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滚动| 国内| 国际| 军事| 社会| 财经| 产经| 房产| 金融| 证券| 汽车| I T| 能源| 港澳| 台湾| 华人| 侨网| 经纬
English| 图片| 视频| 直播| 娱乐| 体育| 文化| 健康| 生活| 葡萄酒| 微视界| 演出| 专题| 理论| 新媒体| 供稿

97岁老兵忆抗战:战壕积血水 用战友尸体挡炮火

2014年08月11日 16:15 来源:大河报 参与互动(0)
 老兵贾善明双手合十祈祷平安
老兵贾善明双手合十祈祷平安
 向抗战老兵致敬
向抗战老兵致敬

  77年前的这一天,河南20岁小伙贾善明与6万战友,用血肉之躯死守长城,这是七七事变后中国与日军的第一场大规模战斗,最终有3万名中国将士的忠骨永埋南口青山,而陪伴他们的是日军15000具尸体。

  2014年8月8日,97岁的贾善明专程从河南赶到北京昌平南口,在当年曾洒下热血的地方祭奠英魂,重唱“大刀向鬼子们的头上砍去”。

  作为这次活动的主要策划和实行者杨国庆多年来一直致力于研究南口战役,他表示:残酷的战争,让多少有故事的和他们的故事一起被战场掩埋,但这一页精忠报国、浸满鲜血的战史,却不应该被人们遗忘。

  【重返南口战场】

  祭英魂:站在老营长墓前,贾善明放声大哭

  8月8日上午10点,北京昌平区昌平镇西25公里的南口村迎来一群客人。专程从河南赶来的97岁老兵贾善明一身白衣,头戴礼帽,被志愿者背着来到半山腰的一处墓碑前。“老营长,我来看你了,呜……”老人开始放声大哭:“死人多呀,就没处插脚,我们机枪掩体就是用战友尸体堆成的”。

  “来,老营长,喝杯酒,吃个桃……”贾善明开始率领众人祭奠,山坡上,白花和着哭声,“青山埋忠骨,鲜花奠英魂”,志愿者用手机放起了战场上的号声,“这是起床号,老营长,该起床了;这是紧急集合号,老营长,又该总攻了”,贾善明喃喃道。

  忆战役:三天三夜,雨水变血水,战友的尸体做掩体

  1936年,19岁的贾善明背着家人偷偷报名参了军:“从南关走的,部队长官看我年纪小,特批我骑着一头小毛驴去开封。”在开封简单训练后坐火车到了郑州,再从郑州坐闷罐车过黄河到潼关,再坐船到了山西介休。训练、射击、跑操、听课……贾善明开始了他的军旅生涯。七七卢沟桥事变后,贾善明所在的21师121团2营2连开始进入临战状态。8月16日,贾善明与他的战友们接到命令开赴前线!“急行军,只允许带武器、钢盔、铁锹,衣服袋内缝有急救药物。马驮着我们的重机枪,几天几夜全是急行军,脚上都打了泡,不敢停,晚上走着走着都能睡着”。

  更可怕的是进入战场之后,“8月18日傍晚时分,进入阵地,钻入工事就打,我是重机枪手,用的是德国马克沁,三个人抬着,一个人装子弹,一个人打,有鬼子上来,一梭子250发子弹一次打完,鬼子成片地倒,枪管打得通红,雨浇在上面,刺刺地冒烟儿。不能老在一个地方打,鬼子只要发现火力点,就用炮轰,好多战友死在我身边。那时候这山上光秃秃的,啥也没有,有大石头能躲,又被炮火炸得粉碎,有时没东西做掩体,我们就用战友的尸体挡炮火。三天三夜,战壕里的雨水变成了血水。8月21日那天,我正抱着机枪打得起劲,肩膀被一颗流弹击中,血止不住,班长让我下去治伤,他不发话我可不敢走,当时我们部队有命令,只准进攻,不准后退,谁后退,当场击毙,连长打排长,排长打班长,班长打士兵。余营长是在我身后受的伤,比我伤得重,头炸烂了,当时我们连就剩下三个活的”。

  遇故人:回忆惨烈战争,让听者唏嘘不已

  8月8日上午11时许,贾善明祭奠完毕,碰到了南口村83岁的李连科,两位老人坐在村口的大石头上拉开了家常“当年日本兵的武器比咱的先进,打得远,我那时才6岁,但记事儿了,打仗那会儿,我们家被中国军队征用做饭,大盆的饭菜被伙夫从窗口递出来,可往往担不到山上就被炸了,连人带饭。有一次,我亲眼看见伙夫担着蒸熟的米饭往山上送,但出去没多远就被炸飞了,山上有人冲下来再把米饭抢着运到山上去。中国军人的尸体堆得漫山遍野都是,我们全村出动埋了几个月才埋完,这个余营长刚抬下来时还有气儿,就放在俺家门前的碾盘上,也没药,不到晚上就死了,跟下来的官兵征用我爷爷的棺材把他埋在俺家对面的山坡上,前些年一场大雨冲得坟头也没了,去年我儿子上山开荒种地,扒出了营长的尸骨,这才又有志愿者来立了碑”,李连科说起当年战斗的惨烈让在场的人们唏嘘不已。

