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玉米提:舞者不设限

玉米提:舞者不设限

2022年07月05日 12:00 来源:《中国新闻》报参与互动参与互动

  【《中国新闻》报记者 刘军 白艺娇 报道】六月末的傍晚,北京凤凰岭景区附近的村子,安静得出奇。一处不大的院落被打理得规整精致,屋内的摆设简洁而富有民族特色:手工铜质茶壶、花纹绮丽的挂毯……这是中央民族大学舞蹈教师玉米提的新家。这个一身白衫、笑容满面的帅气青年,是第一个获得全国性舞蹈比赛金奖的新疆籍男子。当天,面对《中国新闻》报记者,玉米提分享了自己学习舞蹈的经历,也勾勒了新疆地区各民族舞蹈文化的传承路径。

玉米提(受访者供图/《中国新闻》报 发)
玉米提(受访者供图/《中国新闻》报 发)

  进京学艺 见谁都喊“王老师好”

  都说学舞蹈最重要的是童子功,但是玉米提在12岁“高龄”才开始接受正规指导。在这之前,他是一个“人来疯”的小孩,“会走路就会跳舞,会说话就会唱歌”,无论在什么场合,只要音乐响起,他就会跟着节拍扭动身体。观众越多,跳得越起劲儿。1999年,解放军艺术学院(现国防大学军事文化学院)到新疆招生,3000多人报名,名额只有30个。12岁的玉米提成为幸运儿,挤上了开往北京的火车。

  在火车上,他听到有汉族孩子打招呼“王老师好”,以为汉语称老师为“王老师好”,于是暗暗记下。到了学校,他热情地向每一个迎面走来的老师打招呼“王老师好”,把老师们都叫懵了。后来他才知道汉族姓氏和维吾尔族的名字完全不同,他误把“王老师好”当成了礼貌用语的固定搭配。此事一时在学校传为笑谈。为了更顺畅的沟通,学校专门给维吾尔族孩子们配备了语言老师,让他们从最简单的“a、o、e”学起,而汉族的孩子们学的是初中的课程,这让玉米提很不服气:都是同龄人,我为什么不能跟他们一样学“之乎者也”?在一再要求下,第二年他转到汉族学生的班级,经过努力学习,很快便可以和汉族同学们交流了。

  专业课上,玉米提一开始的差距也很明显。初进校门,那些有舞蹈基础的同学横叉、竖叉都已经练得很好,这让劈横叉能疼哭的玉米提羡慕不已。骨子里的好胜心又来了,他晚上绑着腿、压一字马睡觉,醒来腿都是麻的,就这样坚持了几周,每天绑着自己睡觉,然后痛苦地醒来,咬着牙扛过了软度这一关。

  玉米提很快成为老师眼里的“好苗子”。他暗暗给自己定好了“5年规划”——在军艺的5年里,要在中国舞蹈界的奥斯卡“桃李杯”上拿奖。2003年,玉米提如愿以偿,凭借《可爱的一朵玫瑰花》摘得第7届“桃李杯”舞蹈比赛民族民间舞少年男子组表演一等奖。这也是维吾尔族人第一次站上全国性舞蹈比赛的最高领奖台。此后,他又陆续在CCTV舞蹈大赛、韩国首尔国际舞蹈大赛获得一等奖;2006年,玉米提第二次参加“桃李杯”比赛,再度把一等奖收入囊中……12岁离家到北京闯荡的维吾尔族少年,终于在舞蹈界闯出了自己的一片天地。

玉米提(前排黑衣者)在教授舞蹈课。(受访者供图/《中国新闻》报 发)
玉米提(前排黑衣者)在教授舞蹈课。(受访者供图/《中国新闻》报 发)

  大胆创新 “先想人为何而舞”

  2019年,玉米提从总政歌舞团退役,成为中央民族大学舞蹈学院的一名教师。

  从教学的角度重新审视自己跳了这么多年的舞蹈,他又有了全新的感悟。比如维吾尔族舞蹈对身体的要求很多,约束性较大,很容易把身体“锁住”。而现在的年轻人都喜欢自由、个性,喜欢跳现代舞。能不能在保持民族特色的前提下,让维吾尔族舞蹈也偶尔“爆炸”一下,燃起来?他常对学生说的一句话是:“先别想‘维吾尔族舞蹈’怎么跳,就想人该怎么跳舞。”

  创新必然会带来争议,但玉米提认为有争议才会有进步。就像“西部歌王”王洛宾当初改编新疆民歌,外界也有很多不同声音,但是“如果没有王洛宾老师的坚持和创作,如今我们会失去多少好听的歌曲啊!”

