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和谁会吵嘴?啥事众口难调?当古代诗人们一起过年……

分享到:

谁和谁会吵嘴?啥事众口难调?当古代诗人们一起过年……

2023年01月24日 01:21 来源:中国新闻网
大字体
小字体
分享到:

  中新网北京1月24日电(刘越)爆竹声中一岁除,春风送暖入屠苏。值此辞旧迎新之际,小新开启时光机器,将各大诗人聚在一起,甭管您是诗仙诗圣,还是诗魔诗佛,来都来了,咱们团团圆圆过个年呗!

  震惊!苏东坡和杨万里吵起来了

  谁承想,小新攒局话音未落,苏轼、杨万里、袁枚就开始各抒己见起来——为了年夜饭菜单。

  苏轼捻须:“慢着火,少些水,我苏氏独门东坡肉味最美!”

  杨万里轻哼:“俗气,腻味!梅花蘸糖,何等风雅,当浮一大白!”

  “且让你们开开眼。”袁枚举起自己写的《随园食单》,“豆芽配燕窝,方能让人食指大动!”

  小新吐槽:小孩才做选择,成年人就不能都要吗!

  科普时间

  苏轼被贬黄州时,当地百姓有年节时分吃红烧肉的传统,于是他挥笔一蹴而就《猪肉颂》,“待他自熟莫催他,火候足时他自美”,自此成就了一味著名美食“东坡肉”。

  当时的苏轼囊中羞涩,也只能对这价贱的猪肉大快朵颐了,不过他倒是心态良好,“早晨起来打两碗,饱得自家君莫管。”杨万里更惨,属于挣扎在温饱线上的困难户,还在《夜饮以白糖嚼梅花》里自嘲,“先生清贫似饥蚊,馋涎流到瘦胫根”,翻译过来就是:哥穷,穷得好比蚊子饿肚子,口水流到小腿根。

  好嘛,三个人里俩穷鬼,剩下一个地主老财——袁枚表示,哥有钱,哥相当有钱,哥有稿费还有版税,吃得起山珍海味:“豆芽柔脆……可配燕窝,以柔配柔,以白配白故也”。

  柳宗元 黑暗料理爱好者

  在三位美食家的你来我往中,柳宗元弱弱举手,“要不咱们搞点石钟乳来吃吃……或者蛤蟆?”

  好友韩愈无奈扶额,“把蛤蟆当成山珍海味,也就只有你柳河东了。”

  小新吐槽:柳宗元大大,大过年的,黑暗料理就别端上桌了啊!!!

  科普时间

  河东先生柳宗元酷爱黑暗料理,被贬永州前后,他曾给崔简写过一封《与崔饶州论石钟乳书》,认为好的石钟乳细腻纯净,服用之后可让人精神愉悦。

  此外,柳宗元还吃蛤蟆。据后人考证,这里的“蛤蟆”极有可能指的不只是青蛙,还包括了蟾蜍。好友韩愈曾经在《答柳柳州食虾蟆》中对此发出灵魂拷问,“虽然两股长,其奈脊皴疱……而君复何为,甘食比豢豹”,大意为:虽然蛤蟆的两条腿长,怎奈背脊满是皴疱,你吃这玩意吃得这么香,不知道还以为是啥珍馐美馔呢!

  喝酒这件事 众口难调

  有花有月,有诗有雪,怎么能没有酒呢?年夜饭上斗酒欢谑是人生一大乐事,不过,关于喝什么酒这个问题,那也是众口难调。

  白居易一马当先,“绿蚁新醅酒,红泥小火炉。我看新酿的米酒就很好嘛!”

  王翰举手,“揉碎含霜黑水晶,春波滟滟煖霞生。大过年的,当然得喝葡萄酒!”

  晏殊提议,“青梅煮酒斗时新,梅子酒解腻又养生,甚好甚好。”

  小新吐槽:都说了为什么不能全都要啊!!!

  负责酒水供应的李白微微一笑,抬手举杯,“喝什么酒不要紧,重要的是何时何地与何人共饮。愿诸位新年安康,万事顺意,直挂云帆济沧海。”

  杜甫在一旁捧着杯子眼巴巴地等着,“来来来太白兄,我第一个敬你……”整个一“李白大唐后援会会长杜甫追星现场.jpg”。

  小新吐槽:杜甫兄,这是年夜饭,不是粉丝见面会现场!

  科普时间

  无酒不成诗,有酒诗百篇。“诗仙”李白嗜酒如命,且酒量过人。他曾立志每天狂炫三百杯,喝够一百年,“百年三万六千日,一日须倾三百杯。”

  文人嘛,喝多了就热爱艺术创作。据记载,李白笔下与“酒”“醉”相关的作品约两百余首,不乏“将进酒,杯莫停”“花间一壶酒,独酌无相亲”等千古名句。

  杜甫在《饮中八仙歌》里写道:“李白斗酒诗百篇,长安市上酒家眠。天子呼来不上船,自称臣是酒中仙。”杜甫兄,你不愧是李白大唐后援会会长,吹起彩虹屁来是一套一套的。

  没想到你是这样的李清照

  和和乐乐团圆年,怎么少得了娱乐活动?李清照守着麻将桌喊,“一缺三一缺三,打马桌上,谁敢来会会我易安居士!”

