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滚动| 国内| 国际| 军事| 社会| 财经| 产经| 房产| 金融| 证券| 汽车| I T| 能源| 港澳| 台湾| 华人| 侨网| 经纬
English| 图片| 视频| 直播| 娱乐| 体育| 文化| 健康| 生活| 葡萄酒| 微视界| 演出| 专题| 理论| 新媒体| 供稿

美副国务卿大选前访亚洲 称不寻求做亚太调停人

2012年10月22日 10:56 来源:《瞭望》新闻周刊 参与互动(0)

  原题:美国大选前的伯恩斯亚洲之行

  美国不会改变根据利益和需要搞国别亲疏远近、打拉结合,不会放弃在热点、敏感问题上说一套、做一套。

  离美国大选日只有三周时间,美国常务副国务卿伯恩斯开启亚洲五国之行,于10月14日至20日先后访问日本、韩国、中国、缅甸和印度。

  伯恩斯此行有两个突出的特点:一是访问重点明确,二是公开表态谨慎。

  访问涉及东北亚、东南亚和南亚三个次区域。在东北亚地区,日韩都是美国的重要盟国,是美国亚太战略调整需要重点依靠的对象,其中日本又被美国称为在亚太地区最重要的盟国,美日同盟被美国视为其亚太安全战略的基石。至于中国,用伯恩斯自己的话说,美国高度重视同中国建立健康的关系,包括建立强有力的两军关系,美中关系将有可能继续成为未来几十年里美国最重要的双边关系。东南亚地区是奥巴马政府“再平衡”战略的重中之重,缅甸本来是美国同东盟国家关系中最薄弱的一环,现在则成为美国最有可能不断获得新突破的对象。南亚地区的印度是美国“再平衡”战略重点借助的力量,也是美国处理阿富汗问题准备加大借重的国家。

  伯恩斯此行正值中日钓鱼岛问题和日韩独岛问题持续发酵之际,领土争端成为伯恩斯出访日韩中三国无法回避的重点议题之一,也是国际舆论关注的重要议题。在钓鱼岛问题上,日本政府不顾中方一再反对,执意推进“购岛”计划,使中日关系受到强烈冲击,双方经贸交流乃至民间交流的步伐放缓,也影响了中日两国在重要领域的合作。日韩围绕独岛问题的争执出现激化,使得两国关系趋冷,一些双边合作项目暂停甚至取消。上述领土争议问题导致地区合作气氛受到影响,美国在这些问题上的言行自然成为国际舆论关注的一个焦点。

  朝核问题是伯恩斯访问中日韩三国的另一重点议题。朝核问题六方会谈自2008年12月起陷入停滞已近4年。为重启会谈,今年2月朝美曾举行高层会晤,但在4月朝鲜发射卫星后会谈的重启再次变得遥遥无期。伯恩斯同中日韩三国高级官员均谈及朝核问题,重申美方愿同其他各方继续合作应对朝核问题。与此同时,美国国务院对朝政策特别代表戴维斯、韩国外交通商部六方会谈团长林圣男与日本外务省亚洲大洋洲局局长杉山晋辅在东京举行了六方会谈团长会议,就对朝政策进行协商。

  除上述两大敏感议题外,伯恩斯在日本重点讨论了强化美日同盟的途径,并谈及美军在关岛部署MV-22“鱼鹰”倾转旋翼机安全问题;在韩国举行了美韩副外长级战略对话,并触及修改后的美韩导弹框架协议问题;在中国重点就两国在亚洲和全球的经济与安全利益问题深入交换意见,并讨论了双方如何与有关各方合作确保11月东亚峰会的成功;在缅甸侧重讨论了缅甸进一步改革以及美国继续放松对缅制裁问题,此访期间两国还举行了首次美缅人权对话,美军太平洋总部军事代表团访问了缅甸;在印度的重点议题包括美印民用核能协议、能源安全和发展项目合作等,并就加强两国经济关系、深化两国安全和防务合作交换了意见。

  伯恩斯在访问期间的公开表态均十分谨慎,主要是重申美国在有关热点和重点议题上的原则立场,并且显然做了慎重取舍。特别是在此访最为敏感的钓鱼岛和独岛问题上,伯恩斯在不同场合均重申两句话,一是强调美国在主权归属问题上不采取任何立场,二是反复表示希望有关方坚持用对话和外交手段冷静、审慎地处理问题。关于美方是否愿意通过举行美中日三方对话促使紧张局势走向缓和,伯恩斯称美国不寻求做一个正式调停人。

  目前处于美国大选前夕,奥巴马政府不需要新的海外纷争来干扰竞选活动。如果发生新的重大国际争端或现有争端明显升级,无论奥巴马做什么,都有可能给共和党候选人罗姆尼留下攻击的口实。亚太地区是奥巴马出于联邦预算状况和战略利益需求,进行外交战略调整的重点方向,自认为是美国“巧实力”运用的重要范例,因此尽量稳住本地区局势,避免敏感、热点问题失控是最佳选择。伯恩斯此次亚洲之行的策略之一就是尽力避免引起说不清、道不明的争议,尽量不以新的表态侧重和语言刺激有关国家。在钓鱼岛问题上,伯恩斯此行没有在公开场合再次提及所谓美日安保条约对于钓鱼岛的适用性问题,而是用“不回答假设性问题”这一外交辞令规避记者的一再追问。

  当然,这并非表明美国的地区国别政策就是要一碗水端平。美国不会改变根据利益和需要搞国别亲疏远近、打拉结合,不会放弃在热点、敏感问题上说一套、做一套。在钓鱼岛问题上,美方决定近期再次举行美日联合夺岛演习,提升日本对所谓“西南岛屿”的防御。此外,伯恩斯只有在单独谈到或暗指钓鱼岛和南海问题时,才搬出所谓“所有各方不应采取胁迫、恐吓、威胁和使用武力”来处理领土争议。这本身就是在为日本等国撑腰打气,对中国进行牵制。

  过去两三年的事实说明,美国亚太战略的调整给本地区注入了新的复杂因素,有时还导致纷争加剧和扩大,特别是促使军事安全因素在本地区明显上升。

  无论奥巴马能否连任,美方都应以是否有利于本地区和平、稳定、繁荣和一体化为标准,重新反思其所谓的“再平衡”战略。这理应成为伯恩斯此次亚洲之行带回华盛顿的信息。(贾秀东)

【编辑:叶士春】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中新社和中新网观点。 刊用本网站稿件,务经书面授权。
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及建立镜像,违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06168)] [京ICP证04065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2003042-1] [京ICP备05004340号-1] 总机:86-10-87826688

Copyright ©1999- 2022 chinanews.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