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岁青年组建涉黑犯罪团伙:组织严密 无恶不作 ——中新网
本页位置: 首页新闻中心社会新闻
    22岁青年组建涉黑犯罪团伙:组织严密 无恶不作
2009年05月21日 12:35 来源:法制日报 发表评论  【字体:↑大 ↓小

  宣读入会纲领、发誓效忠、毒品控制、围攻娱乐场所……香港古惑仔影片中常用的这些手段,鲜活地发生在湖南省安化县的一个小镇里。而这些行为的实施者,都是一群懵懂少年。

  近日,湖南省安化县公安局一举铲除了这个以“80后”为首“90后”为主的带黑社会性质的犯罪团伙,侦破贩卖毒品、引诱妇女卖淫、故意伤害、寻衅滋事、非法持有枪支等各类刑事案件共65起,抓获团伙成员27人,7名主犯全部落网。

  记者近日赶赴湖南省安化县东坪镇,走近这个曾经“风生水起”的少年江湖。

  娱乐场血案

  少年犯罪团伙初露马脚

  为首的红衣少年一马当先,手中的钢管重重地砸在游戏机上,站在游戏机旁的玩家躲闪不及,飞溅出的碎片径直弹到眼睛上,顿时满脸鲜血……其余少年纷纷效仿,砍刀、钢管各种凶器如雨点般砸向其他的游戏设备。保安上前阻拦,红衣少年迅疾冲到他身后,举起钢管照着他头部砸下,保安应声倒下……

  这不是电影中的特技场面,也不是武侠小说中的“华山论剑”,而是2009年3月2日,在湖南省安化县东坪镇某娱乐城上演的真实一幕。

  当晚9时许,正是娱乐城最热闹的时候,游戏厅更是人声嘈杂,玩客如潮。突然,十几个手持砍刀、钢管的少年不由分说地闯了进来。一分钟后,游戏厅面目全非,随着领头少年的一声“撤”,一群少年随即冲出娱乐城,消失得无影无踪……

  随后赶到的110民警,通过现场走访了解到,这伙少年行凶的动机很可能是因为其中一人曾在游戏厅与他人发生口角,并对上前劝阻的保安进行辱骂,后来被“请”出了娱乐城。

  但对于行凶少年的身份,因现场人员要么表述不清楚,要么三缄其口而未能弄清。

  “怎么可能所有人对这几个孩子的底细都一无所知,连基本相貌、身高什么的都说不清?”众人的闪烁其辞,让办案民警觉察到其中可能大有文章。

  “这伙人可惹不得,就算晓得也不敢作证啊”,“听说他们那个叫‘良哥’的头头,手下有几十个马仔呢。谁要是惹了麻烦他们都可以帮忙‘了难’,你说咱谁敢给这些人‘找麻烦’啊”———周围群众的只言片语,让民警联想到了近期辖区内的异常情况。

  2008年年底以来,东坪城区寻衅滋事、故意伤害等街头暴力案件频频发生,其中一个青少年犯罪团伙表现尤为突出,他们动辄在街头持砍刀横冲直撞,出手残忍且作案迅速;同时,在查破的毒品案件中,也出现了一批青少年贩卖新型毒品的案例。

  “良哥”是谁,他有怎样的能耐?一系列的街头暴力犯罪与这批贩毒的少年,是否存在某种联系?

  当晚,安化县公安局成立专案组,决定以“3·2”娱乐城案为突破口,对涉黑涉恶团伙实施全面打击。

  贩毒“了难”

  小混混集结成涉黑团伙

  通过进一步调查,团伙首领“良哥”的“画皮”逐渐被剥下———“良哥”真名为黄良,现年22岁,东坪镇人。

  3月3日,专案组民警获悉,参与娱乐城案件的部分团伙成员正躲藏在东坪镇古皇村廖某家中。4日凌晨,专案组突袭古皇村,抓获团伙成员11人。

  随着团伙成员陆续落网,一个组织严密、成员庞大的带黑社会性质的青少年犯罪团伙慢慢浮出了水面。这个团伙的成员以前均是当地的小混混,散落在东坪镇的大街小巷各自为战,干点小打小闹的勾当。2008年9月,黄良将这些人召集在一起,最初以引诱女性卖淫来维持生计,逐步发展到在娱乐场所贩卖K粉、麻古等毒品牟取暴利。在毒品生意“越做越好”后,该团伙开始充当职业打手,只要有人愿意出钱,他们就替人“了难”。

