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机场如何催生出一座航空新城?

分享到:

新机场如何催生出一座航空新城?

2022年09月25日 11:31 来源:中国新闻周刊
大字体
小字体
分享到:

  清晨的城市,一群学生穿过公园,走进国际学校。航空城的居民端着咖啡走进不远处的金融机构、咨询公司、生物医药企业和科研院所。隐约可听见飞机的低鸣,甚至能清晰地看到机身两侧的航司名称,从公园向南几公里,就是连通世界的大兴国际机场。

  “城市路面几乎看不到机动车,所有车辆走地下交通网络,行人走在路面街道上,看到的将是一片现代化、低密度的舒适城区,有绿地,有水系,也有医疗、教育、工作和生活功能区。这样的城区分布在机场东西两侧,城区间将继续保留田园风光。”北京大兴国际机场临空经济区(大兴)管委会专职副主任罗伯明指着一张街区尺度的城市规划图,对《中国新闻周刊》介绍着他设想中大兴机场临空经济区的样貌。他正在做的优先事项,就是将更多国际人才和国际企业吸引到这片理想新城之中。

  到今年9月25日,北京大兴国际机场已通航三周年,与机场耦合发展的临空经济区正在如火如荼地建设中。

  “临空区的发展要有定力,大兴机场临空经济区不可急于求成。”罗伯明坚信,只要按照规划的蓝图坚持下去,不出十年,等会展、消费、酒店、中央公园等基础功能设施和城市配套建好,一定比想象中的城市还漂亮。

  利用好宝贵资源“造一座城”

  北京新机场建在哪?

  早在1993年,国务院《关于北京城市总体规划的批复》中就已经提出,“要抓紧研究论证,尽快确定首都第二民用机场的选址”。2012年12月,大兴机场立项报告获批,历经20年的选址工作总算尘埃落定。

  “在场址论证阶段,我们就组织了5人干部小组到大兴机场办支持前期建设工作。”罗伯明回忆说,除了协助征地拆迁安置保通航,另一项重要任务便是启动“临空经济区前期研究”。

  5名业务骨干之一的蔡凌宇记得,那时每天到机场办,都有看不完的资料和听不完的专家论证会。在他看来,传统经开区或产业园区的开发建设存在“偏科”现象,注重产业,却忽视了教育、医疗、娱乐休闲等城市配套,即便后期有所弥补,也一定程度上影响了产业的升级和人才的集聚。“临空经济有很强的内在发展逻辑,和传统产业园区建设不是一个路数。” 北京大兴国际机场临空经济区(大兴)管理委员会(以下简称大兴临空区管委会)规划建设部副部长蔡凌宇对本刊说。

  为给临空区提供更好的运营服务,由此组建了新航城公司。而后,新航城公司与北京建工合作成立了北京新航城智慧生态技术研究院有限责任公司(下文简称“研究院”),由研究院为临空区建设提供技术支撑和咨询等服务。到2014年底大兴机场正式开建之前,临空区的范围、规模、发展思路、空间布局都还没确定,研究院提前布局,先后进行了近百项专题研究,涵盖了低碳环保、绿色可持续、产业前沿技术、城市设计等多个方面,为编写总体规划做准备。

  “在北京提出减量发展的背景下,大兴机场临空经济区可能是北京最后一块集中的、成规模的新增建设用地,我们一直在思考如何利用好这块宝贵的土地资源。研究院的工作实际上就是在规划一座国际化新城,同时规划着未来这座城里人们的生活行为方式。”新航城公司副总经理、研究院董事长张聪达对本刊总结道,“城市的十字路口不只是公共服务设施用地,更是市场经济中的‘金边银角’,这要求规划对两者兼顾平衡。”

  以往官方牵头编写城市规划基于“底线思维”,会出现实际建设与设计脱节的问题。为此,大兴机场临空经济区在规划阶段尝试了“政企合作”的新的组织方式,兼顾刚性的法定底线要求和弹性的城市发展需求。

