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滚动| 国内| 国际| 军事| 社会| 财经| 产经| 房产| 金融| 证券| 汽车| I T| 能源| 港澳| 台湾| 华人| 侨网| 经纬
English| 图片| 视频| 直播| 娱乐| 体育| 文化| 健康| 生活| 葡萄酒| 微视界| 演出| 专题| 理论| 新媒体| 供稿

1936年卓别林两次驻足上海:观看马连良赞不绝口

2012年11月16日 13:57 来源:解放日报 参与互动(0)

1936年,卓别林与梅兰芳会晤

  1936年,著名喜剧大师卓别林在完成《摩登时代》之后又一次周游环球,在三个月内先后两次来到上海。在上海,他见到了梅兰芳、刘海粟、胡蝶等新老朋友,并欣赏了中国的国画和京剧。事隔18年后,1954年7月,卓别林在日内瓦会见周恩来时,还满怀感情地说:“我在1936年到过中国。 ”

  与梅兰芳会晤

  1936年3月9日,卓别林与《摩登时代》女主角宝莲·高黛同乘“柯立基总统号”海轮抵沪。当时,他与高黛已同居,但尚未正式宣布结婚,因此,他们在上海并未以夫妻身份出现。但敏感的记者已注意到了他们之间的不寻常关系,故卓别林一到,就不断有记者追问此事。其中有人问:“卓别林先生,那位和您一起作环球旅行的高黛小姐,不久将要和您结婚,此事属实吗?”而卓别林以他特有的幽默回答说:“这件事请你们问她本人,我实在回答不出。 ”

  卓别林住在当时上海最高级的华懋饭店(今和平饭店),经理是卓别林的同乡,他为卓别林准备了最豪华的5楼A字特色套房(今和平饭店519房间),宝莲·高黛被安排住在同楼的509号房,恰好和卓别林的房门相对。卓别林看到华懋饭店的窗帘、床单和沙发套,全是老介福的绣花丝绸织品,非常喜欢,于是向老介福定制了60件格子真丝碧皱衬衫。

  这次,卓别林在上海一共只逗留了十几个小时,活动内容安排得非常紧凑。他在饭店稍事休息后,即驱车观赏市容,参观邑庙名胜,并特地到江湾、吴淞一带凭吊了上海“一·二八”战争的炮火遗迹。

  当天傍晚5时半,卓别林出席了上海文艺界为他在ParkHotel(公园饭店)举行的茶话会,主持人是梅兰芳先生。梅先生说,1930年访美演出时他曾会晤过卓别林。这次见面可说是旧友重逢,两人紧紧握手,感慨无穷。卓别林双手搭着梅兰芳的双肩,笑着说:“这真太不公平了!几年前我见你的时候,我们的头发都是黑的,现在我的头发白了,而你还是全黑的,甚至没有一根白发! ”

  虽是幽默调侃,但梅兰芳还是从中感受到卓别林的坎坷境遇,便安慰道:“您比我辛苦,每一部影片都是自编、自导、自演、自己亲手制作,太费脑筋了。我希望您保重身体。 ”

  当时有很多人想和卓别林合影,卓别林却拉着梅兰芳的手对记者说:“让我和老朋友先拍一张吧!”卓别林还问梅兰芳当天会不会登台,他极希望能再次欣赏到梅氏的演出。梅抱歉地说,最近一直没有登台,但是当晚有几台好戏,他愿意介绍。梅兰芳还请了中国旅行社精通英语的瞿关亮先生负责陪同卓别林。

  受访赴宴听戏跳舞

  晚上6点半,卓别林在华懋饭店接受记者采访。他对记者说:“只要我能说的,我都愿意说,总之以使诸位记者先生满意为止。 ”这番开场白,赢得记者们一片喝彩。当记者问及他对上海的印象时,卓别林回答道:“太兴奋! ”他告诉记者,“舍舟登陆后,即为友好邀游全市,作最初之观光也。沪市为世界大都市。 ”他还竭力称赞中国女子可爱之极,远胜欧美。

  当然,大家最为关心的还是卓别林的本行——电影。有记者问及他对中国电影的感想。卓别林实事求是地回答,他仅看过一部中国默片,连片名也不记得,因此不愿发表“隔靴搔痒”的意见。

