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刘学州“被遗弃”的一生

刘学州“被遗弃”的一生

2022年01月25日 08:21 来源:澎湃新闻参与互动参与互动

  《生来即轻,还时亦净》——刘学州给自己的绝笔长文取了这样一个标题。刘学州微博发的自述。来源:刘学州微博

  1月24日0时02分,寻亲男孩刘学州在微博用7000多字回顾了自己的一生后,离开了这个世界。“阳光照在海面,我也归于大海。从这里结束自己的一生,也带走了这个世界上最美的风景。”

  在遗言中,刘学州自述,他刚出生没多久就被亲生父母通过中间人卖给了养父母;幼时,养父母遭遇意外身亡,他跟着家里老人生活;长大得知自己身世,他想寻找亲生父母;辗转认亲后,却又陷入了“要住所”之争,被母亲拉黑微信。刘学州在抖音里更新的最后一条动态。

  在遭到网友无休止的辱骂后,这位15岁的少年在三亚结束了自己的一生。他留下的遗言中,悉数自己曾遭到校园暴力、男老师猥亵,亲生父母将他卖与他人换“彩礼钱”,被生母微信拉黑,“二次遗弃”……并呼吁对人贩子和网暴者追责。

  一夜之间,在这名曾遭受网络暴力的少年离世后,网民又开始对他释放出最大的善意。他发布遗书的微博下面,十多个小时就涌进近20万条微博评论。

  在遗言中,刘学州将自己打工赚来的一半积蓄和网友资助委托舅妈捐给孤儿院,他将自己“想要一个家”的愿望寄托给了来世,憧憬着自己“应该已经过上了幸福的生活了,应该是一个很美好的人生,在爸爸妈妈的怀抱中长大”。

  倘若人生真的有来世……

  寻亲

  1月24日凌晨,刘学州更新了自己的最后一条微博和抖音。

  在抖音上,他发了一张用手指触摸阳光的图片,配文“bye”,与这个世界告别。几乎同时,他的微博账号@刘学州a 更新了一封7000多字的长文,留下了“生来即轻,还时亦净”的诀别之言。

  在这篇自述长文里,他回忆起自己从小被遗弃的经历,“出生时被父母卖掉做彩礼”“四岁养父母死亡”“二年级开始寄宿学校、校园欺凌受害者、男老师猥亵、寻亲男孩被二次遗弃”“被网暴”……尽管刘学州的回忆里多是一个15岁少年无法承受之重,但他在遗言中,仍不断提及自己“唯一的标签就是‘坚强’。”

  发送完这些,刘学州消失了。

  看到刘学州微博发送的动态时,此前同样经历过网暴、刘学州为数不多的朋友林霞(化名)一下蒙了,“浑身发抖”,她立刻选择向三亚警方报警。

  1月24日,林霞向澎湃新闻回忆,她最初因刘学州的寻亲视频,与他相识。去年12月初,刘学州在网上发布了他的寻亲视频。视频中的刘学州,身穿白色上衣、面目清秀,他在视频中说,“我是寻亲人刘学州,我想寻找我的亲生父母,因为我从小养父母也没有了,我一直没有爸爸妈妈,就想找一下他们。”视频里,刘学州称,自己不确定是被他的亲生父母抛弃还是被偷,“如果被他们送出去的话,我肯定不会再去找他们了。”

  寻亲视频里,刘学州介绍自己“身体健康,身高1米85,皮肤偏白,没有明显胎记和伤疤”。

  决定寻找自己的亲生父母,刘学州曾在社交平台发文称,自己已采集了DNA,“这条路是漫长的,我已经尽全力去寻找了......无论最终的结果如何,我都会积极去面对,我要去过好我自己的生活啦。”

  2021年12月16日,刘学州在微博发出一张自己小时候的疫苗接种本。接种本登记姓名“丁晶”。他说,看到这个接种本时,这些年经历的艰难随着眼泪一起涌出,希望寻亲有个好结果。2021年12月29日,刘学州在警方的见证下与亲生父亲见面。来源:刘学州微博

  10天后,刘学州如愿以偿地和亲生父亲相认。紧接着,刘学州在微博上公开了他与亲生父母相认的照片。照片里,他在大同市公安局新荣分局警方的见证下,和亲生父亲站一起,他露出了笑容。

  2022年1月10日,刘学州与亲生母亲相认。据河北青年报报道,他在内蒙古乌兰察布市和生母见面。刘学州在接受该报记者采访时表示,自己很开心能够见到生母,他说生母想让他把户口迁到内蒙古,并表示想和他一起过年。“今天是个幸福的‘小朋友’。”刘学州在抖音上说。刘学州与亲生母亲相见。来源:刘学州抖音

  刘学州的梦想

  刘学州一直的愿望是想要一个家。“不管在哪,租一个一室一厅就可以。”

  1月19日,刘学州曾表示,他不确定自己出生的准确时间,“我今年应该是17岁。”

  刘学州的舅妈柴丽(化名)此前在接受封面新闻采访时回忆,刘学州是在大同市的一个餐馆里被买来的。刚来到这个家庭时,只有三四个月大,白白胖胖。在刘学州的讲述里,四岁时,他的养父母因为烟花爆竹事故身亡,此后他与姥姥姥爷、舅妈等亲属生活在一起。

