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滚动| 国内| 国际| 军事| 社会| 财经| 产经| 房产| 金融| 证券| 汽车| I T| 能源| 港澳| 台湾| 华人| 侨网| 经纬
English| 图片| 视频| 直播| 娱乐| 体育| 文化| 健康| 生活| 葡萄酒| 微视界| 演出| 专题| 理论| 新媒体| 供稿

“娄底救人事件”调查:被救者讲述事情经过(图) 查看下一页

2012年07月17日 10:40 来源:华声在线 参与互动(0)
“娄底救人事件”调查:被救者讲述事情经过(图)
7月10日晚,3名获救者在邓锦杰遗像前祭奠。

  7月3日,在娄底务工的邵阳武冈人李明携妻儿、小姨子前往孙水河游泳,其后出现险情。27岁的娄底青年邓锦杰下水施救溺亡,李明一家却悄然离开。该事经媒体披露后,网友群情激愤,纷纷声讨。

  7月10日,娄底公安部门展开地毯式排查,李明一家在当地在相关部门陪同下来到邓家,首次说了“对不起”。

  7月12日,记者从其亲属处得到了李明的号码,试图让其讲出背后的苦衷,李明短信回复了一句极其粗鄙的话,便再无回应。

  7月13日,在娄底有关部门的陪同下,央视《社会与法》记者拨通了李明的电话,他表示“不肯相信记者了”。

  7月15日,一名央视记者透露,李明一家已经暂时离开了娄底。 目前,李明的电话已无法接通,再度消失在人海。

  漠然离开

  7月12日,夕阳西下。孙水河依旧静静的流淌,泛起的圈圈涟漪一如久积不去的惆怅,绵延不绝。

  7月3日下午,邓锦杰来到娄底孙水河边遛狗,突然听到有人在河中心喊救命,没来得及脱去长裤和鞋,就跳入河中,与其他几个人一起救起了一家四口。不幸的是,体力不支的他被湍急的河水吞噬,不幸溺亡。

  当大家手忙脚乱将邓锦杰的遗体捞出来后,才发现被救的一家四口已消失了。

  “我曾经对其中一个被救上岸的女人说,‘他(邓锦杰)是主动救人,再怎样,死了也与你无关,但你总要向人家说一声谢谢吧’。”现场目击者陈克仪向记者指证,被救的一家当时没有理睬他的建议,等他一转身,就全部走掉了。另据现场目击者邓雪飞回忆,当时她也曾劝阻被救者留下来说声感谢,但被救者一家什么都没说就离开了。

  还有网友发帖称,这一家离开时有市民劝阻,但这一家调头就走,甚至传其中一人出言不逊。

  消失七天

  7月4日,事件开始在网络热传,网友们群情激愤,纷纷开始口诛笔伐。7月5日,此事经媒体报道后,迅速成为热点事件。娄底市起初对此事三缄其口,而邓锦杰的朋友和网友们一度扬言要重金悬赏,找出这一家以慰英雄在天之灵,网络人肉搜索也被启动。

  被救者迟迟不现身,确切消息无处求证,各种传言飞速传播。直到7月10日22时45分许,邓锦杰的“头七”,被救的一家突然在救人英雄家里现身,自称当时悄然离开是因为“不知道”,此事才暂告一段落,但疑点依旧笼罩在迷雾中——为什么不知道?

  7月12日,娄底市有关部门证实,被救者实为李明、杨柏叶夫妻和儿子小哲、小姨子杨朵一家人。

  同一天,记者在李明的老家——邵阳武冈见到了李明的外婆,老人家说:“他肯定是害怕有人找麻烦,不敢站出来。”而李明母亲苏秀其的说法也印证了其外公的猜测。

  苏秀其回忆:“3日那天回来后,儿子脸色不太好 ,说有点不舒服,不怎么想吃饭。”之后的7月4日、5日,李明和妻子杨柏叶就在家里休息。7月6日,李明出去做了一上午的事情,下午又在家里休息。“我感觉儿子有点不对劲,但一直以为是中暑了不舒服。”苏秀其介绍,李明性格一直很内向,在外面有事也不喜欢和家人说。