  2016年8月,国家发展改革委印发了《北京新机场临空经济区规划(2016-2020年)》,明确了临空区位于北京市大兴区与河北省廊坊市毗邻区域,涉及北京市大兴区榆垡镇、礼贤镇,河北省廊坊市广阳区万庄镇和九州镇、固安县固安镇和永清县曹家务乡部分区域,总面积约150平方公里。

  翌年2月23日,大兴国际机场的战略定位被提升为“首都的重大标志性工程”“国家发展一个新的动力源”。依托新机场“辐射全球的大型国际航空枢纽”的重要地位,结合疏解北京非首都功能、提升首都国际交往中心功能、辐射带动河北产业转型升级等要求,2019年获批的《北京大兴国际机场临空经济区总体规划(2019—2035年)》中,明确了大兴机场临空经济区的战略定位:国际交往中心功能承载区,国家航空科技创新引领区,京津冀协同发展示范区。

  罗伯明清楚地记得,在新机场投运前,国家发改委组织的一次专家评审会上,一位深谙临空经济规律的专家建议:临空区不能再搞低端制造、高能耗、劳动密集型产业,机场周边道路不能再摊大饼、造堵城,还应从国家战略高度给予临空区更多特殊性政策,称为“特区的特区”都不过分。“大兴机场临空经济区从一张白纸开始规划建设,未来将是一个国际化、高端化、服务化、全天候充满活力的新城。”罗伯明告诉《中国新闻周刊》。

  大兴片区要扮演“火车头”角色

  2009年3月,苹果公司联合创始人史蒂夫·乔布斯横跨美国大陆,从西南部的加州飞抵东南部小城孟菲斯进行了肝脏移植手术。之所以舍近求远,就是因为孟菲斯有世界上最大的专业货运枢纽机场,能以最快速度获得匹配器官。

  “在速递经济时代,最有价值的商品就是速度本身。”中国民航大学临空经济研究中心主任曹允春分析说,机场深度参与全球资源配置,释放了更多的想象空间,临空经济区早已不是其诞生时局限于航空运输产业的初始形态,产业类型越来越丰富,创新含量越来越高。

  借助孟菲斯国际机场的航空快运优势,临空区引进了高规格的药检中心、世界最大的眼角膜银行,以及其他生物科学类企业,形成了临空医药产业集群。

  区域的发展动力和活力源自产业,但前期规划产业布局时,有两大根本问题摆在规划工作人员眼前:什么产业才是临空区未来要引入和发展的产业?为什么这些产业能落户大兴机场临空经济区?

  开锐管理咨询(厦门)股份有限公司创始人劳莘在《临空经济产业选择的理论与实践——以北京新机场临空经济区为例》一文中回顾,通过“四层次临空产业筛选模型”,分析政策要求、市场需求、当地优势和产业的航空关联性,列出航空关联产业、健康医疗产业、综合商务服务业、新能源汽车及娱乐营销平台、儿童主题乐园、会展业、智能制造等七大优先发展的产业类型。

  2017年,曹允春所在的中国民航大学临空经济研究所受北京与河北两地共同委托,对临空区产业进行了第二轮规划,重点发展航空物流、临空现代服务业、航空航天产业、与临空相关的总部经济等。“大兴机场临空经济区产业规划需要具备世界眼光,也要聚焦京津冀协同发展的实际情况。”曹允春说。

  “经过多年发展,大兴在生物医药、高端制造、新能源三个领域逐渐形成产业特色。”波士顿咨询公司(BCG)董事总经理、全球资深合伙人周园对本刊介绍,第三轮产业规划在此前基础上,进一步对标国际领先机场,重点补充了大兴机场践行“新的动力源”使命的必要条件,经过多次筛选和讨论,最终确定了“1+2+2”的产业格局,即以生命健康产业为引领,以枢纽高端服务、航空服务保障业为基底,以新一代信息技术和智能装备产业为储备,预计2030年达到千亿量级产业规模。