  贾善明所参加的这场战争,从8月8日日军进攻德胜口,至9月1日中国军队撤出横岭、镇边城,历时20余天。中国军队以伤亡33691人的代价,歼敌15000余人,战役迟滞了日军西进南下的计划,使“三月亡华”神话破灭。

  【研究南口战役】

  评价:南口战役与淞沪战役并称“南北两战”

  “我们已经查出来了,余营长名叫余恩涛,陆军21师121团2营营长,资料上写得很清楚,1937年8月11日阵亡于羊台地”,一同前来的台湾人石齐对大河报记者说。

  石齐是石觉的二儿子。南口战役时,石觉是一名旅长,亲自率领两个营作为先头部队直接向日军发起进攻,结果,上去26名军官牺牲了27名,“多出的一名是火线提拔的”。

  谈起南口战役,南口战役研究会负责人杨国庆介绍说:南口战役是抗战初期北战场一次重要战役,与同时期的淞沪战役并称“南北两战”。

  1937年7月,平津失陷后,为打通平绥线,日军以铃木第十一混合旅团,板垣第五师团等7万余兵力向南口进攻,中国军队第七集团军所属汤恩伯第十三军,高桂滋第十七军等6万余兵力沿南口长城线摆开战场迎击。

  情结:深入了解后,杨国庆开始专注研究南口战役

  作为这次老兵重返南口战场的主要策划和实行者,杨国庆一直忙前忙后,他是一个地地道道的北京郊区农民,高中没上到底的他回乡先做了几年农民,然后到市区做些小生意,“卖熟肉,猪头肉……生意还不错”。

  靠着熟肉店生意的养活,杨国庆埋藏在心底好多年的“军迷”情结渐渐复苏,“我喜欢军品,也有一帮军迷朋友,凡是跟军品有关的东西,我都喜欢”,杨国庆对大河报记者说。

  大约是2006年前后,喜欢军品的杨国庆与一帮朋友到南口爬山,也就是从那时开始,他与南口结下不解之缘:“刚开始是发现一些战壕和弹片,不知道啥东西,先是与当地老乡聊,再回去查资料,渐渐就知道了南口战役”,随着对南口战役的了解,杨国庆开始专注做南口战役的研究和收藏。杨国庆一有时间就往南口跑,前后一共用坏四个金属探测仪,用金属探测仪探访地下的金属,弹片、水壶、三八盒子……在杨国庆熟肉店的地下室里,摆满了他从南口挖回来的“宝贝”。

  为让更多的人了解这段历史,在南口战役77周年之际,杨国庆在自己的地下室展出了他历经多年在南口战场方圆数百公里内搜集到的战争残片3000余件,口述资料近万字,图片200余张。

  如今,已经不太满足自己研究“南口”战役的杨国庆,与几位志同道合的朋友一起成立了“南口战役研究会”,现在研究会有150多名会员。

  “我们想把南口战役拍成电影,估计明年能开拍,很快就会与观众见面”,杨国庆拿着一幅电影海报向大河报记者展示,上面这样写着:残酷的战争,让多少有故事的和他们的故事一起被战场掩埋,但这一页,精忠报国,浸满鲜血的战史,却不应该被人们遗忘。

  【参战老兵现状】

  贾善明目前生活状况不错衣食无忧

  贾善明对自己参加过南口战役一直深埋心底,从不示人。当年,受伤后他先到山西部队医院救治,后又转到长沙,在医院里,他获得了一枚“华北抗日伤兵”纪念章。回家完婚后,贾善明脱下军装,远离战场,务农为生直至今天。目前,贾善明的生活状况还不错,一个儿子,八个孙子,如今他与五孙子住在通许县城一座三层小楼内,衣食无忧。

  2012年,《大河报》连续不断的“寻找抗战老兵”活动,让贾善明的小孙子拨通了大河报0371-96211的热线电话。获知这一情况,河南志愿者小宝很快赶到开封通许,见到了贾善明,并把他参加过南口战役的情况发布到了网上。

  本来与贾善明一起受邀来北京重回南口战场的,还有一位河南驻马店籍的老兵张文和,“说得好好的,但他7月14日去世了,老兵的事儿,真的是一天都不能等,说不定哪一会儿,他们就离去了”,志愿者小宝说。

  令人欣慰的是,在7月25日来北京之前,通许县县委副书记张正濠、民政局局长马鸿雁等一行七人带着慰问品到贾善明老人家中探望。张书记对贾老说:“你是抗战老兵,是我们通许的荣耀,理应受到党和政府的关爱,你有何困难,政府将按照有关文件精神予以解决。到了100大寿我们一同为你祝寿。”(朱长振 文 洪波 图)

【编辑:高辰】

>军事新闻精选: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中新社和中新网观点。 刊用本网站稿件,务经书面授权。
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及建立镜像,违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06168)] [京ICP证04065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2003042-1] [京ICP备05004340号-1] 总机:86-10-87826688

Copyright ©1999- 2022 chinanews.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