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页位置: 首页新闻中心文化新闻

切尔诺贝利噩梦二十五年:“石棺”几经修复

2011年03月24日 09:42 来源:法治周末 参与互动(0)  【字体:↑大 ↓小

  切尔诺贝利噩梦二十五年

  随着深夜突如其来的一声巨响,伴随着一柱冲天的火光,当人们在熟睡之际仍未清楚发生了什么事情的时候,位于前苏苏联大城市基辅以北一百三十公里的白俄罗斯-乌克兰大森林地带东部的切尔诺贝利核电站的四号反应堆发生了爆炸。当时的房子屋顶被炸飞,墙壁轰然倒塌。

  这就是发生在二十五年前的,被称为“史上最大核事故”的切尔诺贝利核电站事故

  江 红

  切尔诺贝利核电站核泄漏事故原因调查:

  事故发生后,前苏联中共中央政治局成立了一个政府工作委员会,着手调查事故的原因和执行必不可少的应急措施。

  调查的结果显示,造成此次事故的原因是由于工作人员的工作失误和违规操作。

  在1986年4月25日计划进行的试验中,实验人员打算利用特制的发电机磁场调节器来解决试验中存在的问题。可是,在切尔诺贝利核电站8号透平发电机上进行试验的工作大纲,以及根据这个大纲要进行的这些试验都没有认真准备,也没有得到必要的审批。由于安全性问题没有得到必要的重视,操作人员在没有充分准备的情况下进行试验,因此导致了这场悲剧的发生。

  3月11日,历史罕见的强烈地震、海啸袭击日本之后,引发了日本福岛第一核电站泄漏并发生多次险情,事故等级从4级提高到5级。这是日本迄今最为严重的核泄漏事故。

  日本政府和东京电力公司尝试多种方法为反应堆降温。一些媒体和分析师提议,应仿效前苏联应对切尔诺贝利核电站事故的做法,修建一个钢筋混凝土“棺材”将这些反应堆牢牢封闭起来。日本内阁官防长官枝野幸男3月20日表示,在东日本大地震中受到破坏的福岛第一核电站最终将被废弃。这是自“3·11”地震以来日本政府首次作出此番表态。

  发生的这一切危机不禁让人们想起25年前发生在前苏联切尔诺贝利核电站的核泄漏事故。由于这场核泄漏,其附近被疏散地区,至今仍是死城。

  事故发生前的宁静

  切尔诺贝利曾经是苏联人民的骄傲,被认为是世界上最安全、最可靠的核电站。

  人们永远不会忘记灾难发生的那个夜晚。

  1986年4月25日,一切如往常一样。

  切尔诺贝利核电站位于乌克兰北部的森林区,是个漂亮、安宁的地方,这里有成片由白桦树、白杨树和松树构成的树林,森林里河流穿过,各种珍禽异兽在此居住。

  切尔诺贝利核电站的周围地区原是一个低人口密度地带,直到开始建核电站时,这个地区的平均人口密度大约是每平方公里70人。

  1986年年初,在距核电站30公里半径的区域内总人口已有大约10万人,其中4.5万人居住在距切尔诺贝利核电站3公里的安全区以西的普里皮亚特,主要是切尔诺贝利核电站的工作人员及其家属,有12500人居住在地区中心切尔诺贝利村,该村位于电站东南15公里处。

  每年的四五月份,很多居民都会到森林中聚会、玩耍,在这里沐浴阳光。这里还建成了一所游乐园,原定于1986年5月1日首次开放,等待游人的到来。

  4月26日,居住在普里皮亚特的居民正和往日一样享受着美丽的春日。

  然而,在凌晨1时23分,这一切都改变了。

  25日晚上,第4区的176名员工受命测试反应炉的自我供电系统。这套系统可以节省能源。

  4月26日,凌晨1时23分,安全系统撤除,实验展开。但是,反应炉却发生了一连串爆炸。

  据俄罗斯《共青团真理报》网站公布的一段录像,当时一架米-8直升机正在切尔诺贝利核电站的四号机组上空作业,飞机在空中盘旋,缓缓向作业区域接近。就在这时,只看到直升机尾部一沉,弯转扭曲,紧接着整个机身像泥一样瘫软,螺旋桨断裂碎片四处飞溅,短短几秒钟后,直升机便坠入火海。