  东坪镇某长途客车车主曾某,因另一客车车主张某与其争抢客源,花5000元雇请黄良团伙。黄良率10余名团伙成员持砍刀、钢管等凶器找到张某“谈判”,勒令张某以后不得再与曾某争抢客源。

  2008年11月,东坪镇大湖村村民廖某与邻居欧某因山林纠纷产生矛盾,欧某出钱雇请黄良团伙。11月13日,黄良率十余人赶到大湖村,廖某一家闻讯后四处躲藏,寻人未果的黄良,率人将廖某家的家具、电器砸毁。

  ……

  除了替人“了难”,对于自己“看不顺眼”的人,黄良等人也是“及时发难”。

  2008年12月3日晚,东坪镇男青年林某偶遇初中女同学张某,就在两人攀谈叙旧时,被正巧路过的“良哥”等人看到,“良哥”以“碰了他的人”为由,用钢管对林某进行毒打,造成其左耳鼓膜穿孔和身体多处挫伤……

  经查实,自2008年8月以来,黄良团伙共涉嫌贩毒、引诱妇女卖淫、故意伤害、寻衅滋事、非法持有枪支等各类刑事案件65起,贩卖毒品“K粉”2860克、麻古1467粒,打伤无辜群众41人。

  畸形成长

  “80后”统领“90后”

  3月12日,专案组获悉黄良在长沙现身。13日14时许,在益阳市公安局、益阳市武警支队及长沙警方的大力协助下,黄良在长沙市一家旅社被抓捕归案。同时,民警从其住处搜出“K粉”256克,麻古165粒,短火铳一支。

  见到民警,黄良一脸的平静,说:“我知道这次我输了,我什么都交代。”

  22岁的黄良出生在一个贫苦的家庭,家庭的困顿让他自小就饱受同村人以及街上小混混的欺负,后来在东坪镇的一家车行当学徒时,又常遇到客人修“霸王车”。“坎坷”的人生经历让黄良认定,“只有出人头地才能扬眉吐气”。

  不久,他离开了修理店,开始了闯荡江湖的生涯。然而,黄良选择的“出人头地”的方式,从一开始就偏离了正轨。

  为了能够真正地“扬眉吐气”,在经过初期卖淫“生意”的财富积累后,2008年下半年,黄良在郊区租了几间房子,从街上“挑选”了几个平日里比较熟悉而又身无分文的小混混,将他们管吃管住地养了起来,开始了团伙运作。刚开始,黄良团伙只是从某地小批量地购进毒品“K粉”、麻古,在KTV、酒吧等娱乐场所贩卖。

  随着“毒品生意”越做越大,黄良的团伙进入了扩充阶段,为了能更好地控制团伙成员,黄良将视线锁定在了“90后”。

  黄良规定,一旦入伙,就必须住进他在郊区为团伙成员租住的“集体宿舍”中,而且不得单独进城活动。同时,他将团伙中的“老人”罗畅辉等人任命为中层管理人员,管理其他成员。

  在调查中民警发现,黄良不但对“手下”包吃包住,甚至连买衣服也是包办;春节前还给每个“手下”发500元红包,让他们各自回家过年,正月初八再统一会合“上班”。

  为了能够让成员之间“精诚合作”,黄良还特地制作了一份入会纲领:内部要团结,不能有纠纷;不能搞单独行动;不做对组织没有利益的事;不能暴露黄良的行踪。

  据团伙成员说,团伙每次外出“行动”前,黄良都会拿出具体的方案,然后分组行事,情报信息组、行动组、后援组等各负其责,相互接应。

  “其实我也害怕被抓,想过要退出,可那时候我已经沾上了毒瘾,而只有‘良哥’能定期免费向我们提供‘K粉’和麻古,我们这些‘小弟’只有惟命是从。”看守所里,一名还不满18岁的团伙成员懊恼地对记者说,“那时候,我们已经完全掌控在黄良手中,无论是精神还是经济……”(本报通讯员 谌青 年福海 本报记者 赵文明)

【编辑:吴博
    ----- 社会新闻精选 -----

商讯 >>
直隶巴人的原贴:
我国实施高温补贴政策已有年头了,但是多地标准已数年未涨,高温津贴落实遭遇尴尬。
${视频图片2010}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中新社和中新网观点。 刊用本网站稿件,务经书面授权。
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及建立镜像,违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06168)] [京ICP证04065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2003042-1] [京ICP备05004340号-1] 总机:86-10-87826688

Copyright ©1999- 2021 chinanews.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