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滚动| 国内| 国际| 军事| 社会| 财经| 产经| 房产| 金融| 证券| 汽车| I T| 能源| 港澳| 台湾| 华人| 侨网| 经纬
English| 图片| 视频| 直播| 娱乐| 体育| 文化| 健康| 生活| 葡萄酒| 微视界| 演出| 专题| 理论| 新媒体| 供稿

守诺养亲13载 66岁老人无微不至照顾95岁二叔

2017年10月27日 09:21 来源:广州日报 参与互动 

  66岁老人的孝行

  无微不至照顾95岁瘫痪聋哑的二叔

  守诺养亲13载 遵父母遗愿要在家里为二叔养老送终

陈广涛
陈广涛

  百善孝为先,明天就是重阳节了。虽与广州远隔千里,66岁辽宁人陈广涛的故事在上一周还是感动了万千网友,有人说“难得、含泪、佩服”,也有人留言“他晚年算是毁了”。

  53岁,因工伤提前退休,从事医院管理工作的陈广涛放弃了城市生活,独自一人回到阔别30年的农村,一个连4G信号都没有的小山村,照顾年迈的父母、叔叔。13年,老人们相继变老,光是给大小便不能自理的老人洗床单、衣服,他就洗坏了4台洗衣机;13年,父母相继去世,他又不舍天生聋哑、终身未婚的二叔,与老人同睡一炕,贴身照顾至今。

  接受广州日报记者采访时,陈广涛说不知道能坚持多久,但就想尽力完成父母的遗愿,在家里为二叔养老送终。“同样为人,我叔他是真可怜。” 他说。

  文、图/广州日报全媒体记者 王丹阳

  2004年,53岁的陈广涛回乡时,距离他离家当兵已过33年。老家等待他的是1间老房,3个独居老人组成的“80后”家庭——母亲86岁,父亲84岁,二叔81岁。

  少小离家老大回

  老房位于辽宁庄河市鞍子山乡金山村榆树底屯,陈广涛没想到,原以为暂别的城市生活,一晃就过去了13年。

  此前,陈广涛生活在距离老家一百多公里的丹东市,他从部队转业,在一家医院从事后勤管理工作,担任业务处处长。由于一次工伤,45岁的陈广涛腰椎椎骨崩裂,因此提早退休。

  陈广涛的退休生活本可以很“潇洒”。他经济上不紧张,有退休金,妻子在医院上班,退休后还被返聘;儿子还没有孩子;天生热情、喜欢钓鱼的他常相约战友聚会。所在的老干所也不时组织体检、聚会和旅游。

  回乡前,陈广涛和兄弟姐妹逢年过节会回乡看望父母、叔叔。随着父母、叔叔一转眼变得更老,他们却坚持不离故土,不去城里与子女同住,不雇人在家,更不去养老院。

  从“80后”陪到“90后”

  陈家兄弟姐妹六人都不在老家。陈广涛排行老五,他有三个哥哥、一个姐姐、一个妹妹。条件上,陈广涛不是最好的;住处离父母也是最远的。

  但陈广涛不顾妻子的意见,坚持回家照顾老人,陪着老人从80多岁走到了90多岁。

  陈广涛兄弟姐妹对老人都挺孝顺,逢年过节都给老人钱。但是陈广涛一回乡,老人就叫他去买化肥、种子,种地。

  “咱们农民对种地不用心,还要干吗?”父亲的一句话,让陈广涛拿起了锄头,边学边干。他腰椎不好,不能干重活,就雇人干,妻子还给他买了一台农用三轮车。

  “种地不图钱,也不缺吃,就为了哄老人开心。”多年来陈家的地一直没荒着,种有玉米、花生,黄豆,老人看见就开心。在这个宁静的乡村,没有4G网络,唯有的娱乐就是唠嗑和看电视,要去附近的镇里买东西,66岁的陈广涛至今还骑着摩托车去买。

  老人越老越黏他,他也忙得脱不开身。

  13年洗坏4台洗衣机

  这13年,光给老人洗洗衣服,他就洗坏了4台洗衣机。

  老人越老,毛病越多,最麻烦的是大小便失禁。仅在今年,陈广涛就洗坏了几套被褥,还不包括无法洗直接扔掉的被褥、被套。

  妻子一边心疼他,给他从城里买了不少橡胶手套,一边对他提意见,认为陈广涛的兄弟姐妹应该轮流照顾老人。

  陈广涛笑着说,兄弟姐妹的心都孝顺老人,只是具体工作由他来做。2008年,陈广涛的母亲91岁去世,临终时,她拉着小儿子的手说,不要把叔叔丢下。2年后,父亲临终时,也是这个要求。

  陈广涛的二叔是天生聋哑人,终身未婚,没儿没女,跟哥哥嫂嫂一起住了超过60年。

  曾经有一段时间,陈广涛的父母被儿女说动了,要去城市生活,但想到陈广涛的二叔在农村,儿女家又容不下三个老人,最终还是决定留下。

  回乡前,陈广涛跟二叔不熟,感情也不特别深。但陈广涛说:“我叔挺苦的。残疾、没结婚、没儿没女,我就想让他有子女在旁的感觉。”

