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滚动| 国内| 国际| 军事| 社会| 财经| 产经| 房产| 金融| 证券| 汽车| I T| 能源| 港澳| 台湾| 华人| 侨网| 经纬
English| 图片| 视频| 直播| 娱乐| 体育| 文化| 健康| 生活| 葡萄酒| 微视界| 演出| 专题| 理论| 新媒体| 供稿
字号:

五岁男童遭家暴离世 其父称压力大孩子成牺牲品

2012年01月13日 09:21 来源:生活报 参与互动(0)
耿业东 本报资料片
耿业东 本报资料片

  1月初,耿业东被哈尔滨市中级人民法院以故意伤害罪判处有期徒刑十五年,剥夺政治权利五年。

  这个在2011年春夏之交备受冰城各界广泛关注的家暴案件中的施暴父亲,得到了应有的惩罚。然而,无论是审判的法官,还是参与办案的公安、检察部门的人员,以及通过媒体知道这一消息的市民,都不愿回顾去年5月13日小鑫鑫被送到医院时的凄惨景象,在经历了15天的抢救之后,小鑫鑫最终被遗憾地宣布死亡。

  在目前国人还持有“打孩子还犯法吗”的观点下,许多“小鑫鑫”还被隐藏在家庭中,小鑫鑫只是因为案情重大才浮出水面在社会曝光,但透过诸多媒体报道的家暴中,谁能保证下一个小鑫鑫不会出现呢?

  案已判,痛未尽,愿小鑫鑫在天堂无忧快乐。

  批捕与公诉

  在小鑫鑫死亡后,耿业东因涉嫌虐待罪被道里区检察院批准逮捕。

  道里区检察院侦查监督科科长韩克杰清晰地记得:当时我们已经从媒体上知晓了这起家暴案件,警方报送案件后,因耿业东否认打过小鑫鑫的头部,同时因案件在批捕阶段的审结时限问题,检方在去年6月1日仅以涉嫌虐待罪批捕了耿业东,同时对小鑫鑫的成伤及死因进行鉴定。不久鉴定结论揭晓,小鑫鑫系生前受钝性物体击打致颅内出血、脑挫伤,中枢神经系统受损,小脑扁桃体疝形成死亡。鉴于这个结论,检方建议公安机关以涉嫌故意伤害罪起诉耿业东。

  按照正常程序,耿业东依然由道里区检察院公诉科向哈市道里区人民法院提起诉讼。公诉科科长邓慰心对记者说,接手这个案件后,感觉案情比较重大,社会影响也比较重大,作为父亲,耿业东不单单有虐待的结果,还有故意伤害的结果,并造成小鑫鑫死亡,所以经过请示,他们将案件报到哈市检察院,由哈市检察院将此案起诉至哈市中级人民法院审理。

  邓慰心科长说,从涉嫌虐待罪到故意伤害罪,从由区检察院起诉到由哈市检察院起诉,已经证实耿业东的家暴案并不仅仅是家庭成员虐待的层面,而是作为一个上升到社会层面的反面教材:虐待罪情节严重致被害人死亡的,最高可判7年有期徒刑,而故意伤害罪情节严重、手段恶劣致被害人残疾、死亡的,最高可判10年以上有期徒刑、无期徒刑和死刑。

  诊断耿业东

  在看守所羁押期间,记者曾两次直面耿业东,试图从他内心挖掘出为何对亲生儿子下如此的毒手。耿业东只要一提起打儿子的事情,就会这样说:“我亲生的,我也不忍心啊!”可把孩子打得这么惨的理由竟是孩子不听话,这个答案让所有听闻的人难以接受。在看守所,耿业东更是被其他在押嫌疑人所不齿,“这哪是父亲,纯粹是畜生,虎毒还不食子呢!”

  耿业东说,他幼年经历了家道从辉煌到中落的整个过程,他希望儿子以他为鉴,能够强大,否则即使万贯家财,他也收不住,所以对他严格。

  耿业东给人的中心思想是:恨铁不成钢。而事实上,耿业东最终道出了他内心的独白:我压力大太,无处释放,孩子成了我的牺牲品。

  像所有进城打工的外来人员一样,耿业东希望在城市中拥有尊严和舒适,更希望自己的孩子能够像城市的其他孩子一样幸福,但残酷的现实又让他们处处感觉到生存的艰难,压力改变了他的性情,于是,当压力像山一样堆积而来无法招架的时候,孩子成了他压力释放的牺牲品……

【编辑:王慧】

>法治新闻精选: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中新社和中新网观点。 刊用本网站稿件,务经书面授权。
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及建立镜像,违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06168)] [京ICP证04065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2003042-1] [京ICP备05004340号-1] 总机:86-10-87826688

Copyright ©1999- 2022 chinanews.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