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滚动| 国内| 国际| 军事| 社会| 财经| 产经| 房产| 金融| 证券| 汽车| I T| 能源| 港澳| 台湾| 华人| 侨网| 经纬
English| 图片| 视频| 直播| 娱乐| 体育| 文化| 健康| 生活| 葡萄酒| 微视界| 演出| 专题| 理论| 新媒体| 供稿

旧时民俗 山东济南过冬的铺床草

2012年11月21日 15:09 来源:大众网 参与互动(0)
旧时民俗山东济南过冬的铺床草

  早年济南的冬天比现在冷得多,济南人大都住四合院的平房,屋内地面也是土坷垃地,条件好的是青砖铺地。地面潮湿,冬天北风一吹,冰天雪地,平房的屋檐下挂满长长的冰凌子,再加上门窗透风撒气,在屋里穿着厚棉袄也冻得直哆嗦。早先连蜂窝煤还没时兴的时候,家里过冬用的是俗称的“花盆炉”,厚重的生铁铸造,传热慢不说,夜里没法封炉,必须天天早晨起来劈“火头”(济南话,点火炉的木柴)点炉子,所以家家户户深秋就开始忙活着捡树枝,扫树叶,晒树枝,以备作引火的燃料。清晨常见大杂院里,各家各户烟雾缭绕。那时睡的大都是木板床,家境好的有的睡棕床,也就是四周围木框,中间用棕绳穿成菱形的花格子。可是济南的寒冬季节,时常冷到零下十几摄氏度,单靠一床薄褥子的确难以御寒,于是家家户户要买山草,用它来铺床取暖。

  每逢初冬时节,常见挑着山草走街串巷吆喝“卖铺床草嘞”的山里人进城。他们一根细细的扁担,两头各挑一大捆高过头的毛茸茸山草。一米多高的山草,前头带着白色绒毛,细长的枝干排得整整齐齐,很蓬松,一看就给人暖融融的感觉。细心的家庭主妇买草时,还把手插到里面,看看有无夹碎草,或者干脆把成捆的山草拆开,看个仔细。当时1角2分钱一斤,讲好价钱,过好秤,卖草人担起担子送进院里。

  小时候,每当听到街上有吆喝卖山草的,我就跟随母亲跑到街上看热闹,左邻右舍的婶子大娘都蜂拥而出,讨价还价买山草。买回家后,赶快晒在屋檐下,上午晒在东屋下,下午挪在西屋边,要晒它一两天才行,说是怕上面带虫。这时候,趁大人不在,我们就把干草摊开,躺在上面翻跟头,起来弄得满脸是草,头发粘上绒毛,蓬头垢面,变成大花脸。只听大人一声吼,吓得赶紧躲起来,否则就得挨打。

  随后,大人把晒好的干草平摊在木板床上,草上边再垫上棉褥子,要是睡棕床的,床篦先铺个床单再铺草,免得山草漏到床底下。铺上草的床,睡起来软乎乎的,还能闻到一股山草的清香味,睡在厚厚的山草上暖融融的,再也不感觉冷了。

  童年的记忆,旧时的民俗,时下又到了铺草的时节,回想起来还那么温馨和清晰。

【编辑:王盼盼】

>侨乡传真精选: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中新社和中新网观点。 刊用本网站稿件,务经书面授权。
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及建立镜像,违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06168)] [京ICP证04065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2003042-1] [京ICP备05004340号-1] 总机:86-10-87826688

Copyright ©1999- 2022 chinanews.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