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北京警方反诈这五年避免群众损失逾150亿元

北京警方反诈这五年避免群众损失逾150亿元

2022年06月21日 01:42 来源:新京报参与互动参与互动

  北京建立市级反诈中心,开通96110反诈专线;全市200多家第三级反诈小组,一天可拨出7万通劝阻电话

  北京警方反诈这五年避免群众损失逾150亿元

  反诈民警很多时候是在和“看不见的敌人”较量。诈骗电话打进来,老百姓口袋里的钱随时可能被骗走。民警能做的,就是和骗子“赛跑”,用最快的速度切断钱款外流,最大程度挽回受害人损失。

  但很多时候,破案并不意味着钱款可以追回。在电信网络诈骗案件中,提前预警、拦截至关重要。北京警方建立了市级反诈中心,开通了96110反诈专线,16个公安分局成立了二级反诈中心,全市200多家派出所的第三级反诈小组,一天可以拨出7万通拦截劝阻电话。

  “不能再追着骗子屁股后面跑了,工作要前置。”民警们变着花样进行反诈宣传,在广场上发传单,进大学里办讲座,到居民社区和大爷大妈们打成一片,上电视、做直播、拍短视频……

  从破案抓人,到预警拦截,从紧急止付,到反诈宣传,近五年,北京警方把“反诈”作为一项重要的民生工程来抓,破获案件、抓获嫌疑人数量大幅提升,避免群众损失逾150亿元,累计返还涉案资金近6亿元。

  “不能再追着骗子后面跑,工作要前置”

  许晓超从2012年开始和电信网络诈骗犯罪团伙“过招”。当时他是海淀公安分局刑侦支队一名民警,后来调入北京市公安局刑侦总队,目前是总队六支队副中队长。与现在的电诈案件相比,许晓超用“简单粗暴”形容当时犯罪分子的诈骗手法——多是“冒充军警”“猜猜我是谁”“冒充绑匪”等套路。

  他们根据报警线索进行前期侦查研判,再到嫌疑人所在地区实施跟进、取证和抓捕工作。许晓超介绍,当时诈骗团伙分布较集中,而且网络支付和线上交易也远不如现在发达,事主被骗钱款最终得去自动取款机提现,因此,案件的突破口往往来自于诈骗分子“取钱”那一环。

  许晓超很难讲清楚电信网络诈骗案件的数量和涉案金额量是从什么时候开始走高的,但他出差抓人的次数从2013年、2014年以后逐渐频繁。打击电诈犯罪分子的难度也逐年上升,犯罪团伙的规模在扩大,作案地也更隐蔽,大山、丛林以及牢靠的乡邻,都是犯罪分子的掩护。网上银行、在线支付的便利,社交网络的多元,都让情况变得更加复杂。

  2008年参加工作的郭贺,现在是大兴公安分局团河派出所副所长,长期在基层工作的他可以明显感觉到,这十多年来,在社区层面高发的抢劫、入室盗窃、偷盗之类犯罪案件逐年减少,但电信网络诈骗案的花样却层出不穷,“所有民生关注的点或者社会新动向,都可以成为诈骗分子的切入口。近两年,有拿疫情、疫苗、核酸检测来诈骗的,很多居民防不胜防。”

  朝阳区反诈中心的王佳对一位上了年纪的阿姨印象深刻,她在2018年被骗了100多万,直到现在一提起这事就哭得止不住,王佳只能耐心开导她。“电信诈骗对人的伤害就是这么巨大,受害者可能一辈子都无法原谅自己,回归不了正常生活。”

  北京市反诈中心民警高山总是接待一位70多岁的老人,她在2018年遭遇电信诈骗,被骗的500多万元是抵押了自己两套住房贷款来的,至今未被追回。老人经常坐一个多小时公交车到刑侦总队打听案件进展,她告诉高山,自己也知道拿回钱的希望渺茫,但房子没有了,只能租房住,儿子儿媳也因为她被骗的事颇有意见,“你说我还能去哪呢,不如就来找你们诉诉苦。”

