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滚动| 国内| 国际| 军事| 社会| 财经| 产经| 房产| 金融| 证券| 汽车| I T| 能源| 港澳| 台湾| 华人| 侨网| 经纬
English| 图片| 视频| 直播| 娱乐| 体育| 文化| 健康| 生活| 葡萄酒| 微视界| 演出| 专题| 理论| 新媒体| 供稿

村民李如友的“7.21”惊魂:真没想着能活回来

2012年07月26日 23:42 来源:中国新闻网 参与互动(0)

  中新社北京7月26日电 题:村民李如友的“7.21”惊魂:真没想着能活回来

  中新社记者 石岩 蒋雪林

  “现在想想,自己能活回来站在这里,真有点像做梦。”站在自己被淤泥糊满的三间平房前,回想起5天前的那场遭遇,58岁的李如友仍有些惊魂未定。

  李如友家住北京房山区佛子庄乡佛子庄村大石河旁,7月21日,一场61年来最强降雨突袭北京,迄今已造成77人死亡。其中房山区受灾程度最甚,其局部降雨量接近500年一遇。

  倘在当时便了解到问题的严重性,李如友绝对会做出不同的选择。当日下午,暴雨倾盆,4、5点钟的天色恍如黑夜,听着“感觉能把屋顶砸透”的雨声和雷声,李如友的妻子一再劝自己的丈夫一起去村委会安排的防汛安置点躲雨,李如友不去,无奈,李妻只得撇下丈夫一人,抱着孙子一起冲往安置点。

  “感觉不行了,赶紧来!”这是妻子走前丢给李如友的最后一句话。

  “没事!”李如友心不在焉地应着。在他看来,妻子所担心的“不行”绝不可能发生,“我家门前的大石河发过好几次水,十来年了,没出过一次事。”他对中新社记者说。

  大石河确是在李家“门前”——他其实就是在河道里盖的房子,房门距离常态下的河水仅有十余米。尽管经验告诉他“没事”,但保险起见,他还是围绕着房子砌起了一堵“结结实实的石墙”,“这样即便发水,也冲不进来”。

  石墙很快被冲垮了,李家最后一道屏障被汹涌的河水轻易地夷平,但当时的李如友浑然不觉。他只是感觉“水涨得很快,一会儿就快漫着脚了”,他忙着往“漆黑的门外”铲水,忙着找东西堵漏,就是没有想起逃离。

  “他家的条件本来就不算太好,守着家舍不得离开也是可以理解的。”佛子庄党支部书记姜来军介绍。

  这一点得到了李如友的认可,他家几乎所有的收入来源,就是他那90多只羊,一年收入“一两万”。但暴雨过后,他的羊也只剩下二十来只。

  李如友也曾想起看看屋外羊圈里的羊,但屋里的一片汪洋已足以让他焦头烂额,等他意识到自己是在做无用功时,水已没过腰际,且越涨越快,迅速向颈部爬升,望着门外汹涌的激流,一种恐惧感紧紧攥住了他——呆在屋里,就是等死;跨出门外,便是找死!

  还好电话通着!晚上8点左右,李如友拨通了村支委委员韩正英的电话求救,后者安慰他“没事,马上救你出去!”

  叫上几个村干部和自家亲戚,韩正英迅速赶到李如友家旁边的土坡上,而此时的李如友,也已爬上屋内一个靠近山墙的两层铁架上,眼看着这个约两米高、防地震用的铁架子被洪水从下部渐渐吞噬,他“不住地打哆嗦”,心想“完了,铁定活不成了”。

  韩正英却没有绝望,在尝试了包括向屋内甩绳在内的几种方法失败后,他发现,李屋山墙处积水相对较浅,而山墙内正是李如友避难的所在,便提出砸墙救人。

  于是,蹲在铁架子上的李如友,开始听到墙外一声声铁锤的闷响,偶尔的一阵间歇,是腰系粗绳的志愿者砸累了,连走带游地趟过深水回去换人。每一个人的出发都异常庄重,因为偶尔的失足或小小的意外,便可以导致人被洪流卷走的悲剧,但自告奋勇的人们还是很多。

  水越积越高,李如友“感觉自己的心快从心脏里跳出来了”。倘若这场竞赛,他的乡亲们赢不了,最后拖出的,便很可能只是自己冷冰冰的这把老骨头了。

  晚上10点钟左右,“轰隆”一声,李如友的心像炸开一样,一块碎砖落在他脚下——山墙被砸开一个窟窿,而此时水面距离他的脚底,只有十几厘米。

  “我被救上土坡时,上面站得都是人,很多人都埋怨我不舍得离家。”李如友不好意思地笑着说,“我给大家添麻烦了”。

  而经历了这场“生死劫”,李如友的心态也豁达了很多,“家里损失是很大,家具很多也报废了,但只要人在,很多东西都是可以从头置办的。”(完)

>社会新闻精选: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中新社和中新网观点。 刊用本网站稿件,务经书面授权。
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及建立镜像,违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06168)] [京ICP证04065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2003042-1] [京ICP备05004340号-1] 总机:86-10-87826688

Copyright ©1999- 2022 chinanews.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