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滚动| 国内| 国际| 军事| 社会| 财经| 产经| 房产| 金融| 证券| 汽车| I T| 能源| 港澳| 台湾| 华人| 侨网| 经纬
English| 图片| 视频| 直播| 娱乐| 体育| 文化| 健康| 生活| 葡萄酒| 微视界| 演出| 专题| 理论| 新媒体| 供稿

北京南泉河被冲垮大坝原地重建 方案经专家论证

2013年06月06日 08:56 来源:新京报 参与互动(0)

  6月1日,后石门村上游,用于截流改道的大坝在去年7·21被冲垮后正准备重建。 本版图片/新京报记者 尹亚飞 摄

5月31日,三岔村,7·21被冲毁的小水坝被用土简单堵住缺口。

  更改河道、侵占河堤、随意筑坝截水……去年7·21洪灾,南泉河河道被诊断出多处“病灶”。近日,新京报记者再次来到这条老辈人口中的“无量河”,发现南泉河正准备在7·21被冲垮的大坝处,再修建一座新的防洪大坝。房山区水务局一工作人员称,方案经过专家多轮论证。“这只是个临时性措施,要想根治这个问题,下游必须搬迁。”大石窝镇姜姓副镇长称。

  ■ 背景

  南泉河发源于后石门村北的水头村,紧挨云居寺,由北向南穿行后石门村。

  数十年间,南泉河水时断时续,河道上被筑起多道设施,河道上游一座在建桥梁工程致河道拥堵;中游农家乐拦坝截水、筑池养鱼;下游人为更改河道、侵占河堤,河道上种树播种。

  去年7·21特大自然灾害当夜,南泉河道上的这些人为设施数次抬高水位,从上游到下游,水坝、河堤顺次崩塌,巨大的冲击力致下游的后石门村陷入绝境,400余户村民受灾。

  【下游】

  老河道疏通 土方堆岸旁

  洪灾近一年后,6月4日,今年入汛的第4天,北京一天内两发暴雨蓝色预警。

  晚9时许,房山区多地下起中雨。去年7·21受灾严重的大石窝镇后石门村,广播响起,告知村民如果雨大,住在南泉河河道下游的村民应尽快到上游暂避。

  南泉河本是自然泄洪道。1964年,“农业学大寨”那会儿,坚信人定胜天的村民将三四十米宽的南泉河几乎填没,之后,在河道上种树播种。

  10多年来,在几近被填平的河滩上,后石门村一些村民建起房屋,打印店、小商店、饭店,红红火火。

  上世纪七八十年代,为确保栽种在河道里的树木和庄稼不被水冲,在南泉河老河道东侧50米远,村里开挖了一条四五米宽的新河渠。

  南泉河桥下,一道两米来高、百余米长的坝体筑起,希望将原本老河道容纳的河水截断,利用水坝将水引向新河渠。

  2012年7月21日晚,洪水教训了肆意改变自然之力的人们。

  南泉河桥下的拦河坝被洪水冲垮,洪水并未按照人们想象的那样流进新河渠,而是径直奔向南泉河老河道。

  紧贴河道的房屋中间是一条村道。村民们拍摄的视频资料里,村道成为汪洋,汽车、电器、柜子打着卷儿向下游翻滚,村民们尖叫着翻上屋顶。

  “去年洪水过后第5天,来了大型机器,在河道里挖了一天一夜。”6月1日,80岁的王宏尤说,这是他见到的7·21洪灾后,唯一的一次清淤疏浚。

  四五个上了岁数的村民指着河道说,虽经清淤,但南泉河老河道仍未恢复到原有的模样。

  洪水前几乎跟岸齐平的河道被挖掘机挖出一条深四五米、宽约10米的河沟,挖掘出的土方堆在岸旁,“再有大水,新挖出来的土还会被冲走。”

  与南泉河河道比邻而建的商铺已多半重张。在一家还未重新开业的小商店,一人多高的水痕挂在墙上,清晰可见。

  小超市旁是一家小诊所,6月1日上午,10多个看病的村民聚集在这里,谈论的仍是去年的洪灾,“光疏通这条老河道有啥用?上游不整好,一下雨,咱们还得睁着眼等逃命。”

  【上游】

  橡胶坝加固 仍“控制水量”

