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00后“整顿职场”,在整顿什么?

00后“整顿职场”,在整顿什么?

2022年07月23日 12:35 来源:中国新闻网参与互动参与互动

  中新网北京7月23日电(记者 袁秀月)后浪,这是近几年的互联网上,很多人对于00后的认知标签。而最近,那句“80后在加班对领导唯唯诺诺,90后在摸鱼装模作样,00后在重拳出击整顿职场”,则给00后立下另一个鲜明又独特的人设。

  据国家统计局2010年的人口普查数据显示,出生于2000年-2009年的人口为1.47亿。从今年开始,他们将陆续进入社会。如何处理和职场的关系,将成为00后们面临的第一个考验。

资料图:中山大学2022届毕业典礼暨2022年学位授予仪式。陈楚红 摄
资料图:中山大学2022届毕业典礼暨2022年学位授予仪式。陈楚红 摄

  初入职场的“梦碎”

  2022年初,在毕业季即将来临的关口,林晨离开了实习半年多的公司。

  她出生于2000年,毕业于上海某大学的园林专业,去年7月来到这家设计公司实习。她一直梦想能够亲手设计自己的院子,抱着学习的心态,林晨向这家公司投送了简历。面试时,整洁明亮的工作环境,有说有笑的同事氛围,再加上在校实习生每月5千的工资,都让林晨对这家公司心生好感,几乎“一秒入职”。

  第二天,林晨就“美美地”上班了。然而真正工作后她才发现,这份工作远没有看起来那么令人满意。

  先是“无休无止”的项目,一个组六个人三四个项目同时开。有时候,一个月前结束的项目,甲方突然说要返工,就更忙了,明明排单已排到2023年,公司还在签新单。

  林晨住的地方离公司又远,每天5点40起床,在拥挤的上海地铁9号线“罚站”通勤。加班到深夜是常事,过年前一个月,她天天加班到晚上十一二点。更重要的是还不给加班费,问起来就是:“设计行业都是这样”。

资料图:北京地铁国贸站早高峰。<a target='_blank' href='/'>中新社</a>记者 贾天勇 摄
资料图:北京地铁国贸站早高峰。中新社记者 贾天勇 摄

  在繁重的日常工作中,林晨开始重新思考自己与这份工作的匹配度。在她看来,这种商业化的设计模式完全不适合她,只因为客户不满意就连续一个礼拜重复修改一个细节,这令她感到厌烦和压抑。

  而让林晨最终决定离开这家公司的原因是,公司不仅不给实习生交社保,转正后也不交公积金。她特意悄悄问过入职两三年的同事,他们都没有公积金。

  那时候,林晨要忙着回学校做毕业设计答辩,实在挤不出时间,于是决定离开重新找工作。

  在网上,流传着各种“00后整顿职场”的事迹——反向背调、准点下班、拒绝团建、敢于仲裁、怼天怼地怼老板、一言不合就走人。而对于林晨来说,直到结束这段短暂的工作,她仅做到了“走人”这一项。

  其实她也想过,要不要举报公司不给员工交公积金。但后来又觉得,与同事相处得很融洽,这半年里她也确实学到很多东西,反手举报不是很厚道,于是就此作罢。

资料图:贵州遵义2022届高校毕业生大型现场招聘会现场。瞿宏伦 摄
资料图:贵州遵义2022届高校毕业生大型现场招聘会现场。瞿宏伦 摄

  会不会整顿职场?

  同为00后的秦羽,能够理解林晨这个决定背后的考量。学工商管理专业的她,最近开始在一家公司实习做市场营销方面的工作,为明年就业做准备。进入业务部门前,她需要进行为期一周的入职培训。

  一般而言,企业的入职培训是为了让新人更快地熟悉公司文化、规章制度以及工作流程。但秦羽经历的入职培训,不仅无聊还有些低效。

  “HR制定了培训课程计划表,写的下午5:30结束,结果每天到6点多还没有结束的迹象。关键是,如果延后有事做还可以理解,但他们没有任何事,就是让新人提一些没有营养的问题,我看讲课的人也不是很想回答。还有些工作,非要等快下班了才开始做。”秦羽说,HR反复提到公司的价值观,有一点是诚信,这让她觉得很讽刺。

  后来她听说,有一个实习三四个月的员工,入职培训完就离开公司了。在她看来,这已经是很有勇气的行为。“我觉得大多数人应该不会去整顿职场,最多选择离开,可能也是能力不够吧。”

资料图:招聘会现场企业检索图吸引求职者查看。瞿宏伦 摄
资料图:招聘会现场,企业检索图吸引求职者查看。瞿宏伦 摄

  像秦羽这样的看法不在少数。有网友说,工作一年了也没有整顿过职场,因为是新人,自己会尽量融入集体中。

  有网友说,她作为00后做过最勇的整顿职场的事,大概就是把工作微信签名设置为:在线时间周一到周五8:30-18:00,其他时间勿扰有事电联。

  还有网友说,入职将近一周,好几个同事都是00后,结果一个比一个努力。

  前有腾讯应届生公司大群怒怼管理层,后有00后反手举报致使公司被停业整顿,这种“爽文情节”,很多时候都只存在于社交媒体的热榜中。

  在现实中,要不要对不喜欢的职场文化说不,考验着00后们的理智与情感。

  与此同时,疫情下严峻的就业形势,也让许多00后心里的天平更倾向理智一端。2022年,中国需要就业的城镇新增劳动力达到约1600万人,为多年来最高,高校毕业生达1076万,为历年最高。

