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页位置: 首页新闻中心文化新闻

作家刘心武续写《红楼梦》引发争议

2011年03月03日 09:08 来源:光明日报 参与互动(0)  【字体:↑大 ↓小

  主持人语

  “都云作者痴,谁解其中味?”《红楼梦》这部伟大的作品成书200多年来,因为只有前半部分流传下来,惹得后世聚讼纷纭。也许,《红楼梦》的残缺,既是一个遗憾,也给《红楼梦》本身的研究增添了更多的想象空间和魅力。著名作家刘心武根据自己多年探佚《红楼梦》的心得,续写《红楼梦》后半部分,这无疑给《红楼梦》带来了新的话题。栏目主持人:殷燕召 王斯敏

通过续书还原曹雪芹本意

周汝昌(著名红学家)

  我想先谈谈《红楼梦》的探佚。《红楼梦》探佚本身有它的价值,《红楼梦》探佚学的创立也有它的过程。比如《红楼梦》古抄本里附带的脂砚斋批语,就透露出后二十八回的若干情节。最早注意到这些批语的是俞平伯,但他当时以为是另一部续书,没在意。脂砚斋的种种批语是曹雪芹最亲密的人给我们留下的无价之宝,是《红楼梦》探佚学成立的基础。

  我再谈谈曹雪芹原著和程高续本的关系。我曾专门写文章谈到程高续本背后有政治阴谋诡计。程高两人合谋炮制的“假尾巴”,与曹雪芹原著的思想感情、主张是相反的。这个“假尾巴”和曹雪芹原著是针锋相对的,它们的关系是“不共戴天”的仇敌关系。有观点说“曹雪芹原著不全无法流传,程高续本文笔艺术不如原著,但也不错,使《红楼梦》流传到今天”,这个说法骗了无数读者。

  我再谈谈续书。续书不是我们要求哪位作家来续的,如有作家根据《红楼梦》探佚的蛛丝马迹来续,我双手赞成,我们没有权力说,你别续,你续不好。刘心武先生经过了长期的准备,短期的突击,呕心沥血,完成这样一件了不起的文艺工作。我对刘续的评价是“佩服”!我认为续书不管怎么有缺点也是一件极大的功劳。刘心武先生续这后30回,其目的是为了揭破程高的阴谋诡计,告诉人们曹雪芹原著后边不是那个样子。能够完成这个目的就非常非常了不起了。出版社已经送给我刘心武先生写的续书,待看过后,才能有具体评价。

两种《红楼梦》·探佚·续书

梁归智(辽宁师范大学文学院教授)

  《红楼梦》前八十回和后四十回出于两个人的手笔,前后相隔的创作时间约差四十年,两个作者的人生经历、思想向度和艺术取向都存在极大差异,这就造成了“两种《红楼梦》”两百多年的接受美学悖论和怪圈。从胡适和俞平伯的“新红学”到20世纪80年代的“探佚学”,为厘清“两种《红楼梦》”筚路蓝缕功不可没。应该严格区分曹著和高续“两种红楼梦”,它们各有各的价值和意义,但绝不应该混为一谈。概言之,“两种《红楼梦》”就是精英文学高级艺术与大众文学通俗艺术的区别,这是科学而公允的学术立场。

  但学术研究和具体的文学写作是两回事。我主张红楼探佚,但不太赞成续书。红楼探佚是勾勒八十回后的情节大轮廓,把细节的具体故事交给每一个认同探佚的读者自己去想象,具有无穷的审美魅力和社会效应。写续书则涉及不同时代的生命感受、语言习惯等,对隔了两百年的当代人来说,难度极大,而且一旦续书,就把空灵的想象凿实了。空灵比凿实要有趣得多。用影视剧表现是另一回事,因为蒙太奇的艺术不受语言、细节等局限。

  但想写续书又是一个巨大的诱惑,也是无可厚非的个人权利。不过以往的续书者都非专业作家,写作水平有限,因此基本都是不成功的。刘心武先生的续作我还没有看到,不好妄加评论,刘先生是专业作家,写作技术上肯定会比以往的续书好,对标示出曹雪芹原著的思想向度,是有积极意义的。

《红楼梦》中的千手维纳斯

康震(北京师范大学文学院教授)

  自从米洛斯的维纳斯雕像出土以来,很多人都想复原她的一双断臂。然而,几乎没有人会认同、认识恢复断臂后的维纳斯。因为恢复断臂后,也许就不是那个米洛斯的维纳斯了。但有人会说,米洛斯的维纳斯本来是有完整双臂的!不错,是曾经有过,古罗马的大角斗场也曾完整过,庞贝古城也曾存在过,中国大秦帝国的阿房宫也曾存在过,大清帝国的圆明园也曾完整过……

  但是,如果现在将大角斗场残缺的围墙全部补齐,将庞贝古城遗址的街道都恢复的笔直宽阔,将圆明园的园林都建造的郁郁葱葱,让阿房宫的每座宫殿都重新矗立。那么,这也许满足了一部分人渴望弥补历史缺憾的愿望,但是历史也因为假手现代人仿制的泥巴、砖石、屋脊而丧失了它远古苍茫的恒久魅力。

  我们真的很难想象张开双臂欢迎游客的维纳斯,也很难想象贾宝玉、林黛玉、薛宝钗种种非常确定、肯定以及一定的最终结局。我相信,失去双臂的维纳斯比传说中的维纳斯更有魅力。传说中的维纳斯拥有爱与美;失去双臂的维纳斯,拥有想象爱与美的无限空间。

分享按钮
参与互动(0)
【编辑:蒲波】
    ----- 文化新闻精选 -----
 
直隶巴人的原贴:
我国实施高温补贴政策已有年头了,但是多地标准已数年未涨,高温津贴落实遭遇尴尬。
${视频图片2010}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中新社和中新网观点。 刊用本网站稿件,务经书面授权。
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及建立镜像,违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06168)] [京ICP证04065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2003042-1] [京ICP备05004340号-1] 总机:86-10-87826688

Copyright ©1999- 2022 chinanews.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