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滚动| 国内| 国际| 军事| 社会| 财经| 产经| 房产| 金融| 证券| 汽车| I T| 能源| 港澳| 台湾| 华人| 侨网| 经纬
English| 图片| 视频| 直播| 娱乐| 体育| 文化| 健康| 生活| 葡萄酒| 微视界| 演出| 专题| 理论| 新媒体| 供稿

上海两会代表:帮助失独家庭靠爱心更靠保障体系

2013年01月30日 15:51 来源:新民晚报 参与互动(0)

  三口之家,乐享天伦,却突遭变故,唯一的孩子,过早离世。

  老来丧子后,他们不能再生育,精神崩溃,健康恶化,空虚度日,有的还背负大笔债务。身心俱疲,老无所依,但不得不咬牙面对养老的压力。

  许多失独家庭,散居在被人遗忘的角落,亟需社会关注。在上海,这样的家庭已有7000多户。

  两会期间,多位代表委员聚焦失独群体,呼吁全社会来关爱他们,解决他们窘迫的经济困境,慰藉他们受伤的心灵,满足他们以后的养老需要。

  孩子早逝后父母崩溃

  约两年前,一对形容枯槁的中年夫妇走进天山三村,临时租下一套房,悄无声息地入住。连续好几个月,他们没有认识一个新邻居。女主人从未迈出过家门,男主人也难得在外现身。大多数时候,两人整天闷在家里,相互舔舐伤口,仍难挡悲伤蔓延——他们的独生女,刚从名校毕业,工作表现出色,却被白血病夺去了年轻的生命。全家倾其所有,治疗3个月,最终输给死神,还欠下一大笔债,人财两空。

  “受到精神和经济双重打击,他们几乎崩溃,明明只有50多岁,但那副憔悴的模样,起码比真实年龄老10岁。”市人大代表、长宁区天山街道天山三村居民区党总支书记张雅玉回忆说。老房子充满了关于女儿的回忆,夫妻俩没有勇气再住进去,无奈之下选择搬家暂避。

  换了环境,却难改心境。“那位母亲每天一睁开眼,女儿的倩影就在面前晃。”张雅玉说,“她本来身体就不太好,女儿病逝后不久,她胰腺炎发作,接到好几张病危通知单。”

  经济补贴等还不到位

  为了掌握这些情况,张雅玉付出几多艰辛。第一次登门前,她设想过推开门的情景——立刻跌入悲伤的海洋,可能面对以泪洗面、拒绝交流、情绪失控等局面。果不其然,好在她事先做足了心理准备。“我尽量多付出关心,哪怕只是陪着静坐,一起痛哭,听他们重复念叨女儿小名。只要能把我当好朋友,愿意让我分担一点痛苦。”

  凭借不懈努力,张雅玉渐渐走进这个冰封的家庭,继而了解到失独家庭目前享受的政策。“每人每月能拿到政府补贴150元,每人每年春节再领500元。其他没了,我觉得不够。”

  考虑到这个家庭的经济条件十分困难,张雅玉利用现有政策,为他们多争取到了每月500元的临时补贴。“另外,我们街道每年劳动节和国庆节,会去失独家庭发慰问礼包。不过,大多数失独家庭的经济补偿和心理抚慰,都还不到位。”张雅玉坦言,“探索建立失独家庭社会救助保障体系,迫在眉睫。”

  建关爱机构抚慰心灵

  张雅玉介绍,天山三村1600多户家庭中有五六户失独。去年底举行的一次市人大座谈会传出信息,上海有329万户独生子女家庭,其中7245户不幸失独,占0.22%。近两年,她接触了不少失独父母,了解他们的真实诉求。

  在人大代表书面意见中,张雅玉建议从经济、生活、精神“三管齐下”,关爱失独家庭。

  -建专项抚恤金制度参照上海年平均工资水平,给予一次性补助;

  -建专项养老金制度丧子之痛,令身心俱损,然而更长久的伤痛,是养老困境;

  -建专项医疗补助制度失去唯一的孩子后,父母生理和心理都很脆弱,情绪长期低落,健康容易出毛病;

  -建专门养老机构集中托养失独父母,因为这些老人渴望抱团取暖;

  -由政府牵头,建专项基金补助生活特别困难的失独家庭。

  “这些是经济和生活上的关爱,他们更需要心灵上的抚慰。”张雅玉提出,建失独家庭心理干预制度。建议各级计生委和社区对口帮扶,同时加强心理援助,在就医、体检、临终关怀等多方面开展服务。“呼吁在基层社区、村成立失独家庭日常关爱机构,长期提供专业心理关怀。”

  对接儿福院老少同乐

  市人大代表、杨浦区疾病预防控制中心副主任黄惠敏递交的书面意见中,“失独”同样出现在标题中。

  “首先必须明确管理职责,让失独父母知道,自己有问题时应该去找谁。”黄惠敏建议,基层组织做好失独人群的排摸、统计和登记工作。“民政单位要加强与社区的联系,对生活不能自理的失独老人,建立家庭护理制度,做好定期监护、探视和医疗。”

  她补充说,对失独群体要开展不同层次服务。“对经济条件好的家庭,重视心理疏导、义诊咨询、亲情关怀等多元服务;对生活困难的家庭,则加大扶助力度,保证养老无忧。”

  黄惠敏也提议设立专门的失独者养老院。她还建议,为失独家庭和儿童福利院建立对接平台,让老人和孩子多接触,老少同乐。

  黄惠敏尤其看重群众的力量,“倡议全社会以多种形式共同参与,比如成立志愿者爱心组织,创办QQ群和微信群,组织旅游、组建合唱团、舞蹈队等兴趣小组,帮助失独家庭走出人生低谷。大家携起手来,共同关注这个群体,尽可能多地付出关爱。”

  养老保障需政策扶持

  失独家庭也是政协委员们热议的话题之一。市政协委员、市社会主义学院副院长姚俭建说,从今年起,本市新增老龄人口中80%以上将为独生子女父母,“421”结构使众多家庭处于“单支撑”状况,比较脆弱。一旦失去“1”,将对家庭造成毁灭性打击——父母晚年失依,成为新的社会弱势群体。

  市政协委员、市六医院护理部主任许燕玲在调研中也发现,失独家庭的困扰更多来自精神苦闷和对老年生活的担忧。一旦丧偶,情况更糟——看病无人陪伴,不满70岁不能享受绿色通道;身体衰弱,无法参加社会活动,心理问题日益严重。

  委员们认为,失独困境属于“制度性后遗症”,需用制度去补救。姚俭建建议,由民政部门牵头,联合人口计生委开展调查,摸清失独家庭基本情况,为制定政策提供依据。

  “对于失业的失独父母,除了发补助金,在就业、创业等方面也要提供援助。”姚俭建建议民政部门制定政策,对需要养老护理的失独老人,优先安排进公办养老院。

  此外,在政策设计上要鼓励民间或志愿组织开展帮扶活动。(记者 曹刚 徐轶汝)

【编辑:王永吉】

>国内新闻精选: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中新社和中新网观点。 刊用本网站稿件,务经书面授权。
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及建立镜像,违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06168)] [京ICP证04065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2003042-1] [京ICP备05004340号-1] 总机:86-10-87826688

Copyright ©1999-2023 chinanews.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