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滚动| 国内| 国际| 军事| 社会| 财经| 产经| 房产| 金融| 证券| 汽车| I T| 能源| 港澳| 台湾| 华人| 侨网| 经纬
English| 图片| 视频| 直播| 娱乐| 体育| 文化| 健康| 生活| 葡萄酒| 微视界| 演出| 专题| 理论| 新媒体| 供稿

日本“两大政党制”或终结 将导致民主政治倒退

2015年01月25日 00:49 来源:《瞭望》新闻周刊  参与互动()

  日本政治或现“新55年体制”

  如果冈田领导的民主党继续低迷下去,日本将可能迎来自民党一党独大、长期执政的“新55年体制”,导致日本民主政治的倒退

  文/《瞭望》新闻周刊记者冯武勇

  日本最大在野党民主党1月18日选出新的党代表(党首),61岁的冈田克也时隔10年后再次出任民主党代表。22日,民主党举行国会两院议员总会,正式决定了新一届领导层。冈田表示,民主党将致力于自主重建,发挥最大在野党的作用,对自民党政权进行牵制,最终实现政权交替的目标。

  但是,在安倍自民党“一强体制”的笼罩下,民主党东山再起绝非坦途。此间政治观察人士担心,如果冈田民主党继续低迷下去,上世纪90年代初以来的日本“政治大改革”——两大政党制可能走向末路,日本将迎来自民党一党独大、长期执政的“新55年体制”,这将导致日本民主政治的倒退。

  在这场由3人参加的民主党代表选战中,从一开始就形成了冈田克也对前干事长细野豪志的格局。最终,作为民主党“第二代”领军代表人物之一的冈田以资历和“稳健”胜出,战胜被视为民主党“第三代”领军人物、43岁的细野。但两人的选战暴露出民主党内部的诸多矛盾和政策课题分歧。

  为安抚细野阵营,冈田当选后邀请细野出任民主党要职之一的政调会长,试图借助细野弥合民主党内在安保政策领域的深刻分歧,在即将开幕的新一届国会中与安倍自民党展示对抗姿态。

  但是,受诸般因素制约,民主党东山再起绝非坦途,不排除沦为“万年野党”的可能性。

  其一,在日本政治整体右倾的格局中,民主党的自身定位不易确立,也因此不容易成为选民的“非自民党”的中心选项。

  党首选举期间,冈田打出“保守中道”(也有说成“稳健中道”)的旗号,而这一旗号的渊源始于自民党内的“宏池会”(现在的岸田派,由外相岸田文雄承袭)。“宏池会”一直是自民党内的鸽派,主张“轻武装、重经济”,对修宪持慎重立场,其代表人物包括前首相大平正芳、宫泽喜一等。但在经历2005年小泉扫荡派阀政治,2009年自民党下野,2012年安倍重新上台后,自民党保守右倾化明显,基本没有“宏池会”理念的立锥之地。

  用冈田本人的话说,“自民党往右转,中间出现了空白”,民主党今后的旗号就是以往“宏池会”的政治理念。但是,从2014年12月众议院选举表现出来的倾向看,立场暧昧的“保守中道”未必能满足反安倍自民党的选民。上次大选中,民主党议席微增,主要赢家则是议席翻番的日本共产党,而日共的胜利正在于理念和组织的“纯化”,针对安倍自民党在政治上的新保守主义和经济上的新自由主义,日共展现出“全面对抗”的姿态,以致安倍也不得不承认,大选成了“自共对决”。而冈田在消费税、驻日美军基地、核电政策、历史认识等重大政策上的立场更接近于当下自民党内非主流的稳健派。

  换句话说,如果今后自民党内“宏池会”势力复苏,自民党内的政治光谱多样性恢复,冈田的“保守中道”将处于非常尴尬的境地。

  其二,民主党分裂种子犹在。民主党从1998年建党时起,党内势力包括前自民党和前社会党出身议员,政治理念千差万别,主要依靠“政权更替”的目标凝聚人心。但在2009年实现政权更替后,民主党内各种矛盾一下子爆发出来,野田政权期间,围绕消费税问题,小泽一郎率领大批议员离党,使得民主党元气大伤,不久民主党在2012年大选惨败后下台。

  即使沦为在野党,民主党的“内斗”文化故态犹在。细野的支持者不愿意在集体自卫权等安保政策理念上有明显妥协。日本媒体指出,安保政策方面的分歧,可能将继续成为民主党的阿喀琉斯之踵。而在政界整编方面,细野一派与维新党党首江田宪司藕断丝连,给民主党埋下内斗的种子。

  其三,“两大政党制”或许终结。

  有政治观察人士指出,民主党面临的最大危机或许是,其所承担的“两大政党制”实验的使命已经结束。

  催生民主党的主要动力是选民对战后长期以来自民党独大的“55年体制”及其政党机体腐败产生倦怠感,期待日本出现英国式的“两大政党制”。2009年民主党上台,正是这种民意和政治气氛的产物。但是,民主党很快令选民极度失望,三年多的民主党政权被视为一种“噩梦”,也给了自民党卷土重来的契机。而自民党经过三年多的下野蛰伏后重新上台,痛定思痛,有意重现“55年体制”。

  对此,美国哥伦比亚大学教授、日本政治专家杰拉德·柯蒂斯评论说,日本今后可能出现比“55年体制”自民党更强势的“新55年体制”。他解释说,“55年体制”中,最大在野党社会党虽然被揶揄为“万年野党”,但社会党与自民党的理念反差鲜明,通过国会在政策上对自民党构成了有效牵制,而在“新55年体制”中,民主党等在野党甚至发挥不了社会党那样的牵制作用。

  上智大学政治学教授中野晃一指出,两大政党制“是1993年以来日本政治改革的“大实验”,如果民主党没落,自民党独大,意味着这一政治实验的失败,日本政党政治和民主主义将处于“相当的危机状态”。□

【编辑:王永吉】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中新社和中新网观点。 刊用本网站稿件,务经书面授权。
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及建立镜像,违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06168)] [京ICP证04065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2003042-1] [京ICP备05004340号-1] 总机:86-10-87826688

Copyright ©1999- 2021 chinanews.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