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在北京学中医的华裔三姐妹:我们在对方身上练“扎针”

在北京学中医的华裔三姐妹:我们在对方身上练“扎针”

2021年08月04日 14:52 来源:中国侨网微信公众号参与互动参与互动

视频:【华裔青年说】在北京学中医的马来西亚华裔三姐妹来源:中国新闻网

  华裔青年说|在北京学中医的华裔三姐妹:我们在对方身上练“扎针”

  生于英国,成长于马来西亚,却都选择到北京学习中医;

  不仅会钢琴、水墨画、武术等“热才艺”,还会弹“小众”中国乐器——柳琴;

  本期“华裔青年说”,来自马来西亚的吕家三姐妹分享了她们的成长故事。

  吕纯晶:29岁,本科毕业于北京中医药大学中医专业,硕士毕业于北京中医药大学针灸推拿专业。如今在马来西亚开设中医诊所。

  吕彦:26岁,本科毕业于北京中医药大学中医专业,北京中医药大学针灸推拿专业硕士研究生在读,擅长柳琴、钢琴。

  吕纯华:22岁,北京中医药大学中医专业本科在读,擅长水墨画、柳琴、钢琴,同时还有一定的新媒体撰文及运营能力。

  以下为三姐妹的讲述:

  Q:为什么会学习中医?

  吕纯晶:我学习中医是机缘巧合,有次我和妈妈去中国台湾旅游,遇到了我的表舅,他在北京中医药大学学习。旅游期间,我妈妈突然生病,表舅用针灸给我妈妈治疗,这件事对我影响很大,让我决定学习中医,并在硕士时选择了针灸推拿方向。

  吕彦、吕纯华:我们选择学中医是受到姐姐的影响,姐姐在北京读书时经常跟我们视频,跟我们聊她在北京的生活、中医课程等,让我们对北京和中医都产生了很大的兴趣,后来我们就决定跟随姐姐的脚步,前往北京中医药大学学中医。

2017年9月,吕彦(左)、吕纯华(中)、吕纯晶(右)相聚在北京中医药大学。
2017年9月,吕彦(左)、吕纯华(中)、吕纯晶(右)相聚在北京中医药大学。

  Q:学习中医的过程中,发生过哪些让你印象深刻的事情?

  吕纯晶:在北中医读研究生时,有次一个课程的期末考试与民乐团专场演出有时间冲突。我就提前了一段时间开始准备考试,同时安排时间练琴并参加排练,特别是临近演出时的额外排练。考试那天我提前交卷,赶上了校车前往延庆演出。最后不仅演出成功,考试成绩也很理想。

  吕彦:刚上大一时,有一次吃多了生豆腐,半夜因消化不良而胃疼。姐姐就说给我扎针试一试(那时她刚开始学习针灸)。我向来都很害怕被针刺,硬是不肯,觉得忍忍就过去了,但是胃疼了很久没有缓解,于是姐姐不管我的“抗议”,直接就准备给我扎针。结果我一看见她手里的针,吓得胃立即不疼了,就赶快跟她说,避免了自己受“皮肉之苦”。中医有一句话叫“恐则气下”,当时亲身体会了这句话的含义。

2019年6月,吕纯晶(左2)、吕彦(右2)与父母在北京中医药大学参加纯晶的硕士研究生毕业典礼。
2019年6月,吕纯晶(左2)、吕彦(右2)与父母在北京中医药大学参加纯晶的硕士研究生毕业典礼。

  Q:平时你们是怎么练习针灸的?

