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滚动| 国内| 国际| 军事| 社会| 财经| 产经| 房产| 金融| 证券| 汽车| I T| 能源| 港澳| 台湾| 华人| 侨网| 经纬
English| 图片| 视频| 直播| 娱乐| 体育| 文化| 健康| 生活| 葡萄酒| 微视界| 演出| 专题| 理论| 新媒体| 供稿

男子诈骗救妻续:律师称制度问题不能成犯罪理由

2012年07月16日 15:51 来源:北京晚报 参与互动(0)

  网友捐款已达33万多,

  总金额到50万后将关闭,

  廖丹对命运有了更多期盼

  今天上午,为救妻子诈骗医院17万元透析费用的廖丹将带着广东政协委员陈利浩的17万元捐款,走进东城法院,向法官退赔全部赃款。

  一大早7点多,廖丹安顿好妻子后就搭上了一位媒体记者的汽车,从位于东南五环的郎辛庄赶往二环里的东城法院。8点左右,他已站在法院的北门口,此时距法院开门还有1个小时。据开车载他过来的记者说,廖丹原本还想7点多就到法院。

  不到9点,法院北门口已经聚集了大批记者。在采访中,廖丹说他对不起医院,然后眼圈红了,转过身背对着镜头擦泪。随后刑庭的法官把廖丹接进了法院。

  10点40分,廖丹从法院走了出来。今天他交给法院的捐款是13.7万元,此前他已退赔过3.5万元。

  目前,由于微博名人范炜和薛蛮子联合发起微捐助,截至昨晚7点,已有3900余网友捐款33万余元。廖丹已经授权中华社会救助基金会全程执行善款,专款专用,用以交纳妻子的治疗费,总金额达到50万后将关闭,可维持其妻子透析10年。

  就在上周三开庭前,廖丹对自己和妻子的命运还是持悲观的态度,出发前他和妻子说:“咱家每月就这点钱(指低保),能过就过,还有1万多元医药费没报,够3个月的透析费。”然后又对儿子说:“孩子,你就听你妈话吧。”孩子什么都没说,妻子说了句:“没事,该去就去。”

  6天过去了,随着媒体的报道和社会的关注,廖丹对自己的命运有了更多的期盼。

  廖丹身世坎坷自称“认命”但又好面子

  7月12日,在廖丹开完庭回家后的第二天,记者走进了位于东南五环附近的郎辛庄的廖家。廖丹的家显得破旧杂乱,桌上、地上堆满了旧衣服、旧物件,这些都是附近邻居送来的资助物。他家屋后还有一个铁皮搭的小棚子,街坊邻居把自家或捡来的废品都放在这个棚子里,让廖丹卖废品挣点钱。

  廖丹长着圆脸,身材略微发胖,但腿却很细,大概和他患糖尿病有关。他的左脚脖处有一块深红色的醒目疤痕,因他患病后手脚经常冰凉,睡觉时用热水袋暖脚,结果不小心把脚烫伤了。再过5天就是他41岁的生日,接下来便将迎来法院的宣判。

  在过去的40年里,廖丹大多是向命运低头的,但他又是一个倔强、好面子的人。

  “我认命。”廖丹不愿提及自己的身世。6岁的时候父母离异,他被判给了父亲,但一直跟着爷爷、奶奶生活,父亲再婚后又生了一个孩子。对于自己的成长经历,他不愿意多谈,只是说:“我父亲对我还行,他是退休工人,挣得也不多。”

  恋爱时,一个觉得对方老实,一个觉得对方踏实

  廖丹学习不好,初中未毕业就辍学,十五六岁开始工作,曾在北京内燃机厂当过工人。1998年廖丹经人介绍认识了在电器厂焊线路板的河北女孩杜金领,当时他已经待岗在家。廖丹说他觉得这个女孩“挺踏实”,而杜金领对廖丹的印象则是“他人很老实”。

  两人谈恋爱都是在工厂里度过的。“他每天晚上都给我送饭,下班我在厂里加班干活,他就在旁边看电视,特别老实。”杜金领相中了这个没有工作的胖男孩。“有钱没钱的不要紧,我就是想踏踏实实的,过个安稳日子。”

  下岗后,廖丹在家伺候爷爷、奶奶,平时由亲戚补助点生活费。妻子说,廖丹的奶奶在床上瘫痪多年,都是廖丹一把屎一把尿伺候的。

  廖丹26岁就下岗,家庭经济来源主要依靠杜金领上班的收入。对此他很感恩:“那时我没工作,她一个月挣600元养活我们。”

  家庭残缺、中途辍学、下岗回家,这些对廖丹来说,都是他人生路上一个接一个的坑坎,但他都顺从地接受了。可几年后,当赖以依靠的妻子身患尿毒症却又无钱医治时,这个北京男人彻底地迷茫了,最终用了一种特殊的方式。

  妻子:他现在对我这么好,我以前对他也是一样的好

  廖丹的妻子杜金领是一个性格坚强、善良随和的女人。她出生在河北农村,家里有兄弟姐妹9个,她排行老六。在嫁给廖丹之前,杜金领在北京打工已有8年多。“在厂里我从不请假休息,哪个奖都拿。”每天下班后她都习惯在工厂里加班,一晚上绕100多个线圈,能多挣40元。两人结婚时,花的都是杜金领的积蓄。