  尽管从小刘学州在村里受尽歧视,被说“是爸爸妈妈从外面买来的野孩子”,但刘学州从未放弃过自己的学业。小学六年级时,刘学州转学到了一所县城的私立寄宿学校中上学。从那时起,刘学州自称他就像变了一个人似的,“变得特别的外向,爱说话。后来就很少有人再欺负我,那时候开始,也学会了反驳。”

  “印象中,他是一个很懂事、能力强的孩子。”刘学州曾就读的河北邢台南宫双语学校一位教师1月24日向澎湃新闻回忆,她曾短暂教过刘学州一段时间。刘学州曾是“感动校园十佳人物评选活动(初中)”候选人之一。来源:学校微信公众账号

  澎湃新闻注意到,南宫双语学校官方微信公众账号曾在2019年发布消息称,2019年12月,刘学州曾是南宫双语学校“感动校园十佳人物评选活动(初中)”的候选人之一。他的人生格言是:“上帝给每个人的人生设定了不同的开始,但是人生的结局上帝留给了你自己,去努力创造、奋力拼搏!完善自我,不断攀越。”

  在刘学州生前发布的视频中,各种奖状荣誉证书贴满了墙壁,铺满了床,他说:“这些,是我在黑暗中,一个个拼出来的。”

  刘学州性格的改变,让家人特别欣慰,柴丽此前接受媒体采访时说:“他在学校特别优秀,当过班长、学生会主席,一直很受老师喜欢。”她表示,他已经长大了,想找亲生父母,她和家人支持。

  柴丽还曾对媒体提起,他懂事成熟,现在独自在外租房并兼职养活自己。刘学州寻亲后,同父弟弟的待遇,让他感到有落差。

  在村民眼中,刘学州性格活泼开朗。大村乡北孟村一名村民1月24日向澎湃新闻介绍,刘学州小时候活泼开朗,非常可爱,养父母过世后,刘学州和爷爷奶奶(养)、姥爷姥姥(养)一起生活,“见到都会打招呼,给我留下的印象特别好”。

  听闻家人说刘学州自杀后,这位村民表示非常遗憾可惜。在其回忆里,刘学州小时候学习成绩不错,对70多岁的爷爷奶奶也挺孝敬。两个老人身体也不是很好,“他爷爷养羊,得了布病。”

  24日,刘学州伯父称,早上听到学州去世的消息,“太意外了”。此前,刘学州未和家人联系,也没有任何征兆。但他伯父也表示,平时家人和他联系较少,养父母离世后,他和爷爷奶奶生活,种地是家里唯一的经济来源,生活比较拮据。

  刘学州曾提到过自己的梦想。“我的梦想就是在自己30岁前完成学业,然后通过自己的努力有一坐(座)房子”。他希望过上稳定的生活,站在三尺讲台上教书育人,“用积极乐观的态度教好每一个小朋友。”

  认亲成功后的反转

  “幸福”来得太晚,却消逝得太快。

  如愿以偿找到亲生父母并相认后,刘学州并没有得到“一个家”。在这之后的一段时间里,他与亲生父母的矛盾不断加深。他在抖音里曾发布的“平芜尽处是春山”“希望有一个好的结果”的期许再也无法实现。

  随着网友关注度增高,有人开始质疑其“炒作”且让粉丝给他捐款。

  他于1月14日在抖音发文称,他并未接受任何机构和个人对其捐款。

  在此期间,刘学州和生父生母的关系也发生了微妙的变化。

  1月17日,他发布了生母拉黑他的微信的截图。他说:“不知道你们哪里来的脸说我逼你们、骂你们?都到这个时候了还出来脱罪,早干嘛去了?”

  18日,他发布了一张老家房子的照片。照片中的房子破败不堪,杂草丛生。他说,这是他现在的家。“这一切是亲生父母卖我导致的,所以我找他们要一个属于我自己的家有错吗?而且,我不是大家口中说的大人,我还是个孩子!”

  同日,刘学州又发布了一段他和生母对话的录音,两人似乎起了争执。他的生母称,“那你怎么不问问你养父母是怎么造成的呢?谁让他们抱呢?他们不抱还有别的好人家抱呢。”

  1月20日,刘学州的生母接受媒体采访时称,当年未经家人同意生下孩子,后无经济支持才将孩子赠予他人。对于是否曾收钱,她称:“人家也没有说给我们钱,我们也没有说管对方要钱,他们给了我们说是买个营养品的钱。最关键的是当时我们没有养他(刘学州)的能力。”

  对于把刘学州的微信拉黑,他生母称,只是想重新获得平静的生活,她和刘学州生父各自结婚了,“本来说咱们经济有限,我们现在没有那个能力,他逼着我们非要买房还不管我们的死活,父母也是寒心了。”

  刘学州的生父丁先生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刘学州坚持要求生父母现在就为他买房,生母对此十分愤怒,并拉黑了其微信。丁先生认为,刘学州养父母家庭条件并不算差。对于他在社交媒体上的发声,丁先生称,自己不愿再理会。“他想干嘛就干嘛吧,他说出怎样的狠话,也不想再看到。”

  刘学州将这段采访文章的截屏发布,并表示,他没有要求在河北买房或者与他们同住。在与生父生母关系发生变化同时,这让曾被称为“野孩子”的刘学州再次感受到恶意。而此次的恶意来自互联网上未知的网民。

  19日,有网友私信其抖音账号称:“太恶心了你。”在微博上,也有网友评论其称,他是在“炒作”“立人设”,利用网友的善良博取同情心。还有网友质问刘学州,“刚开始挺同情这个小伙子,看到要父母给他买房有点改观了,为什么别人父母健在可以啃老?”

