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滚动| 国内| 国际| 军事| 社会| 财经| 产经| 房产| 金融| 证券| 汽车| I T| 能源| 港澳| 台湾| 华人| 侨网| 经纬
English| 图片| 视频| 直播| 娱乐| 体育| 文化| 健康| 生活| 葡萄酒| 微视界| 演出| 专题| 理论| 新媒体| 供稿

北京三岔村受灾严重房屋冲毁 村委会称负责盖房

2012年07月26日 09:47 来源:新京报 参与互动(0)
房山区大石窝镇三岔村,村民杨美凤的家被洪水和泥石流冲毁。该村有村民1200余人,此次受灾较重的约有四五十户。新京报记者 尹亚飞 摄
房山区大石窝镇三岔村,村民杨美凤的家被洪水和泥石流冲毁。该村有村民1200余人,此次受灾较重的约有四五十户。新京报记者 尹亚飞 摄

  “咱村有的是树 支援你们盖房”

  三岔村遭受溃坝洪水和泥石流侵袭;四五十户受灾严重,村里表示将为村民盖房

  “7·21特大自然灾害”发生后,房山区大石窝镇后石门村遭受了“没顶之灾”。暴雨后,洪水自村北的下庄、水头、三岔等村倾泻而下,水势一度超过两米,分布在泄洪河道两侧的400余户村民惊险逃生。

  而在地处后石门村上游的三岔村,村民同时遭遇了溃坝洪水和泥石流的双重“蹂躏”。有的村民房屋被冲毁,住进了村委会。村委会表示,将负责为村民盖房。

  【事发】

  一堵墙“唰”地冲进屋,污泥深可及腰

  7月25日中午,78岁的杨美凤从村委会出了门,径直朝家走去。从小就住在三岔村东头的半山腰里,回家的路她闭着眼睛也能摸回去。可现在,回家的路断了,家里也已变了模样。三四块直径一米的巨石砸在她家北屋的位置,抬眼望去,从数百米高的山上滚下的石块一直从山上铺到她家院子里,这里更像一个采石场。

  满眼的石头,成了杨美凤一家的梦魇。

  42岁的史桂云是杨美凤的女儿,一直跟母亲同住在半山腰。史桂云在村里的采石场做苦力,每年4月到7月是她赚钱最多的时间,三四个月能赚七八千元。丈夫何光伟有股骨头坏死的毛病,养家糊口的重担落在史桂云身上。一家人靠石头维持生计,可如今,史桂云一看到石头就禁不住流起泪来。

  史桂云和母亲有9间石头堆砌的老屋子。21日那天,从上午9时开始落雨,一直持续至夜里,屋后山坡上的积水开始渗入屋内。天黑了,史桂云正舀着水,屋前的一堵墙“唰”地冲入屋内,和着深可及腰的污泥,衣柜杂物和值钱的物件全部被卷进泥里。

  何光伟也是第一次见识这样的场景。他把史桂云背到炕上,躲过了不断上涨的泥浆,然后拿起铁锨朝着后窗就砸了几下,“我腿不利索,得让她先出去。”何光伟说。

  母亲杨美凤和侄子小阔此时正睡在西侧房内。史桂云从窗户爬了出去,趔趔趄趄跑到母亲屋外,发现杨美凤被污泥抵在前窗棂的位置。“水一冲进来我的腿就陷到里面了。”杨美凤说,自己试图拽出右腿,没用。在炕上的小阔赶紧把奶奶拖上炕,这让杨美凤免于污泥没顶。史桂云砸开西侧屋的前窗,和丈夫先后救出了杨美凤和小阔。

  雨夜里,何光伟带着妻子、丈母娘和侄子顺着屋后向山下跑去,就在离他们不足3米的地方,背后山上的山石已经滚下,踏平了他家的北屋和一亩田。

  一家人连滚带爬到了山下,山下已是山洪滚滚,好在不远处就是史桂云的幺哥家,一家人只好到那避难。在石头堆里逃命时,何光伟的左腿被剐伤,缝了10余针。次日,一家人回去再找被冲走的洗衣机和摩托车时,发现这些值钱的“大件”几乎都不能用了。史桂云踩在门前数十块直径一米以上的山石上,又忍不住流下了眼泪。