  2003年,杜金领所在的厂子倒闭,只好回家。2005年,经人介绍,她来到崇文门新世界的一家美容院当美体师。一有工作,她就拼命地干活,经常是早晨7点多出门,晚上10点多才到家。“我比他能干,那几年都是我挣钱养家。”杜金领说,“人和人之间都是相互的,他现在对我这么好,以前我对他也是一样的好。”

  在美容院杜金领从来没有闲着的时候,客人经常排队等候她做按摩,她的午饭常拖到下午5点才吃。“别人都说是我太要强,才落下这病的。”

  2007年6月底,杜金领在上班时几次晕倒。去北京医院看病,结果被诊断出患有尿毒症。大夫说:“你换肾吧,不换肾就完了。”

  单位与她解除了劳动关系。廖丹说:扔下她不管我做不出来

  杜金领住院后,美容院发动员工们捐了1万多元,然后在杜金领合同到期后自动与她脱离了关系。“当时我没想那么多,总觉得人家给我捐钱了,就不好意思再找他们了,”杜金领说,她当时没签合同,也没交纳保险,自认为不能让单位报销医药费。

  做一次透析420元,一周两次,一个月仅治疗费就是近4000元。对于廖丹夫妇来说是天文数字,他们唯一的经济来源是每月1000多元低保补助。每到月底交透析费,都是廖丹最苦最难的时候,能借的亲戚朋友都借遍了。朋友都说:以前借你的不用还了,但以后也别再借了,你拿什么还我?

  有几次杜金领因心脏衰竭被送到医院抢救,一趟救护车要收380元,住一天重症监护室要收600元,大夫直截了当地说:“我们这儿不是慈善机构,必须先交钱再抢救!”

  有人劝“差不多就得了”,但廖丹却说:“人得讲良心,扔下她不管,别人做得出来这事,我可做不出来!”

  有限的亲友资助、无情的医院收费,种种压力的倾覆,廖丹铤而走险。

  律师认为,杜金领离开单位是个错误

  如果廖丹不走诈骗的道路,他能否从正当的途径获得救助?

  从事农民工法律援助的北京致诚律师事务所时福茂律师说,农民工参加医保的比例确实很低,据2009年的统计表明,全国2.3亿农民工仅有4000多万人参加医保。去年7月1日“社会保险法”实施,很多用人单位开始落实“五险一金”的社会保险,但在实践中,法律并未完全落实。

  “这和用人单位、劳动者都有关系,当然用人单位的责任更大。”时律师介绍,其实早在几年前,北京就出台了一部专门针对外来务工人员的法规《北京市外地农民工参加基本医疗保险暂行办法》,外地农民工可以参加本市基本医疗保险。如果农民工参加了基本医疗保险,像肾透析、肾移植后服抗排异药的门诊医疗费用都可以报销,“报销比例至少在70%至80%左右,最高可达95%”。

  时律师指出,如果当年杜金领患病后及时到劳动仲裁部门申请仲裁,即使未签过合同,她也可以获得法律救济。前不久,时律师就给一位患白血病的外地农民工提供过法律援助,为其争取到了用人单位给予的一次性补偿40万元。

  “患病后离开单位是错误的,”时律师介绍,劳动者应该寻求法律途径的救助,在现行制度下有些农民工还是可以获得医疗保障的。参保的现状不理想,主要和用人单位以及劳动者均缺乏法律意识有关,同时有关部门查处力度不够,导致政策法规制定后难以落实。

  人们同情廖丹,但律师认为,制度问题不能成为犯罪理由

  一些网友认为,是户籍制度的不平等以及医保政策的不完善,才导致了廖丹一家的悲剧。

  “难道制度不改变,就可以违法吗?”中国人民公安大学教授王太元反问道,他并不赞同网络上的某些评论,认为任何人的违法犯罪行为都应该得到惩处,舆论不能把违法的行为都归罪到制度问题上。

  中国政法大学刑法学教授洪道德认为,廖丹走上犯罪道路,不能认为完全是制度政策原因,也要考虑他自身的因素。“制度永远有不足的地方,被告走上犯罪道路,还是有其个人家庭环境以及教育因素的影响。”

  “但就社会目前所处的特殊阶段,法院可以更多地从人性化以及社会和谐的角度出发,考虑如何对他量刑。”洪道德教授认为,在经过积极的争取后,廖丹是有可能适用缓刑的,因为“事出有因,特殊的家庭状况也需要他对妻子尽一份救助的责任。”

  洪教授告诉记者,新修订的刑法修正案(八),对缓刑有了更明确的规定。即“对于被判处拘役、3年以下有期徒刑的犯罪分子,同时符合下列条件的可以宣告缓刑”,条件包括“犯罪情节较轻;有悔罪表现;没有再犯罪的危险;宣告缓刑对所居住社区没有重大不良影响。”

  据悉,检方对廖丹诈骗数额认定为17.2万元,属于数额巨大,建议法院应处3年以上10年以下的有期徒刑。虽然“3年以上”和“3年以下”都包括3年,但其法律含义是否相同、廖丹能否适用缓刑规定,尤其在好心人为其偿还了医疗费后该如何判,记者采访中听到的声音也不尽相同,只能等待法院的判决。(王蔷 张玉军)

【编辑:姚培硕】

>法治新闻精选: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中新社和中新网观点。 刊用本网站稿件,务经书面授权。
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及建立镜像,违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06168)] [京ICP证04065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2003042-1] [京ICP备05004340号-1] 总机:86-10-87826688

Copyright ©1999- 2022 chinanews.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