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凡人歌 | 他叫李百,比李白多个“一”

凡人歌 | 他叫李百,比李白多个“一”

2021年10月28日 08:00 来源:中新社微信公号参与互动参与互动

  作者:吕婕

  “要是能重来,我要选李白,至少我还能写写诗来澎湃……”歌手李荣浩的这首《李白》曾传唱一时,不料,竟真的有人将歌曲变成了现实。

  这个人就是李百(原名,李洪斌),是“诗仙”李白的铁杆粉丝。为了追寻李白,李百46岁时弃商从文,离开家乡黑龙江,千里远赴四川江油,一住就是15年。如今这位61岁的老年“追星族”已成为当地小有名气的“草根诗人”。

李百常年在几平方米的诗亭里写诗。吕婕 摄

  华丽转身

  从“写诗小白”逆袭成“草根诗人”

  2004年,李百看《百家讲坛》节目里康震老师讲李白,一下子就被李白的诗篇迷住了。“我就反问自己,我也挺喜欢诗歌的,怎么有那么多诗句我都没有听说过?之后我就一边看《百家讲坛》节目,一边买书籍补习。”李百说,先是边学习边消化,后来就产生了创作的欲望,开始写一些藏头诗。

  后来,李百拿着自己写的诗来到女儿就读的高中,请语文老师指点一二,没想到老师看后一笑了之,还顺手给了他一本《古代汉语》(下册),让他回去自己琢磨。

李百给小学生讲解诗歌。 吕婕 摄

  虽然周围人都不看好他,李百也自称“没有天赋”,但他始终相信勤能补拙。两年后,李百写出了《孟姜女千里寻夫十二月悲歌》,在山海关孟姜女庙景区一带大卖,甚至有游客坦言“为了买这首诗,把李百的整部诗集都买了”。见自己的作品被那么多人喜欢,李百也是信心暴涨,更加坚定了诗歌创作这条路。“丑出尽了你才会出彩,所以在学习道路上不要怕出丑。”

  当时也有一个爱好写诗的人问李百:“我写了那么多年诗,还不如你这个只写了两年的,你为啥进步得这么快?”“学习哪有什么捷径,我就是干啥学啥、缺啥补啥!平时的话,少几分应酬,多几分休息,少分散精力,多充实主流,学习要一条大河激流奔涌,不要几条小溪流水潺潺。”李百说,正式学习写诗以后,他把所有的娱乐活动都停了,把全部时间拿来看书写诗,这也成为了李百生活的“主流”。

李百以小学生的名字作诗。 吕婕 摄

  “只要你想学,什么时候开始都不算晚。以前我觉得这是忽悠人的,现在我对这句话深信不疑。”李百说,他44岁才开始正式接触诗歌,17年的坚持,让他从一个“写诗小白”逆袭成了一位小有名气的“草根诗人”。不仅如此,除了写诗,现在的李百拉二胡、吹笛子、书法样样都不含糊。

  扎根江油

  热衷诗歌创作既追梦也谋生

  2006年10月,李百辞去黑龙江的工作,只身来到四川江油李白故居,追寻李白足迹,弘扬李白文化。在当地政府的帮助下,他修建了一座4.3平方米的亭子,取名“李百诗亭”。在这小小的亭子里,李百开始“大展宏图”,他把写好的诗拿给过往的游客看,请他们指出不足的地方,然后自己再修改再完善。不断的打磨,让李百的诗词造诣得以迅速提升,从以前的磕磕巴巴到现在的提笔成诗,李百正一步步实现自己的“写诗梦”。

李百展示即兴创作的藏头诗。 吕婕 摄

  “江拂青岭李桃放,油打莲花白逐浪。”这是李百最得意的“藏头诗”,里面包含了“江油”“青莲”“李白”,不仅展示了李白故里在江油市青莲镇,更仿佛将人定格在春光无限的美景中。

  对于李百来说,江油不仅是“偶像”的故居,更是他写诗创作的源泉。“誓将白骨埋诗路,饿死槽头不脱缰。”李百坚定地说,他千里迢迢从黑龙江来到四川江油,与诗作伴15载,从未想过离开。

