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资金紧张仍砸巨资买房,人福医药因何急于输血关联方?

资金紧张仍砸巨资买房,人福医药因何急于输血关联方?

2022年06月26日 13:01 来源:第一财经参与互动参与互动

  签订买房合同才10天,就动用超过14.7亿元自有资金,支付了合同金额85%以上的房款,而且部分房款已全额支付。在各地楼市观望情绪浓厚之际,麻醉药龙头A股公司人福医药,却在“全款”买房。

  今年3月份,人福医药一口气买下了总面积超过14万平方米的房产,总价达到16.4亿元,接近公司3月底账面货币资金的一半。然而,如此重大的交易,该公司直到交易基本完成三个月后的6月初,在监管追问之下,才对外披露此事。

  买房的交易对象,是人福医药原子公司。2019年8月,人福医药将所持股权,全部转让给第三方。这家前子公司的现股东,与人福医药控股股东,同时持有多家企业股权。目前,人福医药这家前子公司和控股股东,资金面都较为紧张,公司控股股东4月份便出现了债务违约,陷入流动性危机。

  早在债务违约前,控股股东就长期占用人福医药资金。通过第三方企业,采取每季度期初借款、期末偿还的方式,2019年至2022年4月,控股股东累计占用人福医药近60亿元资金。

  就是在人福医药收回占用资金的3、4月间,控股股东的债务危机开始爆发,并发生了上市公司巨额资金向前子公司买房的事件。

  大手笔买房的同时,人福医药自身的资金状况并不乐观。截至今年3月底,包括大股东占用资金在内,公司账面货币资金不到35亿元,而其同期短期借款、一年内到期的非流动负债,就接近100亿元,全年需要偿还的流动负债达到90亿元。

  “全款”买房未披露引监管问询

  人福医药6月22日公告称,根据经营需要,经公司董事会审议通过,上市公司及四家子公司,共计向武汉珂美立德生物医药有限公司(下称“珂美立德”)购买16.45亿元的物业资产,对应购买总面积超过14.1万平方米。

  人福医药此次买房的四家子公司,分别为全资子公司武汉人福医药有限公司(下称“武汉人福”)、武汉人福创新药物研发中心有限公司(下称“人福新药”)、武汉天润健康产品有限公司(下称“天润健康”)以及控股子公司宜昌人福药业有限公司(下称“宜昌人福”) ,购买金额分别为5.11亿、4.68亿、3.9亿元和2.77亿元。

  一口气买这么多的房子,人福医药自己的资金,却并不宽裕。截至去年底,该公司货币资金余额为51亿元,今年3月底则降至34.98亿元。买房需要动用的资金,已相当于同期货币资金余额的近50%。

  不过,人福医药董事会同意购买上述房产,只是对既成事实进行了“追认”。早在今年3月初,该公司就与珂美立德签订合同,并支付了大部分房款。

  根据之后的披露信息,今年3月10日,武汉人福、人福新药、天润健康已与珂美立德签订合同,并且在七天后的3月17日,就按照合同金额的80%,分别支付了4.08亿元、3.74亿元、3.12亿元的购房款。

  宜昌人福动作更加迅速,合同签订后仅20天,就已将全部购房款支付完毕。3月11日签订合同的当天,该公司向珂美立德付款5000万元,并在此后的14日、30日,分别支付了剩余的1.005亿元、1.264亿元。

  值得注意的是,对于此次资产购买行为,人福医药并未在交易前履行任何内部决策程序,事先也没有公开披露。而是交易完成两个多月后,6月初监管问询时才对外公开。

  按照人福医药的说法,此次交易经董事会通过后,无需提交股东大会审议。但事实是否果真如此?

