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滚动| 国内| 国际| 军事| 社会| 财经| 产经| 房产| 金融| 证券| 汽车| I T| 能源| 港澳| 台湾| 华人| 侨网| 经纬
English| 图片| 视频| 直播| 娱乐| 体育| 文化| 健康| 生活| 葡萄酒| 微视界| 演出| 专题| 理论| 新媒体| 供稿

许地山之女许燕吉去世 留遗嘱捐献遗体(图)

2014年01月15日 08:01 来源:新京报 参与互动(0)

许燕吉家中,家人搭起灵堂表达哀思。

  昨日下午三时,出版商博集天卷在微博上称,“昨天(指1月13日),许燕吉走完了她的曲折一生”。记者联系许燕吉的儿子魏忠科,证实了许地山之女、《我是落花生的女儿》一书的作者许燕吉去世的消息。

  许燕吉享年81岁。在其晚年,她完成了两件事情,一是三年前立下遗嘱,要捐献自己的遗体,二是写作出版了自传《我是落花生的女儿》。在自传前言中,她写道:“我是许地山的女儿,可惜在他身边的时间太短,但他那质朴的‘落花生精神’已遗传到我的血液中:不羡靓果枝头,甘为土中一颗小花生,尽力作为‘有用的人’,也很充实。”

  身陷监狱仍做“有用的人”

  许燕吉是民国著名作家许地山的女儿。在她的记忆中,许地山下班回来一进门,她“就像放飞的小鸟一样聚到爸爸身旁”,感觉快乐无边。1941年,许地山去世,此时许燕吉只有八岁多。

  “也许是爸爸给我的基因传递,抑或是耳濡目染,后天学来,爸爸的乐观豁达,仅这一点就是最大的宝藏,支持了我的一生,润色了我的生活,受用未尽。”后来,许燕吉这样评价父亲对自己的影响。

  丧父之后,许燕吉跟着母亲开始了漂泊生活,辗转于湖南、贵州等地,苦不堪言。1950年,许燕吉被打成右派,隔离审查,“文革”入狱六年。即使在监狱里,她也不怨天尤人,而是积极面对,仍然做一个“有用的人”。

  接受新京报记者专访时,许燕吉说:“我觉得我在监狱里发挥的作用还挺大。有段时间没有劳动生产,女犯人个个情绪低落,在那儿哭鼻子,我觉得这种状态对人不利,就把她们组织起来,到院子里来伸伸胳膊伸伸腿,然后再找个顺口溜念一念。”她认为,监狱时光在其整个人生里最有意义。

  1969年,当许燕吉被疏散到河北一个艰苦的地方时,她为生活所迫,嫁给陕西一个目不识丁的老农。因政策的改变,她最终回到城里工作生活,把丈夫也带了过去。

  写出自传“粘”起历史

  去年10月,许燕吉出版了自传《我是落花生的女儿》。她用朴素的文字,回忆了自己80年的人生岁月,从苦乐童年到颠沛流离的动荡年代,从被打成“右派”到监狱生活,从农村生活到情感往事,皆在笔下。

  许燕吉觉得这是一本“迟到的书”:“这本书,我多年前就想写了,既想送给那些与我有相似经历的人——他们也都渐渐老去了,也想送给那些期待了解这段历史的年轻人——你们还有很长的路可以走。”

  许燕吉的故事感动了很多读者,她豁达的心灵也抚慰了很多人。这本书出版后,被评为多家媒体的年度好书,入围了新京报书评周刊年度好书。在书中,许燕吉对和自己有过交集的“右派”分子、“文革”期间入狱者多有着墨。她的儿子魏忠科对记者说:“我母亲一辈子经历了太多的事情,她既理解国家上层,也理解底层普通的老百姓,尤其是对老百姓,她有很深的同情。”

  自传原来取名为“麻花人生”,许燕吉觉得,“是形容它的被扭曲。国内同龄人几十年来也未见平坦风顺,只是我的人生被扭得多几圈而已。”

  对于自己这一代人,许燕吉认为:“生活在我们那个年代的人,说不清有多少人身不由己。人生被历史的巨刃割得七零八落,如同摔碎在地上的泥娃娃,粘都粘不起来。我,就是其中的一个。”许燕吉去世后,她的哥哥亲笔写下挽联“曾经风高浪急历千苦,依然心平气和对全生”,横批“豁达君子”。

  新京报记者 吴亚顺

【编辑:上官云】

>文化新闻精选: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中新社和中新网观点。 刊用本网站稿件,务经书面授权。
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及建立镜像,违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06168)] [京ICP证04065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2003042-1] [京ICP备05004340号-1] 总机:86-10-87826688

Copyright ©1999- 2021 chinanews.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