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滚动| 国内| 国际| 军事| 社会| 财经| 产经| 房产| 金融| 证券| 汽车| I T| 能源| 港澳| 台湾| 华人| 侨网| 经纬
English| 图片| 视频| 直播| 娱乐| 体育| 文化| 健康| 生活| 葡萄酒| 微视界| 演出| 专题| 理论| 新媒体| 供稿

埃及上将塞西:曾受穆尔西提拔 最终“兄弟”反目

2013年08月12日 12:54 来源:《环球》杂志 参与互动(0)

  如果不是一个多月前那场把穆尔西拉下埃及总统之位的雷霆之变,很多人对塞西这个名字是陌生的。

  一年前,他还是埃及军界权力不大的情报主管;一年后,他已成为长期由军人掌权的国家的最高实权人物。

  令人玩味的是,塞西平步青云仰赖穆尔西一手提拔,最后他却成了推翻穆尔西政权的关键角色。

  如今的埃及,政坛云谲波诡,街头到处流血,美国《时代》周刊称之为“世界上最动荡不安、充满漩涡的政治水域”。但就是在这样的乱局中,塞西却如鱼得水进而成为最高权力的颠覆者。他会把这个阿拉伯世界人口最多国家带到何处?

  “兄弟”反目

  时钟拨回到一年前。

  2012年8月,总统虽是刚当选的穆尔西,但埃及最有权势的人物,无疑是军权在握的埃及国防部长坦塔维。

  但穆尔西亦非等闲之辈,在精心策划多日后,他突然宣布,任命军情局长出任军方领导人和国防部长,坦塔维无奈只能退出政坛。

  时年58岁的塞西,由此成了埃及历史上第一位没有元帅军衔的国防部长。他的年龄,以及上将的军衔,与78岁、持元帅军衔的坦塔维相比,可谓“资历尚浅”。

  在当时看来,提拔塞西是穆尔西的一记“妙招”。自2011年穆巴拉克下台后,埃及一直处于军方掌权的局面。随着首届民选政府成立,民众也希望军方能够“回归军人本分”,把治理国家的职责交回到政府手中。

  在穆兄会的支持者看来,搬掉坦塔维,提拔塞西,也使得穆尔西终于从军方手中接过掌管国家事务的权力。

  对这个塞西,穆兄会上下都颇有好感。

  在埃及,军队世俗气息浓厚,但就是在这样的大氛围中,塞西却保持着一名虔诚穆斯林的本色,妻子也常年穿着遮住全身、只露出眼睛的黑袍。一些人因此指责塞西与穆斯林兄弟会“关系暧昧”。

  据穆兄会内部人士透露,塞西与穆尔西从2011年开始打交道,两人的关系随着穆尔西出任穆兄会旗下自由与正义党主席而“升温”,例如穆尔西曾亲自拜访塞西在军事情报机构的办公室。

  但不少分析人士也认为,作为军队高级将领,塞西接受过多次背景调查,他不可能与长期处于半公开、半非法地位的穆兄会有过多交情,否则他也不会在军队里顺利升迁到这样的高位。

  熟知内情的开罗大学教授穆塔兹•阿卜杜勒•法塔赫曾在社交媒体上替塞西澄清:“他不是穆兄会成员,他只是一名宗教信仰虔诚的人。”

  今年6月30日,即穆尔西上台一周年之际,埃及爆发全国性抗议示威。随着冲突的不断扩大,塞西的角色更加关键。

  他也选择了适时发言。7月1日,军方突然表态,限冲突双方48小时内解决危机。

  军方命令总统解决危机?言辞的背后,无疑是军方对穆尔西的强烈不满,也显示了军方重返政治较量场的意图。

  7月3日晚,即48小时通牒到期时,全世界都把疑问的目光投向埃及国防部长塞西,等待他给出答案。

  塞西也当仁不让,在电视直播新闻发布会上,他宣布由最高宪法法院院长暂行总统职权,同时公布了一份把总统穆尔西排除在外的政治路线图。

  许多人愣了一秒钟,然后猛地意识到:塞西这番话实际上推翻了穆尔西领导的政府!

  漫画家克雷格·斯蒂芬斯随即创作了一幅漫画,暗讽这出“无间道”式的逆转。画面中,塞西以持枪姿势高举一把大扫帚,摆出一副要把穆尔西“扫地出门”的架势。

  兵谏还是兵变

  有埃及人把塞西看作了使埃及免于“崩塌”的救世主,也有人指责这是一场不尊重选举结果的“政变”。

  联想到过去一年来塞西与穆尔西“过从甚密”的种种传闻,甚至还有关于他是“穆兄会安插在军方内部的一枚棋子”的说法,不少人对埃及如今情势逆转感到不可思议。

  8月1日,塞西罕见地接受了《华盛顿邮报》的采访,这是军方解除穆尔西职务后,塞西首次接受专访。

  他说,军方当初“非常渴望”穆尔西成功执政,“如果我们想反对他或不允许他上台,我们在总统选举时就会做手脚”。穆尔西上台后,“挑战几乎全部国家制度”,同时“从宗教团体召集支持者”。

  他说,他从穆尔西就职第一天就发现了问题:穆尔西“不是全体埃及人的总统,而是代表其追随者和支持者的总统”,他试图建立一个“宗教帝国”。尽管如此,他依然竭力帮助这名提拔他为国防部长的总统,但穆尔西不肯听从他的劝告,经济形势不断恶化,法律和秩序崩溃。

