键。有观众指出,在看片过程中,多次被朱一龙的“狗狗眼神”打动。拥有一双“会说话的眼睛”确实是朱一龙的强项,其带着忧郁感的眼神也能与莫三妹“江湖佬”的外在形象形成反差。

  必须承认的是,朱一龙对手演员的出色,也是他这次能发挥出演技的重要因素之一。出生于2013年的杨恩又今年不过9岁,但她早在4岁时就被发掘当演员,出演过央视法制栏目剧《终于找到你》、艺术短片《远》等,是个天才小演员。但她毕竟是个孩子,朱一龙也曾描述,跟小朋友长时间的对戏,是他这次最大的挑战。最后他找到的方法是,不区分戏内和戏外,他对杨恩又的态度永远都像片中的莫三妹对武小文一样,这样就避免了可能会出现的角色割裂感。

  片中,朱一龙有多场哭戏。有观众指出,其哭戏表现出多种层次:气走父亲后,又气又悔的哭;他决定送小文回她生母身边,小文却第一次叫他“爸爸”之后,又悲又喜的哭;“父女”重逢后,失而复得的哭。

  记者 李丽

【编辑:王诗尧】
关于我们 | About us | 联系我们 | 广告服务 | 供稿服务 | 法律声明 | 招聘信息 | 网站地图
 | 留言反馈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中新社和中新网观点。 刊用本网站稿件,务经书面授权。
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及建立镜像,违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06168)] [京ICP证04065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2003042-1] [京ICP备05004340号-1] 总机:86-10-87826688

Copyright ©1999- 2022 chinanews.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