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滚动| 国内| 国际| 军事| 社会| 财经| 产经| 房产| 金融| 证券| 汽车| I T| 能源| 港澳| 台湾| 华人| 侨网| 经纬
English| 图片| 视频| 直播| 娱乐| 体育| 文化| 健康| 生活| 葡萄酒| 微视界| 演出| 专题| 理论| 新媒体| 供稿

郝邵文盼瘦成汪东城 谈儿时表演:会被自己萌到

2012年11月27日 13:46 来源:渤海早报 参与互动(0)
郝邵文盼瘦成汪东城谈儿时表演:会被自己萌到
郝邵文

  如果你看过《旋风小子》、《新乌龙院》这两部老电影,一定会对片中那个可爱的小胖子记忆犹新。一晃十多年过去了,当年的那个童星现在过得还好吗?日前,久未露面的“小胖子”郝劭文现身长沙参加一档综艺节目的录制。记者发现,郝劭文那曾经标志性的“胖嘟嘟”体型不见了,如今已经22岁的他,言谈之间已显成熟,在接受记者采访时,他分享了自己的减肥经历,解释了曾经的人间蒸发,透露了今后的事业规划。

  希望瘦成汪东城

  记者:你怎么变得这么瘦了?通过什么方法呢?

  郝劭文:对,我减了20公斤,用了半年的时间。方法用了不少,挂减肥门诊、运动、少吃东西。

  记者:你担心瘦下来以后大家对你的感觉不像以前那样好吗?

  郝劭文:不害怕,因为瘦下来难,胖起来简单。我希望可以变成汪东城那样偶像的样子。

  记者:有人说你减肥是为了找女朋友?

  郝劭文:这是不可回避的一部分原因。不过我觉得再怎样还得靠自己的内在条件,外在的只是条件之一。我今年22岁,减肥减了21年,今年才略见成效。我觉得人生没有瘦过才有点可惜。

  记者:那你现在有没有女朋友?

  郝劭文:我现在还在空窗期。空窗期历史比我减肥历史还要久。

  记者:你喜欢什么类型的姑娘?像《那些年,我们一起追的女孩》里面的沈佳宜那样?

  郝劭文:我喜欢聪明有智慧的,这样沟通起来比较省力。外形上,不能长得让我太难过就行。沈佳宜太完美了,完全超出我的预期。

  珍惜当学生的平凡

  记者:你小时候可爱的样子到现在还让许多人记忆犹新,当初是如何当上童星的?

  郝劭文:当时我拍了一个广告。我爸爸有个好朋友在广告公司,他想要找个老和尚的角色,我爸爸长得比较慈祥,就去试镜,我和我妈也一起去了。那个导演看到我,就问要不要来玩,让我也试镜。结果我爸没有上,我倒反而上了。

  记者:导演在片场严厉吗?

  郝劭文:其实不会,导演会用诱导的方式,而不是强迫,因为他也知道要引导出小孩子最真的那一面,不能硬来。所以小孩子在片场有很多特权。比如,我可以睡午觉,我才4岁就可以一个人吃一盒盒饭。

  记者:当时你可以说是红遍大江南北,但后来感觉你突然就消失了,为什么?

  郝劭文:我大概小学五六年级的时候就不拍戏了。这是我妈妈帮我做的决定。因为我年纪还小,她觉得基本的学历、知识还是应该有的。所以我几乎是突然人间蒸发一样。到《那些年》突然出来,中间有大概8年的时间。

  记者:当时突然不拍戏了,会有失落感吗?

  郝劭文:其实还好,完全没有失落感。我擅长适应每个阶段自己的角色。在学校跟同学在一起我觉得很好玩,拍戏时在片场跟大人一起也很好玩。大一点我自然就把自己设定成一个学生。

  记者:这期间想过出来拍戏吗?

  郝劭文:我其实已经很习惯当学生。中间也有人问我要不要出来拍戏,但我很珍惜当学生这种平凡的感觉。虽然走在路上还是会被人家认出来,但如果再回到幕前,就又回到小时候的感觉。所以当时我没有非常愿意再出来拍戏。

  记者:当时那么火,你作为一个孩子,每天会很辛苦吗?

