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页位置: 首页新闻中心国内新闻

浙江原国民党陆军监狱:154名共产党员在此牺牲

2011年07月01日 14:11 来源:中国新闻网 参与互动(0)  【字体:↑大 ↓小
浙江原国民党陆军监狱:154名共产党员在此牺牲
    图为杭州市望湖宾馆墙外的浙江陆军监狱纪念碑。包括四任浙江省委书记、14位省委常委、32位县委书记在内的154名共产党员牺牲于此。赵小燕 摄
【点击查看其它图片】

  中新网杭州7月1日电(记者 严格 见习记者 赵小燕)坐落于杭州西子湖边的望湖宾馆今天起因为装修暂时停业, 一座数米高的石碑静静矗立在宾馆的墙外,但并不显眼。细看碑文的人会发现,这里就是原国民党陆军监狱旧址。

  在这里,包括四任中共浙江省委书记、14位省委常委、32位县委书记在内的154名共产党员流尽了最后一滴血,行刑之时,无一不是高呼“共产党万岁”。

  “胜利的时候,请不要忘记我们。”1930年仲秋,被关押在这里时任共青团浙江省委书记裘古怀在临刑前做了这番最后的告白。

  2011年7月1日上午,记者走进望湖宾馆时,中共中央正在北京人民大会堂召开庆祝中国共产党成立90周年大会。

  “我们深切怀念为创立、捍卫、建设新中国而英勇牺牲的革命先烈”,中共中央总书记胡锦涛在致辞中表示。

  “监狱大学”的往事

  大半个世纪后浙江陆军监狱旧址,现在已是一片繁华。

  浙江监狱始建于1912年,是在前清的按史狱署旧址上建的,此地也是南宋大理寺的旧址,一代忠臣岳飞就屈死在大理寺的风波亭。

  “在1927-1937年间,浙江有1500多名党团员被关押在这里,而当时,浙江党团员总数仅1740名。”黄仁柯是浙江知名作家,曾撰写中国共产党人在国民党浙江陆军监狱艰苦斗争的长篇报告文学《陆军监狱》。

  90年代初,黄仁柯开始寻访陆军监狱幸存者,听他们讲陆军监狱的往事。

  1927年,曾在黄埔军校任政治教官的共产党人张秋人正值新婚燕尔,奉党中央派遣到杭州接任浙江省委书记。

  “看来,我的头要砍在杭州了。”张秋人身份早已公开,他知道自己随时都会遭遇不测,但仍毅然赴命。果然,他到杭州不久后,就在西湖边被几个黄埔军校反动学生跟踪。张秋人发现甩不掉后,便租船游湖。

  上船后仍无法脱身,张嘱咐同行的妻子回旅馆烧毁文件,自己纵身跳进西湖,将口袋里的一份党员名单踩入湖底淤泥里。被捕后,他被关押进了浙江陆军监狱。

  在就义前,敌人照例要对他“验明正身”,当问他姓名时,他拍案而起,大叫“老子张秋人”,抢上几步抓起案上的砚石向法官砸去,然后从容地走向刑场,英勇就义。牺牲时年仅29岁。

  张秋人被捕后,浙江省委已经制定了施行“红色恐怖”的计划,省委常委、军事部长贝介夫任总指挥。 以复仇为目标的“红色恐怖”历时一个月,没有杀成一个人,贝介夫等却被捕入狱,对中共浙江省委造成沉重打击。

  有人在看待那一段历史时认为,浙江的共产党人在那时表现得不够成熟,黄仁柯说,“他们中很多人入狱时也才十几岁,不够成熟也是必然,但在陆军监狱,浙江的共产党人却逐渐成熟起来了。”

  读书是共产党人成长的一个方式。根据幸存者回忆,狱中的共产党员最爱看的书包括马克思的《哲学的贫困》、河上肇的《经济学大纲》、辛克莱的《石炭王》等。

  幸存者之一、中国经济学界泰斗薛暮桥将陆军监狱称为“牢监大学”。

  据薛暮桥回忆,监狱当局规定囚徒购买书籍必须由狱长亲自审批并加盖公章,为了能弄到书,狱中的共产党人通常会收买或是糊弄看守。比如先设法写一半书名“叛徒考茨基”,经批准后再添上“无产阶级革命与”几个字。

  张秋人前后才做了两天的浙江省委书记就被捕入狱。入狱后不久即被宣判为死刑。但他在狱中仍每天坚持五六小时的看书学习,并且还动员难友和他一起学习。

  同牢狱的薛暮桥曾问他:“你既然自知必死无疑,为什么还要每天读书呢?”张回答说:“共产党人活着一天,就要为党工作一天,在牢里既然不能革命,就要天天学习,岂可坐以待毙?”这一席话使薛感动不已。从此他以张秋人为榜样,在狱三年半中天天坚持学习,后来成了我国著名经济学家。

  “他们说从未后悔”