  吕纯晶: 学习针灸时,学生们一般是先在自己的身上练习扎针然后再互相练习。但是我的“第一针”是扎在一位男同学身上。他自告奋勇被我扎,经过再三确定并告知他我是第一次下针后,我就在他的身上扎下了我的第一枚针。

2014年5月,吕纯晶随北中医民乐团在国际针灸研讨会晚宴上演出。
2014年5月,吕纯晶随北中医民乐团在国际针灸研讨会晚宴上演出。

  吕纯华:我们三姐妹都学习中医,大姐和二姐硕士都读的针灸推拿专业,所以我们在练习时就比较方便,可以相互在对方身上练习。

2020年10月,吕纯华参加北京中医药大学本草博物杯讲解大赛。
2020年10月,吕纯华参加北京中医药大学本草博物杯讲解大赛。

  Q:在北京生活和学习的时候,发生过哪些有趣的事情吗?

  吕纯晶、吕彦:在北京时,有一次我们想煮酸辣汤,就去市场买食材。因为是第一次做,便向市场阿姨们请教具体做法及所需食材,没想到阿姨们也都没做过,但她们都非常热心,塞给我们很多菜,其中有各种辣椒。煮汤的时候每种辣椒我们都放了一点,吃完后不久就“上火”感冒了,真是难忘的“事故”啊!

  吕纯华:有一次我报名参加了学校园游会,卖马来西亚的美食。我姐姐们也一同加入,我们赶着做出了特色七层糕和辣酱。结果没想到我们的糕点能那么受欢迎,在园游会开始后半小时内就售完了!我印象最深的一位顾客,他原来想跟我们商量降价,但还是按原价买了一回,他之后还拉着朋友回来又买了一次。这让我们很高兴,觉得是对我们的肯定。

2019年6月,吕彦(左)、吕纯晶(中)、吕纯华(右)参加北中医园游会卖马来西亚食物。
2019年6月,吕彦(左)、吕纯晶(中)、吕纯华(右)参加北中医园游会卖马来西亚食物。

  Q:为什么会选择学习柳琴?

  (热知识:柳琴:弹弦乐器。又称柳叶琴、金刚腿、土琵琶。中国传统乐器。)

  吕纯晶:当时会学习民乐主要是因为学校要求,小学三年级时,学校要求每个学生都选择一项课外课程。选择柳琴则是碰巧,我本来想学扬琴,但当时中文不太好,把柳琴看成了扬琴,就误打误撞学了柳琴。

  吕彦:我和小妹学习柳琴主要是受到姐姐的影响。不过我们弹琴的风格不同。大姐擅长弹奏抒情的曲子,情感表达力好;我喜欢充满激情和戏剧性的歌曲,一弹则让大家感受到奔放的旋律;小妹更倾向于轻快活泼的曲子,弹琴时常常让人有一股想蹦蹦跳跳的感觉,还会灵活地给旋律配音。这种风格同时也体现在了钢琴演奏方面。

2018年11月,吕纯华(左)、吕纯晶(中)、吕彦(右)参与“北京大学生音乐节民乐团合奏比赛”。
2018年11月,吕纯华(左)、吕纯晶(中)、吕彦(右)参与“北京大学生音乐节民乐团合奏比赛”。

  Q:可以分享一两个学习柳琴的故事吗?

  吕纯晶:高中时,我当了柳琴乐器组长。有一个任务是在排练前帮组员们调好琴,一共有6把。我对调琴一直有些阴影,因调不好弦容易断,还可能被断弦刮伤出血。一段时间后,我逐渐克服了恐惧感,调琴也越来越熟练。

  吕彦:高中的时候,老师在乐团演奏会里给我安排了一项独奏节目。平时排练都很顺利,没想到在正式演出时,我才演奏了一半,琴弦全松了,没法继续弹下去。不过老师曾经说过:台上出状况时,最重要是不能慌,要保持冷静并学会变通。所以尽管曲子弹不了了,我还是即兴演奏了一下,然后提前结束独奏。

  吕纯华:弹柳琴时需要手持一片类似吉他的拨片。中学时,我加入了学校的民乐团,有一次在学校的晚会上,我们表演多首合奏曲。然而在弹奏着第一首曲子时我的拨片就掉了,我也不可能去找。由于麦克风是正对着我的,所以当时我就慌了。这时,坐在我旁边的队友发现我的状态不对,知道问题后就在曲子间隙中直接把她的拨片塞给我了,最后我成功地完成了表演,我至今非常感谢她那晚的帮助。

