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滚动| 国内| 国际| 军事| 社会| 财经| 产经| 房产| 金融| 证券| 汽车| I T| 能源| 港澳| 台湾| 华人| 侨网| 经纬
English| 图片| 视频| 直播| 娱乐| 体育| 文化| 健康| 生活| 葡萄酒| 微视界| 演出| 专题| 理论| 新媒体| 供稿

揭开万庆良升迁密码 落马或因30亿工程中贪腐 查看下一页

2014年07月14日 03:25 来源:新京报 参与互动(0)

  2011年12月,广州,中共广州第十届党代会上的万庆良,略显疲态。图/CFP

  7月1日,万庆良位于梅州市五华县河东镇河口村的老屋,已久无人住。新京报记者 周清树 摄

  6月27日,万庆良在广东省委常委、广州市委书记任上落马。

  他头顶“有魄力的实干家”、“年富力强”、“最年轻市委书记”等诸多光环;由宣传部干事步列省部级领导,他花了26年,被公认为“火箭提拔”。

  梳理万庆良的升迁轨迹,无论主政蕉岭县、揭阳市还是广州市,其施政思路一脉相承:大搞城市建设和开发,上马大项目,迅速拉动当地GDP增长。其政绩频频获得上级的肯定。

  曾为万庆良带来不菲政绩的大投资、大建设,最终却成为其落马的重要因素。据多位知情人透露,万庆良在大工程中与商人利益交换或是其被调查的直接原因之一。

  万庆良被调查事发突然。6月26日,万庆良还曾主持会议,并到广州市天河区进行调研;但第二天,6月27日,即因涉嫌严重违纪违法,接受组织调查,成为十八大之后,广东首位落马的省部级官员。

  揭阳、广州多位政、商界人士称,万庆良被调查,或因为其主政揭阳时在 “30亿”市政工程中,与商人有利益交换。

  万庆良的落马,在他的老领导、原梅州市委组织部部长涂麟清看来,“意外,也不意外。”

  涂麟清和多位老同事都感慨于这位一路高升的“明星官员”突然落马。

  不意外的是,万庆良主政揭阳时的多位下属已经因腐败被查,他们均是“30亿工程”领导小组主要负责人,与商人存在巨额利益交换。

  在梅州、揭阳多位退休干部看来,万庆良的落马,正源于他的“升迁密码”。万庆良一手推动大规模的城建和项目上马,却缺乏相应的权力制约,对接踵而至的利益的诱惑最终令万庆良涉嫌严重违法违纪。

  宣传部的年轻人

  知情人称:初入仕途的万庆良善于揣摩领导心思,并具备年龄优势

  万庆良生于1964年。他的老同事、原蕉岭县副县长谢富生介绍,万庆良是梅州市五华县河东镇河口村人,有一个哥哥、一个姐姐。6岁时,父母离婚。

  万庆良1984年毕业于梅州嘉应师专并留校。1986年,进入梅县地委宣传部,正式步入仕途。1992年,升任宣传部副部长。

  梅州宣传系统一位退休老干部记得,进入宣传部时,万庆良很善于揣摩领导心思,同事们打扑克,“这个年轻人会观察领导脸色,故意输给领导。”当时宣传部里年轻人很少,年龄成为万庆良升迁的天然优势。

  涂麟清对万庆良印象深刻。1989年,梅州市选拔工作出色的年轻干部下乡挂职锻炼,时任宣传部宣传科副科长的万庆良是其中之一。他被派往平远县石正镇挂职镇党委副书记,分管封山育林及计划生育工作。

  “这是两项比较难做的工作,但他搞得很有声色。”涂麟清说,挂职期间,万庆良常年住在村里,经常三更半夜号召群众起来种树。

  万庆良主持的最早的“工程项目”即在石正镇。梅州市一位熟悉万庆良的退休干部介绍,万庆良挂职期间,为石正镇修了一条水泥路。当时石正镇没钱修路,万庆良为此通过朋友从银行贷款约20万元。

  挂职两年后,万庆良被提拔为梅州市精神文明办主任(正科级),一年半后(1992年)又被提拔为宣传部副部长(副处级)。

  前述老干部介绍说,当时一位梅州市委常委和一位副市长的老家都是石正镇。“正是这条水泥路,使万庆良给两位领导留下了有魄力的印象,他们在万庆良升任宣传部副部长时起到了重要作用。”

