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滚动| 国内| 国际| 军事| 社会| 财经| 产经| 房产| 金融| 证券| 汽车| I T| 能源| 港澳| 台湾| 华人| 侨网| 经纬
English| 图片| 视频| 直播| 娱乐| 体育| 文化| 健康| 生活| 葡萄酒| 微视界| 演出| 专题| 理论| 新媒体| 供稿

父亲担心儿子精神病发作为害乡里将其捂死 查看下一页

2012年11月21日 09:00 来源:广州日报 参与互动(0)
杨军锋的弟弟杨敏锋和他们贫寒的家。
                       杨军锋的弟弟杨敏锋和他们贫寒的家。
杨军锋的弟弟杨敏锋和他们贫寒的家。
                           杨军锋的弟弟杨敏锋和他们贫寒的家。

  父亲:担心儿子发病为害乡里不得已将其捂死

  官员:建议对重性精神疾病患者实行免费治疗

  用棉被捂死床上的精神病儿子后,64岁的老汉杨忠振已是大汗淋漓。瞬间,他竟有些如释重负,呆呆地看着床边儿子那张如沉睡般的脸孔,这是一张他看了42年的再熟悉不过的脸。往事历历:想起自己曾经把他当宝贝似的架在肩头,奔跑在绿油油的玉米地里的情景,杨忠振放声大哭。

  如果儿子不是精神病,如果能有医院接收他的精神病儿子,他何至于下此重手?经过警方为期两个月的侦查。近日,杨忠振已被当地检察院以故意杀人罪提起公诉。悲剧中折射出精神病人救助方面的困境,也引人关注。

  9月9日10时30分许,商洛市洛南县保安派出所走来了一位行动迟缓、面色苍白的老汉。未等民警问话,老汉用当地方言说:“同志,我是咱保安西坝村五组的村民,名叫杨忠振,今年64岁,我把我‘大娃子’(大儿子)杀了,我是来自首的。”民警听罢大吃一惊,赶紧细问究竟。

  往事 离婚后庄稼汉裸奔吓村民

  杨忠振是洛南县保安镇西坝村5组的村民。洛南地处大西北贫瘠的山沟中,当地人都自嘲说,“地无三分平,人无三分银”,他们主要靠种植玉米、大豆为生,由于降雨稀少,生计十分艰难。1992年,杨忠振22岁的大儿子杨军锋迎娶了邻村的一位姑娘周霞(化名)。

  贫贱夫妻百事哀,婚后杨军锋夫妇的生活并不顺心。日子过得紧巴巴的不说,杨忠振与儿子、儿媳住在一起,却经常见到夫妻间激烈的争吵,甚至时常大打出手。杨军锋的邻居阿昕(化名)说,杨军锋夫妇三天两头吵架,杨忠振劝都劝不住,两口子脾气都很火爆,发起火来家里锅碗盆碟都直接往地上扔,就连邻居们都经常提心吊胆。后来,两口子生了一个女儿,关系虽然有所缓和,但嘴仗依然不停。在女儿两岁时,杨军锋终于和老婆周霞离婚,女儿由杨军锋抚养。

  离婚后不久,杨忠振就发现杨军锋的情绪有些不大对头,经常莫名其妙地发怒,还经常在家里打砸东西。杨军锋的举动随后越来越离奇,他经常光着身子在村子里走来走去,还见人就骂,稍有不和就对来人一顿打骂,村民们见了他都绕着走。杨老汉这才发现,儿子可能因为离婚的刺激,得了精神病。

  但阿昕却说,杨军锋得精神病其实和老父有很大关系。儿子两口子吵架时,杨忠振经常站在儿子这边,认为儿媳妇是悍妇,不孝顺,甚至一度怂恿儿子把媳妇赶走。有一次吵架之后,周霞一气之下跑回了娘家,杨军锋打算去娘家把她找回来,但杨忠振却极力反对。谁曾料,周霞这一出走,就再也没有回来。

  杨军锋精神有问题,照顾孙女的任务就落到了杨忠振头上。而杨军锋则在一位表叔的介绍下到西安一处建筑工地上当泥水工。一直到孙女上初中,都是杨忠振为孙女做饭。

  杨军锋的弟弟杨敏锋告诉记者,哥哥的病经过两年治疗后,有所好转。但中间还是反复发作。在西安打工期间,杨军锋曾出过一次危险。有一次,一根钢筋插进他的腰部,经过紧急抢救,他才捡回一条命。工地老板后来赔了他十多万元。没料到,因祸得福,杨军锋拿着这笔用命换来的钱在以前的土房前盖了三间平房,总算扬眉吐气了一回。但老父亲则依旧住在以前的土房中。

  悲剧 老父忍无可忍将儿子捂死

  可到了春节,在西安打工的杨军锋回到老家团聚时,全家却发现他的病情有所加重。“经常自言自语,旁人和他说话时也不作回应,眼神也有些呆滞。”杨敏锋说。春节过后,杨军锋照旧去西安的工地上打工,家人也没太在意。

  今年9月4日,杨军锋突然从西安回到家中。杨忠振发现,这次儿子的精神病比较严重了,行为也十分怪异,时常在村里漫无目的地走来走去,见人就骂。他也想送儿子到医院治疗,但村里根本没有卫生所,到洛南县医院还有60公里,并且,他手头也根本没钱为儿子治病。

  杨敏锋的家人也回忆说,9月7日,杨军锋的精神病再度发作,将弟弟家中的桌椅、锅灶等一顿打砸,当杨忠振上去劝阻时,杨军锋抡起一个镢头将老父的额头砸得鲜血直流,后又将邻居的铝合金门窗一顿打砸,并将弟弟准备建房用的2000块瓦片全部捣毁。9月8日,杨军锋的病情再度发作,又在家中不停打砸物品,且不停叫骂,在村中见人就打。

  杨忠振的额头伤势较重,村民劝其去医院包扎,但他舍不得花钱,一直忍着。就在9月9日的凌晨5时许,杨忠振再也无法忍受杨军锋的胡作非为,他来到儿子杨军锋居住的房间,哄儿子说:“娃呀,不闹啦,乖乖的,我给你做饭吃。”就这样,杨忠振把床单撕烂,用撕好的布条将儿子绑结实后,又将一床脏烂的棉被平铺在地上,把儿子关在屋中。

  不料两个小时后,杨军锋再次挣脱脚上的绳子,光着脚跑到门前的大路上叫骂,浑身脏乱的他将村道上的孩子吓得哇哇直哭。闻讯而来的杨忠振用红椿木棍将杨军锋“请”回了家。在家中,杨忠振趁儿子不备,使出全身力气,将儿子绊倒在地,用先前铺在地上的棉被盖住儿子的面部,自己整个身体直趴在捂着儿子的被子上。就这样,一分钟、两分钟……开始还在不停蹬脚的杨军锋,后来再也不动了。此时,他回家才5天。

【编辑:马婷婷】

>法治新闻精选: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中新社和中新网观点。 刊用本网站稿件,务经书面授权。
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及建立镜像,违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06168)] [京ICP证04065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2003042-1] [京ICP备05004340号-1] 总机:86-10-87826688

Copyright ©1999- 2022 chinanews.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