  施救与撤离大逃亡

  切尔诺贝利爆炸引起了30多处着火,1时30分,核电站的值班消防队从普里皮亚特和切尔诺贝利城赶到事故现场。这些消防员暴露于致命的核辐射中,与火魔搏斗。

  2时10分,汽轮机厂房屋顶的火被扑灭。由于汽轮机厂房屋顶的火势直接威胁到相邻的3号机组,必须及时将此处火扑灭,否则将引起更大火情。

  2时30分,反应堆厂房顶部的火基本上被扑灭。经过4个小时的奋战,5时,大火被扑灭了。

  但当晚,在救火过程中有两人死亡,接下来几个月有28人因核辐射丧命。他们是切尔诺贝利的第一批受害者。

  4月26日的早上,天空云层已经被冲上高空一千公尺的放射性云柱所污染。

  俄罗斯新闻社的摄影记者伊戈科斯汀是第一位目睹裂开洞口的记者。科斯汀是少数存活的最早到达事故现场的记者。那天早上,他乘着朋友驾驶的直升机来到切尔诺贝利。他说,当时看到第四区大楼已经毁了,稀薄透明的烟雾从烟囱里冒出来。他们靠近第四区,并在上空盘旋。他打开直升机窗户,并试图拍下照片。

  "我打开窗户,什么都听不到。反应炉的废墟就在我下方,我觉得有如漂浮在失重的太空,仿佛身处墓地,现场一片死寂。我甚至再也听不见直升机的声音,现场空无一物,一片黑洞,像是个死寂的坟墓。"科斯汀说。

  而居住在普里皮亚特的居民并没有被告知事故的严重性,他们跟往常一样生活,因为爆炸后8小时,前苏联领导人戈尔巴乔夫掌握到的信息非常匮乏。他说:"最早的消息都只说发生事故和火灾,完全没提到爆炸。"官方因此并没有发出警告消息并采取措施。

  尤莉亚玛琪当时只有5岁,她与家人同住在普里皮亚特。她的父亲在核电站工作。"我父母照常带我到托儿所,一切都很正常。父亲已经知道有事故发生,但是并没有采取任何防护措施。"

  当时的克伦班亚克上校负责带领军队控制灾情。他的手下负责在城里测试最初的放射性读数。当时放射性的测量单位称为伦琴,正常大气中的放射量是0.000012伦琴。在普里皮亚特,26日中午,读数已高达0.2伦琴,也就是正常值的15000倍。数值还在不断攀升。到了傍晚,辐射值攀升到正常值的60万倍。

  一般认为,人体每年最多可以吸收2伦琴而不受影响。但是一旦吸收超过400伦琴,人体就会遭到致命污染。

  这些数值在前苏联核子研究所引发震撼。如此高的放射性前所未见。戈尔巴乔夫紧急成立政府委员会,成员全是国内顶尖核能专家。委员会由勒加索夫院士领导,他是国际知名的核物理学家。

  由于事故所产生的核辐射对人体的危害,政府决定疏散切尔诺贝利核电站周围30公里地区的居民,据统计截至当年5月14日,疏散人口达116万人。

  4月27日上午11时,也就是爆炸发生后30小时,政府终于开始采取第一批安全措施,1000多部巴士抵达普里皮亚特。下午2时军方宣布,将彻底疏散该城。

  尤莉亚玛琪说:“我记得幼儿园的老师给我们吃碘片,然后父母前来接孩子。大家都跑来跑去,但是并不慌张。我们以为顶多离开3天而已。”

  为避免引发惊慌,当局隐瞒了情况的严重性。居民只有两小时可以打包,然后就要在自家门前集合。“他们要我们上巴士。我清楚地记得,我得挑选要带走的玩具。我有很多洋娃娃,我想全部带走却不行。我们甚至来不及带保暖衣物。居民必须丢下拥有的一切,还有全部的生活。”

  许多居住在此的居民至今仍难以忘记当年生活在这里的场景。当时在这里就读于第三中学的祖伊科夫仍然记得当时的教室以及儿时的伙伴,当时他只有15岁。许多当地居民被要求撤离时,仍然觉得自己很快就能回到自己生活的地方,在撤离时连宠物都没有带走,也没有带走多少行李,但没想到这一别竟是永别他们的家园。

