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百岁叶嘉莹先生读诵纳兰词全集

分享到:

近百岁叶嘉莹先生读诵纳兰词全集

2022年12月05日 13:17 来源:天津日报
大字体
小字体
分享到:

  跨越300余年文脉传承 让更多人感受古典诗词之美 近百岁叶嘉莹先生读诵纳兰词全集

  98岁的古典诗词研究专家叶嘉莹先生首次以纳兰性德族裔身份亲自读诵、审定、作序、权威解读清朝词人纳兰性德全本词作的《叶嘉莹读诵纳兰词全集》,近日由中信出版集团出版。这是叶先生在即将步入百岁之际携读诵传承人刘子菲,献给读者的一部音、视频双版本声律启蒙读本及全精注文学读物。近日,记者采访了该书作者之一、北京市海淀区纳兰文化研究中心主任刘子菲及该书策划编辑李莉,她们讲述了成书过程,特别是叶嘉莹先生严谨的治学精神,让人既感动又敬佩。

  跨越300余年的文脉传承

  《叶嘉莹读诵纳兰词全集》按词牌格律梳理纳兰性德全本词作,涵盖348首纳兰词、3000余条精解详注、101个词牌解析,首次将纳兰词中千余个入声字进行标注,综合引证、直译、典故解析,让读者无障碍阅读。该书配有叶先生为348首纳兰词录制的正统读诵音频、刘子菲按叶先生读诵的调子为348首纳兰词录制的读诵视频、刘子菲2首原创纳兰词古风音乐等。此外,该书附有高清影印纳兰手简真迹图和百余幅传世名画,与纳兰词意境完美搭配。

  此次,纳兰性德和纳兰族裔叶嘉莹两大诗词名家跨越300余年的文脉传承,让该书备受关注。叶嘉莹先生首次亲自读诵、作序、审定、权威解读,更正了长期以来对纳兰性德的一些讹传和对纳兰词的一些误读、误解之处。同时她以两万余字的序言分享了自己阅读纳兰词的心得,帮助读者从中西方两个维度全面解读纳兰性德的独特词心,并亲笔创作了《题纳兰性德〈饮水词〉绝句三首》。

  李莉告诉记者:“这部基于叶先生正统的古诗词读诵声调、抢救挖掘传承传统文化的作品,可读、可听、可欣赏、可临摹、可收藏,是叶先生的第一手珍贵读诵声音记录。”

  让更多人感受古典诗词音韵之美

  “80后”学者、画家、独立音乐人刘子菲与叶嘉莹先生的交往缘分,始于2015年她创立北京市海淀区纳兰文化研究中心,邀请叶先生担任总顾问。作为纳兰文化传承者,刘子菲2016年沿着当年纳兰性德随扈南巡、东巡等路线,开始了追寻300多年前词人足迹的探访之旅。刘子菲说:“叶先生知道后,邀请我到南开大学迦陵学舍做讲座,听我讲这一路的见闻。”

  刘子菲自2016年3月起,连续每晚在数个“兰迷”群中同步读诵纳兰词,至今已近7年。从2017年起,她在叶先生的指导下学习吟诵和读诵。叶先生的指点让刘子菲醍醐灌顶,“感觉好像一下子就开窍了似的,叶先生为我打开了诗词音韵的一扇大门,让我能够更深切地体会到中国古诗词原本应有的音韵之美。”

  叶嘉莹先生是接受了最完整、最全面的传统“私塾调”吟诵和读诵教育的人,代表了原汁原味、传统吟诵和读诵的最高水准。为了让更多读者感受古典诗词的韵律美感,刘子菲联系到在中信出版集团任图书策划的李莉,商定策划出版一套能将正统的纳兰词读诵声调传承下来的作品。刘子菲透露,最初向叶先生表明出书构想时,“没敢想让叶先生读诵全部300多首纳兰词,其实先生能将每个词牌读诵一首就很好了。”令她惊喜和感动的是,叶先生这样回复:“作为纳兰后裔的族人,我会尽力给你协助,并将按照正确的平仄格律,将纳兰词全部读完,希望能做得好。”

  抢救性挖掘古诗词传统读诵声调

  该书最大特色就是抢救性地挖掘、保留了中国古诗词传统读诵的声调,读者扫描书中二维码就可收听、收看长达近10个小时的纳兰词读诵音、视频。为体现中华传统读诵之传承,由叶先生以传统之音声平仄之习惯依据清光绪六年许增娱园本录制读诵全本纳兰词音频,以为“传”;再由读诵传承人刘子菲依康熙三十年《通志堂集》底本以视频仿读,以为“承”。为了让更多读者身临其境了解纳兰性德的精彩一生,刘子菲还专门前往有纳兰足迹和故事的地方实景拍摄读诵视频。