  塞西说自己最终没有选择,“如果我们不干涉,这就会转变成一场内战”。

  其实塞西和穆尔西的离心趋势在之前已有端倪,开罗大学政治学教授卡迈勒•赛义德注意到,早在2012年12月穆尔西的新宪法草案引发“宪政危机”时,“塞西就曾试图促进全国共识,却遭到穆兄会拒绝”。

  6月下旬,当穆尔西的支持者与反对者各自集结人手,准备月底举行大规模示威时,塞西多次表态说,军方无意揽权,但却负有平息冲突、维护人民意愿的“道德责任”。

  对于塞西的倒戈,穆尔西感到震惊的同时,也试图反击。据沙特《中东报》报道,穆尔西曾同埃及第二野战军司令艾哈迈德•瓦斯菲举行秘密会谈,他想让瓦斯菲取代塞西,但遭到了瓦斯菲的拒绝。更糟糕的是,瓦斯菲迅速将穆尔西的意图告诉了塞西。

  至此,穆尔西下台已无法避免。

  社交能力出众

  塞西1954年11月出生于开罗,1977年毕业于埃及军事学院,随后服役于步兵军团。上世纪90年代以来,他先后赴英国联合军种指挥和参谋学院、美国陆军军事学院学习,分别获得硕士学位。

  在英国、美国学习期间,塞西与各国军方人员,尤其是英美人士建立起交情,拓展了自己的人际网络。埃及后来派塞西担任驻沙特武官,也是看中他的社交能力。

  2008年以来,塞西先后担任埃及北方军事区指挥官、军方情报和侦察机构负责人,多次赴美参加军事会议,与美军官员在军事演习、情报运作等方面展开合作。

  去年塞西被破格提拔为国防部长时,不少人非常赞赏这项任命,认为这有助于增进埃及与美国、以色列以及海湾国家的关系。

  “美国政府和军方人士知道有(塞西)这号人物。人们在谈论新生代将领时,常常会提到塞西的名字。”美国海军研究生院埃及军事专家罗伯特•斯普林堡说。

  令人印象深刻的是,塞西并无实战经验,却得以在埃及军内一路晋升。

  穆巴拉克下台后,埃及武装部队最高委员会(SCAF)成为执掌国家权力的最高组织。这一机构由数名军方资深人员组成,其中最年轻的成员就是塞西——他当时57岁,比委员会最高领导人坦塔维小了整整20岁。

  不同于坦塔维的严肃古板,塞西个性温和,时常微笑,显得富有人情味。今年4月,塞西观看一场音乐会,随后发表演讲,其声情并茂,竟然让同台的音乐家们感动得热泪盈眶。

  关键时刻看枪杆子

  长期以来,埃及军方逐渐垄断了巨大的经济利益和特权,影响力渗透到社会政治经济各个层面,形成一个特殊的利益群体。从2011年穆巴拉克下台,到今年穆尔西遭废黜,在关键时刻登台亮相的都是军方。

  值得玩味的是,埃及军方在民众中的支持率非常高。尽管去年曝出埃及军方强迫女性被拘留者接受验贞检查等丑闻,但今年6月一份民调显示,埃及军方在民众心目中的可信度仍高达94%。

  在许多埃及人心目中,军方是政坛的“拯救者”,而非“干预者”,往往在国家危难时刻“力挽狂澜”。

  在向《环球》杂志记者谈起上世纪50年代纳赛尔领导“自由军官组织”发动一场不流血的政变、推翻法鲁克王朝并成立埃及共和国的那段光辉历史,不少埃及人依然眉飞色舞,心驰神往。

  更重要的是,许多埃及人执着地相信,塞西领导下的军方无意长期揽权、在日常事务层面治理国家。

  7月26日,人们高举塞西头像,头戴“塞西”脸型面具,挥舞国旗,打出“我们向你授权,塞西!”“行动吧,塞西!”等标语,向头顶呼啸而过的军用直升机欢呼致意。

  当然,也有一些人对塞西可能继军队首领纳赛尔、萨达特、穆巴拉克之后再次在埃及执政表示担心。从技术层面来看,如果塞西退休,未来参选总统没有任何障碍。

  在采访中被问及是否有意竞选总统时,塞西表示不追求“权力”,但并没有排除这种可能性。

  埃及临时副总统巴拉迪也对《华盛顿邮报》强调说,塞西无意竞选总统。

  “到处都能看到塞西的照片,他无意竞选总统,这很好。他不想由军队来统治国家,这很好。”巴拉迪说。“但处于国家紧急状态中的人会寻求权力,而眼下权力属于军队。”

  但当前埃及街头的抗议以及流血冲突,也让塞西面临着严峻的挑战。在7月最后一周的冲突中,至少有70多人遭到枪杀。穆斯林兄弟会指责是军方蓄意开枪而为,但军方予以否认。

  就在大规模血案发生的第二天,塞西出席了年轻新军官的毕业典礼,国家电视台对毕业典礼进行了实况转播。欧洲一家报纸这样评说,实权在握的塞西“装得好像什么事情也没有发生过”。

  有评论认为,如果埃及的动荡持续,并且埃及政坛没有一个能掌控局面的合适人选,那么军方可能会提名塞西或军方相关的人士来掌权,维持国家安全与稳定。

  无论塞西是否参加选举,毫无疑问,他都是目前埃及最有权力的人。但正如埃及媒体抛给他的问题一样:“如何统而不治,将是一道难题!”(记者 杨舒怡)

【编辑:张艾京】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中新社和中新网观点。 刊用本网站稿件,务经书面授权。
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及建立镜像,违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06168)] [京ICP证04065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2003042-1] [京ICP备05004340号-1] 总机:86-10-87826688

Copyright ©1999- 2021 chinanews.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