  随后的4小时内,普里皮亚特镇约4.5万居民全部撤离。

  灾难发生后48小时,切尔诺贝利只剩下军方人员以及科学家代表团成员。

  事故初期,政府曾试图利用应急辅助给水泵向堆芯空间供水以降低反应堆坑室内的温度和防止石墨砌体着火,但这一尝试无济于事,因此不得不采取吸热剂和过滤材料覆盖反应堆堆体。

  从4月27日至5月10日,政府成立了一个专家组,组织军用直升机向反应堆投放约5000吨的由硼、白云石、砂子、粘土、铅组成的混合物材料,以掩盖反应堆。

  5月6日,放射性排放终于控制住了,反应堆燃料的温度也得以控制,与此同时,还通过鼓风机向反应堆坑室下的空间送氮气,并在厂房基础下部修建人工的排热通道。

  从5月底开始,形势大体上已经稳定。反应堆厂房被毁灭的部分处于稳定状态。放射性排放量得以控制在安全范围内。

  造成不可估量的危害

  切尔诺贝利核电站事故发生后,对周围地区乃至全世界发生了极大的影响。

  根据当时前苏联的官方报道,有8吨多辐射物质混合着炙热的石墨残片和核燃料碎片喷涌而出,释放出的辐射量相当于日本广岛原子弹爆炸当量的200多倍。

  根据前苏联官方4个月后公布,共死亡31人,主要是抢险人员,其中包括一名少将;患放射病的200多人;从危险区总共撤出13.5万人。1992年乌克兰官方公布,已有7000多人死亡于本事故的核污染。

  根据核泄漏所产生的危害,国际上将核事故分为0到7共八个等级,等级越高表示危害越严重。切尔诺贝利的核事故被认为是第7等级,即属于最严重的“特大事故”等级,表明有大部分放射性物质向外释放,可能有急性健康影响,并在大范围地区(可能涉及一个以上国家)有慢性健康影响,且有长期的环境后果。

  事实上,在事故当天,一些较重的放射性物质就随风向西扩散到了波兰。第3天,放射性尘埃扩散到前苏联西部的大片地区,并开始威胁西欧。第4天,斯堪的纳维亚半岛和德国受到影响。10天内,放射性尘埃落到了欧洲大部分地区。

  爆炸最终导致20多万平方公里的土地受到污染,今天的乌克兰、俄罗斯和白俄罗斯受到的核污染最严重。

  根据全球环保组织———“绿色和平组织”公布的研究数据表明,在事故发生的20年里,全世界有200万人遭到了切尔诺贝利核泄漏的威胁,其中27万人因此致癌,致癌的人中有9.3万人病情危急,随时可能死亡。因此“绿色和平组织”认为,切尔诺贝利核泄漏造成的死亡人数将比官方统计的结果至少多9.3万人。

  乌克兰国家辐射保护委员会副主任尼可莱·奥梅里安内茨表示,乌克兰有200万人被官方划为切尔诺贝利事故受害人,有34499名从事过切尔诺贝利事故后现场清洁的人已经死亡。这些人的癌症死亡率是乌克兰其他人口的3倍。婴儿的死亡率上升了20%到30%。

  据白俄罗斯政府1997年公布的资料,切尔诺贝利核事故所泄漏的放射性粉尘,有70%飘落在白俄罗斯境内,白俄罗斯大部分公民都受到不同程度的核辐射,6000平方公里土地暂停使用,400多个居民区成为无人区,政府不得不关闭600多所学校、300多个企业以及54个大型农业联合体。

  在1990年到2000年之间,白俄罗斯人口患癌率突增40%,许多1986年以后出生的孩子都是畸形儿,患甲状腺癌症的比例是父辈们的88.5倍。

  白俄罗斯政府预计,切尔诺贝利核事故给白俄罗斯造成的直接经济损失在2350亿美元以上。这个数字相当于白俄罗斯32个财政年的总和,政府为消除核危害,每年的拨款要占整个国家预算的20%至25%。

  "石棺"几经修复

  切尔诺贝利核事故发生后几个月里,为防止该电站第4机组继续核泄漏,有关单位用厚厚的混凝土和钢筋建造了一个有复杂通风系统的多层大型建筑物,将4号机组的全部设施埋在其中,这个建筑物成了“石屋”,被形象地称为“石棺”。