  “后面4类产业也将围绕生命健康展开,将临空区生命健康产业做出特色。”罗伯明举例说,如数字医疗、智慧医疗、生物医药、智能装备等。同时,临空区的产业规划也注意到了与首都国际机场的差异化定位和协同发展。

  首都机场临空区已经逐渐形成了以制造加工、会展、航空和营销类总部等航空关联产业为主的形态,在其拓展区望京,因承接北京海淀区的产能外溢,形成了以电子通讯和互联网研发为特色的产业格局。“产业基础成熟,但协同联动不足、发展空间有限。”周园总结说,相对而言,大兴的优势在于规划层面准备充足、腹地空间大和区位优势明显,天然具备带动京津冀协同发展的地缘条件。

  “上药在首都机场临空区将继续保留存量业务,在大兴机场临空经济区发展增量业务。”上药科园信海(北京)科技发展有限公司总经理侯立业对本刊介绍说,上药集团目前在首都机场临空区的4万平米保税仓以药品和疫苗贸易为主,约100亿元销售规模。下一步计划开展医疗器械、试剂等新增业务线,综合考虑保税仓建设情况、国际航线和海关贸易政策,很可能在大兴临空区开展。

  周园进一步分析,大兴机场临空经济区这150平方公里,廊坊片区占据的土地面积是北京大兴片区的两倍,但两者在产业链上占据的环节位置不同,大兴片区更多地扮演了“火车头”的角色,负责带动整个京津冀地区的发展。“大兴应聚焦更多研发性质强、创新要素多、亩均产值高、带动能力强的产业,同时将河北作为战略纵深,在差异化定位的基础上协同发展。”周园告诉《中国新闻周刊》。

  “大兴国际机场是配置国际要素资源的枢纽机场,这也意味着临空经济区要发展外向型经济,吸引国际投资、国际企业以及国际的总部组织入驻临空区。”罗伯明强调。发展国际化业务是临空区建设发展的内在要求,创新引领是临空区持续发展的不竭动力。

  在企业用人问题上,大兴机场临空经济区还在筹备建设中国北京人力资源服务产业园大兴园暨京津冀人力资源产业园,探索具有“临空特色”的人才生态创新孵化模式。

  “三区叠加”的制度优势

  2019年9月,北京大兴国际机场正式通航后不久,大兴机场临空经济区管理委员会成立。为促进临空经济区快速建设,北京市及大兴区下放部分行政权力,以实现“临空区的事,临空区办”。

  “事多人少,哪些权限需要申请,哪些暂时不需要?现实压力还在于,行政审批改革制度的创新要看到切实效果。”大兴临空区管委会综合审批部部长张乐庆对本刊回忆说,当时临空区遍布着大片荒地和农田,亟待解决“土地一级开发”和“工程建设立项到竣工验收”两大问题,这也是企业入园及投建环节耗时最多的地方。

  大兴临空区管委会向市政府申请了涉及发展改革、经济和信息化、规划和自然资源、生态环境、住房城乡建设、交通、水务、园林绿化等10个部门的市、区两级相关权限,并整合到“规划建设部”和“综合审批部”两个部门,为企业提供一站式服务,企业不必再抱着材料挨个部门跑,节省了大量时间。

  顺丰丰泰产业园华北区域总经理张文君对本刊介绍说,顺丰在大兴机场临空经济区的智慧物流产业发展平台建成后,将整合上下游资源,借助机场优势,逐步发挥快递库、冷库等功能,开拓生鲜物流和药品集散等业务。整个建设工期预计提前两到三个月完成,这得益于大兴管委会提供的极简审批服务,仓储物流类项目可以“一天办N证,拿地即开工”。

  张乐庆介绍说,为提高服务效率,在企业拿地后的项目审批阶段,针对符合区域评估条件的企业,可采取直接准入、许可准入、备案制、告知承诺制、容缺后补等简化审批措施。在疫情流行期间,政务系统的“全程网办”功能帮助无法到场的企业完成了线上办理。同时,通过政府购买服务的方式组建的综合服务团队,可无偿为企业提供政策咨询、问题协助、流程辅导、手续代办等全生命周期的“保姆式服务”。

