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董事长“带队”强闯董事会,越博动力控制权争夺上演“全武行”

分享到:

原董事长“带队”强闯董事会,越博动力控制权争夺上演“全武行”

2022年12月09日 10:26 来源:第一财经
大字体
小字体
分享到:

  又有A股上市公司上演“全武行冲击董事会”。

  12月8日傍晚,越博动力(300742.SZ)发布公告称,7日公司原董事长李占江及其配偶李莹召集社会人员合计超过50人(均非公司员工)占领即将召开董事会的会议室,试图阻止公司董事会的正常召开。其间,社会人员(其中一人携带管制器械)率先殴打越博动力的员工,引发肢体冲突,导致3名员工受伤。

  越博动力报警后,部分社会人员当即逃跑,其余社会人员被警方带走,李占江及李莹均处于配合警方调查的过程中。

  另外,越博动力还表示,近日124名核心员工出具了《声明》并表示坚定支持以贺靖为代表的债权人为解决公司经营困难而提出的自救方案。

  贺靖是新上任的总经理,也是拟接手上市公司控制权的自然人。而冲突爆发的背后或系越博动力的控制权争夺。李占江刚于12月7日被董事会提请罢免其董事及董事长职务,原因系李占江现时到期未清偿的债务金额较大,且已被列为失信被执行人。

  第一财经记者数次尝试拨通越博动力董秘办电话,均无人接听。

  原董事长“武力强闯”董事会

  根据公告,越博动力的第三届董事会第十四次会议原定于12月7日上午9点在南京市建邺区嘉陵江东街18号4栋4楼会议室召开。当天上午8点45分左右,李占江及李莹召集社会人员合计超过50人(均非公司员工)占领即将召开董事会的会议室,试图阻止公司董事会的正常召开。

  其间,社会人员(其中一人携带管制器械)率先殴打越博动力员工,引发肢体冲突,导致公司3名员工负伤。公司报警后,部分社会人员当即逃跑,其余动手打人的社会人员被公司员工包围。警察到场后,将滞留现场的社会人员带走,并没收了管制器械。截至目前,上述社会人员、李占江及李莹均处于配合警方调查的过程中。

  李占江是在12月7日刚刚被董事会提请罢免董事长及董事职务的。7日盘后,越博动力连发9份公告。其中,公司第三届董事会第十四次会议,审议通过了罢免李占江董事及董事长职务,原因系李占江的现时到期未清偿的债务金额较大,且已被列为失信被执行人。截至公告披露日,李占江直接持有公司股份3583.8277万股(占上市公司股本总额的25.36%),并通过南京越博进驰股权投资基金合伙企业(有限合伙)(下称“越博进驰”)、南京协恒股权投资基金合伙企业(有限合伙)(下称“协恒投资”)分别间接持有公司股份750.99万股和197.7万股,合计持有公司股份4532.52万股,占总股本的32.08%。

  同时,董事会决定补选贺靖、周学勤为公司董事,并聘任贺靖为公司总经理。这两人目前从事新能源汽车领域,分别是湖北雷雨新能源汽车投资有限公司的董事长、总经理。截至最新公告日,贺靖与周学勤均未持有越博动力股份。

  公开资料显示,李占江,吉林大学汽车工程学院毕业,工学博士,高级工程师,北京理工大学博士后,国家科技专家库专家。曾任河南科技大学教师,精量电子(深圳)有限公司研发部工程师,南京奥联动力传动科技有限公司总经理。2012年4月创办越博动力,曾任公司董事长、总经理。

  与此同时,越博动力南京总部合计124名核心员工联合发表声明称:“李占江作为公司当时的实际控制人、董事长兼总经理没有提出可行的解决方案,导致公司没有钱付给我们支付工资和购买社会保险。”

  这124名员工还表示:“贺靖在公司出现困难时,多次向上市公司提供资金支持。”对于公司发展未来,员工声明称,贺靖提出的自救方案是可行的,也是目前唯一能够解决我们员工相关问题的方案,并坚决支持贺靖作为公司实际控制人,解决公司经营困境。

