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滚动| 国内| 国际| 军事| 社会| 财经| 产经| 房产| 金融| 证券| 汽车| I T| 能源| 港澳| 台湾| 华人| 侨网| 经纬
English| 图片| 视频| 直播| 娱乐| 体育| 文化| 健康| 生活| 葡萄酒| 微视界| 演出| 专题| 理论| 新媒体| 供稿

芒罗作品《逃离》加印10万册 曾9年只卖5万册

2013年10月12日 07:56 来源:广州日报 参与互动(0)

芒罗部分小说封面

芒罗部分小说封面

芒罗部分小说封面

  2013年诺贝尔文学奖于瑞典当地时间10月10日下午1时(北京时间10月10日晚7时)揭晓,加拿大作家艾丽斯·芒罗(Alice Munro)获此殊荣。她获得800万瑞典克朗的奖金。芒罗以短篇小说闻名全球,其影响巨大的《逃离》2004年出版。加拿大文学在国内长期受出版机构冷落。目前,唯一一本中文译本就是由新经典推出的《逃离》,出版四年,销量仅5万册。

  诺奖官网给出的颁奖理由为:芒罗被称为“当代短篇小说大师”,以其精致的讲故事方式著称,清晰与心理现实主义是芒罗的写作特色。

  文、图/记者 吴波(除署名外)

  艾丽斯·芒罗(Alice Munro,1931——):加拿大著名女作家,以短篇小说闻名全球,入选美国《时代周刊》“世界100名最有影响力的人物”。

  1931年出生于安大略省。长期居住于荒僻宁静之地,逐渐形成以城郊小镇平凡女子的平凡生活为主题的写作风格。故事背景大多为乡间小镇及其邻里,故事人物和现实中人并无二致,亦经历出生与死亡、结婚与离异。但泥土芳香的文字背后,却是对成长疼痛与生老病死等严肃话题浓墨重彩的描写。

  1968年,《快乐影子之舞》初试啼声,一举斩获加拿大总督文学奖。此后,多部作品获奖。作品被翻译成13种文字传遍全球,受到读者与媒体的高度评价,被誉为“当代最伟大的短篇小说家”。2009年5月,由于作品一贯的极高水准和在全球的巨大影响,毫无争议地荣获第3届布克国际文学奖。

  作为代表作,影响巨大的《逃离》2004年隆重出版,立刻引起如潮好评,迅速夺得当年加拿大吉勒文学奖,并入选《纽约时报》年度图书。

  译林与江苏文艺分别宣称拥有版权

  关于坊间芒罗在国内版权的热议,记者采访了译林出版社的责任编辑田智先生。他表示,“译林出版社长期追踪出版世界级大家的作品,自上世纪90年代以来,陆续将许多诺奖文学得主的作品译介引进到国内,在国内文学爱好者中引起了巨大反响。”针对外界的热议,他强调,在芒罗获得诺贝尔文学奖之前签下其主要的7部作品,纯属意外惊喜。关于版税,他表示是商业秘密,不过价格相对于现在而言,是相当优惠的。

  和往年的诺贝尔文学奖一样,当新的名单出来时,新一轮的与之有关的出版热潮也即将到来。但今年有个些许尴尬的局面,就是有6部芒罗的作品,译林出版社和江苏人民出版社都分别宣布自己拥有版权。

  田智告诉记者,他们确认已签下其7部重要作品的版权协议,分别是《太多的欢乐》(Too Much Happiness)、《快乐影子舞》(Dance of the Happy Shades)、《恨、友谊、追求、爱、婚姻》(Hateship,Friendship,Courtship,Loveship,Marriage)、《少女和女人的生活》(Lives of Girls and Women)、《公开的秘密》(Open Secrets Stories)、《一个善良女子的爱》(The Love of a Good Woman)、《爱的进程》(The Progress of Love),囊括了芒罗早中晚各个时期最具代表性的短篇小说作品。出版社有关人士表示,作为国际一线作家和目前活跃着的最重要的短篇小说作家之一,芒罗一直是译林关注的对象,这一揽子作品的引进版权早在今年上半年就已基本上谈妥,出版社将首先出版《公开的秘密》一书。

  而此前几年与版权代理签过约的江苏人民出版社编辑蒋卫国则表示,原版权签至2013年,部分签至2014年,所以江苏人民出版社拥有上述除《公开的秘密》以外6部作品的出版权。蒋卫国还表示,这6部作品由诗人、翻译家马永波等3位译者分别翻译,即将下厂印刷,本月之内将全部上市。

  田智告诉记者,《逃离》与《亲爱的生活》的版权不属于译林,坊间传说新经典已经被该社所在集团收购,但版权还是各自出版社所拥有。  

  芒罗简史

  37岁 小说一炮而红

  41岁离婚45岁再嫁

  芒罗获奖后,一夜之间成为世界媒体的关注焦点,在这之前,芒罗唯一的作品在中国销量仅仅5万册,神秘而低调。

  1931年,芒罗出生在加拿大安大略省温格姆镇,她在少女时代就开始写作,同时上大学,课余做女招待、烟叶采摘工和图书馆员。年仅20岁时,她便以大二女生之身,与詹姆斯·芒罗结婚,并为此退学,此后她连生四女,但二女儿出生后不到一天便不幸夭折。

  芒罗一生创作了11部短篇小说集和1部类似故事集的长篇小说。1968年,芒罗37岁,已是三个女儿的母亲的她发表了第一部短篇小说集《快乐影子舞》(Dance of the Happy Shades),一炮而红。