  这类案件最揪心的是,破案不代表能把钱追回。北京市公安局刑侦总队十支队中队长苏兴博同样负责防范电信网络诈骗工作,他说,这些犯罪分子骗来的钱多数被很快挥霍掉,很难从他们身上追回受害者的损失。

  当他欣喜地通知报案人“案子破了”时,对方反问他,“那我钱呢?”苏兴博无言以对。“不能再追着骗子屁股后面跑了,工作要前置。”

  反诈民警随时准备和骗子“抢人”

  2015年11月,北京市公安局成立了全国首家省级反电信网络诈骗犯罪中心。次年1月,经公安部授权,“公安部打击治理电信网络新型违法犯罪查控中心”也在京成立,承担着全国电信网络诈骗涉案银行卡账号、通讯号码的查询、布控、止付、冻结等工作。

  随着技术的不断进步,可以准确定位到接过诈骗电话的事主越来越多,北京市反诈中心发现哪些群众正在遭遇电信网络诈骗,会将预警信息推送给属地反诈中心,各属地中心对群众开展预警提示等工作。

  2018年5月,北京市朝阳区反诈中心成立,王佳牵头和另外4名民警成为反诈中心第一批成员。如何让“被洗脑”的当事人相信自己才是真民警、识破另一方是假民警?面对当事人在骗子的诱导下将电话呼叫转移或关机,如何联系上当事人并阻止他汇款?是每天都围绕着他们的难题。

  王佳回忆,朝阳反诈中心成立的第二天,她就遇到一起冒充公检法的电信诈骗案件。她给当事人崔女士打的电话却被一名男子接起,对方表示崔女士是他老婆,没有被骗,让王佳放心,随后挂断了电话。

  这番说辞引起了王佳的怀疑,“接电话的男子是南方口音,一直勉强说普通话,还反复强调‘我老婆没有被骗’。”王佳又想到,接通电话前的声音和正常的“嘟嘟”声不太一样,她推测崔女士的电话被呼叫转移了。

  呼叫转移只能转接来电,但不能转接短信。王佳开始短信“轰炸”崔女士,“现在给你做笔录的是假警察,打110报警”“千万不要做贷款,他们是骗子,你没有任何违法犯罪记录”……三四十条短信发出后,王佳接到了崔女士的电话,没等崔女士说话,她就提高嗓门大声提醒,“刚刚给你打电话的是骗子,你的电话被呼叫转移了,你可不能被骗了!”

  话音未落,崔女士“哇”地一声哭了出来。崔女士告诉王佳,她接到电话称自己涉嫌参与一起洗钱案件,心里十分害怕,已经按照对方要求把所有存款转到一张银行卡里,并在酒店开好房间准备和“民警”用QQ做笔录,万幸看到了王佳发的信息,银行卡里的钱还没有打给骗子。

  在反诈民警们看来,他们的工作像是在和骗子“抢人”,双方各有一个地盘,“看谁能把更多老百姓拉到自己的地盘里来。”

  全市单日能够拦截诈骗电话7万通

  除了北京市反诈中心和区级分局的反诈中心,近年来,北京市各个派出所也把反诈工作作为重中之重。

  “您好,这里是北京市公安局大兴反诈中心,您下午1点11分的时候是不是接到过陌生来电?那是诈骗电话,以后再打来您别接,他说什么您也都别信,对方要是加您微信或QQ您可千万别同意。全民反诈APP您下载了吗?”

  大兴公安分局团河派出所一间不到20平方米的办公室里,4张办公桌两两一组紧贴着墙壁,为了减少互相干扰,4名反诈员面对墙壁工作。他们言语干脆,速度快,得用最短的时间说完一串劝阻词,并准确判断出对方的状态。是没有上当,还是差点受骗?是已经被骗子“洗脑”,还是已经给骗子转了账,或者正在骗子的忽悠下故作镇定地和警方打马虎眼?

