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拔管杀妻”男当庭认罪 否认为第三者弃旧迎新——中新网
本页位置: 首页新闻中心健康新闻
    “拔管杀妻”男当庭认罪 否认为第三者弃旧迎新
2010年01月07日 14:33 来源:羊城晚报 发表评论  【字体:↑大 ↓小

  昨日,深圳市中级人民法院开庭审理了文裕章涉嫌故意杀害妻子一案,文裕章当庭表示认罪,但他称自己那样做是为了让妻子少受些痛苦。文裕章的辩护人提出胡菁在被拔管前实际上已经脑死亡,这也成为昨天庭审的焦点。庭上,胡菁的母亲肖女士提出了128万余元的索赔。

  案情回放 妻子昏迷丈夫拔管

  昨日早上10时,文裕章被法警带进法庭。该事件引起社会广泛关注。文裕章今年36岁,深圳本地人,中南政法大学毕业,与胡菁是大学同学,两人育有一儿一女。

  去年2月9日20时许,胡菁在位于深圳市龙岗区坂田街道万科城诺丁山150号的家中昏倒后,2月l0日凌晨0时许,胡菁被转至深圳市第二人民医院住院部ICU病房进行治疗,一直昏迷不醒,只能靠呼吸机维持呼吸。

  同年2月16日下午3时许,文裕章在第二人民医院ICU病房探望胡菁时,趴在胡菁身上将胡菁身上的呼吸管、血压监测管等医疗设备拔掉,并阻止医务人员重新插管,下午4时许胡菁死亡。

  庭审焦点 杀妻是为弃旧迎新?

  昨天,文裕章出庭时表情沉痛,并表示非常后悔。“我当时产生了消极、急躁的情绪”,文裕章称,在医院给妻子下过两次病危通知书,并告诉他妻子救活希望渺茫,可能连植物人都不如。当天医院说要给妻子做开腔手术,有风险,要其签字,因为有可能导致肺部感染,器官衰竭。“我看着她浑身插满各种管子,再想到父亲也做过开腔手术,肺部感染,两个月后死亡,再想到医生说的话”,文裕章就有了冲动的做法,“我爱她,我想让她有尊严地离开这个世界。”

  法庭上,文裕章辩护律师还提交了一份岗厦500个居民的证明信,证明文裕章夫妇感情很好。

  然而,对于文裕章所称的拔管动机,胡菁的母亲、姐姐并不认同。其姐姐胡女士坚称,“他杀我妹妹就是为了弃旧迎新,他有第三者!”胡女士称,在妹妹转到深圳市二医院治疗后,病情开始好转,面色也开始变得红润,作为丈夫的文裕章应该“不抛弃、不放弃”。

  而根据检方提交的证据中警方调取的文裕章的通话记录显示,2008年11月17日至去年2月7日期间,文裕章与一24岁张姓女子通话、短信交流频繁,短信内容比较亲密。而在胡菁住院后,文裕章还与该女子见过一次面,并且两次凌晨通电话,时间长达两三个小时。

  文裕章当庭否认了此事,坚称和该女子只是同事关系,该女子是开发商公司的人,参与岗厦拆迁的事宜,他是因为工作原因,想知道具体的拆迁补偿方案才和该女子走得比较近。

  胡菁是否属脑死亡?

  根据中山大学司法鉴定中心的鉴定,证实胡菁昏迷及颅内出血是由其自身脑血管畸形伴破裂出血,是自身疾病所致,且这一过程不可逆转,排除了她昏迷前头部受到外伤的情况。

  文裕章的辩护人申请了专家辅助人———中国政法大学证据科学研究院常林教授出庭。常林认为,根据2003年卫生部脑死亡相关标准,胡菁在被拔管前已经脑死亡,因此司法鉴定称“胡菁系被拔去气管插管之后致呼吸停止死亡”是不准确的。而中山大学的法医鉴定专家罗斌、刘水平也认为,胡菁的脑部病变会导致循环和呼吸的障碍,使呼吸、心跳骤停,从这样的情况看,会导致脑功能障碍和丧失,救治基本上没有成功的。

  公诉人对此提出反驳,认为脑死亡只是一种理论探讨,不能引入司法实践。胡菁母亲的民事代理人也认为,他们也咨询了相关专家,胡菁这种情况并不是必死无疑。

  胡菁的母亲和姐姐接受羊城晚报记者采访时介绍,文裕章和胡菁的两个孩子对文裕章没有感情,现在和她们生活在一起。(程伟)

商讯 >>
直隶巴人的原贴:
我国实施高温补贴政策已有年头了,但是多地标准已数年未涨,高温津贴落实遭遇尴尬。
${视频图片2010}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中新社和中新网观点。 刊用本网站稿件,务经书面授权。
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及建立镜像,违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06168)] [京ICP证04065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2003042-1] [京ICP备05004340号-1] 总机:86-10-87826688

Copyright ©1999- 2022 chinanews.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