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滚动| 国内| 国际| 军事| 社会| 财经| 产经| 房产| 金融| 证券| 汽车| I T| 能源| 港澳| 台湾| 华人| 侨网| 经纬
English| 图片| 视频| 直播| 娱乐| 体育| 文化| 健康| 生活| 葡萄酒| 微视界| 演出| 专题| 理论| 新媒体| 供稿

海南乐东华侨一家三口寄居墓地 10年没吃过肉

2012年07月17日 15:27 来源:南海网 参与互动(0)
海南乐东华侨一家三口寄居墓地10年没吃过肉
  七旬华侨老汉的“家”与墓地为邻(南海网记者刘丽萍摄)
  一个空心菜、一锅粥就是一家人的幸福(南海网记者刘丽萍摄)

  一个是身患间歇性精神病的女人,一年365天都在吃药打针,除了分担些许家务似乎什么都不知晓;一个是贫苦穷困的华侨老汉,早年父母双亡被迫四处流浪,一座破烂的纸糊房子是他一生唯一的财产。

  在海南乐东黎族自治县黄流镇,只要提及邢增彩和刘文华这对夫妇,村民们都会禁不住露出同情的眼神,“太可怜了,一家人都住在村里的墓地旁,经常连饭都吃不上”。7月16日,南海网记者走近了这个为生活四处奔走的家庭,寄居在墓地垃圾堆内六年的他们,似乎已经与“外界”隔绝,没有亲人、朋友,记者的造访算是不小心闯进了他们的生活。

  据了解,目前乐东县黄流镇镇政府和相关部门已经出资建房,正积极对刘文华一家生活给予援助。

  一家三口与墓地为邻 破烂棚子是唯一的家

  16日中午,南海网记者来到乐东黎族自治县黄流镇黄四村,在当地一位爱心志愿者(网名叫“现代骆驼祥子”)的帮助下找到了刘文华的家,一个距离镇上大约2公里的林子里,推开木制的简易门,走进去最先映入眼帘的是几座凸凸的坟地,再往前走几十米才能看见一座几乎都是用垃圾堆起来的房子。

  随行的志愿者告诉记者,这里就是刘文华的家,说是“家”,不如说是一个落脚歇息的地方,因为残破的纸糊房子连挡风遮雨的作用都发挥不了。低矮的纸糊棚子被分成了三间,一间是一家三口的卧室,里面只有一张窄窄的自制床,连屋顶都没有,上头仅有几根竹竿撑着一块大大的透明塑料布;一间堆满了垃圾、柴火的厨房,不到一米五高,一不小心就会碰头;另一间算是垃圾储存室,门口和房子里都堆了一米来高的纸皮和塑料瓶。

  记者进去的时候,刘文华一家三口正在屋子对面的松树下吃饭,两个箩筐上支一块木板就是饭桌,桌上只有一个空心菜、一锅看不到几粒白米的稀饭,坐在一旁滋滋有味吃饭的短发女孩很是瘦弱,她是刘文华最小的女儿,接过记者递去的一瓶矿泉水,清澈的眼眸里满是欢喜。

  皮肤黝黑、腰部蜷曲的刘文华看见记者走过来,赶紧放下手中的筷子穿上一条半长的旧裤子,到处找凳子热情地招呼记者坐下;表情木讷的妻子也找来了两块可以暂当凳子的木板。

  刘文华不太会说普通话,他用万宁话跟记者说:“谢谢你们来看我们,我们家好久没有客人出入了。”

  悲情人生苦难多 疯妻幼女生活艰辛

  谈及自己的人生履历,刘文华匆忙从屋子里拿出了两张陈旧、泛黄的过塑纸张,他说这是他的出生证和签证,因为是英文他自己一直没看懂,从签证上可以看出,刘文华祖籍万宁,1940年出生在马来西亚,1948年办理签证回国。

  刘文华讲述,他父母是马来西亚的商人,但在一次保护华商集团的利益中双亲死在日军的剌刀之下,失去双亲的他被迫在1950年随华商返回中国,时年仅八岁。回国后住在了伯父家里,17岁时伯父过世,他开始离开万宁过着漂泊不定的生活,先是在万宁当童工,后又流浪到三亚、崖城打散工,最后到乐东帮人看守田园,二十多年前入籍黄流,但因为没有一分一寸土地,他只得靠打零工挣取生活费,“当时干工都不讲价钱,别人给多少就拿多少,只要有一碗饭吃就心安理得了。”