  根据人福医药今年4月修订的公司章程第17条规定,交易总额、成交金额占公司最近一期经审计净资产 50%以上,绝对金额超过5000万元;交易产生的利润占公司最近一个会计年度审计净利润50%以上、绝对金额超过500万元;交易标的最近一个会计年度主营业务收入、利润,占公司同期营收50%以上,绝对金额分别超过5000万元、500万元的交易,均需公司股东大会审议。

  年报披露数据显示,截至2021年底,人福医药总资产为345亿元,净资产131.5亿元,营业收入204亿元,净利润13.9亿元,此次买房的总金额,虽未触及上述资产比例规定,但绝对金额远超其公司章程设定的下限。

  为何急付巨额房款

  截至今年3月底,人福医药上述四家子公司,已支付的房款合计达14.7亿元左右,占全部合同金额的85%以上。

  人福医药此次购买的房产,用于办公的面积约12.5万平方米,而截至2021年底,人福医药员工总数为15746人。宜昌人福购买的约1.61万平方米,虽为住宅用途,但却全部是独栋公寓和人才公寓,单价高达7.04万元/平方米。

  人福医药称,此次购买的房产,将用于其湖北医药商业总部、生物医药双创基地、医药电商、高端人才引进等重点项目,仅宜昌人福就计划在“十四五”期间引进领军人才、硕士、博士共计700 余人。

  不过,大比例付款买来的房子,并不是现房,而是以期房为主,目前还处于施工阶段,交房时间大部分在2023年6月和10月。由于存在工程安排不及预期等因素,可能出现不能按期交付的风险。

  珂美立德曾是人福医药子公司。年报显示,2018年底,人福医药间接持有珂美立德100%股权。2019年8月,该公司将所持珂美立德股权,全部转让给武汉当璟商业管理有限公司(下称“当璟商业”)。

  第三方信息显示,2018年12月,珂美立德股权就已变更,人福医药及另外两家股东退出,当璟商业成为该公司唯一股东。

  急于支付房款,可能与珂美立德资金紧张有关。截至去年12月底,人福医药长期权益往来款余额2.61亿元,主要为珂美立德的欠款本息。公司称,经过催收,珂美立德已在报告期后偿还上述欠款。

  而记者梳理公开信息发现,上述这笔欠款在2019年8月就已形成。人福医药称,珂美立德前期处于项目开发阶段,资金紧张。

  根据第三方信息,去年12月以来,珂美立德因房屋买卖、装修合同纠纷已数次被起诉。

  间接“输血”大股东?

  虽然不再有直接股权联系,但经由现股东当璟商业,珂美立德与人福医药及其控股股东武汉当代科技产业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下称“当代集团”),仍有碰上千丝万缕的联系。

  第三方信息显示,当璟商业成立于2018年10月。当年11月,该公司出资30%,与长江建投集团地产开发公司、武汉当代地产开发有限公司(下称“当代地产”)一起,发起成立了武汉长江建投当代置业有限公司。当代地产是武汉当代城市建设发展有限公司(下称“当代建设”)全资子公司,当代建设则由当代集团100%持股。

  当璟商业与当代集团的交集,还不止于此。2020年,当璟商业作为股东之一,与三特索道、重庆文林旅游发展有限公司共同发起成立了武汉当代文旅产业发展集团。其中,当璟商业、三特索道分别持股20%、30%。

  三特索道也是当代集团成员之一。截至今年3月底,当代集团、当代建设分别持有三特索道3.85%、37.5%的股份。

  就在人福医药向珂美立德买房期间,当代集团通过信用担保账户持有的人福医药2811.6万股,在3月29日至4月15日,被中信证券强制平仓。所持三特索道部分股权,也在3月29日被强平。

  随后,当代集团的流动性危机爆发,债券出现违约。4月1日,经持有人会议同意,当代集团可在4月3日前,兑付4月6日到期的2019年第一期中票10%本息,剩余90%本金展期一年,展期期间7.5%的票面利率不变。但先行兑付的10%债券本息,到4月6日也未能兑付,由此构成正式违约。

  上述债券违约还引发了多只债券的交叉违约, “当代系”多家企业的主体信用评级,先后被联合资信、大公国际等评级机构下调,其中当代集团的主体评级由A下调为C。

  根据人福医药披露,截至6月初,仅当代集团本部存续债券余额合计就达到68.54亿元,今年到期或可能赎回的余额亦达40.74亿元,其中4、5月份到期债券余额16亿元,集中偿债压力很大。

  早在陷入流动性困局前,当代集团就长期占用人福医药资金。2019年至2022年,最高时点占用金额分别达1亿元、13.73亿元、22.33亿元和 22.92亿元。

  今年3、4月间,人福医药收回了当代集团占用的资金本息24.2亿元。截至6月9日,已使用18.5亿元,用途包括向子公司拨付约12.15亿元,增资公司股权1.45亿元、偿还银行贷款本息8.17亿元。