游客们驻足诗亭前,观看李百写诗。 吕婕 摄

  在江油,李百创作的诗歌不计其数,主要是弘扬李白文化,展现四川自然风光、风土人情等。当然,在追梦的同时也要谋生。渐渐地,写诗已不仅是李百的爱好,也成为了他的生活收入来源,通过“以名作诗”、卖字等方式换取微薄的收入。

  在采访李百时,一对年轻夫妻从绵阳到江油李白故居游玩,途经李百诗亭,驻足观看起诗亭上的一幅对联和几篇诗歌。夫妻俩见诗亭外墙上贴着“以名作诗”的打印纸,好奇问道:“真的可以用名字作诗吗?”“当然可以!”站在诗亭里的李百拿出一个小本子,让眼前的女客人写下自己的名字。“罗丽”,李百看后,稍加思索,便如行云流水般在卷轴上写出“罗苑香弥四海醉 丽梅怒放九州红”的藏头诗。女客人罗丽很是满意,“我性格外向,用梅花怒放红遍九州,而不是静放来形容,真的是恰到好处!”

李百向游客展示藏头诗作品。 吕婕 摄

  人生AB面

  不仅“仰望星空”还要捐建“母亲水窖”

  每个人都有AB面,如果说诗人是李百的A面,那么“母亲水窖终身捐建志愿者”就是他的B面。他常说,作为一个诗人,空有忧国忧民的情怀没有用,还必须要有对社会的责任和担当。从2011年开始,李百每个月都会向中国妇女发展基金会汇款,用于捐建“母亲水窖”。

  “母亲水窖”是一项集中供水工程,是中国妇女发展基金会于2001年开始实施的慈善项目,重点帮助西部地区老百姓特别是妇女摆脱因严重缺水带来的贫困和落后。水窖,指的是修建在地下的用以蓄集雨水的罐状(缸状、瓶状等)容器。

李百捐建“母亲水窖”的证书。 吕婕 摄

  “当时我从收音机里听到了1000块钱就可以捐建一口‘母亲水窖’的新闻,我一想这就是我力所能及的能够帮助别人的事情。当月我就给中国妇女发展基金会汇款2000元,捐建两口‘母亲水窖’。”李百说,当年他离开黑龙江老家,辗转北京、河北、海南、江苏等多地来到四川江油,期间受到了很多人的帮助,留在江油的第3年又遭遇了“5·12”汶川特大地震,他亲眼目睹了什么是“一方有难,八方支援”,也深切感受到了“万众一心,众志成城”的力量。此后,李百就决定在自己能力范围内,一定要为有困难的人做点什么,直到决定捐建“母亲水窖”。从那以后,李百每个月雷打不动地给中国妇女发展基金会汇款。“今年是我捐建‘母亲水窖’的第10年,到目前为止,一共捐了近200口。”

李百捐建“母亲水窖”的汇款收据和证书。 吕婕 摄

  其实李百的收入不算多,而且还很不稳定。他靠售卖诗歌字画为生,生意好的时候,一个月能捐三四口“母亲水窖”;遇到淡季,不仅生活过得紧巴巴的,还要挤一挤才能省出1000块钱,留到月底的时候捐给中国妇女发展基金会。

  “捐舍半杯水,助得满窖泉。”虽然日子过得清贫,但李百从未后悔,不问难与不难,不问值与不值,既然选择了捐建“母亲水窖”,就会坚定地沿着这条路走下去。

【编辑:李玉素】
关于我们 | About us | 联系我们 | 广告服务 | 供稿服务 | 法律声明 | 招聘信息 | 网站地图
 | 留言反馈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中新社和中新网观点。 刊用本网站稿件,务经书面授权。
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及建立镜像,违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06168)] [京ICP证04065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2003042-1] [京ICP备05004340号-1] 总机:86-10-87826688

Copyright ©1999- 2021 chinanews.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