  四个月内三次筹划转让控制权

  第一财经记者注意到,今年8月中旬以来,越博动力共计筹划了三次控股权转让。8月17日,越博动力首次公告称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李占江拟向贺靖转让公司控制权,9月20日,公司便终止了控制权转让事项。3天后,越博动力又发布公告称李占江拟向济源国资转让公司控制权,11月25日公告终止前述事项。

  在李占江被罢免董事长职务的一周前,越博动力发布了第三次控制权变更公告。11月30日,越博动力发布了控制权拟发生变更的提示性公告,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李占江及越博进驰、协恒投资与湖北润钿新能源汽车科技有限公司(下称“润钿科技”)签订了《合作协议》及《表决权委托协议》,李占江拟将其持有的3583.8277万股公司股份(占上市公司股本总额的25.36%)、协恒投资拟将其持有的上市公司574.2万股股份(占上市公司股本总额的4.06%)的表决权不可撤销地委托给润钿科技行使。

  本次交易实施的前提条件,即李占江将其持有的越博进驰67.73%的出资额转让给与本次交易无任何关联的第三方,并与该无关联的第三方签订出资额转让协议。协议还约定,李占江应辞去越博动力的董事长、总经理及董事职务。

  本次表决权委托完成后,润钿科技将持有公司合计29.42%的表决权,贺靖将成为公司实际控制人。

  需要指出的是,李占江、越博进驰、协恒投资均处于高比例质押状态。截至最新公告日,李占江、越博进驰、协恒投资分别持有上市公司股份3583.8277万股、1108.8万股、574.2万股。其中,李占江持有的越博动力2433.1215万股股份已被司法冻结,2377.8万股股份已被质押;越博进驰持有的600万股被司法冻结,1062万股被质押;协恒投资持有全部股份被质押。

  这份控制权变更公告引起了监管关注。深交所1日下发关注函指出,越博动力前次策划控制权转让终止后,贺靖拟再次取得公司控制权的原因及是否存在进一步巩固控制权的计划。目前,越博动力尚未回复关注函。

  还值得注意的是,越博动力及3家子公司与李占江签署过《应收账款转让协议》,双方约定将上市公司对李占江的负债与李占江应支付的应收账款受让对价予以冲抵。

  具体来看,李占江同意在2022年12月31日前,受让越博动力与子公司南京越博电驱动系统有限公司、重庆越博传动系统有限公司、广东富博机电设备有限公司之间的应收账款。应收账款账面原值合计1.12亿元(截至2021年12月31日的账面净值6198.7万元),账面原值即本次交易对价。

  深交所曾就上述两次控制权转让发出关注函,要求越博动力说明李占江短期内两次筹划控制权变更且均未成功的原因及合理性,并要求公司说明李占江为何愿意以账面原值受让前述应收账款;这些应收账款是何时、怎么形成的。截至目前,越博动力尚未回复。

  从越博动力的财务状况来看,若李占江“吃进”上市公司的应收账款,或能“帮助”公司规避退市风险。

  财报显示,截至2022年三季度末,越博动力的净资产为1240万元,前三季度的净利润亏损1.16亿元,扣非后归母净利润已连续亏损四年。

  深交所也指出,李占江通过受让应收账款的会计处理,是否存在利用处置应收账款规避净资产为负的退市风险警示情形。

  截至12月8日收盘,越博动力股价报收于11.97元,总市值16.91亿元,年内累计下跌38.24%,大幅跑输大盘。

【编辑:程春雨】
发表评论 文明上网理性发言,请遵守新闻评论服务协议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中新社和中新网观点。 刊用本网站稿件,务经书面授权。
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及建立镜像,违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06168)] [京ICP证040655号] [ 京公网安备 11010202009201号] [京ICP备05004340号-1] 总机:86-10-87826688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15699788000 举报邮箱:jubao@chinanews.com.cn 举报受理和处置管理办法
Copyright ©1999-2023 chinanews.com. All Rights Reserved

评论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