  7月10日,李明一家从邓家回来后,苏秀其再度问他怎么回事,李明失控地对母亲大发脾气:“我本来就很抱愧了,你还逼我,逼死我算了。”苏秀其告诉记者,以前李明从来没有跟她红过脸。

  短暂现身

  在失去了唯一一个儿子的邓家人看来,李明一家7月10日深夜的道歉是“缺乏诚意的”,“因为整个过程呆了不到三分钟,什么都没有说清楚就走了”。

  当天22:45许,李明、杨柏叶和杨朵出现在邓锦杰家中,向邓锦杰遗像叩首致歉。

  在后来公开的现场镜头中,三人向邓锦杰父母和邓锦杰的遗像分别磕了头,说了“对不起”,李明神色木然,杨柏叶和杨朵大哭。

  “当时为什么离开?”面对邓家父母的疑问,李明回答:“当时并不知道水里还有人。”而面对镜头,杨柏叶说当时她根本看不清,一直在水里浮着,根本想不到那些事情。事发后的第5天(7月8日),她才从朋友口中知道救自己一家的人已经溺水身亡。“当时不知道怎么去联系邓锦杰一家,也许当时也没有这个勇气。”杨柏叶说。

  但这整整7天的沉默,让邓锦杰姐姐邓秋琼、姐夫曾国民都无法释怀:“为什么全国都知道,就他们不知道?(李明一家)让我爸妈原谅他们,但就只说了两三句话,什么都没有说清楚就走了。”

  真不知情?

  7天里,真的没有一丝消息传入李明一家耳中?这是李明短暂现身后,网友们一直质疑的问题。

  获救一家现身致歉的当晚,邓锦杰的姐姐邓琼秋特意从娄底市区赶回了家中,但对于获救者说是“7月8日才知道”的这一事,她表示难以释怀,“我听了这话很不舒服。”

  第二天,由有关方面提供的新闻通稿里提到,他们一家直到7月8日朋友来家中做客才知道此事。被救者还称,事后他们也想站出来向邓家道谢,“但不知道怎样去联系邓锦杰的家人”,同时又说“外面议论纷纷,心里很害怕”,所以直到警察找上门,他们才站出来。

  但李明的舅舅苏书文告诉记者,他通过电视第一时间得知了“邓锦杰救人,一家三口离开”这回事,而他就和李明一家租住在同一层楼。苏书文说,当时他还和老婆讨论此事,对这一家三口到底是什么人很好奇,同时认为这些人没有良心。当他知道是自己的外甥后,当即就去和李明说,去找邓家赔礼道歉。

  李明平常是否看电视?当记者问及此事,苏书文称,李明的房间内没有电视,但是有电脑,他回家后就喜欢玩电脑。记者在其出租屋内,也确实看到有一台七成新的电脑。李明的母亲苏秀其表示,他经常上网。

  记者手记

  除了道歉,更需要的是直面

  受人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

  娄底救人事件,被救者悄然离开的行为,直接触及到了社会的道德底线,也直接伤害着英雄的在天之灵。迄今,令大众无法接受的除了那一句迟来的道歉外,还有就是事件的许多细节仍扑朔迷离,悬疑与纷争仍不绝于耳。

  但这一切都不重要了,重要的是我们相信“知过能改,善莫大焉”,但“知过”的前提应是做人最基本的坦诚和对善行最基本的敬畏,而非一味地逃避和推诿。

  否则,逝者何安?来者何为?

【编辑:姚培硕】

>社会新闻精选: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中新社和中新网观点。 刊用本网站稿件,务经书面授权。
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及建立镜像,违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06168)] [京ICP证04065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2003042-1] [京ICP备05004340号-1] 总机:86-10-87826688

Copyright ©1999- 2022 chinanews.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