  记者采访结束后,卓别林匆匆赶往国际饭店,出席由万国艺术剧社举行的晚宴。晚宴主角之一的胡蝶,在晚年写的回忆录里,记下了与卓别林见面的情况。她问:“卓别林先生,我原以为您一定是很滑稽有趣的。 ”卓别林眨了眨眼睛,说:“唔,我知道您的意思。不过,请允许我问您一个问题。听说您在摄影棚里和导演合作得很好,您所主演的片子也大多是很严肃的,那么现实生活里的您又是怎样的呢? ”随后,卓别林介绍了很多自己拍片的经过和心得,给胡蝶留下了很深的印象。

  晚宴后,梅兰芳陪同卓别林去了大世界隔壁的共舞台(今仍叫共舞台,在延安东路云南南路口),观赏京剧连台本戏《火烧红莲寺》。当他们赶到时,戏已经开演,正演到其中最精彩的一场“十四变”。这一场,有文有武,有唱有做,卓别林观后连连鼓掌,尤其对两人比剑一场感兴趣,誉之为“东方仅有艺术”。对变幻无穷的舞台背景和热闹的武戏打斗,他也表现出浓厚的兴趣。因剧情紧凑,不容拉幕换景,十四场布景完全在熄灯一刹那间变换,卓别林对此赞不绝口。他说,在国外,除莎士比亚戏剧演出有此换景法,其他尚不多见。

  卓别林的到访,使共舞台的经营者喜出望外,一连几天都在报纸上刊登“滑稽大家卓别林特来本台观剧”、“卓氏观后赞不绝口”的广告。

  之后,卓别林一行又赶到新光大戏院去看马连良的《法门寺》。梅兰芳因为临时有事没去,陪同他们的是中国旅行社的瞿关亮先生。

  瞿先生坐在卓别林旁边,随时把剧情和唱词解释给他听,而卓别林就像一位真正的戏迷,细细品味着马连良的唱腔,右手在膝上轻轻叩击着节拍,不时和观众一起叫好。

  瞿氏后来曾撰文说:“经我带往戏院看戏的外国朋友不下百十人,但像卓氏这样津津有味地欣赏中国戏剧像欣赏本国戏一样,是我第一次发现。 ”

  卓别林原只准备看十五分钟,可是半小时过去了,一小时过去了,他仍不肯走,陪同的美国米高梅影片公司的加里素先生屡次催促,他只耸耸肩,连声说“NO”。戏散后,卓别林到后台向马连良祝贺演出成功,并同尚未卸妆的马连良合影,按中国传统礼节,作揖告别。

  从“新光”出来,卓别林游兴不减,又至“百乐门”参加舞会,直到凌晨3点才回华懋饭店休息。第二天上午8点,他就乘原轮离开上海去香港。梅兰芳没有去码头,但送了一个大花篮为他送别。

  卓别林在游历了香港、西贡、曼谷等地后,于1936年5月12日再次来到上海,当他闻听4月间上海首映《摩登时代》的盛况后,非常高兴。遗憾的是,他没能实现上次许下的“回来时在上海多住几天”的心愿,只在百乐门饭店留宿一晚,次日早晨就乘船转道日本返回美国了。

  1954年7月,周恩来总理在日内瓦会见卓别林时说:“你是反对侵略、反对战争的伟大战士!是维护人类和平、友爱、文化进步的坚强卫士!向你致敬! ”“我们从你拍的电影和创造的众多角色上,都深深感受到了呼吁人类友爱、世界和平的呼声……”卓别林深情地说:“1932年我发现了东方,1936年去过上海,看过梅兰芳先生的京剧,令我钦佩!还看过马连良先生的戏,真是好极了! ”

  马永章

  (摘自《老照片(第82辑)》,山东画报出版社出版)

【编辑:刘欢】

>文化新闻精选: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中新社和中新网观点。 刊用本网站稿件,务经书面授权。
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及建立镜像,违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06168)] [京ICP证04065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2003042-1] [京ICP备05004340号-1] 总机:86-10-87826688

Copyright ©1999- 2022 chinanews.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