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妖"叶德辉珍贵古籍卖日本人?原来子不孝——中新网
本页位置: 首页新闻中心文化新闻
    "文妖"叶德辉珍贵古籍卖日本人?原来子不孝
2009年11月27日 15:14 来源:长沙晚报 发表评论  【字体:↑大 ↓小

  叶德辉被捉经过

  一般人认为叶德辉的书大部分卖给了日本人,然而也有不同声音。

  其实,关于叶德辉的资料很多,只是一般人懒得去费力搜寻,而只就他人材料,人云亦云。

  今查得1979年3月《文史资料选辑》第60期中,有《柳直荀在湖南农民运动中》一文,详叙了捉叶德辉的过程。

  作者黄则民称:“柳直荀,湖南省长沙县东乡人,我们两家住得不远,但平时接触不多,直到1926年秋对于柳直荀,我知道最详细部分,是从筹备农民协会开始的。”……

  黄则民说:大革命时期,由省农民协会和全省总工会联衔呈请组织审判土豪劣绅特别法庭,于1927年2月即被批准成立。省特别法庭成立后,第一个镇压的就是湖南省著名的文妖叶德辉。

  “湖南省委为打击反革命分子的猖狂破坏活动,决定对叶德辉这样的典型人物,采取断然措施,密令省农协将他拘捕,交特别法庭公审正法。”

  在抓捕叶德辉的过程中,柳直荀等同志作了周密的布置。但老奸巨滑的叶德辉早有戒备,归无定期,宿无定处。 “动员之夜,侦知叶宿于坡子街某老姘妇家,先由农民自卫军训练班总队长伍文生率领精壮自卫队四十名潜伏苏家巷、织机巷、里仁巷、坡子街一带,然后计诱其归。总队长伍文生由耕耘圃叶宅后门掩入捕获,时叶归不久,正在卧室洗脚,并由韩伟、熊志超、余集五等在其书室搜获各种反革命文件, 及与南北各军阀、反革命人物来往函电人两‘护书’,厚几盈尺。人证俱获。任务完成,于是将叶押解送教育会省革命法庭。时已深夜二时,郭亮和直荀同志等连夜审查证据,并赶发紧急通知,召开群众公审大会。次日十时,各界群众闻讯参加公审的达十万余人,省政府代理主席张翼鹏、厅长邓寿荃,国民党省党部负责人仇鳌、李荣植、凌炳等亦来参加。主席团将叶之罪状公布后,十万群众一致主张立即枪决,并提议没收其浮财充公。此时呼声震撼全城。猖狂至极,十恶不赦的反革命分子当众枪决,人心大快。随后赵恒惕时屠杀黄爱、庞人铨两烈士的军法处长李右文,摧残教育、把持教育经费的俞敕华亦相继伏法。省特别法庭威信大增,反革命分子不得不暂时敛迹,而工农运动势力空前高涨。”

  叶德辉藏书,收的收,卖的卖,烧的烧

  文中提到,“叶德辉被捕后,叶氏家属逃匿一空。省农协接受群众意见,当即组织逆产清理小组,由直荀同志指定胡炳文(省农协委员)、熊炳超(市郊区农协党委书记)、郭炳寰(长沙县农协副委员长)等负责清点。”

  “叶家浮财以古典书籍为最多,大小书箱、书柜、书架约计百数,东西两厢房陈列几满。小组负责人对原件加封加锁,运存省教育会图书馆保存。其古玩部分亦均开具清单,上缴革命法庭。家具衣服悉数发交叶氏家属领走,未动分毫。至今尚有谓长沙叶氏藏书全部毁于农会之说,绝非事实。但,另有一说,叶之藏书属于宋、元、明代珍贵版本,另存他处,后由其亲属以三万元卖与北直书店,又转售与日本书贾,此说既近情理,较为可靠(此说系黄德发先生商之于易寅邨先生处)。”

  黄则民先生说法,一直未被重视,上世纪三十年代《湖南年鉴》中提到,省教育会图书馆毁于1930年红军攻打长沙,有人曾为叶德辉之书叹惜。

  又,叶德辉在《书林清话》中说,叶德辉在世时,他的子孙已经开始鬻书,所谓:“每叹子孙能知鬻书犹胜于会之奚媵覆酱瓿鞋衬。”叶德辉被枪毙于浏阳门外识字岭后,其子侄后来“归家清检旧书,有破碎不堪者,有以之拭秽者”。另,叶德辉有子沉迷赌博,将所剩藏书押注换钱。南岳总胜集即由此辗转北平、广州,归入莫氏五十万卷楼。叶德辉的侄儿叶启勋说:“余家变故相乘,世父(指叶德辉)死于丁卯(1927年)春月之难,藏书散佚几尽,从兄某则因家计,将所得斥卖罄尽”。1938年文夕观古堂雕尽被烧毁。当然,抗战中,其子叶启倬、叶启慕最后将所剩不多的一点藏书卖给了日本人山本。(任大猛)

    ----- 文化新闻精选 -----
商讯 >>
直隶巴人的原贴:
我国实施高温补贴政策已有年头了,但是多地标准已数年未涨,高温津贴落实遭遇尴尬。
${视频图片2010}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中新社和中新网观点。 刊用本网站稿件,务经书面授权。
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及建立镜像,违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06168)] [京ICP证04065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2003042-1] [京ICP备05004340号-1] 总机:86-10-87826688

Copyright ©1999- 2021 chinanews.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