  “通过各项优化营商环境的举措,临空区从供应链、产业链和创新链三个层面切入,促进产城融合。”负责临空区招商工作的新航城公司副总经理王伦茂告诉《中国新闻周刊》。大兴国际机场目前已引入了南航、东航、达美、英航、俄航等22家国内外航空公司,开通了202条航线,连通全球143个航点,未来将有八九十家航司入驻,助力大兴机场融入全球供应网络。

  王伦茂介绍,随着顺丰、京东等供应链龙头企业和上药、北京细胞等医药行业巨头入驻,临空区将进一步完善以航空供应链为基础、以生物医药为核心品类的临空产业格局,成为全球生物医药供应链中心、转运中心、分拨中心和展示交易中心。临空区在招商方面实行“双轮驱动”,引入大企业的同时,也通过提供联合办公、免费咨询、帮助寻找投资等一揽子方案,服务海外中小企业零成本进入中国市场,未来还会搭建多个创新平台,帮助科研院所进行科研成果的转化。

  “自贸试验区和综合保税区将是创新高地,尤其是自贸试验区在制度创新方面的优势,使原本许多不能对外放开的事被允许尝试,发挥深化改革和扩大开放试验田的作用。”大兴临空区管委会自贸办副主任沈旭华对本刊举例说,自贸试验区内的综保区企业被允许开展本集团国内自产产品的维修,不受维修产品目录限制;自贸试验区内医疗机构可根据自身的技术能力,按照有关规定开展干细胞临床前沿医疗技术研究项目;还有跨境电商零售药品进口试点等创新。

  大兴机场临空经济区是国内唯一一个同时拥有两省市自贸试验片区政策的区域,实现了临空经济区、自贸试验区和综合保税区在空间和政策上的“三区叠加”。据统计,两个自贸片区创新任务254项,实施率超97%,结合自贸试验区赋权落地,已承接市区两级178项赋权。下一步综保区将继续推进“保税+口岸+N”业务,探索与自贸试验区相融合的“保税+研发”“保税+维修”“保税+展示”以及新兴电商等新经济、新模式、新业态的落地发展。“支持新型国际贸易产业”的相关政策也在酝酿中,未来将涵盖跨境电商、离岸贸易、数字贸易、服务贸易等数字化新业态。

  “临空区目前大力支持更多的符合产业定位和要求的优质企业落户自贸试验区。”沈旭华说。截至今年8月底,两个自贸片区注册企业达到3089家,其中内资企业3035家,外资54家,新增企业主要集中在临空区“1+2+2”这五大主导产业,占比超过5成。

  打造国际化空港标杆

  2020年10月,《北京大兴国际机场临空经济区(北京部分)控制性详细规划(街区层面)》批复,将研究院主持编写的“综合指标体系”的49项指标全部纳入,并要求在街区、地块等各层面落实。

  “综合指标体系是指导临空区各项工作开展的一套量化标准,是现阶段最简单高效的工具。”张聪达强调说,大兴机场临空经济区要实现“创新高效、绿色低碳、活力人文和智慧便捷”的愿景,打造国际化的航空城,需要现实抓手,整个建设过程中各项目是否按照规划落实,也需要一套可参照的检验标准。为此,研究院构建了全国第一套针对临空区的综合指标体系,涉及资源、环境、社会、经济、智慧、人文等领域,获得了全球首个LEED for Cities规划与设计类铂金级认证。

  今年3月,大兴临空区管委会印发了《北京大兴国际机场临空经济区(北京部分) 综合指标体系实施管理办法 (试行) 》,还提出了关于指标的动态维护机制,研究院在年度评估基础上,根据发展需求进行修正,以保证指标实施内容的先进性、科学性。目前,临空区已在20项规划方案及专题研究、26个建设项目中落实了指标体系要求。