  “我满意我为真理而死!遗憾的是自己过去的工作做得太少,想做多一点已经来不及了。” 共青团浙江省委书记裘古怀在就义前的绝笔中写到。

  “和那些牺牲在狱中的共产党人一样,我寻访的幸存者尽管在后来的岁月里经历了许多磨难,但这些人对自己年轻的时候投身共产主义事业,没有任何的后悔。陆军监狱是对我们共产党的精神的很好的诠释。”黄仁柯告诉记者。

  幸存者之一、原国家对外经济联络部副部长徐雪寒因受冤案株连久经磨难,但他对黄仁柯说,对于一个共产党员,个人的艰难挫折算不了什么,即使在最困难的时候也没有动摇对党的信念。

  1993年,黄仁柯去看望陆军监狱的幸存者、原铁道兵政治部副主任张崇文时,老人家当时已经身患重病,却很平静地告诉黄仁柯,“希望自己百年之后,骨灰的大部分洒在北京的公园以利绿化,小部分洒在陆军监狱烈士纪念碑旁,永远陪伴在陆军监狱牺牲了的战友们。”

  1995年9月,张崇文去世,其家人将其骨灰的一部分洒在了纪念碑旁,完成了他的心愿。

  “呼唤一种理想”

  改革开放初期,陆军监狱改建为望湖宾馆。消息传至北京,薛暮桥、宋侃夫等十余名幸存者联名上书,要求保留陆军监狱故址。

  但陆军监狱最后还是没能保留。

  “监狱蛮高级的,还有遥望台,拆了一年多,后来造宾馆造了好几年。”现在在望湖宾馆停车场工作的一位老人回忆,他当年每天去上班时都要经过陆军监狱旧址,监狱拆除的历史他正好经历了。

  一位望湖宾馆现在的园艺工人也向记者介绍,“当时的陆军监狱是白墙黑瓦,围墙有10米高。”

  7月1日起,望湖宾馆停业装修,望湖宾馆工作人员说,宾馆主体建筑不会拆除,但现在的停车场将建起一座楼,并向下挖两层,做地下车库。

  装修后的望湖宾馆会以何貌示人我们还不得而知,但还是有人未曾忘记半个世纪前这里的陆军监狱。

  “建议移去部分绿化带,让该纪念碑显露出来,加深碑文颜色以便有人阅读。”一位网友建议重新修葺浙江陆军监狱纪念碑。

  如今,当年陆军监狱的幸存者已都不在,作为他们的寻访者,黄仁柯特别希望现在的人能够记住陆军监狱的共产党人们。

  “尽管有人说那时候一些革命者稍显理想主义,但那也是对革命的无限热情,是对真理的坚持和忠贞不二,在当前,我们更要坚持真理,甚至,我们更需要呼唤这样一种理想主义。”黄认为。

  附 牺牲在浙江陆军监狱的共青团浙江省委书记裘古怀之绝笔书

  给狱中同志的信

  伟大的中国共产党和全体亲爱的同志:

  当我写着这封信的时候,国民党反动派正在秘密疯狂地屠杀着我们的同志,被判重刑或无期徒刑的同志,差不多全被迫害了!几分钟以后,我也会遭到同样的被迫害的命运。

  伟大的党,亲爱的同志们,我非常感激你们。由于党给我的教育,使我憎恨这个黑暗的社会,使我认识了革命,使我成为一个有生命的人。现在在这最后一刹那,我向伟大的党和你们致以最崇高的敬礼!

  我满意我为真理而死,遗憾的是自己过去的工作做得太少,想补足已经来不及了。在狱中,看到每一个同志在就义时都没有任何一点惧怕,他们差不多都是像是去完成工作一样跨出牢笼的。他们没有玷辱我们伟大的光荣的党。现在我还未死,我要道出我心中最后的几句话:这就是希望党要百倍地扩大工农红军。血的经验证明,没有强大的武装,要想革命成功,实在是不可能的。同志们,壮大我们的革命武装力量争取胜利吧!胜利的时候,请不要忘记我们!

  裘古怀 8月27日

  给爱人的信

  桂芬:

  今天我就要被万恶的国民党反动当局杀害了!请您不要悲痛,您要勇敢些,中国共产党员是杀不完的,将来一定会有人替我报仇!我死后,希望您不要太封建,您应当重建您的家庭,找一个情投意合的正派人(虽然我不愿意说这句话,但现在我想我应该说出来)。如果您还要纪念我的话,希望您以后生下的第一个孩子就叫他“念怀”。

  桂芬,您晓得现在我是多么地想念你啊!

  请您代向一切亲人、亲戚、朋友们致意。

  您的古怀

  8月27日清晨于狱中(完)

分享按钮
参与互动(0)
【编辑:庄百万】
    ----- 国内新闻精选 -----
 
直隶巴人的原贴:
我国实施高温补贴政策已有年头了,但是多地标准已数年未涨,高温津贴落实遭遇尴尬。
${视频图片2010}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中新社和中新网观点。 刊用本网站稿件,务经书面授权。
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及建立镜像,违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06168)] [京ICP证04065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2003042-1] [京ICP备05004340号-1] 总机:86-10-87826688

Copyright ©1999- 2021 chinanews.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