2019年6月,吕纯华(左)、吕纯晶(中)、吕彦(右)于北中医良乡校区举办的民乐团专场演出弹奏柳琴。
2019年6月,吕纯华(左)、吕纯晶(中)、吕彦(右)于北中医良乡校区举办的民乐团专场演出弹奏柳琴。

  Q:从英国到马来西亚再到中国,文化差异巨大,如何适应这种转变的呢?有哪些差异让你印象深刻?

  吕纯晶:对我来说,当我7岁从英国来到马来西亚后,语言成了一个很大的障碍。在英国的时候,我学习中使用的都是英语,虽然在家会说汉语,但是在阅读、写作等方面非常不熟练。到了马来西亚后,我入读了华文学校,老师都使用汉语教学,这些对我来说是挺大的挑战。另外,我在英国的学校学习时没有考试,到马来西亚后学校考试很频繁,这也增加了我的学习压力。不过,经过了一番努力,我很快就跟上了节奏,适应了马来西亚的学习和生活。

  虽然我在英国出生及上学,但从小父母都坚持一定和我说汉语,因此我自小就形成了和外国人说英语,和华人说汉语的模式。但有些华人不会说汉语,就和我说英语。这时我就会非常不解地问妈妈,为什么他们和我长得一样但是不会说我们的话呢?后来长大了我才逐渐理解了,不是每一位在海外的华人都有机会接触中华文化,我很幸运,我的父母对此很重视,并给予我们相关的条件来学习。

1999年9月,吕纯晶(左)、吕彦(中)、吕纯华(右)在英国。
1999年9月,吕纯晶(左)、吕彦(中)、吕纯华(右)在英国。

  吕彦:马来西亚是一个多元文化的国家,不过各民族之间的相处都很和睦。比如每个民族的传统节日不同,每到这些节日,马来西亚都是全国统一放假的,大家一起开心地庆祝,品尝各式美食。马来西亚虽然华人多, 但到底还是外国,中国传统武术在马来西亚没有在中国那么普及。在北京时,我发现公园里经常有人在练太极,这在马来西亚是较少看见的,甚至还有的人不认识这类中国传统武术。

2021年7月,吕纯晶(左)、吕彦(中)、纯华(右)在马来西亚沙巴州包粽子。
2021年7月,吕纯晶(左)、吕彦(中)、纯华(右)在马来西亚沙巴州包粽子。

  Q:对于未来, 你有哪些规划和期盼?

  吕纯晶:我希望把中医诊所经营好,把中医发扬光大,马来西亚人民对中医的了解还是不够多,我希望通过我的努力,能够让大家更加相信中医、接受中医。

  吕彦:我的计划就是毕业回马来西亚,从事中医方面的工作,不过我同时也想要学一些别的业余爱好类课程,比如小提琴、瑜伽等。

  吕纯华:目前,我首先是要完成本科的学业。之后,我想要像姐姐们一样继续攻读硕士学位。

吕纯晶(左)、吕纯华(中)、吕彦(右)在北京慕田峪长城。
吕纯晶(左)、吕纯华(中)、吕彦(右)在北京慕田峪长城。

(稿件来源:中国侨网微信公众号,ID:qiaowangzhongguo,视频及图片来源:受访者 编辑:戴晨)

【编辑:孙静波】
关于我们 | About us | 联系我们 | 广告服务 | 供稿服务 | 法律声明 | 招聘信息 | 网站地图
 | 留言反馈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中新社和中新网观点。 刊用本网站稿件,务经书面授权。
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及建立镜像,违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06168)] [京ICP证04065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2003042-1] [京ICP备05004340号-1] 总机:86-10-87826688

Copyright ©1999- 2021 chinanews.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