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大利亚式幽默 化尴尬为趣谈——中新网
本页位置: 首页新闻中心华人新闻
    澳大利亚式幽默 化尴尬为趣谈
2010年01月05日 17:59 来源:北京青年报 发表评论  【字体:↑大 ↓小

  我最早接触澳大利亚人,不是在澳大利亚,而是在莫桑比克。接触澳洲人不久,他们言行中的那种独特幽默就给我留下很深的印象,也在某种程度上影响了我的言行举止。最为难忘的是,他们在化解尴尬方面,具备天才的幽默细胞,不管面对多么令人难为情的事情,澳洲人就凭一句话,可以做到一笑了之。真可谓:谈笑间,尴尬灰飞烟灭。

  第一个故事:“花渴了。”许多年前,我在莫桑比克任职。作为社交活动,一天晚上我宴请来自澳洲的朋友保罗夫妇吃饭。出于礼节,保罗夫妇抵达我住处时携带了一把鲜花。那时候,在外交舞台上,我初出茅庐,还不十分熟悉外交场面,应对一些礼仪也没有经验。接过保罗夫妇送的鲜花,我没顾上及时找个花瓶插上,随手放在茶几上之后就只管寒暄、聊天了。

  就在大家聊得热火朝天的时候,招待员来给我们续茶,保罗夫人不经意似的看看我,又看看茶几上的花,轻声向我幽了一默:“花渴了。”保罗随后也对招待员来了一句“也给花喝点茶”。笑声中,我一看躺在茶几上那把鲜花,顿时恍然大悟,立即请招待员找个花瓶把花插上。事后我想,若不是保罗夫人的一句“花渴了”,及时把花插到花瓶里,对保罗夫妇来说,当场就是一个尴尬,而对于我,更是一个不可弥补的尴尬。

  第二个故事:“奥运冠军。”我后来到澳大利亚工作,有机会比较广泛地接触澳洲人。一次在澳大利亚国内旅行,我们乘坐军用运输机。到了墨尔本机场,我们下了飞机,照例在机尾排成一字形,把我们的行李从机舱传递到地面。就在传递过程中,来自马来西亚的伊斯迈尔因跨越行李的动作幅度太大,裤子中间当场开线。事故发生时,他自己不由自主地“啊!”了一声。

  我迅速向伊斯迈尔看去,心想这可出大洋相了。可是,在场的澳大利亚军官在第一时间带头鼓掌,并且宣布伊斯迈尔为跨栏“奥运冠军”。女士们也不失时机地附和说:“军装没有运动服质量好,换上运动服就会创造更好的成绩。”快速反应的幽默,说得大家开心地大笑。开始显得有点狼狈的伊斯迈尔,也被大家友善的玩笑感染,双手高举,做出“奥运冠军”得胜的样子。

  第三个故事:“谁换了厕所牌子?”这件事发生在澳洲西部的帕斯。那次,我们应邀赴帕斯参观澳空军部队。公务活动中遇到周末,我们就可以自由活动。我与来自巴布亚新几内亚和科威特的朋友当时属于临时光棍,自动结合成一个业余活动小分队。那天,我们一行三人去帕斯附近的弗里曼特尔海港城市游览。其间,我们三人一起去厕所方便。

  进了厕所,我和科威特朋友都解小手,不需要进入内门“办公”。巴新朋友需要解大手,就去推开一个内门。就在我们准备解手的时候,突然听见身后传来一个女子的厉声:“错了!这里是女厕所!”我们回头一看,巴新朋友愣在那里,我们两个立即停止“行动”,招呼巴新朋友赶紧退出厕所。退到门外,我们仔细一看,没错啊!这里就是男厕所。

  于是,我们又返回厕所。巴新朋友走近那个内门,也大声喊了一句:“女士,你错了!这里是男厕所!”此时,估计那位女士自己也不自信了。不大一会儿,那位女士从内门出来,三步并作两步走到厕所门外。她抬头细看,明晃晃的“男厕所”牌子,令她深信不疑。没想到的是,她不假思索,脱口说出一句话:“谁这么捣蛋?把厕所牌子换了!”

  不仅仅我们几个,就连其他在场的人也被她的机智和幽默逗得哈哈大笑。等我们回过神来,那位女士早已扬长而去。原本一个极其尴尬的场面,一句“谁换了厕所牌子?”把所有的尴尬和窘迫弄得无影无踪。(热雨)

    ----- 华人新闻精选 -----
商讯 >>
直隶巴人的原贴:
我国实施高温补贴政策已有年头了,但是多地标准已数年未涨,高温津贴落实遭遇尴尬。
${视频图片2010}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中新社和中新网观点。 刊用本网站稿件,务经书面授权。
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及建立镜像,违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06168)] [京ICP证04065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2003042-1] [京ICP备05004340号-1] 总机:86-10-87826688

Copyright ©1999- 2022 chinanews.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