  从产、城、人三个层面审视大兴机场临空经济区的现状,波士顿咨询公司认为,临空区此前面临实际产业用地有限、缺乏国际化城市配套、本地人受教育程度较低、可引入人口有限等挑战。“临空区应以筑科创、引人才、促创新为破题思路,打造以人才和创新为驱动力的国际化空港标杆。”周园表示。

  “吸引高端人才生活在临空区是我们的工作目标之一。”罗伯明告诉《中国新闻周刊》,生命健康产业的一个显著特征就是从业者受教育程度高,他们普遍对生活居住条件有较高要求,强调生活空间,注重子女教育和医疗质量,而只有留住人,才能发展产业,实现临空区的三大战略定位目标。为此,临空区的城市建设将不只围绕产业,还要考虑生活环境的打造,实现产城融合。

  大兴临空区管委会规划建设部主管黄恩晶介绍,“我们对标西雅图、法兰克福、悉尼、东京、新加坡等国际城市,请国际咨询公司从工作、生活、娱乐和学习等四个方面总结了国际人才的居住需求,将以此为基础打造对标国际的宜居环境。”

  “建筑是凝固的历史,标志性建筑同样是城市吸引力的一部分。”大兴临空区管委会规划建设部部长吴士成举例说,大兴管委会聘请多位专家组建“高级智囊团”,从顶层设计到具体实施,为临空区建设全面把关,自然也会兼顾建筑美学。

  以临空区国际会展消费功能区设计为例,考虑会展中心和消费枢纽远离中心城区等实际,立足新和特,加强创意设计。在专家指导下,面向全球征集方案,吸引了来自10个国家的59家参赛单位,评审工作已于8月底初步结束。

  将来,这里很可能成为华北地区最潮流和国际化的消费目的地。占地面积约57公顷的“消费枢纽”,是北京稀缺的可供大规模开发的商业用地,规划总建筑规模不少于60万平方米。未来将引入国际品牌运营商,高标准打造南中轴国际交往新空间,打造集“功能+场景+体验”于一体的体验性、沉浸式消费模式和场景,打造国际知名网红打卡新地标。

  荷兰将国家博物馆和图书馆搬进了阿姆斯特丹史基浦机场;在樟宜机场内就可以完成一场“新加坡之旅”,五个主体公园24小时免费开放,甚至可以在蜂蛹屋亲眼见证破茧化蝶的全过程。

  而在大兴机场临空经济区,多维度的开放空间将为人们提供充足的户外休闲运动的场地空间。屋顶花园、垂直绿化、口袋公园、组团绿地……国际航空社区的绿色体系将与中央公园一体化衔接,道路绿地与景观绿地融合,景观绿廊与建筑退界空间一体化设计,点线面连接构筑临空区的绿色基底。

  未来,在大兴机场临空经济区的国际航空社区中,硬质铺装的步行路上随处可见端着咖啡聊着天的国际人士,家长可以带着孩子到社区附近的网球场打球,或是周末来一场皮划艇比赛。“打破固有思维,未来的临空经济区将带来更多惊喜。”曹允春说。

  发于2022.9.26总第1062期《中国新闻周刊》杂志

  杂志标题:新机场如何催生出一座航空新城?

  记者:李明子( limingzi@chinanews.com.cn)

  编辑:闵杰

  运营编辑:王琳

  《中国新闻周刊》2022年第36期

  声明:刊用《中国新闻周刊》稿件务经书面授权

【编辑:李岩】
发表评论 文明上网理性发言,请遵守新闻评论服务协议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中新社和中新网观点。 刊用本网站稿件,务经书面授权。
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及建立镜像,违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06168)] [京ICP证040655号] [ 京公网安备 11010202009201号] [京ICP备05004340号-1] 总机:86-10-87826688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15699788000 举报邮箱:jubao@chinanews.com.cn 举报受理和处置管理办法
Copyright ©1999-2022 chinanews.com. All Rights Reserved

评论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