  在早年接受国内一本文学杂志的访谈中,芒罗谈到自己的许多早期创作,是陆陆续续地在孩子的呼噜声旁,或者等待烤炉的间歇中完成的。她发表的第一部短篇小说集《快乐影子舞》前后花了20年才写完。回望这种写作状态,芒罗说:“趁孩子们午睡时写作是很难的……现在的女人恐怕也做不到。这是我年轻时最艰难的地方。但从某种意义上说,这也挺不错,因为那时我并没真正做好写作的准备,只是‘排练’而已。如果我25岁时就通过出版小说迅速证明了自己,那说不定倒是件糟糕的事情。”

  1972年,芒罗与詹姆斯·芒罗离婚,4年后她嫁给了杰拉德·弗雷林。弗雷林以她收到的第一封书迷来信展开追求之旅,并同意妻子保留前夫的姓氏。遗憾的是,弗雷林在今年4月去世,未能与妻子分享她获得诺贝尔文学奖的喜悦。

  1978年,她的另一部小说集《你以为你是谁?》再给她捧来了一座总督奖,50岁之后,这个女人才真正开始拥有自己的生活,她爆发出惊人的创作力:每隔4年都要出一部短篇小说集,开始享有世界级的名誉。2009年6月,第三届布克国际文学奖,她赢得毫无争议。

  《逃离》9年只卖5万册

  获奖一朝即印10万本

  据新经典岳卫华介绍,《逃离》出版以来迄今已经卖了接近5万册,获奖后的第二天一早就将加印不少于10万册。这样一位重要的作家,为什么国内一直没有翻译引进?社科院文学所所长陆建德认为,可能跟国内更重视长篇小说,而不太看重短篇小说有关。当时他们决定引进第一部时,也没想到她会获奖,只是非常喜欢她的作品,值得推荐给国内读者。陆建德指出,芒罗的“迟到”还因为同属英语文学,我们通常比较看重英美,而翻译加拿大、澳大利亚等地区作品相对较少,“我一个美国朋友非常喜欢芒罗的作品,但是他在中国的外文书店竟然买不到她的书。”这从一个侧面也反映出我们对一些重要作家的忽视。但昨晚《逃离》在各网店已卖断货。出版方新经典表示,“芒罗原来在中国的基础没有,《逃离》这本书是她第一次正式出版。”

  《亲爱的生活》即将出版

  记者获悉,芒罗最新作品《亲爱的生活》即将出版。依然通过短暂的瞬间讲平凡人的一生。故事仍然发生在加拿大小镇,芒罗的家乡,休伦湖附近。芒罗曾说:“书里所描写的那些感觉很大一部分都是自传性的。”

  《逃离》中文版译者李文俊

  “她是目前最好的中短篇小说家”

  《逃离》(Runway)一书出版于2004年,全书由八个短篇小说组成,其中的三篇互有关联。

  芒罗获奖后,《逃离》中文版译者李文俊先生在加拿大家中的电话成为记者采访热线。80岁高龄的李先生表示,“对于芒罗获奖,我一点也不意外,在英美有很多人看好她,她也确实有得奖的水平。在中短篇小说的写作上,她是目前最好的作家,有人将她称为‘西方的契诃夫’。”关于翻译芒罗作品的初衷,他表示,“过去我虽译介过不少加拿大诗歌,但细细想来,翻译小说似乎还真是头一遭。”

  李先生最早是从西方报道里记住了芒罗名字的,后来十月文艺出版社推荐他翻译《逃离》。他说:“现在听到她得奖我很愉快,觉得自己的劳作没有被浪费。”

  李先生表示,跟芒罗没有过一次接触,“她来过中国一次,是来旅游。当时中国人谁也都不知道她,也没有人注意到她来。我去过几次加拿大,但是都因为有别的事情也没能见过她。”

  看文学老奶奶的“朋友圈”

  74岁马格丽特撰文盛赞82岁芒罗

  82岁的加拿大奶奶芒罗获奖后,74岁的加拿大奶奶马格丽特·阿特伍德(加拿大著名小说家、诗人、文学评论家,布克奖获得者)在英国《卫报》撰文《Alice Munro's road to Nobel literature prize was not easy》(来之不易的诺贝尔文学奖之路),卫报为该文做的提要大致可以看作“一个家庭妇女的文学逆袭”。

  在该文中,马格丽特认为,芒罗用大量的时间去研究故事和人物,表达自己的想法。芒罗的文章作品曾被认为“太家庭主妇气概”、主题太过于家庭性,毫无乐趣。一位男性作家甚至告诉她,她的故事是好故事,但是他并不想和她发生关系。“谁愿意和他发生关系啊,开什么玩笑?!”芒罗冷笑道。于是,以这个男人为蓝本的角色出现在芒罗的文章里:他们狂妄自大,压榨别人或者被亲朋好友、女性朋友嘲笑长相以及碌碌无为。

  通往诺贝尔奖的路并不顺利,但艰苦条件的压力能让人获得更多的优势:只要你尝试着去做,你就可能做得更好,否则嘲笑你的人会更加看不起你。马格丽特在文中谈道:“芒罗的失败远多于成功,因为作家的重任过于艰巨。她是浪漫的:幻想闪烁在她的脑海里,但是我们可以抓住这些闪烁的光亮。”

  同为加拿大文学奶奶级的马格丽特提出,芒罗是虽然荣获此奖,但她并未被胜利冲昏头脑而自认为很了不起。“但在重要的时刻,让我们为她而感到自豪。” (孙珺、实习生左洁琼)

【编辑:刘欢】

>文化新闻精选: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中新社和中新网观点。 刊用本网站稿件,务经书面授权。
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及建立镜像,违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06168)] [京ICP证04065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2003042-1] [京ICP备05004340号-1] 总机:86-10-87826688

Copyright ©1999- 2021 chinanews.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