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页位置: 首页新闻中心法治新闻

男子调戏人妻后碾死其丈夫 警方否认公职人员涉案

2011年11月24日 16:06 来源:东南网 参与互动(0)  【字体:↑大 ↓小
男子调戏人妻后碾死其丈夫警方否认公职人员涉案
沈舜娜妹夫说,开理发店的沈大婴曾是家里支柱,他走后,这个家濒临崩溃
【点击查看其它图片】

  “哭得再撕心裂肺,也哭不回那个唯一深爱着我的男人。”这是沈舜娜在丈夫被撞死后,所改的QQ签名,而如今,她面对的不仅是失去丈夫的悲痛,还要撑起一个濒临崩溃的家。

  此前,家住诏安环城西路的沈舜娜在家门口附近,亲眼看着丈夫沈大婴被开奥迪车的何炜撞死。诏安检察院已以涉嫌故意杀人罪批捕何炜。

  昨日,诏安警方通报了大致案情,称该案非常明朗,警方一直以何炜涉嫌故意杀人罪展开侦查,案件还在进一步调查中。

  沈舜娜:哭不回那个唯一深爱着我的男人

  沈舜娜家住在诏安县城环城西路一栋3层楼高的民房。这栋房子,每一层都只有二十几平方米,住着沈舜娜一家三口,以及沈舜娜的公婆和两个小姑。

  民房一楼是服装店,沈舜娜夫妇的房间在二楼,房间门口有一个不到10平方米的小厅,就是沈大婴的理发店。沈舜娜说,一家原来靠丈夫开理发店维生,今年6月底,她便在一楼店面开起服装店,为此还欠下三四万元的债务,之后理发店也搬到二楼。事情发生后,服装店也停业了。

  沈舜娜说,她是独生女,父亲在诏安电力部门上班,沈大婴是他们家唯一经济支柱,他的母亲及两个妹妹都是智障人士,被鉴定为二级残疾,相比而言,她的家庭要宽裕许多,但2006年,她还是义无反顾地嫁给沈大婴,“其实很早就知道沈大婴的家庭经济情况不好,但冲着沈大婴对我很好,而且看他是一个很本分的人,才决定嫁给他”。事后,沈舜娜也把QQ签名改成“哭得再撕心裂肺也哭不回那个唯一深爱着我的男人”。

  “他虽然没赚什么钱,但非常疼爱我和女儿,女儿平时都是他和我妈妈在带。”沈舜娜说,结婚当年女儿就出生了,今年5周岁,事发当天,女儿在她娘家生病打点滴,她和丈夫过去探望,返回途中出了事,“她还不知道她爸爸走了,还以为爸爸在医院住院,我也不知道以后这个家要怎么维系下去,孩子以后没有爸爸该怎么办。”说到今后的生活,沈舜娜泣不成声。

  何炜父亲:我真是无颜面对受害者的家属

  昨日,记者找到何炜姑姑位于诏安县城梅丰村的家,经何炜姑姑联系,何炜父亲何水林也来到她家。“子不孝,父之过,我真是无颜面对受害者的家属,我现在最大的心愿,就是能获得他们的原谅。”说起儿子何炜,何水林哽咽了,他一边说,一边拭擦眼角的泪水。

  何水林说,这件事来得太突然了,事发后整个家庭都乱了,何炜有个3岁儿子,平日都和他们两口生活在一起,他老伴身体本不好,事发后更是每况愈下,儿媳妇也因担忧,眼睛总是呆呆的,昨天吃了安眠药才入眠。

  “何炜平时也没什么不良习性,性格也还好,对父母、老婆孩子都还可以,就是爱喝酒这一点不好,每次都担心他喝酒会失控。”而说起何炜的成长历程,何水林不禁深深自责,他说,他早前忙于工作,妻子又没有文化,因此对何炜疏于管教,且不够了解何炜,对何炜的交友情况几乎一无所知,“事发时跟他在一起的那个朋友,我也不认识”。

  何水林称,事发后,他曾去沈家道歉,出殡的时候也去了,“心里很对不起沈家,愿代子受罪”。对于何炜今后可能要面临严厉的法律制裁,他也早有心理准备,“犯了错就要承担后果,我绝对站在公道的一边,绝不会包庇,所以我才亲自带他去自首”。但何水林担心的是,何炜走了,这个家今后就散了,3岁的孙子今后怎么办?

  @网络传言版本

    传言一:事发时,和何炜在一起的是诏安县公安局霞葛中队长。

  警方回应:通过大量调查取证,可以确定案发时和何炜在一起的,并不是诏安公安系统公职人员,而是一名叫林丰德的人。但网络上所说的公职人员,当晚曾和何炜在一起吃饭,目前诏安警方纪检部门已介入调查。

  传言二:诏安县城仅有几辆奥迪Q5,其中何炜就有一辆。

  何炜父亲:他根本就没那么多钱买车,他在外面都还欠人家一屁股债,那车是跟何炜一个开修理厂的表哥借的。

  警方回应:何炜开车撞人才是本案的关键,该车辆是否属何炜本人与案情并无太大关系,他们目前还不确定,还需进一步调查。

  传言三:何炜是当地的“富二代”,家族势力雄厚。

  何炜父亲:我家并不像网上传言的富裕家庭,我原来是诏安人民保险有限公司的总经理,今年刚退休,目前主要靠退休工资生活,而何炜一直没有固定工作。

  警方回应:这些与案情无关,不是他们侦查的内容,但是何炜是否从事其他犯罪活动,他们还要进一步调查。

分享按钮
参与互动(0)
【编辑:张尚初】
    ----- 法治新闻精选 -----
 
直隶巴人的原贴:
我国实施高温补贴政策已有年头了,但是多地标准已数年未涨,高温津贴落实遭遇尴尬。
${视频图片2010}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中新社和中新网观点。 刊用本网站稿件,务经书面授权。
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及建立镜像,违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06168)] [京ICP证04065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2003042-1] [京ICP备05004340号-1] 总机:86-10-87826688

Copyright ©1999- 2022 chinanews.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