  关于“石棺”的坚固性,曾经引起人们的质疑。俄罗斯原子能部长鲁缅采夫2003年在接受《独立报》采访时曾表示,由于苏联解体后,乌克兰并未真正对“石棺”的强度做过评估,也未对“石棺”内的情况进行过研究和监控,“石棺”有崩塌的危险。

  此番言论马上遭到了乌克兰政府的反驳。乌克兰外长表示,“石棺”处于乌克兰专家监控之中,目前没有崩塌的危险。而且,乌克兰对“石棺”及其毗邻地区的监测从未间断过,一年用于此项的开支超过600万美元。“石棺”目前仍处于可控范围内。

  2003年年初,根据世界核协会的数据,乌克兰政府批准了一项加固完善“石棺”计划,一项新的“石棺”安全措施将于2014年完成,届时将建成一个含有1.8万吨金属,110米高,200米长,跨度为257米的建筑物覆盖原有的4号机组以及1986年建成的石棺。而这项计划将把4号反应堆的融化内核安全地包裹100年。

  “石棺”的生态安全改造费需要7.68亿美元,该支出主要来源于切尔诺贝利掩体基金。2004年年初,在“石棺”外封盖新的掩体工程正式动工。

  今日的切尔诺贝利

  事故发生后,离核电站30公里以内的地区被辟为隔离区,很多人称这一区域为“死亡区”或“鬼城”。实际上,隔离区域在事故发生后的几年里,由核电站30公里(2800平方公里)扩大到了4300平方公里。

  25年过去了,这里仍被严格限制进入。隔离区外有一个检查站,持有自动武器的军人在这里值勤,欲进入隔离区的人必须具备合法手续和有效证件,18岁以下的未成年人则绝对禁止进入。所有从隔离区出来的人,还必须在专门仪器上接受检查,如果身体遭受辐射超标,必须采取相关措施。

  在这25年中,有大量动物物种恢复和增加。由于没有人类的干扰,大量的野生动物,如狼、熊、马、公猪、麋鹿等得以生存和繁衍。在切尔诺贝利当年的旧水塘里甚至还生存着巨大的鲶鱼,有的甚至超过两米长。

  据切尔诺贝利国际生态学实验室记录,隔离区内目前有超过400个物种的动物,包括280种禽类和50种濒临灭绝的动物。

  周边的树林在当年爆炸时被摧毁了,而隔离区内至今还存在着著名的“红树林”,这是因为树林被过量辐射而导致树叶变红。但是,经过这么多年,许多植物仍然存活了,而且部分植物颜色也已转换到自然的颜色。

  据去年《乌克兰之声报》的报道,在这片禁区里存在着独特的社会和生活秩序。许多当年生活在这里的老年人选择回到这里生活,过着鲜为人知的平凡生活。目前,约有270位老年原居民住在这里,他们种菜、养鸡、养狗,过着自给自足的生活。每月,他们的退休金在片警的陪同下由相关人士送到他们手里。除了这些老者,还有少数电站设备维护的工程师、技术员和警务人员也生活在这里。

  这个地区的安全由三支警务分队来维持。他们分属不同的部委:一个属乌克兰内务部基辅州切尔诺贝利核电站警务区;一支属国家保护总局分队;另一支属禁区保护分队。警备人员实行半月工作轮换制,15天一轮换。由于禁区里的核废弃材料、动植物增加,也引来了一些偷猎者和捕鱼者,还有些人违法砍伐树林和盗窃核废弃材料和其他物资。而防止这些违法事件的发生就是这些警务人员的职责。

分享按钮
参与互动(0)
【编辑:张中江】
    ----- 文化新闻精选 -----
 
直隶巴人的原贴:
我国实施高温补贴政策已有年头了,但是多地标准已数年未涨,高温津贴落实遭遇尴尬。
${视频图片2010}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中新社和中新网观点。 刊用本网站稿件,务经书面授权。
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及建立镜像,违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06168)] [京ICP证04065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2003042-1] [京ICP备05004340号-1] 总机:86-10-87826688

Copyright ©1999- 2022 chinanews.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