  1988年,刘文华经人介绍娶得一妻,当初并没有意识到其妻精神不正常,等把妻子接到坟地上成家之后才发现妻子患有间歇性精神病,他本可以把妻子送回去。可是,他没有这样做,20多年来,他靠着一边替人劈柴,一边捡拾破烂,帮妻子看病治疗。妻子怀孕后,刘文华也担起了男人应该有的责任,他用捡来的几块油纸布搭起了一座小房屋,每天起早贪黑的去捡破烂养家糊口。

  “好的时候,捡一天破烂可以挣15元,少的时候只要10元钱,妻子孩子都跟着我受委屈,我心里一直很愧疚,真的是对不起他们的。”刘文华说,家里没有餐桌、没有电灯、没有一件家具,住的是一间用树枝围起来的没有顶棚的家,刮风下雨的时候孩子们都裹着油布在大树底下过,为了不让孩子们窒息,他抱着孩子过了一个又一个的风雨之夜,偶尔妻子还会有间歇性精神病发作,一个人又顾不来,经常是听天由命。

  苦难生活压弯“腰杆子” 一家人10年没吃过肉

  刘文华说,自己有三个孩子,最大的儿子已十九岁,因为没钱上学,六年级就辍学到镇上一家餐厅里当服务员,但工资仅够他吃饭和在镇上租房子;二儿子今年十六岁,还在读书;最小的女儿才12岁,刚上五年级,是家里的顶梁住,家里的事都由女儿扛着,女儿每天都负责挑水、煮饭、陪妻子去医院。他说,儿子的智力也不全,可能是有些遗传因素,但女儿的成绩不错,数学成绩都在八十分左右,他说如果条件允许,还想让女儿去培训班。

  因为长年累月的超负荷劳作,刘文华现在也患有腰间盘突出、骨质增生,行走很不方便。“为了生活,没有办法啊,小孩还小,妻子也要钱看病。”刘文华说,他每天都要出去捡一些破烂来维持家计,因为他的妻子每天都要打针吃药,一停下药来就会发作,所以一旦没有收入连饭都吃不上,他一直在强调很感谢政府,他们全家五口每个月可以领到六百元的低保金,平均每天二十元,但妻子每天的医药费就要花去几十元。

  当问及多久没吃肉了,刘文华小女儿光梅竟告诉记者:“家里没有吃过肉,不知道什么味道。”刘文华说,是有10来年没吃肉了,家里偶尔会吃点鱼。随后,记者从志愿者那边了解到,刘文华口里的“鱼”,竟是市场上的好心人送的卖不掉的鱼仔。

  小光梅是个机灵乖巧的女孩,采访中,光梅一直用圆溜溜、清澈的眼睛注视着大家。“加上校服,我一共有四套衣服,在家里穿破的,去学校就穿好的。”她委屈地告诉记者,自己班里有91个同学,却没有一个人愿意跟她玩,她唯一的两个好朋友就是收破烂主人的两姐妹,每当看到别的孩子可以吃很多好吃的、穿漂亮的衣服,她只能想着好好学习,爸爸偶尔给我的零花钱,她也只用来买学习用品。

  社会爱心暖流涌现 政府将出资建新房

  7月5日,一篇名为《关注:活在社会视野之外的悲情人物》的帖子一经披露,迅速引来众多网友关注,并自愿为刘文华发起了爱心募捐活动。随行的志愿者“现代骆驼祥子”一直没有告诉记者他的真实名字,他说:“我只想默默无闻地助人为乐,让更多的人关怀这一家子人。”

  “现代骆驼祥子”告诉记者,目前已经有很多爱心人员伸出援助之手,7月21日还会组织志愿者前往刘文华家里探望,目前已经筹得善款一万多元,虽然对刘文华来说,要抚养小孩、要给妻子看病、还有他自己的疾病,这些钱也许只是杯水车薪,“但是这是社会对他的一份爱,他很需要这份迟来的爱。”

  据乐东黄流镇综合治理办公室主任陈梦风介绍,镇政府一直很关怀社会上的弱势群众,因为刘文华的情况之前没有人上报过,政府一直不知情,现在了解情况后,镇政府已经出钱替刘文华一家人购了一块土地,准备无偿为其建造一栋30平方米的新房,昨天已经开始动工了,最迟半个月就可以入住,往后还会对其生活给予一定的资助。(南海网记者刘丽萍实习生王金燕)

【编辑:张尚初】

>社会新闻精选: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中新社和中新网观点。 刊用本网站稿件,务经书面授权。
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及建立镜像,违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06168)] [京ICP证04065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2003042-1] [京ICP备05004340号-1] 总机:86-10-87826688

Copyright ©1999- 2022 chinanews.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