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滚动| 国内| 国际| 军事| 社会| 财经| 产经| 房产| 金融| 证券| 汽车| I T| 能源| 港澳| 台湾| 华人| 侨网| 经纬
English| 图片| 视频| 直播| 娱乐| 体育| 文化| 健康| 生活| 葡萄酒| 微视界| 演出| 专题| 理论| 新媒体| 供稿

广州促学前教育公平 公办园七成名额向社会开放

2012年07月26日 09:33 来源:人民日报 参与互动(0)

  拿出机关幼儿园的七成学位,向社会进行电脑派位;大幅提高公办幼儿园保教费,同时坚决禁止收取与入园挂钩的借读费、赞助费……日前,广州市向社会公布《深化实施学前教育三年行动计划工作方案》三个配套文件,目前征求意见期已结束。记者获悉,教育部门正在整理归纳群众意见,不日将形成文件最终稿并付诸实施。

  资源如何共享?

  约1万个机关幼儿园学位名额通过电脑派位向社会开放

  7月10日,广州公布《广州市公办幼儿园招生工作意见》。意见规定,以往只招收部分公务员子弟的机关幼儿园,明年起拿出70%的学位,面向社会电脑派位;此后这一比例还会逐年提高,至2016年将不低于90%。“机关幼儿园是我们这些寻常百姓想都不敢想的,以后也有机会了。”听闻这个消息,广州海珠区市民谢永成高兴地说。

  据今年初提交广州市十四届人大一次会议审议的《广州市2012年部门预算草案》显示,市属8所机关幼儿园获得的财政预算资金达8349.82万元。由于这些机关幼儿园长期享受高额财政补贴却总是关门招生,引发社会质疑和媒体的一致声讨。

  广州市教育局局长屈哨兵表示,此次改革把“机会均等”作为制定相关配套文件的原则,逐步将机关幼儿园学位向社会开放,实现公办幼儿园的教育公平。

  其实,早在去年,广州市番禺区就率先在区直属机关幼儿园、东城幼儿园、北城幼儿园等3所机关幼儿园试点,以摇珠派位的形式,拿出学位面向社会公开招生。去年首年试点时,三所机关幼儿园提供了30%的学位向社会开放,今年提升到40%,预计明年将达到50%。

  而在市一级,记者了解到,2011年机关幼儿园共提供了1.4万—1.5万个学位。依此算来,拿出70%就是约1万个学位。“虽然这对全市35万名在园幼儿来说只是杯水车薪,但毕竟迈出了第一步。”广东省政府参事王则楚对此表示赞许,“饱受民办园高价收费和公办园择校赞助之苦的市民,最需要的就是让自己的孩子能读上与公办园相当的‘规范性幼儿园’。”

  除了机关幼儿园拿出来的学位外,根据此次出台的《广州市公办幼儿园认定标准(试行)》的规定,又有数百个集体、单位办幼儿园加入到公办幼儿园的队伍,使公办幼儿园的总学位扩容至10万个,有望惠及更多“草根子弟”。

  收费为何上涨?

  原收费沿用12年前标准,提价后公办幼儿园收费明升实降

  根据文件中最新公布的公办幼儿园收费标准:广州省一级全日制幼儿园1050元/生/月,比原标准涨了780元;省一级寄宿制幼儿园1575元/生/月,比原标准涨了1155元;市一级全日制幼儿园729元/生/月,比原标准涨了509元;市一级寄宿制幼儿园1094元/生/月,比原标准涨了734元。

  “一下子涨三倍,太离谱了吧!”公办幼儿园收费标准一出,一些有幸将孩子送入公办幼儿园的家长惊呼。

  公办幼儿园收费,贵还是不贵?为何要涨?

  广州市教育局副局长江东介绍说,公办幼儿园现行的收费标准制定于2000年,12年来没调过价,目前收费标准最高是270元/生/月,最低是130元/生/月。为确定合理的调价幅度,市教育局和市物价局联合委托市价格协会,对全市公办幼儿园办学成本进行了调研。经调查,广州市公办幼儿园生均培养成本平均约1400元/生/月,省一级幼儿园则为2040元/生/月。“按照国务院和省‘完善政府与社会、家庭合理分担学前教育成本的机制’的原则,在未明确各方成本分担比例的情况下,确定家长承担部分不超过49%。按照此标准计算,得出收费新标准。”

  记者采访中发现,也有不少家长对涨价表示理解。女儿在越秀区一家公办幼儿园的江女士算了一笔账:为进这所园,每年捐资助学费是1万元,加上每月270元的保教费,一年上9个月,总费用(不含伙食等费用)是12430元。改革后,就算按最高1050元/月算,由于没了捐资助学费,一年的费用才9450元,“是明升实降了”。

  家住海珠区珠江御景湾的陈女士说,孩子在民办园,每月的保教费达1600多元,即使与涨价后的公办园比,也高出很多。而这仅仅是广州民办幼儿园的中等收费水平。陈女士认为,现在给公办园提了价,至少让他们觉得心里“平衡了一点”。

  赞助费能否杜绝?

  招生需公开透明,同时扩充整个学前教育的优质资源

  广州目前公办园396所,而全市在园幼儿35万人。即便是全部学位拿来抽签,公办园的学位也是非常紧俏,一位难求。

  在越秀区的调研,也证实了记者的判断。越秀区属财政办园的有12所,预计每年招收新生1000人左右,这也意味着,明年至少有700个公办园学位能拿出来派位。但另一方面,越秀区每年适龄儿童人数为5500—6000人左右,“公办园谁都想上,6000人争700个学位,如何满足这些需求?”越秀区教育局副局长刘小明说。

  大家都抢优质学位,在如此刚性的市场,单靠上面一纸禁令,赞助费就真的会消失吗?很多家长表示信心不足。对此,屈哨兵明确表示:“新政出台后,与学位挂钩的捐资助学费、赞助费、借读费等‘三禁收’。从政府诚信来看,我们不能做掩耳盗铃的事情。”

  市物价局有关负责人也回应,“如果招生的方式公正公开了,摇珠摇到我了,还有哪个家长愿意交那笔费用呢?只有在招生不透明的情况下,才会出现这种情况。”该负责人强调,如果真的发生私下收钱的情况,家长可以随时来举报。

  专家表示,要从根本上杜绝赞助费,唯有靠持续投入,在加大投入建设公办园的同时,利用财政支持促进民办园规范发展,扩充整个学前教育的优质资源,“把蛋糕做大”。(记者 贺林平)

【编辑:阚枫】

>教育新闻精选: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中新社和中新网观点。 刊用本网站稿件,务经书面授权。
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及建立镜像,违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06168)] [京ICP证04065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2003042-1] [京ICP备05004340号-1] 总机:86-10-87826688

Copyright ©1999- 2022 chinanews.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