  玉米提经常鼓励学生,要有一颗勇敢的心,大胆创新、不要害怕犯错。他也曾经历过备受争议的时刻,当年跳《盘子舞》,在演绎方面进行了不少创新,当时也引来一些非议。“但那次表演之后,大家开始争相效仿。”

  说到这儿,玉米提笑了笑,“我认为这就是时代与时代之间跨越的必经之路,总要有人带头迈出这一步。”

玉米提(中间黑衣者)与学生们。(受访者供图/《中国新闻》报 发)
玉米提(中间黑衣者)与学生们。(受访者供图/《中国新闻》报 发)

  民间挖宝 “把老玩意儿变得酷酷的”

  每逢假期,玉米提都会去各地做田野调查。他去过内蒙古,在辽阔的草原上,蒙古包零星散落,那一刻他突然理解了奔放洒脱的蒙古族舞蹈背后隐藏的底色——孤独。这也是为什么蒙古族舞蹈总给人一种温暖的人情味的原因。

  “只有了解了各民族文化的积淀,舞蹈中的表达才能打动人。”他到了云南翁丁古寨,发现佤族姑娘们特别腼腆矜持,完全不像佤族的甩发舞里表现得那么火辣;他还去东北探究朝鲜族舞蹈跟西域舞蹈的关联……这些采风的经历,让玉米提感受到各民族之间密切的文化关联,也体悟到这些文化关联映射到肢体动作上的深远意义。下一步,他最想做的就是把新疆各民族舞蹈中的“好东西”认真挖掘一下,“把老玩意儿变得酷酷的”。

  玉米提很有自信,“这就跟树一样,没有根,树很快会倒;光有根,不去生长也毫无意义”。

  凡是能在民众之中广泛流传的民族舞蹈,无不是在守住根基的基础上,去创新、嫁接、融合。“就像杨丽萍老师的孔雀舞,来源于傣族舞蹈,在此基础上又添加了很多舞蹈新元素,于是大家普遍都认为这个舞蹈很新颖、很美。所以不去给自己设限、不给舞蹈设限,才有机会见识到更广阔的天地。”

  走出校园 舞蹈不分职业和业余

  除了在专业院校教学生跳舞,玉米提还走出校园,走进了“广场舞”群体。

  “维吾尔族舞蹈由于节奏感强、步伐简单,很多广场舞爱好者愿意跳。”在玉米提看来,舞蹈不分职业和业余,只要发自内心的热爱,发自内心的想去舞动,跳出来的舞蹈就会有灵魂。

  玉米提一开始怀着好奇走进广场舞的队伍里。了解之后,他发现,这些广场上的“舞者”对于舞蹈的执着和热情不亚于一个职业舞蹈演员,这让他深受感动。舞蹈带给这个群体的正是舞蹈存在的意义——让人快乐、给人慰籍。

  因此,玉米提决定为这个群体提供一系列专业系统的教学,让他们也可以有机会在这个年纪感受专业的训练和指导,不再穿着张冠李戴的服装、播放着风马牛不相及的音乐。这是喜欢做“五年规划”的玉米提又一个人生规划:让广场舞成为传承中国文化的一个领域,让国人为自己的文化代言。

  【人物简介】

  玉米提,中央民族大学副教授,青年舞蹈家,毕业于解放军艺术学院,曾就职于原总政歌舞团,曾 7 次获得国内外舞蹈比赛金奖并荣立二等功 2 次、三等功 2 次,多次参加国内外重大演出并数次登上中央电视台春节联欢晚会。代表作有《你美丽了我的人生》《歌声的翅膀》等。

【编辑:李季】
关于我们 | About us | 联系我们 | 广告服务 | 供稿服务 | 法律声明 | 招聘信息 | 网站地图
 | 留言反馈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中新社和中新网观点。 刊用本网站稿件,务经书面授权。
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及建立镜像,违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06168)] [京ICP证04065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2003042-1] [京ICP备05004340号-1] 总机:86-10-87826688

Copyright ©1999- 2022 chinanews.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