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滚动| 国内| 国际| 军事| 社会| 财经| 产经| 房产| 金融| 证券| 汽车| I T| 能源| 港澳| 台湾| 华人| 侨网| 经纬
English| 图片| 视频| 直播| 娱乐| 体育| 文化| 健康| 生活| 葡萄酒| 微视界| 演出| 专题| 理论| 新媒体| 供稿

跨洋过海送父亲

2012年07月17日 15:20  参与互动(0)

  “身在异乡为异客,每逢佳节倍思亲”。每逢过节,我总是情不自禁地遥望着东方,难忘父亲一生的风风雨雨、坎坎坷坷。

  时光飞逝,父亲已经离开我们四年了。二○○八年十月初,父亲查出有肺癌,不到四个月的时间,父亲就匆匆离我们而去了。父亲的病情,家人一直瞒着我,当我订好机票后,在电话里姐姐才告诉我真实情况。那一刻我的心一下跌入万丈深渊,一片黑暗。

  情急之余,我拨通电话高喊:“爸爸你要坚强!一定要等我回去!女儿明天就赶到你的身边。”只听爸爸微弱的声音说:“来不及了……”我急急忙忙地踏上当天的飞机,途中一直默默地为父亲祈祷。

  回去看着插管的父亲,任凭我怎么叫喊都没有回应,像植物人一样。我跪在父亲的床前,嚎啕大哭,肝肠寸断,怀抱父亲躯体久久不能离去。怎么会这样?父亲啊,您怎么不等我回来就闭上了双眼。您把人生的欢乐与无奈,生命的坚强与悲怆,所有的爱和恨,一起带到了另一个世界。

  二○○九年一月十五日下午二时,高龄八十岁的父亲走了。我们悲痛欲绝,肝肠俱裂。父亲像山,恩重如山。为了六个子女的成长,为了家庭的幸福他竭尽全力。再难再冷,您手里捧着的总是温暖和甜蜜,再苦再累,您脸上挂着的总是微笑和力量。

  我三岁时,大姐从保姆家把我抱回来。我不知道谁是我的父母?在我的童年记忆里很少见到父母,母亲是女强人,父亲是当地的四大文人之一。他们的威严时常让我们敢怒不敢言,总觉着父亲冷漠和难以接近。其实不然,我十五岁那年曾经做过阑尾炎手术,手术前父亲拉着我的手为我加油。他在百忙中抽闲去医院,一勺水、一勺饭,像照顾婴儿一样小心翼翼地喂我。

  每当我们全家回国探亲,父亲知道我喜欢吃油条、豆浆、豆腐脑,总早早地买回来,当凌晨我还在昏昏欲睡时,香喷喷的味道已蔓延全屋,父亲喊着“起床了!赶紧趁热吃。”思及此,我已经眼泪汪汪了。

  父亲总夸赞我善解人意和勤奋努力。我是父亲最疼爱的、最器重的小女儿。我没有辜负他的厚望,在工作中我曾是业务骨干;在家庭中我始终尽职尽责,丈夫、儿子都是博士,女儿也很优秀,能有今天的幸福生活,是父亲给了很多引导和帮助。严肃的父爱是人生道路上的鞭子,驱策我们走向人生的正确方向。

  身在异国他乡的女儿力不从心,一直内疚的我因没有及时赶回去为父亲尽孝,这是我终身最大的遗憾。

  慈善的父亲走完了生命历程,愿家乡的一草一木陪伴着您,愿亲情和乡音抚慰着您。不孝的女儿永远怀念您!(摘自美国世界新闻网 李增娟 有删节)

【编辑:陆春艳】

>华人新闻精选: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中新社和中新网观点。 刊用本网站稿件,务经书面授权。
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及建立镜像,违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06168)] [京ICP证04065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2003042-1] [京ICP备05004340号-1] 总机:86-10-87826688

Copyright ©1999- 2022 chinanews.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