  根据北京市反诈中心数据,现在北京全市单日能够拦截到的诈骗电话数量大约在7万通,而这7万个电话的事主,都需要反诈员逐一联系,这个任务,落在了建立在全市200多家派出所的第三级反诈小组身上。

  团河派出所的反诈团队,每日要拨打250多个劝阻电话。

  今年4月,他们收到一条冒充公检法类诈骗预警信息,辖区内一位女士正在接听一通诈骗电话,通话时间已经有20分钟了,96110反诈专线打不进去。对于有经验的反诈民警来说,这是个危险信号,事主很可能已被“洗脑”,电话早就被呼叫转移了。

  反诈员李树阳很快获得了事主的家庭住址,他立即出警,路上又紧急联系大兴公安分局反诈中心,对事主的银行卡实施保护性冻结。

  李树阳上门时,事主正在与骗子进行视频通话,她对电话里的“哈尔滨警察”深信不疑,反而怀疑上门劝阻的李树阳。李树阳掏出证件,立刻中断事主与骗子的屏幕共享,一句“你是哪个‘分局’的!敢跟我视频吗?”便让对方主动挂断了视频。随后,李树阳又帮事主取消了手机呼叫转移,核实了银行卡、验证码等信息,确定了卡内的70万元还没有被骗子取走。

  这样的“争夺战”,几乎天天上演。拉回被骗子“洗脑”的事主不是件容易事,被误解、谩骂无法避免。李树阳提到,曾有一位女劝阻员被事主骂哭,但依然没放弃劝阻,耐心询问对方诈骗细节。

  而现实情况是,预警和拦截并不能保证将所有诈骗挡住,“争夺战”也没法场场都打赢。

  有时候,拦截电话打过去,事主一阵沉默,恍然大悟后哭得泣不成声。郭贺记得一位老人,因网络交友被骗,发觉情况不对报警时,已经和对方联系了一年之久,被对方以借款的名义骗取了20多笔钱款,共计50多万元。

  郭贺说,对于这样的受害者,他们通常会持续保持联络,一方面为了跟进案件进展,另一方面要防止老人被二次诈骗。根据警方以往的数据,他们发现,在犯罪分子手里,有一份“易骗人群”名单,成功被骗到的人往往下一次也容易上当,“这次是裸聊诈骗找上门,下一次可能就是网络赌博,一个受害者被诈骗多次的情况也不罕见。”

  同步进行的反诈宣传

  接触的受害者越多,反诈民警们就越发意识到,工作还得再“往前做”。

  与案件侦破和预警提示、紧急止付同步进行的,还有反诈宣传。2021年起,高山成为北京市反诈中心的专职反诈宣传民警,开始频频走出单位,进社区、入学校为公众讲解反诈知识,教会大家怎样保护自己的钱袋子。

  这对高山来说是个不小的挑战。禁毒专业出身的他素来话少,严肃,不爱抛头露面,用他自己的话说,“我这人比较闷。”但现在,他成了同学里最“张扬”的那个。

  成为反诈民警后,王佳也硬生生把自己从“社恐”逼成了“社牛”。去电视台录节目,进社区给老年人科普,也到校园给大学生开讲座,哪怕打个车,都不忘嘱咐司机“别被骗”。

  从2012年朝阳公安分局成立电信队,王佳就开始经办电信网络诈骗类案件。反诈宣传从“粗放”转向“精准”,是王佳和同事们一点一点摸索出来的。

  此前,王佳和同事们把事主被诈骗的案例编写成册,做成海报、宣传单发给群众,一转身,这些东西就进了垃圾桶。苏兴博一度把反诈宣传品随车携带,遇到人多的场合就搬出来随时随地给大家发放。后来他们发现,这样“漫灌”式的宣教效果甚微。

  现在,面对社区老人,保健品、投资理财诈骗套路是讲解重点,针对公司职员,内容就变成了冒充老板骗会计、冒充电商客服、谎称虚假征信的案例,而如果给大学生讲课,刷单诈骗则是防范重点。