  王安石、欧阳修忙不迭:婉拒了哈!

  小新吐槽:李·千古词人·打马王者·收藏大家·清照,你是我唯一的姐!

  科普时间

  任谁也想不到,擅长闺怨诗,写下“知否知否,应是绿肥红瘦”的才女李清照居然热爱赌博,还是个中好手。

  李清照曾自述:“予性喜博,凡所谓博者皆耽之,昼夜每忘寝食。”翻译过来就是:姐天生热爱博弈游戏,一玩起来就昏天黑地。

  不仅如此,她还写了一本《打马图序》。“打马”即宋代流行的一种博戏名,后人一说类似飞行棋,一说它和麻将息息相关。

  在该书文末,李清照云淡风轻地说:“使千万世后,知命辞打马,始自易安居士也。”

  好家伙,但凡晚生个一千多年,李清照高低是个“雀圣”,还是有理论基础的那种。

  温庭筠柳永杠上辛弃疾?

  吃饱喝足后,诗人们纷纷表示要来点节目助助兴。辛弃疾无视温庭筠柳永吵着要找一群美人来表演歌舞的无理要求,坚决在节目单上安排了舞剑,大手一挥:“这才是硬汉该看的东西!”

  小新吐槽:温庭筠柳永别闹了,你俩可打不过他。

  科普时间

  “醉里挑灯看剑,梦回吹角连营”。辛弃疾,南宋文坛大猛人,武力值高到离谱。洪迈在《稼轩记》中如此描述他的神勇:“赤手领五十骑,缚取于五万众中,如挟狡兔。”

  上马击强胡,下马草军书。简单来说,比他能打的没他写得好,比他写得好的没他能打,让人没脾气。

  比起辛弃疾,这两位多多少少有点不正经——花间鼻祖温庭筠,奉旨填词柳三变,都很风流,都很放荡,都常年爱到青楼乱逛。

  温庭筠爱美人,也擅长写美人,《苏小小歌》和《张静婉采莲曲》广为传唱,“抱月飘烟一尺腰,麝脐龙髓怜娇娆”,绮丽香艳之致,令人无限遐想。

  柳永更是留下了不少艳词,“脱罗裳、恣情无限”“酒力渐浓春思荡,鸳鸯绣被翻红浪”“盈盈背立银釭,却道你但先睡”……好家伙,全是不能播的画面,柳永大大真不愧大宋第一老司机,车速惊人。

  杜牧很风流 王维很无奈

  如此盛会,肯定少不了记者团。小新派出了能写善画的杜牧、王维出马。

  梅花树下,蔡文姬、卓文君端坐抚琴,杜牧折扇遮脸,歪头搭讪:“在下京兆万年杜牧之,两位姑娘姓甚名谁,是否婚配?”

  一旁拿相机的王维翻白眼,“杜牧之,大过年的,烦请自重!”

  小新吐槽:杜牧大大,是让你来正经采访两位才女,不是让你来撩妹的!!!

  科普时间

  蔡文姬、卓文君都是史上有名的才女,通诗文,擅音律。

  杜牧则是风月场上的老手,日夜流连青楼酒肆,风流韵事层出不穷:譬如与张好好、杜秋娘之间的桃色传言;与一位豆蔻少女的十年之约……果然不负“十年一觉扬州梦,赢得青楼薄幸名”的自我评价。

  比起杜牧,王维的感情经历像个“苦行僧”。他正值而立之年时妻子去世,余生都未续弦。

  有趣的是,纵然一往情深,但王维所著的爱情诗却寥寥无几,著名的《相思》,“红豆生南国,春来发几枝。愿君多采撷,此物最相思”,是王维为好友李龟年所作,所以此诗又名《江上赠李龟年》。

  吵归吵,闹归闹,嬉笑怒骂,皆成文章。最后给大家送上一张诗人们的新年全家福,新的一年,祝愿大家都能和他们一样,凭谁是谁,爱咋咋地,喜悲由己,诸事皆宜。(完)

↓↓请把手机横过来看↓↓

制图:特约画师翟天一

【编辑:苏亦瑜】
发表评论 文明上网理性发言,请遵守新闻评论服务协议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中新社和中新网观点。 刊用本网站稿件,务经书面授权。
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及建立镜像,违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06168)] [京ICP证040655号] [ 京公网安备 11010202009201号] [京ICP备05004340号-1] 总机:86-10-87826688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15699788000 举报邮箱:jubao@chinanews.com.cn 举报受理和处置管理办法
Copyright ©1999-2023 chinanews.com. All Rights Reserved

评论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