  郝劭文:没有,其实小孩子当童星,最累的不是小孩子,一定是他的爸妈,因为他们要跟着东奔西跑,替孩子担心许多,准备许多东西。

  记者:如果你以后有了宝宝,你会赞成他进娱乐圈吗?

  郝劭文:如果他有这个兴趣和天分,我是不排斥的。但如果没有,还是不要了。

  记者:你现在还会偶尔拿出自己以前的作品看吗?

  郝劭文:台湾的电视台到现在还会放那些老的影视作品。有时没想到要看,一播台就看到了。

  记者:现在再看到自己当时的样子是什么感受?

  郝劭文:也有被自己萌到,觉得小时候是挺可爱的。我对小时候的回忆所剩不多,好像失忆一样。看到以前电影时就会导入当时的回忆。

  好想演个坏人

  记者:你目前在干什么?

  郝劭文:我现在处于隐蔽的状态。我还要把大学的学分修完。

  记者:你的功课怎么样?

  郝劭文:上大学以前都是中上等,但上大学后有些时间分出来拍戏,所以会差些。

  记者:你大学学的什么专业?

  郝劭文:我学的是交通运输。当时还没决定要复出,我就想要学一个跟一般人一样,但不能太一般的专业。

  记者:为什么不考虑报考艺术院校?

  郝劭文:也有过这个念头,就是以后再演戏怎么办。又一想,如果再出来,再针对性地补足我的不足就成了。

  记者:最近有什么作品吗?

  郝劭文:最近几部新的作品都是台湾偶像剧。前阵子饰演了一个挺有趣的角色,我演了一个亚斯伯格症患者,就是所谓的自闭儿。他的表情不会具体表现出来,挺有意思的。

  记者:如果可以选择,你最期望演一个什么角色?

  郝劭文:演一个欺负别人的人,总之是坏人。因为我长得就是很可爱、没有杀伤力的样子。我虽然已经习惯,但很想试一下截然不同的观感。当然坏人也有很多种坏人,如果又很帅,又会使坏,当然是最好的。

  记者:多年没有演戏,再出来还适应吗?

  郝劭文:其实这过程中我一直都进行特殊培训,看自己哪些地方不适应,或者哪些地方不太行。比如说我不太擅长哭,尤其我高中那段时间,我觉得哭就输了,所以不能输。导致现在哭出来挺难的。

  记者:如果要拍哭戏怎么办?

  郝劭文:得要很用力很用力,要看当下的情境。真的没办法,就只能借助眼药水。

  写书、唱歌都想尝试

  记者:你现在出来是以新人的姿态还是以演过戏的、有经验的演员自居?

  郝劭文:当然还是以新人的心态,毕竟小时候的经历都已经忘得差不多了,现在再出来见到的已经是十多年以后的新环境,必须要从新开始学习,从头建立自己的能力。

  记者:都忘光了怎么演戏呢?

  郝劭文:虽然忘光了,但有时身体的记忆还在。

  记者:会不会感觉在娱乐圈有一种束缚?

  郝劭文:对我来讲这个从小就有,我没办法说如果没有束缚我会怎样生活,但我不会觉得给我造成多大困扰。

  记者:现在许多演员都跨界,除了演员,你将来还会不会有其他身份?

  郝劭文:我现在还是新人阶段,对于演戏这块儿我比较熟练一些,对娱乐圈其他方面我还需要接触,增强自己的能力,才有办法考虑要不要扩展其他领域。

  记者:你自己有什么兴趣?

  郝劭文:如果跟娱乐圈相关的话,我的兴趣是唱歌。

  记者:有没有想过写自传?

  郝劭文:这个挺有意思的,我觉得30岁的自传和40岁、50岁的自传都不一样。当下看事情的角度肯定不同。就算没有要出版,我可能也会自己写一写东西来留念,因为我对文字也挺有兴趣的。

  记者 孙晓倩

【编辑:鲍文玉】

>文娱新闻精选: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中新社和中新网观点。 刊用本网站稿件,务经书面授权。
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及建立镜像,违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06168)] [京ICP证04065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2003042-1] [京ICP备05004340号-1] 总机:86-10-87826688

Copyright ©1999- 2022 chinanews.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