  反诈民警们想尽办法“花式”输出。李树阳大学一毕业就分到了团河派出所,刚刚入警3年多,当上反诈宣传员后,带着他的反诈短片,又重回了校园。

  “飞来大奖莫惊喜,天上不会掉馅饼;司法机关执法严,不会让你转金钱;兼职刷单有猫腻,骗你钱财是目的……”手里一副快板儿,嘴里一口津味儿普通话,面前一副三脚架支起手机,李树阳在派出所的会议室里,做起了小视频。他还利用H5技术做过反诈宣传动画,刷爆了年轻人的朋友圈,效果比静态的图文搭配好得多。

  高山也尝试过各种形式的反诈宣传,参加公益环保活动骑行北京二环,和影视明星一起拍时尚大片,还曾与一群“喵星人”一起出演了一部上了热搜的短视频。他的任务就是,结合不同场合、针对不同人群,随时随地上演一场反诈宣传情景剧。

  “全民反诈”潜移默化影响着每个人

  2021年下半年,朝阳公安分局辖区电信网络诈骗案的案发量和涉案金额双双减少。这个“拐点”的出现让王佳振奋,“反诈宣传工作的成效正在逐渐显现,全民反诈正在潜移默化地影响着每个人的生活。”

  郭贺说,辖区内酒店、宾馆的前台服务员都接受过反诈宣传培训。今年,大兴区一足疗店的工作人员报警称,一个人进门就找空房间,也不需要足疗服务,就自己打电话,疑似正在进行电信诈骗。民警上门发现果真如此,当即进行了制止拦截。

  高山是34个微信群的群主,包括全北京各个社区的5000多名社区民警,和全市大、中、小学负责安全保卫工作的教职工,以及小区、企业等的负责人。大家随时在群里分享新发的案件,高山则负责收集和宣传不错的反诈视频、文章。

  以这34个群为中心,群成员将反诈内容继续向外辐射,形成了北京市继市级反诈中心、分局反诈中心、派出所反诈小组之后的第四级反诈力量。高山介绍,现在北京已经有十余所高等院校成立了自己的反诈团队,成员有老师,也有学生干部,承担着学校的反诈宣传和初级的反诈劝阻工作。

  反诈宣传颇见成效,但“人更不好抓了”。许晓超和同事们自2017年就在公安部的统一部署下前往日本、欧洲、东南亚多地对犯罪分子进行打击。其中,2018年我国首次与欧洲国家联合开展打击电信网络诈骗犯罪警务执法合作行动,那也是我国警方跨境打击电信网络诈骗违法犯罪联合行动中规模最大、战果最丰硕的一次,重创了台湾电信网络诈骗犯罪集团,抓获的76名台湾籍犯罪嫌疑人被押解回京,在北京完成后续审理、检验鉴定、移送审查起诉等工作。

  近几年,对于国内电子网络诈骗黑灰产业的打击,是对诈骗分子的一记重创。许晓超介绍,尽管具体实施诈骗的犯罪团伙多在境外,但诈骗过程中很多环节是国内的犯罪分子辅助完成的。例如为诈骗团伙提供用于洗钱分赃的银行卡、用于联系受害者的电话卡,搭建非法信号转接工具,组织洗钱“水房”等,这些被称作是电信网络诈骗案件的黑灰产业链,是诈骗团伙的“帮凶”。

  2020年,北京警方破获全国首例贩卖手机卡犯罪案,抓获嫌疑人32名。许晓超介绍,涉案团伙组织开通、贩卖手机卡7500余张,涉及全国电信诈骗案件176起,涉案金额达1300余万元。

  据北京市公安局今年5月公布的数据,近五年,电信网络诈骗案件的破案数、抓获嫌疑人数量大幅提升,避免群众损失逾150亿元,累计返还涉案资金近6亿元。

  新京报记者 张静姝 实习生 王晓晨

【编辑:田博群】
关于我们 | About us | 联系我们 | 广告服务 | 供稿服务 | 法律声明 | 招聘信息 | 网站地图
 | 留言反馈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中新社和中新网观点。 刊用本网站稿件,务经书面授权。
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及建立镜像,违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06168)] [京ICP证04065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2003042-1] [京ICP备05004340号-1] 总机:86-10-87826688

Copyright ©1999- 2022 chinanews.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