  后石门村民所说的“上游”,指南泉河桥往西北方向的河道。

  洪灾前,多家农家乐在这里筑起半米多高的拦河坝,形成宽阔水域,放上竹筏,供游人玩乐。

  去年7·21,多个农家院被淹,洪水冲垮多条拦河坝,裹挟着坝里的囤水,直奔下游后石门村。

  6月1日,洪水中被冲垮的拦河坝并未重建。一个农家院已重新开张。沿农家院再往北,云居寺路与周张路交叉口南侧,是一家规模更大的农家院。

  老板称,由于南泉河常年水量稀少,为给一桥之隔的云居寺景区添景致,2000年,房山水利部门在此挖坑筑坝,把原本5米左右的河道,开挖成一片面积17亩、可容纳上万立方水的水塘。

  这个水塘,成为南泉河上的一个鼓肚儿。

  水塘下游,水利部门修筑了一个橡胶坝,以调节水塘内水量。

  2012年7月21日,上游洪水突至,当老板还在犹豫是否要打开橡胶坝的阀门泄洪时,洪水已经没过阀门。与此同时,上游冲下的杂物堵在橡胶坝口,水位渐高,最终冲向下游村庄。

  6月1日,该农家院里,十来桌客人谈笑着。水塘旁支着遮阳伞,满塘水里,老板又撒进十来万元的鱼,供游人垂钓。

  老板并不认可橡胶坝加剧了下游村庄的洪灾,“洪水后,水务部门的人来看了,没说我这有问题。”据他称,洪灾后他们和水利部门已经对橡胶坝加固,依然承担着“控制水量”的功能。

  他抱怨上游修桥,沙石把河道堵了,致使他的损失很大。

  大坝未修复 豁口已成路

  2012年初,该农家院北侧,上游的水头村在南泉河上开始修建一座新桥。其间,施工方用沙石在河道里筑起一座3米高的临时通行设施,其下部用几根直径不足50厘米的水泥管道过水。

  7·21时,持续的降雨引发山洪,洪水首先被阻挡在狭窄的过水管道这里,水位持续抬高。

  距离这座临时设施不远的三岔村,有一座大型拦水坝,坝体长四五十米,高十余米,坝身用混凝土浇成,且未设置泄洪口。

  7·21当夜,在极短的时间里,水坝中间便被洪水冲开一个七八米宽、一深到底的大豁口。奔涌的洪水疾驰而下。

  差不多相同的时段,南泉河道上游,水头村修筑的临时通行设施也被冲垮,洪水汇集后灌进本就上涨的南泉河道,瞬间冲垮南泉河桥下的引流拦河坝。

  6月1日,三岔村大坝还保留着被洪水冲垮后的模样,令人惊心的是,原本10多米深的大豁口被坝体上的土方填平了一多半,车轧人走,豁口已成一条路。

  “这比去年没溃坝时更危险。”坐在大坝旁的村民说,如果再有洪水,没有经过加固的残坝更容易被冲开,“要么就把坝底豁开,让水不能在坝里积下。要么就修了这坝。这万一再冲开,下游还遭殃。”

  【中游】

  新建大坝防洪水

  6月1日近中午,烈日曝晒。

  在南泉河中段偏下的地方,南泉河桥旁的草丛里,房山水务部门和大石窝镇政府、后石门村委会的人指着手里的图纸,开始商量送检筑坝石料,之后加紧筑坝。

  “准备在南泉河桥下再修建一座大坝。”后石门村主任王学科透露,准备新修建的大坝,原理跟7·21洪灾中被冲垮的大坝一样,通过大坝将水引入后石门村东侧的人工河渠,水大,再引入南泉河老河道。“新修的坝会比被冲垮的那个坚固至少100倍。”

  对于新坝是否能有效防治7·21那样大的洪水,房山区水务局一名工作人员认为,7·21洪灾数十年不遇,“再坚固的坝也防不住。”

  记者询问“为何新坝仍沿用原有大坝的设计思路”,该工作人员称,这个方案经过专家多轮论证,新方案是目前最可靠能防治洪灾的方案。

  最终,各方讨论的结果是,新修建的防洪大坝将尽快开工,“6月底前一定要完工。”

  记者 张永生

【编辑:张玉玺】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中新社和中新网观点。 刊用本网站稿件,务经书面授权。
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及建立镜像,违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06168)] [京ICP证04065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2003042-1] [京ICP备05004340号-1] 总机:86-10-87826688

Copyright ©1999- 2022 chinanews.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