  刘子菲介绍,叶先生是今年年初开始录制读诵音频的,“出版方想找专业团队来录制,因为疫情作罢。叶先生怕影响出书进度,就提出自己用录音机来录。后来由南开大学文学院闫晓铮老师带着录音设备和打印出的大字版读诵文本,帮助叶先生录制。读诵很耗气力,叶先生又很严谨,经常一首词要读诵好多遍。录音的过程中,叶先生曾不无感慨地说‘没想到读诵纳兰词比讲课还累’,但她还是坚持每天录制一小时,用了近三个月时间全部录完。”叶先生的读诵音频由刘子菲校对后转交给出版社,编辑们听到时,全体震撼。

  近百岁老人字字审看、治学严谨

  书中每阕词皆依词牌格律一韵一行排列,且将词中入声字全部标出,并作出相应音韵注解,便于读者识别平仄,感受纳兰词读诵的音韵之美。这在纳兰词注史上,尚属首例。书中3000余条精解详注,是刘子菲半年时间里每天只睡4个小时全心投入的成果,“光参考典籍就买了近万元,参考了赵秀亭、冯统一的《纳兰性德行年录》《饮水词校笺》,张草纫的《纳兰词笺注》等著作,以及《史记》《汉书》《后汉书》《世说新语》《晋书》《帝京景物略》《清圣祖实录》《诗词曲语词汇释》等典籍。”

  经过刘子菲全新精注、叶先生审定,书中更正了纳兰性德初恋“宫女说”“丫鬟说”等讹传和长期以来对纳兰词的一些误读、误解之处,比如《罗敷媚·赠蒋京少》中的“红泪休垂”非“红泪偷垂”等。刘子菲说:“还增加了很多新注释,比如以前无注的‘愁边’等,便于读者准确地理解词作。”

  书中依词牌格律分为五卷,她每注释完一卷就发给叶先生审看,“叶先生对我所注的每一卷词,都在文稿上标注批语。叶先生做事特别细致,治学特别严谨。”

  刘子菲举例说:“卷二中有一首《金缕曲·姜西溟言别赋此赠之》。叶先生将我对‘萧萧’的注释‘草木飘落的声音’改为‘木叶飘落的声音’,因草是不能飘落的,这样更为准确合理。《金缕曲·疏影临书卷》中的‘恁清光’,叶先生将我标注的‘恁’字读音‘nèn’改成了‘rèn’。我查阅资料,‘恁’字的旧读,的确只有‘rèn’和‘nín’二音,对应不同的字义,此处不能依普通话读音,因此遵照先生的意见,将注音改为‘rèn’,并加以说明。这些细节,同类书里你是看不到的。”

  刘子菲说:“叶先生审稿并不是每次都直接给出正确答案,有时候她只是标出来,让我自己去查。比如《眼儿媚·林下闺房世罕俦》中有一句‘浣花微雨’,叶先生在‘浣’字下画横线,标问‘第几声’?我查后发现,若遵照读诵惯例,应读‘huǎn’。”

  刘子菲坦言,这套书的注释过程也是自己系统学习的过程。她说:“最大收获就是注了348首词,等于把纳兰词里的所有典故、音韵问题都查阅、梳理了一遍。叶先生让我对古诗词的音韵之美有了真正的了解。要是不了解,按现在的普通话去读,很容易出律的,等于不会读诗词。如果按叶先生的方法去读诵,就是合乎平仄格律的,读出来的味道完全不一样。”

  一片词心,百年芳华。刘子菲希望,通过这套书让更多人跟随叶嘉莹先生在诗情画意中兴发感动,以诗词为能量,疗愈自己,诗意生活。同时,这也是为叶嘉莹先生即将到来的百岁诞辰,为传承中华古典诗词读诵和纳兰文化,留得尘世一缕香。(本报记者 仇宇浩)

  (来源:天津日报 2022年12月05日 第08版)

【编辑:邢蕊】
发表评论 文明上网理性发言,请遵守新闻评论服务协议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中新社和中新网观点。 刊用本网站稿件,务经书面授权。
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及建立镜像,违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06168)] [京ICP证040655号] [ 京公网安备 11010202009201号] [京ICP备05004340号-1] 总机:86-10-87826688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15699788000 举报邮箱:jubao@chinanews.com.cn 举报受理和处置管理办法
Copyright ©1999-2023 chinanews.com. All Rights Reserved

评论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