  担任梅州市委宣传部副部长时,万庆良仅28岁,从此他进入了仕途的快车道。

  蕉岭改造,财政亏空

  改造工程因复制“梅州模式”获得梅州市主要领导的青睐

  消息人士透露,万庆良曾受已故广东省委副书记、政协主席刘凤仪赏识。刘凤仪被称为万庆良的“政治教父”。

  履历显示,从1993年到2003年,万庆良的仕途与刘凤仪一直有密切联系。

  刘凤仪是河北徐水人。工作后来到广东。1993年,刘凤仪调任梅州市委书记。当时,万庆良正担任梅州市委宣传部副部长。

  2年后,万庆良以梅州市委宣传部副部长的身份挂职蕉岭县委副书记,分管农村工作。

  “派他去蕉岭县挂职,组织上是有意图的。”涂麟清说,当时,蕉岭县委书记准备调整到其他地方任职,组织上专门跟蕉岭县委打了招呼,要多安排点工作给万庆良,要他多实践、多表现。

  1997年,原蕉岭县委书记调任,33岁的万庆良接任书记。时任蕉岭县委常委的李应祥介绍,当时万庆良是梅州最年轻的县委书记。

  前述梅州市熟悉万庆良的老干部说,“万庆良很会揣摩领导心思”,将刘凤仪的“梅州模式”搬到蕉岭。

  刘凤仪在梅州市曾加固改造梅州大堤,进行“一河两岸”改造工程,水利部和珠江水利委员会将此称为“梅州模式”。

  万庆良主政蕉岭时,也实施了“一河两岸改造工程”。

  当时,石窟河穿蕉岭县城而过,河上却没有桥。河堤是土质的,两岸经常被淹。

  李应祥介绍,万庆良任职县委书记时,修建了3.2公里的水泥堤防。与此同时,蕉岭县依托“一河两岸工程”做了新城规划图,引导有实力的企业投身城建,并将城市建设与房地产开发相结合。

  前述梅州市熟悉万庆良的老干部说,此前毫无地方管理经验的万庆良,在蕉岭大刀阔斧搞建设,政绩非常突出。“一河两岸工程”不仅为万庆良赢得民众的口碑,更令他获得梅州市委、市政府领导的青睐。

  这位老干部认为,“看到自己的经验在其他地方落地开花,梅州市主要领导非常高兴。”

  但梅州一位老干部透露,万庆良离开蕉岭后,蕉岭财政亏空上亿元。公开资料显示,直到2005年,蕉岭县财政一般预算收入才达到1.04亿元。

  或涉30亿工程贪腐

  揭阳城建总投资过30亿元,改造揭阳面貌,政绩不菲;但多名时任官员因工程中利益交换落马

  主政蕉岭两年后,2000年,36岁的万庆良赴任共青团广东省委书记。此前15年,共青团广东省委书记均是从团省委副书记中提拔的,万庆良打破了这一“规律”。

  2003年,万庆良卸任共青团广东省委书记,调任粤东重地揭阳。此后5年间,他由揭阳市委副书记升任揭阳市市长、市委书记。

  属潮汕地区的揭阳经济很不发达。2005年《揭阳日报》一篇文章称:揭阳是广东经济最落后的一个地级城市市区。建市以来,全市财政一般预算收入每年都超不出10亿元。

  揭阳一位副厅级干部介绍,在揭阳,万庆良政绩主要有两方面:一是引进多个大项目,拉动揭阳GDP迅速增长;二是实施“30亿工程”改变了城市面貌。

  采访中,揭阳、广州多位政、商界人士称,万庆良被调查,可能在这“30亿工程”中,与商人有利益交换。

  所谓“30亿工程”是因总投资约30亿元人民币而得名,包含“两河四岸建设”、市政建设等106个具体项目。

  其中,“两河四岸建设”与蕉岭的“一河两岸改造工程”十分类似,都着重打通沿河的道路,建设堤围,配套绿化带,提高沿河土地资源的价值。

【编辑:官志雄】

>国内新闻精选: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中新社和中新网观点。 刊用本网站稿件,务经书面授权。
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及建立镜像,违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06168)] [京ICP证04065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2003042-1] [京ICP备05004340号-1] 总机:86-10-87826688

Copyright ©1999- 2021 chinanews.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