  照顾瘫痪卧床半年多的父亲和已瘫痪一年多的二叔时,陈广涛长期失眠,晚上休息不好,老人一动就醒。老人有时4时就起床,半夜还要起夜两三次。

  戒烟4年锻炼毅力

  父母去世后,陈广涛的兄弟姐妹说,按着叔叔是五保户的情况,可以送去敬老院。

  老房子的房顶漏了,陈广涛想修房子,但修房就要把老人送到敬老院,一听敬老院,陈广涛二叔就哭。

  “你不去,我怎么修房?”陈广涛比划着。

  “你走吧,你走了,我就死了。”他叔叔边哭边用手语比划。

  “我是吃了亏,遭了苦,但是要把老人扔下,我确实不忍心。”陈广涛说。

  陈广涛以前抽烟很凶,每天一两包。后来他想,如果能有毅力戒烟,他就能把照顾老人的难题一一解决。

  现在陈广涛戒烟4年,他觉得自己很有毅力。

  去年8月前,陈广涛二叔还能出门活动串门,后来就一下子脑梗,瘫痪卧床,脑子时而清醒时而糊涂。

  二叔一刻也离不开他

  如今,66岁陈广涛和95岁陈二叔的一天是这样度过的。

  早上,4时至6时之间,老人就要起床,陈广涛伺候老人洗脸、吃饭。伺候完,他才自己洗漱,吃饭,然后再洗脏衣服,干杂活。

  有时他在院外干活,没多久,老人瞧不见人就在床上嗷嗷叫,一刻也不能离他。

  95岁的二叔假牙已经戴不住,陈广涛就把豆腐、鸡蛋、青菜像饺子馅一样剁碎放在粥里。

  “营养是保证了,但口味不行”。陈广涛说,吃完晚饭后,老人要看电视就看,不看就睡觉。瘫痪的二叔睡里面,陈广涛睡外面,随时照应,一般每晚要起夜三次。

  叔叔的瘫痪前半年,陈广涛没摸准规律,几乎无法休息。现在他对老人的情况比较了解了,晚上还能睡好觉,习惯成自然了。

  陈广涛说,父亲临终前半年瘫痪在床,有了伺候父亲的经验,他“能让我叔‘舒服’多了”。

  有时,陈广涛会跟二叔开玩笑说,“你有福,你的福就是我的苦。谁让我赶上了?”

  陈广涛说,他早已习惯这样的生活,希望二叔能好一点,也希望他早点解脱,别再受苦。如果那一天来了,陈广涛说送走二叔,他就回丹东和家人团聚。

  “但现在服务质量我没法下降。”陈广涛笑着说。

  对话:

  没底线的人才丢下老人

  广州日报:当初为何要回乡照顾父母?

  陈广涛:家家都有老人,对自己的老人不尊重、不管、不负责任的人,我深恶痛绝,觉得这样的人底线太低了。我们家就赶上这情况,兄弟姊妹都离开农村,不在老人身边。

  我因伤提前退休,回来发现老人太不容易了,就想给老人减轻负担,在父母跟前尽点孝心,洗洗衣服、做做饭。如果我不去的话,老人就都不在了,那时候就晚了。

  广州日报:回家后发现是怎样的情况?

  陈广涛:三个老人相依为命,非常不容易。2008年,母亲91岁去世,2010年,比母亲小两岁的父亲去世,也是91岁。

  我叔叔享受五保待遇,但是不想去敬老院。他是聋哑人,既听不到也不会说话。在这个情况下,我父母很有想法,跟我说,你把我们都快伺候到土里去了(笑),对你叔叔也得继续服务好。我就答应了父母,不丢下二叔,对他要负责到底。

  广州日报:六个兄弟姐妹,为什么是你坚持照顾13年?

  陈广涛:兄弟中我岁数最小,今年都66岁了。大哥已经78岁,当时正好我退休了,就回来了。我能坚持下来,也因为自己有退休工资。要是连自己都不能养,根本没办法坚持。

  广州日报:妻儿对你没意见吗?

  陈广涛:我爱人对我有点想法,认为兄弟姐妹要轮流照顾老人。十几年前,丹东新开了一家医院,找人做后勤管理,月薪3000多元在当时还算不错。我爱人帮我联系了,但我一想,我如果一走,老人肯定活不到这么大岁数。其他兄弟不常在他身边,不熟悉情况。

  广州日报:你现在身体怎样?

  陈广涛:按照当初的诊断,我什么弯腰的活也不能干。刚回来那年春节,我给父母做饭。弯腰切菜做饭,腰疼得在床上躺了两个月。腿也压了痛,走不了路。但后来就慢慢可以了,但重活仍不能干。这些年,偶尔腿也发胀发酸,但感觉还可以。

  这件事我也觉得很奇怪,有人说是“你孝敬父母,老天爷在帮你”(笑)。

【编辑:史建磊】

>社会新闻精选: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中新社和中新网观点。 刊用本网站稿件,务经书面授权。
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及建立镜像,违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06168)] [京ICP证04065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2003042-1] [京ICP备05004340号-1] 总机:86-10-87826688

Copyright ©1999- 2021 chinanews.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