  收回后拨付给子公司的资金中,宜昌人福涉及金额3.22亿元,截至披露日尚在其账上;拨付给黄冈人福、葛店人福涉及的5215万元、1334万元,已用于归还借款、在建项目等;提供给武汉人福、人福新药等子公司的8.27亿元,则已全部使用,但未说明具体用途。

  有业内人士向记者分析,虽然占用资金已全部收回,但按照上述财务数据测算,通过买房,大部分资金可能又重新回流到了大股东手中。而这种“输血”手法,与当代集团此前非经营性占用人福医药资金如出一辙。

  年报数据显示,2021年,人福医药收到的其他与投资活动有关的现金中“资金往来”总金额81.3亿元,支付其他与投资活动有关的现金中“资金往来”项目总金额则达81.7亿元。专业人士分析认为,这样的操作实质是大股东通过第三方企业向上市公司借款、还款本金及利息。

  而根据人福医药披露, 当代集团占用资金,是通过第三方企业。从2019年起,当代集团就要求人福医药,与指定企业签订借款合同,并将相应数额的资金汇入指定企业,每季度期初借款、期末偿还,从而形成非经营性资金占用。

  自身资金面窘境

  一边甩卖资产,一边却被控股股东不断“抽血”。

  从去年下半年开始,人福医药就开始甩卖资产,而且甩卖的均是与主业相关的优质资产和金融资产。

  人福医药去年11月10日公告,全资子公司人福新加坡计划以2亿美元的价格,转让乐福思集团40%股权。公开资料显示,乐思福集团是杰士邦等多个知名卫生防护品牌的母公司。 随后,该公司又在11月19日披露,以10.26亿元的价格,转让持有的华泰保险2.52%股权。

  2022年以来,资产甩卖仍在继续。今年1月,人福医药子公司人福美国,以1.74亿美元的价格,转让了持有AGIC-HUMANWELL BLUE RIDGE (US) LIMITED(汉德人福) 24.57%股权。此后,该公司又在4月初披露,拟以21.24亿元的价格,转让天风证券7.85%的股权。

  在这种情况下,当代集团占用的资金规模,还在不断攀升。根据披露,今年前4个月,当代集团占用的资金余额增加到22.92亿元,超过上年全年占用最高时点的金额。

  然而, 人福医药自身的现金流,却可能也已经处于近乎“见底”的状态。

  披露数据显示,截至去年底,人福医药有息债务合计123.4亿元,其中短期借款68.51亿元、一年内到期的非流动负债23.21亿元,仅利息费用就达5.57亿元。到今年3月底,其短期借款余额就达到76.5亿元,一年内到期的非流动负债23.1亿元。而3月末,人福医药货币资金余额仅有35亿元左右,而在2022年内,该公司一年内到期的有息债务总额高达约90亿元,偿债资金存在巨大缺口。

  上述货币资金,已经包含了当代集团占用部分。扣除这些已占用资金后,其实际可用资金规模更少。

  根据人福医药披露,截至2021年底,剔除当代集团占用、受限的2.94亿元之后,其实际可支配资金仅有25.73亿元。由于收回了被占用的24亿余元资金本息,今年3月底其可支配资金,可能接近账面显示的余额35亿元。但若扣除随后使用的18.5亿元,则实际可支配资金可能就比较有限了。

  人福医药称,该公司已预留1.5个月的还款资金约11.25 亿元,用于信贷的滚动偿还。此外,公司还拥有大量规模以上、账龄大多在一年以内,可变现能力强的应收款。截至去年底,公司应收款余额为64.47亿元,今年3月底则为74.58亿元。

  这些资金是否能满足偿债需求?人福医药表示,转让天风证券股权的资金中,第一、第二笔转让款13.2亿元,将用于偿还银行贷款并解押后者股权质押,剩余8.04亿元全部用于偿还有息债务。(作者:慕青)

【编辑:宫宏宇】
关于我们 | About us | 联系我们 | 广告服务 | 供稿服务 | 法律声明 | 招聘信息 | 网站地图
 | 留言反馈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中新社和中新网观点。 刊用本网站稿件,务经书面授权。
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及建立镜像,违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06168)] [京ICP证04065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2003042-1] [京ICP备05004340号-1] 总机:86-10-87826688

Copyright ©1999- 2022 chinanews.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