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滚动| 国内| 国际| 军事| 社会| 财经| 产经| 房产| 金融| 证券| 汽车| I T| 能源| 港澳| 台湾| 华人| 侨网| 经纬
English| 图片| 视频| 直播| 娱乐| 体育| 文化| 健康| 生活| 葡萄酒| 微视界| 演出| 专题| 理论| 新媒体| 供稿

来自科索沃的小时工

2012年07月26日 15:51  参与互动(0)

  多年前的一个下午,我的邻居朱莉带来一个朴实的农妇,介绍说:“这就是吉娜。”

  吉娜是来自科索沃的难民,刚到荷兰不久,在朱莉家做小时工,打扫卫生。几天前,朱莉告诉我吉娜想再找附近的人家干点活增加些收入,她就想到我们。因为我们是双职工,家里又有小小孩,或许能用得上帮手洗洗刷刷什么的。说实话,家务事我是喜欢自己做的,不习惯使唤别人,可是吉娜需要找事做,看着朱莉热心的眼神,我说好吧让她来试试。

  从此,吉娜每周五来我家给我们上上下下擦一遍地板,清洁厨房、厕所、洗澡间和所有的卧室。我和她无法用语言交流,我不会科索沃语,她也不会我会的任何一种语言,所以只好手脚并用连比划带比方地“告诉”她要做什么。她又不像当地人,那些清洁剂、漂白剂、去污剂怎么使用,哪个擦玻璃,哪个擦地板,哪个擦厕所都得手把手地教,而我又是那么不喜欢指使别人干活,开始还真有点不适应,也因为“交流障碍”出过一些乱子。

  一次我给她示范如何用一种双面的海绵来擦洗厨房的花岗岩灶台,海绵的一面是柔软的,一面是粗糙的,为了擦掉灶台上的油污,我当然是用粗糙的一面,可是忘了补充“告诉”她这一面只能在灶台表面用。然后我就上班去了,留下吉娜独自在家里工作。那天晚上我回家时真差点晕倒,我们非常漂亮的厨房里,所有柜子的红漆好像都被沙皮打过一遍!可以想象吗?吉娜勤奋地用那一块粗海绵,擦完了锅台又主动擦洗柜子,给我们的厨房留下永久的纪念。懊恼之余,我想想也不能全怪她,再说,光线不强的时候好像也不太看得出来,再说,难道能把这么一个人赶走吗?

  吉娜留了下来,从此不再用粗海绵了,不久她又给了我们一个惊讶。那天我老公打算在家工作,当天的事情都可以通过电话、网络解决,就不用开车、堵车地一路折腾到公司去了。我上班前向吉娜比划“今天我老公在家”这件事情,没想到这让她万分惊恐,死死拉着我不让我出门,接着又提出来一定要给她老公打电话,电话里他们叽里呱啦地说了半天,最后吉娜结结巴巴地让我们明白了:“总之,你不能走。我不能跟一个男人单独待在一个房子里!”搞得我老公莫名其妙又哭笑不得:“什么?她怕我吗?”只好匆匆收拾起笔记本电脑落荒而逃去上班。事后我们互相说,谁知道他们的文化里是怎么规定的,谁又知道,他们在战乱中都经历了什么呢。反正从此她一来我老公就自觉出门。

  渐渐我发现吉娜很勤劳,也非常可靠。我们也有了更多的交流,夹杂着各种语言,连猜带蒙的。她在纸上写了她的年龄,我才知道原来她还比我小好几岁呢,而我一直以为她最少比我大十岁,可见战火、流离失所、生活不定真地催人老啊。她还给我看了她两个孩子的照片,老大是个男孩,比我女儿大一岁,老二那时还是个婴孩,穿着花衣服咧着嘴笑。那时我还只有一个孩子,就对她说:“你真好啊,一个男孩,一个女孩。”她也高兴地点头。

  有时候拿到工钱时,她会很喜悦地说可以去给孩子买个礼物。那时我时常把女儿穿不下的漂亮衣服送给她,让她的女儿接着穿,她也总是欣然收下。过了好多年,有一次我碰巧在城里看见她推着自行车,一前一后坐着两个男孩。那时吉娜的荷兰语已经有了不少长进,我问她:“哪个是你的儿子呢?”她说:“这个是,这个也是。”我惊讶地问:“你有两个儿子?”她说“是的。”我问:“那你的女儿呢?”她说:“我没有女儿。”“那我给你的那些女孩子的衣服呢?”“我送给我的亲戚了。”原来是多年的一场误会!

  有时我问起他们一家在荷兰的居留,吉娜就满脸愁云的样子。吉娜告诉我,他们在科索沃已经一无所有了,连房子都被炸没了。可是在荷兰,也一年年生活在不确定的等待中,随时可能被遣返,而孩子一天天长大,已经习惯荷兰的学校、生活。她和丈夫每月领取一点政府的难民救济金,不允许工作(她出来打扫卫生是打打零工),想想她丈夫,一个三、四十岁的大男人,年复一年地闷在家里,是什么滋味呢?

  后来,荷兰政界改朝换代了。新一届政府上任的第一天,就提交了一条有关难民的议案,议会的讨论一直持续到半夜三点,最终以多数票通过了大赦难民的议案,提交国会批准。第二天,正是吉娜来我家的日子。平时话不多的她一见到我,激动地说:“我们可以留下来了!昨天我们一直守着电视看到三点!”那一刻,我真的百感交集,多少年了,他们终于等来了一份安定,一份前景!虽然我不好意思提醒她议会只是通过一项议案,最后是否能实行还不一定,但毕竟事情在往好的方面发展。从此以后,她的脸上多了一份轻松,告诉我她终于能睡好觉了。

  就在科索沃宣布独立的前几天,吉娜一家正式拿到荷兰居留证,成为政府承认的人道难民。她来我家告别,说暂时不能来给我们打扫屋子了,他们要按规定去参加荷兰政府为合法移民举办的“融入社会”课程,学习荷兰语,了解荷兰文化,增加就业机会。真地很为他们高兴,勤劳善良的人,老天一定不会辜负的。(摘自:法国《欧洲时报》,作者:章因之)

【编辑:史词】

>华人新闻精选: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中新社和中新网观点。 刊用本网站稿件,务经书面授权。
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及建立镜像,违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06168)] [京ICP证04065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2003042-1] [京ICP备05004340号-1] 总机:86-10-87826688

Copyright ©1999- 2022 chinanews.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