  近期,国家统计局郑州调查队对在郑的7所高校、2326名高校应届毕业生和15家用人单位开展专题调研。结果显示,2022年高校毕业生就业形势依然严峻,就业难度大、人才留存率低、“慢就业”现象突出、创新创业动力不足、就业创业政策宣传不到位等问题仍亟需解决。

  麦可思研究院主编的《2022年中国本科生就业报告》也指出,疫情以来,应届本科毕业生延迟就业的现象越发明显,滞后就业压力需要关注。

资料图:招聘会上,一家医院的展位吸引求职者排队求职。 瞿宏伦 摄
资料图:招聘会上,一家医院的展位吸引求职者排队求职。瞿宏伦 摄

  00后的职场态度

  毕业之后,林晨找了一份与专业相关的工作——花艺师。相比设计,当花艺师很自由,有课时和老师去带学生,没课就在花店里待着。

  林晨从一开始就是奔着小工作室去的,因为人少、好相处、年轻。但从收入来说,目前还没有达到让她满意的程度。有时父母也担心她未来的保障问题,不过大多时候,她问父母的意见时,得到最多的回答是:这要看你自己。

  林晨经常思考一些很长远的问题,比如四十岁之后该做什么,攒多少钱才能后顾无忧,怎么给父母养老,自己几岁住进养老院,到底是买房还是租房过一辈子……

  “我可能不会像父母这辈一样这么勤勤恳恳工作,那就只能提前想想,怎么才能让自己下半辈子轻松一点。”她说。

资料图:手举毕业证书,告别校园。王爽 摄
资料图:手举毕业证书,告别校园。王爽 摄

  这可能是00后区别于其他几代的特点。作为千禧年后出生的一代,00后成长于中国经济迅速发展的时期,他们也是真正的网络原住民。中国青少年研究中心少年儿童研究所副编审张旭东等曾基于三次“中国少年儿童发展状况”的调查数据,探讨90后与00后的代际差异表现。

  报告认为,00后既认同主流价值观,又具有强烈的自我意识,希望获得社会与个人的统一、社会价值与自我价值的统一。

  具体到对职场的态度上,00后也有着自己的看法。就读于南方某大学的余乐认为,他们这一代人可能对长辈在意的某些东西不会那么看重,同时也会更有底气、更从容些。但这并不代表他们就“躺平”了,很多人心里仍抱有希望,对自己想做的事情更加坚持。

  余乐的专业是数字与媒体艺术,一个较新且偏重实践的专业。在过往实习时,余乐常常做一些重复性较高的工作,他称之为“工具人”、“谁来都能做”,这让他觉得难以忍受。他希望未来的工作能够有自己的表达,体现个人价值,公司的氛围也能比较包容。

  在秦羽心中,理想的职场状态应该是真诚的,彼此真诚交流,诚实对待应该做到的事。“可能00后比较直接,不喜欢绕这么多弯子,想更快速、更高效地完成应该完成的工作,而不是浪费时间和精力互相折磨。”

资料图:几位女性应聘者在排队等待面试。<a target='_blank' href='/'>中新社</a>记者 刘力鑫 摄
资料图:应聘者在排队等待面试。中新社记者 刘力鑫 摄

  整顿职场,在整顿什么?

  “从千禧年开始中国飞速变化,可以说00后就生在变化里,所以不害怕变化,会比前几代更大胆一点,看起来好像是不计后果,但这些‘后果’对00后来说是能接受、可控的,这可能是有些人‘整顿职场’的原因。”林晨说,同时她认为,“毕竟我还年轻”也给了00后更大的选择空间。

  这与网上的一种说法不谋而合。有人认为,“00后整顿职场”,是因为没有上有老下有小,没有房贷车贷,没有孩子要养,就算失去工作也没什么影响,简而言之,有退路。

  秦羽认为,这种说法有一定道理。每一代人都有年轻的时候,也都会慢慢变得成熟。但她觉得,这并不是为一些职场陋习开脱的理由。在她看来,所谓“整顿职场”并不能全甩给00后,很多公司的管理制度和理念长久不更新,有些职场弊端一直没改变过,甚至愈演愈烈,需要被提出并改变。

资料图:招聘会上大学生相互交流。泱波 摄
资料图:招聘会上大学生相互交流。泱波 摄

  “虽然网上调侃‘加油把公司干倒闭’,但实际上没有谁愿意自己的公司倒闭,大家都希望公司越来越好,希望公司是每天愿意去的地方,而不是去了就等着下班的地方。”秦羽说。

  放暑假前,余乐的班主任找每个同学都聊了聊未来的发展方向,是就业、考研还是出国留学。余乐的回答是就业,但目前他还没找到自己喜欢的工作。他也想过,如果有机会的话,也许会选择创业,“能不打工就尽量不打工”。

  如果找不到喜欢的工作,也没能创业怎么办?余乐说,那就跟大部分人一样,去找一份合适的工作。(应受访者要求,部分人名为化名)(完)

【编辑:周驰】
关于我们 | About us | 联系我们 | 广告服务 | 供稿服务 | 法律声明 | 招聘信息 | 网站地图
 | 留言反馈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中新社和中新网观点。 刊用本网站稿件,务经书面授权。
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及建立镜像,违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06168)] [京ICP证04065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2003042-1] [京ICP备05004340号-1] 总机:86-10-87826688

Copyright ©1999- 2022 chinanews.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