  刘学州曾回复其中一位网友的评论称,“诽谤是违法的,保留证据了。”

  1月19日晚,在接受采访时,刘学州反复强调,不知道为什么会传出来“要房子”这三个字。他表示,自己只是想要一个住所。

  刘学州回忆起认亲成功后的场景。一个人拖着行李箱,在街上走,没有住的地方。“没有办法,我给舅妈打个电话,让舅妈给我在家开门。”

  “就算不买房子,租一个一室一厅都可以,不管是在你们(亲生父母)那边,还是我们(舅妈)这边,都可以。”刘学州解释道。

  除了上述闹剧,刘学州还称难以面对自己是被亲生父母卖出去的事实。他在7000多字的自述文里写道,“那天中午,我就给爸爸打过去电话。他说了,他的确收了几千块,但是不是我养父母买我的2万7......因为之前爸爸告诉过我说,他们是通过医院医生介绍才把我卖掉的。”

  知道这些后,刘学州内心极度地痛苦。他在最后的自述文中提及自己“情绪几度崩溃”、“一连几天睡不着觉”。

  1月24日,刘学州的姥姥在接受澎湃新闻视频采访时承认,他们一家出了2.7万元从刘学州亲生父母处将他买来。“(生父母收到了)6000块是因为中间人。”

  对于刘学州被买卖一事,24日,澎湃新闻从大同市公安局新荣分局获悉,目前相关部门正展开调查,有调查结果会向社会发通报。

  最后的求助

  “如果知道认亲的结局是这样悲剧,我一定会想一切办法阻拦他。”林霞在刘学州发布寻亲视频时就一直在关注他的动态。

  林霞告诉澎湃新闻,在和刘学州短暂的接触过程中,她认为刘学州是一个开朗、乐观、阳光的大男孩,“他特别努力,1月22号去三亚的当天,我们还通了一次电话。”

  在这通20多分钟的通话里,林霞感受到刘学州心情低落。刘学州向她倾诉学习的烦恼,寻亲后亲生父母的态度让他失望。

  “我让他关掉微博私信,实在不行把微博抖音卸载掉,眼不见为净。他答应我他不会做傻事。”两年前,林霞也曾经历过网络暴力。回忆起当初被网暴的感受,林霞说自己仿佛被困在一个圈套里,打开微博私信,到处都充斥着乱七八糟的信息,“我特别能理解州州,告诉他不要怕。”

  这次通话,刘学州谈到自己的学业,刘学州目前在石家庄一所学校读幼师专业中专,打算明年毕业后参加高考,刘学州还告诉她,无论发生什么事情,不会放弃生命。

  “电话快要挂断时,他告诉我,姐,我去剪头发了。”让林霞感到意外和震惊的是,1月24日凌晨,刘学州在微博上发了那封“遗书”。

  林霞等人看到刘学州的微博长文后,他们第一时间向三亚警方报警,也通过微博、抖音等社交媒体,寻找在三亚的网友。“有一位网友在微博留言说他在三亚后海看到刘学州走过去,擦肩而过,我们把信息提供给警方后,很快锁定了。”

  林霞说,刘学州此前曾向她透露,他有较严重的抑郁症,“一直在吃药,网络暴力是压死他最后一根稻草。”

  1月24日,另一位志愿者王雪(化名)告诉澎湃新闻,她曾在刘学州遭遇网络暴力时,建议刘学州关掉微博私信。刘学州则告诉她,“如果有一天真出事了,请你呼唤大家替我报警。”

  林霞告诉澎湃新闻,目前她和王雪等多位网友一起,打算收集刘学州遭遇网络暴力的证据,联系律师起诉相应的网暴者,“这也是州州想做的事。”

  在遗言里,刘学州说,之前是过身份证上面9月28日的生日,后来知道真实生日是农历4月12日,“如果明年有机会过生日的话,我还是想继续过9月28日的。”

  记者 喻琰 薛莎莎 朱轩 廖艳 见习记者 何沛芸

【编辑:王诗尧】
关于我们 | About us | 联系我们 | 广告服务 | 供稿服务 | 法律声明 | 招聘信息 | 网站地图
 | 留言反馈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中新社和中新网观点。 刊用本网站稿件,务经书面授权。
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及建立镜像,违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06168)] [京ICP证04065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2003042-1] [京ICP备05004340号-1] 总机:86-10-87826688

Copyright ©1999- 2022 chinanews.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