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滚动| 国内| 国际| 军事| 社会| 财经| 产经| 房产| 金融| 证券| 汽车| I T| 能源| 港澳| 台湾| 华人| 侨网| 经纬
English| 图片| 视频| 直播| 娱乐| 体育| 文化| 健康| 生活| 葡萄酒| 微视界| 演出| 专题| 理论| 新媒体| 供稿
信息

文物修复工作吓跑徒弟 20多年技师:要耐得住寂寞

2016年07月22日 13:11 来源:中国新闻网 参与互动 
修复好的清代紫檀雕莲叶龙纹宝座。受访者供图。
修复好的清代紫檀雕莲叶龙纹宝座。受访者供图。

  原标题:吓跑徒弟的文物修复工作,他一干就是20多年  

  中新网上海7月22日电 (邱宇)一堆几百年前的残木块在库房堆积了很久。直到有一天,有人拂去上面的灰尘,把它变成精致的宝座。

  马如高是上海博物馆专修明清古家具和漆器的文物修复师,他耗费近8个月的时间,成功把散成200多块残木块的清代龙纹宝座进行了复原。

  “古代有些工匠,一辈子就做了几件东西,很精细的。他们不受时间限制,只管慢慢地雕。”马如高觉得文物也要细细地修。

马如高在修复文物。受访者供图。
马如高在修复文物。受访者供图。

  “要耐得住寂寞”

  多数时间,修复师要一个人面对文物工作,没有太多对话。在马如高的工作室里,只有他和徒弟两个人,还有一堆文物残片和修复工具。

  “首先要心静,要耐得住寂寞,才能坚持下去”,马如高说,这是他工作20多年的体会。

  他想把这种理念传给徒弟。刚把徒弟收进门,马如高就扔给他一根70厘米长、截面为10厘米乘8厘米的矩形木头,要求他从早刨到晚,用一天时间刨到只剩2厘米长。

  “当时手上磨得全是水泡”,马如高的徒弟说。而这样的基本功训练,马如高自己在年轻的时候进行了长达三年。

  手上功夫就是这样练出来的。在修文物的时候,经常需要刨出90度直角,差一度都不行。没有长期的训练,很难做到这一点。

修文物时使用的木制残片。<a target='_blank' href='http://www.chinanews.com/' >中新网</a> 邱宇 摄
修文物时使用的木制残片。中新网 邱宇 摄

  “吓跑了一个徒弟”

  想召一个徒弟并不容易,因为如今肯学这门手艺的年轻人不多了。

  自己的老师傅在2008年退休后,马如高收了一个徒弟,希望把手艺传承下去。但没想到,只教了一个星期基本功,徒弟突然“消失了”,手机关机。

  马如高后来才知道原因:徒弟参加同学聚会,被同学嘲笑“干木匠的活儿,当心连老婆都讨不到”,再加上天天锯木头、刨木料,工作实在辛苦,所以放弃了。

  “吓跑了一个徒弟”,马如高苦笑,“现在的年轻人大多不愿干这行”。

  他对“木匠”这个称呼并不反感,“我们那个年代,干木匠很光荣,手艺人到哪里都能吃上饭。现在也应该是让人骄傲的事情才对”。

  让马如高有点遗憾的是,他的儿子也没有涉足文物修复行业。

马如高使用的刻刀。<a target='_blank' href='http://www.chinanews.com/' >中新网</a> 邱宇 摄
马如高使用的刻刀。中新网 邱宇 摄

  最满意的作品

  在教徒弟的时候,马如高也会回想起年轻时的事情。他修的第一件文物是一把明朝的交椅,1995年,“心里特别紧张,怕把一件珍贵的文物搞坏了”。在当时,那把交椅能拍卖到50万美元。

  现在,马如高的技术纯熟了许多。几百块散落的木制残片,他看一眼就知道哪片木头是家具的哪个部位。

  清代紫檀雕莲叶龙纹宝座是马如高修过的最难的文物,也是最满意的作品。这件文物原本是200多块残片,长期堆积在库房一角。马如高补上了100多块缺失的残片,经过镶拼、打磨、做旧,终于修复成一件完整的大型宝座。

  这件宝座座屉呈月牙形,后背正中部位以硕大的莲叶为饰,叶脉清晰,上刻“寿”字,莲叶上方雕一正面龙,莲叶下端雕蛟龙出水图样;莲叶两侧围屏均作缠枝莲镂空围栏,十分精美。

修复好的汉代彩绘漆樽。受访者供图。
修复好的汉代彩绘漆樽。受访者供图。

  瞒了家人近10年

  在精美文物的背后,有文物修复师不为人知的辛苦。

  修复师需要长期接触各种对身体有害的化学物质、粉尘等,虽然戴着防护口罩,工作时间久了,马如高还是会觉得头晕、头疼。

  2002年最初接触漆器时,马如高的手臂上密密麻麻长了许多水泡,去医院后才知道是对生漆过敏。为了不让家人担心,马如高告诉他们已经不再做漆器修复,在工作中却没有停手。直到2012年接受媒体采访,家人才发现他的“谎言”。

  如今,漆器在现代生活中慢慢退出了历史舞台,漆器工艺也渐渐失传。马如高有些焦虑,“修复保存下来的古代漆器,变得刻不容缓”。

  他取出一只棕色的汉代木盒,历经千年,上面的生漆光亮如鲜。“你看上面的彩绘,画得很细很细,这是古代工匠的手艺”。

  马如高想修一辈子文物,就像古代工匠做一辈子工艺一样。(完)

【编辑:卢岩】

>社会新闻精选: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中新社和中新网观点。 刊用本网站稿件,务经书面授权。
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及建立镜像,违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06168)] [京ICP证04065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2003042-1] [京ICP备05004340号-1] 总机:86-10-87826688

Copyright ©1999- 2021 chinanews.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