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滚动| 国内| 国际| 军事| 社会| 财经| 产经| 房产| 金融| 证券| 汽车| I T| 能源| 港澳| 台湾| 华人| 侨网| 经纬
English| 图片| 视频| 直播| 娱乐| 体育| 文化| 健康| 生活| 葡萄酒| 微视界| 演出| 专题| 理论| 新媒体| 供稿
字号:

男子疑妻子外遇实施跟踪 将妻子男同事殴打致死

2012年01月12日 04:12 来源:北京晨报 参与互动(0)

  因怀疑妻子与单位同事焦虎林有染,中视体育娱乐有限公司员工黄伟跟踪并拦车,与中央人民广播电台记者、资深音乐编辑焦虎林发生冲突,用酒瓶击打焦虎林的头面部,致其死亡。昨天,北京市一中院开审此案。被告人黄伟当庭后悔说:“我认罪,我做错了。”而死者家属表示不同意调解,要求法院严惩凶手。

  庭审现场

  “我认罪,我做错了”

  昨天11时,32岁的黄伟被法警押上法庭。他戴着一副黑框眼镜,文质彬彬(如图)。庭审伊始,站在被告席上的黄伟回头望了一眼旁听席,他的家人挥手示意。法官叫黄伟坐下,黄伟说了声“谢谢”。

  据北京市一分检指控,2011年7月25日中午,黄伟在海淀区五棵松桥东侧附近,因琐事与46岁的焦虎林发生冲突。黄伟持酒瓶击打焦虎林的头面部,导致焦虎林重度颅脑损伤死亡。

  在庭审中,黄伟说:“我认罪,我做错了。”他交代说,自己并不认识被害人焦虎林,事发前听妻子提到过焦的名字,知道两人是同事。对于案发经过,黄伟回忆说,当天中午他外出办事,顺便去中央人民广播电台想和妻子吃个饭,却偶然看到妻子和焦虎林上了妻子的车。他驾车跟踪至五棵松桥附近,趁等红灯的时候别住那辆车,下车时顺手拿了一个空酒瓶,这空酒瓶本是为了孩子在车上小便用的。走到车旁,他拍了拍副驾驶的车窗,和焦虎林对骂起来。黄伟说,他把焦虎林拽下车,用空红酒瓶打了对方,红酒瓶碰到车门撞碎了。之后,焦虎林走了,黄伟夫妇也回了家。

  事发后,有路人发现焦虎林仰面躺在路边,身上有血,遂报警。“我以为只是两个男人的冲突,没想到事情这么严重。”黄伟说,事发第二天,他听说焦虎林住进医院,便与妻子到医院看望,还向焦虎林的家属道歉,并在医院等着接受警方调查。

  案情回放

  怀疑妻子与同事有染

  办案检察官当庭宣读了黄伟之前的供述,及其妻子的证言。黄伟在之前的供述中说,从2011年开始,他和妻子经常吵架,妻子经常提到焦虎林的名字,他怀疑妻子出轨了。

  黄伟的妻子在证言中说,她与焦虎林是同事,2011年初,她的电脑声卡出了问题,常打电话给焦虎林,让对方帮忙修理,两人的关系走得更近了。案发前,她与黄伟因家庭琐事吵了一架,两人互相不理睬,黄伟因此怀疑她有外遇。案发当天,她与焦虎林前往一处羽毛球馆打球。

  办案检察官也表示,“现有证据未发现黄伟的妻子与焦虎林存在不正当关系。”

  争议焦点

  是否存在“杀人”故意?

  死者家属向黄伟提出民事索赔共计75万余元。“我给被害人家属造成伤害,我愿意尽力赔偿。”黄伟如是表示,据他的辩护人介绍,黄伟的家人已经卖了房子,筹到了70多万房款进行赔偿。

  检察官认为,黄伟不能正确处理社会关系,持酒瓶打击被害人头面部,造成被害人死亡,犯罪性质恶劣,情节、后果严重,应当以故意伤害罪追究其刑事责任。检方认定黄伟作案后自动投案,构成自首情节。

  然而,焦虎林家属的代理人说,从被害人的伤情来看,黄伟每次击打被害人都是致命的,存在“杀人”的故意,应当以故意杀人罪追究其刑事责任,而不是故意伤害罪。

  法官询问双方当事人是否就民事赔偿部分接受调解。焦虎林家属的代理人介绍说:“焦虎林的妻子不同意调解,要求依法从严惩处凶手。”

  在庭审最后,黄伟没有为自己做太多辩解,他只是说“请法院看在我投案自首,能给予我从轻处罚。”

  晨报记者 武新/文

  通讯员 张笑鸣/摄

【编辑:王峥】

>法治新闻精选: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中新社和中新网观点。 刊用本网站稿件,务经书面授权。
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及建立镜像,违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06168)] [京ICP证04065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2003042-1] [京ICP备05004340号-1] 总机:86-10-87826688

Copyright ©1999- 2022 chinanews.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