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滚动| 国内| 国际| 军事| 社会| 财经| 产经| 房产| 金融| 证券| 汽车| I T| 能源| 港澳| 台湾| 华人| 侨网| 经纬
English| 图片| 视频| 直播| 娱乐| 体育| 文化| 健康| 生活| 葡萄酒| 微视界| 演出| 专题| 理论| 新媒体| 供稿

奥巴马外交面临四大考验 中国系最大机会和危险

2012年11月12日 08:18 来源:新华网 参与互动(0)

  【美国《华盛顿邮报》网站11月9日文章】题:国外问题对奥巴马的考验

  在外交政策问题上,今年夏季,奥巴马总统实际上在白宫草坪上张贴了一张告示,曰:选举日过后回来。

  现在,这个时刻已经到来,国际问题正在排着长队,等待奥巴马予以关注。

  要应对这些问题,奥巴马将不得不做出他在自己的第—个任期内有时迟迟没有做出的决策。下面就来看看一些紧迫的全球问题。这些问题成为奥巴马胜利集会上的不速之客。

  ●中国是今后最大的机会和危险。中国新的领导集体即将接管政权。崛起中的国家有时会求助于民族主义作为一种维持内部凝聚力的途径,而这种趋势在北京处理南海问题时是显而易见的。奥巴马的回应一直是军力的“再平衡”,使之重返亚洲。但这只是一半的答案而已。外交可能更为重要。

  奥巴马本月将前往柬埔寨出席一场峰会。在中国的逗留现在不会发生,但这是明年的一项重点。目前的挑战是与北京建立对话,因为对话能够避免军事对抗,而军事对抗经常出现在正在崛起的大国,如中国,面对已经占主导地位的大国的情况下。

  哈佛大学的格雷厄姆·阿利森建议奥巴马考虑一下古巴导弹危机后约翰.F.肯尼迪总统所谓的美苏之间“维持现状的不确定规则”的一种版本。这涉及有关战略利益的定期对话,并认识到任何一方都不会在对方的后院采取挑衅行动。奥巴马应该支持与中国新领导人之间的一场类似对话。

  ●伊朗构成最大的战争风险,也构成取得外交突破的机会。伊朗外长萨利希和其他可能的调停人一直在发送试探气球,但奥巴马希望确认最高领袖哈梅内伊也支持这样的建议。联合国五个常任理事国加德国与伊朗的另一次会晤预计在未来一个月内举行,但真正的谈判可能会发生在德黑兰和华盛顿看来都希望举行的双边会晤之中,这宜早不宜迟。

  什么是达成协议的正确方案?阿利森认为,美国和以色列应该停止梦想达成一项理想的协议,并准备做一笔“丑陋的交易”。

  ●阿富汗几乎肯定是今后坏消息的来源。竞选期间,奥巴马谈到,美国到2014年撤军只是一个让官兵们上飞机的问题而已。但美国撤军战略的前提是;阿富汗国家安全部队能够接管并避免内战,而这显得越来越令人怀疑。负责阿富汗重建工作的特别监察长10月份的报告直言不讳地警告说:“2014年的过渡期结束后,阿富汗政府可能无力对安全部队的设施进行充分维护。”

  缺少的要素是与撤军相适应的政治过渡。如果奥巴马不能形成这一充满活力的局面,他的阿富汗撤军战略就会崩溃。

  ●中东是总统们创造遗产、流下眼泪的地方。奥巴马面临三大挑战:正像癌细胞一样转移的叙利亚内战,在埃及巩固民主,以及修复遭到损坏的以巴和平进程。

  这三个领域显示出美国实力的局限性——譬如上周叙利亚反对派改革的失败就是如此。

  在与叙利亚、埃及和巴勒斯坦打交道问题上,奥巴马所需要的东西在其第一任期内是罕见的,即进行一轮秘密接触,以栽培能够成为美国的和平伙伴的本地玩家。这意味着要悄悄地接触“大家伙”,从埃及总统穆尔西到未来的以色列总理。

  白宫的告示说:重新开业。但首先得进行一些悄悄的会谈,还得就前台领导问题进行一些战略思考。

【编辑:孔庆玲】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中新社和中新网观点。 刊用本网站稿件,务经书面授权。
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及建立镜像,违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06168)] [京ICP证04065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2003042-1] [京ICP备05004340号-1] 总机:86-10-87826688

Copyright ©1999- 2022 chinanews.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