  9间屋子,3间直接被冲塌,剩下6间也成了危房。

  【影响】

  拦水坝里“冲出”10米积水

  三岔村支书李国明是第二天见到杨美凤一家的,他把杨美凤4人从史桂云的幺哥家接出来,安置在村委会院子的一间房子里。“天灾面前,好多情况我们无能为力,但这回我们的预警还是发挥了作用,只有杨美凤一家受灾严重。”李国明说。

  7月25日,李国明去看杨美凤家被毁的房子,原本晴空万里的天突然又阴云密布,他正劝着天天回家看房子的杨美凤回到村委会,镇里来了电话。“接到通知,说是两个小时内我们这里还会下大雨。”李国明迅速找了个有信号的地方,告诉村委会广播通知。不到一分钟,村委会传来广播声,“要下大雨,大家看形势不对赶紧撤离到村委会院里。”

  “7月21日那天我们也是这么做的,上面通知有大暴雨,我们立刻通知村民,历来都是这样。”李国明说,因为担心村民不肯及时撤离,村委会还专门找来二十来个人,挨家挨户通知。

  21日晚,山洪将至前,雨如瓢泼,村里已停电。李国明担忧村东头的大拦水坝,让专门负责监控拦水坝水情的村民去看着点。他说,如果水位抬高,与其等着决堤溃坝,不如申请用炸药炸个口子,让水慢慢往下流。

  “说出来没人信,那水有多大。”李国明说,他安排的人赶去拦水坝前,看见10米多高的拦水坝里水位已有五六米。水电全断,信号不通,监控水情的人飞奔回村委会报告。李国明立刻安排人挨家通知村民撤到村委会。

  当时三岔村的洪水已有四五十公分深,不等通知人员回来,监控水情的人再去拦河坝,距上次来看也就10多分钟,坝里的水位已从五六米到了大堤顶部,坝里洪水冲刷大堤,堤岸上已经出现一米多深的裂缝。监控水情的人再次飞奔回去报告,可没等人到村委会,身后的洪水就已到了腹部。

  原本南北走向的大坝坝基是25米,大坝大堤高10米。如今,大坝中间被洪水冲出了一个宽约七八米、一深到底的大豁子,10米积水荡然无存。

  【善后】

  “村里会负责给你们盖房”

  杨美凤一家住进了村委会,吃饭和睡觉都没问题。泥石流过后4天,坐在家门前大石头上的史桂云脸上的泪没怎么干过,村委会安置的“新家”也只是一间办公室,一个暂时的避难场所。“以后咋过?”史桂云直犯愁。

  洪灾发生后,三岔村停水停电,许多村民自己储备了清水。恢复供水供电这段时间,村委会专门给杨美凤家提供了矿泉水,还提供了电磁炉、柴米油盐等基本生活用品,“她家是受灾最严重的,泥石流覆盖了她家的所有东西,物品都没抢救回来。住下后,村委会又给他们专门准备了被褥。”李国明说。

  李国明安慰杨美凤和史桂云,“放心,不让你们住在亲戚邻居家,就是觉得住久了难免口角摩擦,村里会负责给你们盖房,咱们村有的是树,伐树支援你们盖房子,不成问题。”

  “我不会再让这一家住在山上了,还住山上治标不治本。”李国明称,每年雨季,村里如临大敌,担心的就是还住在山上的村民,不可能每回都幸运,“要让这些住在山上的村民搬下来,我们想跟上面申请办这件事。”他并不担心谁家“住惯了不想搬”,“物件,财产,能比上人命?”

  25日中午12时,三岔村又开始落雨,在杨美凤家上山被冲断的路口,自发来帮忙的10多名村民抬来多根木料,开始搭建木桥,“山上还有几户,这周还有大雨,到时候他们撤离方便。”

  “以前有个鸡毛蒜皮的事,村民会吵嘴打架。遇到了事,还是能团成一团,没有过不去的。”帮忙搭桥的村民劝还在流泪的史桂云。(本版采写/记者 张永生 许路阳 实习生 李晓波)

【编辑:张志刚】

>国内新闻精选: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中新社和中新网观点。 刊用本网站稿件,务经书面授权。
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及建立镜像,违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06168)] [京ICP证04065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2003042-1] [京ICP备05004340号-1] 总机:86-10-87826688

Copyright ©1999- 2022 chinanews.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