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启超《李鸿章传》:徒罪李一人 呜呼可哉——中新网
本页位置: 首页新闻中心华文报摘

梁启超《李鸿章传》:徒罪李一人 呜呼可哉

2010年08月18日 17:57 来源:中新网-华文报摘  参与互动(0)  【字体:↑大 ↓小

  论述中日甲午战争的图书不少,记忆颇深的还是梁启超那部《李鸿章传》。

  甲午战争的导火索为朝鲜东学党一事。1894年2月,全琫准领导的起义席卷朝鲜全国,朝鲜政府请求清政府支持。日本得知朝鲜这一信息,经过一番周密安排,也向朝鲜派出兵力。此前李鸿章与日本订有协议,中国出兵朝鲜必须通知日本。

  1894年8月1日,中日双方宣战。

  最后,战争以清朝的北洋海军全军覆没而结束。

  对日战争的失败,使清廷对李鸿章极不满意,李受到了革职留任的处分,并被褫夺黄马褂。可不久,朝廷又取消了给予李鸿章的处分,并赏还黄马褂,为议和全权大使,赴日商定合约。1895年4月17日,清政府和谈代表李鸿章与日本的谈判代表伊藤博文、陆奥宗光签订了《马关条约》。

  中日甲午战争自此算是画上了一个句号。但那后果却犹如引爆一颗重磅炸弹,不仅我们的国土变得残破凌乱,人的精神也受到严重挤压。我们略微看一看条约的主要内容就可以推知人们受到的刺激会达到何种程度:割让台湾全岛和所有附属各岛屿、澎湖列岛和辽东半岛给日本;赔偿日本军费2万万两白银;中国不得逮捕为日本军队服务的汉奸分子;允许日本在中国通商口岸设立领事馆和工厂以及输入各种机器等等。

  据说,李鸿章在《马关条约》上签字后,流下了苦涩的泪水。

  战争以如此结果收场,李鸿章不禁老泪纵横。其实李鸿章了解中日海军的实力对比,并不主张开战。在甲午战争初期,李鸿章曾上了《覆陈海陆兵数》的奏折,其中说:“自光绪十四年后,并未添购一船。操演虽勤,战舰过少。”可见,对于海军实力,李鸿章自己认为战胜日本人的把握很小,正如某些史学家说的,自守有余,作战则颇不足。自光绪十二年订购四快船后,海军经费逐渐拨修三海及颐和园,光绪十七年颐和园修成了,清政府令南北洋购买外洋枪、炮、船只、机器,暂停二年,并令全国勇营一律裁减一成,以“筹补库储”。关于挪用军费的数目,一般认为修颐和园花了白银2000多万两,三海(中海、南海、北海)工程,又用了五六百万两。而日本自明治二十二年(光绪十五年)以后,逐年购造新舰,到甲午的时候,已达九艘之多,速度与快炮设备,都远远胜于中国。因此战争一起,终成胜家。甲午战争失败后,军机大臣集体给光绪帝上了一道奏折,其中的一句话是:“中国之败,全由不西化之故,非鸿章之过”。

  当然,军机大臣们的意见,不能代表臣民们的思想。李鸿章已成“公敌”,甲午之败带来的所有耻辱,都集中在他一个人身上。实际上,议和的主意,起于慈禧太后,割地赔款,也是朝廷同意的。从根本上说,甲午之败源于清帝国的腐朽,单单一个李鸿章,哪里能承担得起后果?他曾对曾国藩的孙女婿吴永说过这样的话:“我办了一辈子的事,练兵也,海军也,都是纸糊的老虎,何曾能实在放手办理?不过勉强涂饰,虚有其表,不揭破犹可敷衍一时,如一间破屋,由裱糊匠东补西贴,居然成一净室,虽明知为纸片糊裱,然究竟决不定里面是何等材料。即有小小风雨,打成几个窟窿,随时补葺,亦可支吾对付,乃必欲爽手扯破,又未预备何种修葺材料,何种改造方式,自然真相破露,不可收拾,但裱糊匠又何术能负其责?”

  这话虽有推卸责任之意,却未必不是实情。朝廷大臣之间互相诋毁不必说了,在战争初起之时,究竟是和是战,高官显宦的争论是很厉害的。给事中褚成博上疏曰:日本蕞尔岛国,外强中干,我中华讲求海防已三十年,创设海军也有七八年,技术纯熟,行阵整齐,各海口炮台船坞,亦一律坚固。“盖必能战,而后能守,乃不易之理,惟三军勇怯,全视主帅为转移。苟非李鸿章激发天良,感厉将士,恐此事终无把握。伏恳严旨责成该大臣,妥为筹办,不准稍涉因循”。太仆寺少卿岑春的奏折亦云,北洋军队训练已不是一天了,“区区日本,何足惧哉!”在慷慨昂扬的激情之下,主战之声占据了优势。

  梁启超在《李鸿章传》中列出了十一条李鸿章的责任,如不明近代公法,酿成战端;战略上一再失机;用人不当,治军不严等等。然后说:“而当时盈廷虚骄之气,若以为一杀李鸿章,则万事皆广,而彼峨冠博带、指天画地者,遂可以气吞东海,舌撼三山。”“盖十九世纪下半纪以来,各国之战争,其胜负皆可于未战前决之。何也?世运愈进于文明,则优胜劣败之公例愈确定。实力之所在,即胜利之所在,有丝毫不能假借者焉。无论政治、学术、商务,莫不皆然,而兵事其一端也。日本三十年来,刻意经营,上下一心,以成此节制、敢死之劲旅,孤注一掷以向于我,岂无所自信而敢乃尔耶?故及其败然后知其所以败之由,是愚人也;乃或及其败而犹不知其致败之由,是死人也。然则徒罪李鸿章一人,呜呼可哉?”

  是战是和,今日重提都不再具有具体意义,具有意义的是那种思维模式,是“自视”的方式。自信是好事,但越出半步极易变为自大,这时于国未必有利。尤其腐败之水浸泡自信之后,所谓自信,不过徒具其表。李鸿章信奉曾国藩的“我现在既没有实在力量,尽你如何虚强造作,他是看得明明白白,都是不中用的。不如老老实实,推诚相见,与他平情说理;虽不能占到便宜,也或不至过于吃亏。”其实腐败、腐朽横行的群体,不论是战是和,无论多么“平情说理”,哪里能不“吃亏”?《马关条约》不就是显例吗?

  (摘自香港《文汇报》 作者:李恩柱)

参与互动(0)
【编辑:官志雄】
    ----- 海外华文报摘精选 -----
 
直隶巴人的原贴:
我国实施高温补贴政策已有年头了,但是多地标准已数年未涨,高温津贴落实遭遇尴尬。
${视频图片2010}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中新社和中新网观点。 刊用本网站稿件,务经书面授权。
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及建立镜像,违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06168)] [京ICP证04065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2003042-1] [京ICP备05004340号-1] 总机:86-10-87826688

Copyright ©1999- 2021 chinanews.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