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滚动| 国内| 国际| 军事| 社会| 财经| 产经| 房产| 金融| 证券| 汽车| I T| 能源| 港澳| 台湾| 华人| 侨网| 经纬
English| 图片| 视频| 直播| 娱乐| 体育| 文化| 健康| 生活| 葡萄酒| 微视界| 演出| 专题| 理论| 新媒体| 供稿
字号:

李扬为3D版《大闹天宫》献声 从小崇拜孙悟空

2012年01月13日 13:40 来源:北京青年报 参与互动(0)

  再为3D版《大闹天宫》献声———

  昨天,3D版《大闹天宫》正式上映。这部由现代3D技术重新华丽包装的中国经典动画片,再次绽放出它不同寻常的光彩。片中为孙悟空配音的,正是曾因给电视剧孙悟空配音而闻名的李扬。弹指一挥间,李扬成为孙悟空代言人已有三十多年,他与悟空的幕后“音”缘,读来也同样精彩。——编者

  前不久,到上海为上海美术电影制片厂和美国迪斯尼公司新制作完成的大型动画电影《大闹天宫》3D版,再次配了孙大圣的音,回想从1980年开始为中央电视台第一部彩色电视连续剧《西游记》里的孙悟空配音已经30多年了。30年来,我多次为人演的孙悟空和动画片里的孙悟空配音,今天回首许多难忘的往事,说出来和观众朋友们分享,也算是30年来为孙悟空配音的一个总结吧。

  从小崇拜孙悟空

  知道孙悟空是我小学三年级的时候,那时候我在学校里是读书的积极分子,学校的图书馆分为几类,根据不同年龄、不同年级的学生颁发阅读证,由于我对图书的借阅踊跃,学校颁发给我这个三年级学生一个六年级学生才应该得到的图书证,而我阅读的第一篇长篇著作就是《西游记》。

  记得当年跟着抚育我的姥姥姥爷生活在一起,家境并不富裕,而属于我自己空间的一块地方就是睡觉的那一张单人床。姥姥是市级的先进教师,对我日常管理极其严格,作息时间规划得就像军队一样,《西游记》大部分是在被窝里打着电筒悄悄阅读的。记得当时的感觉爱不释手,恨不能一晚上把它看完,就像今天许多人连夜看电视连续剧一样。

  看了《西游记》一连好几个月做梦都沉浸在孙悟空和妖怪的打斗之中,孙悟空的神通广大、无所不能、正直忠诚,在我幼小的心灵中扎下了根,甚至对我的一生都有着深深的影响。

  小时候,凡是孙悟空的图书、画报(哪怕只有一张小照片在画报里),我都想得到,后来印有孙悟空图像的铅笔和铅笔盒更是少年时代最宝贵的财富。记得很长一段时间,我都读大学了,在属于我的“资产”当中,一直保存着一个薄薄塑料做的孙悟空的面具。这大概是所有幼儿的共同点,对动漫人物和形象的喜爱,以至把这种形象研发出来的产品也视为珍宝。

  几十年过去了,现在从事动漫产业的开拓和发展工作,少儿的记忆使我至今对动漫产业,以及后期衍生产品的开发都积极地认可。

  我是如何为孙悟空配音的

  1980年起,接到给孙悟空配音的任务后,尽管通读过多遍《西游记》,我还是又几次重读了这本书,也调看了有关孙悟空的电影和戏曲录像。同时,多次去北京动物园猴山一待就是半天,观察猴子喜怒哀乐时的发声。

  在给中央电视台《西游记》六小龄童主演的孙悟空配音时,由于是真人演的,不能像动画片那样太夸张,而且六小龄童满脸都沾满了猴毛,很难做到表演出细腻的表情,这就需要我用声音来弥补,用声音来反映孙悟空的内心世界,通过声音的抑扬顿挫、语音、语调、语速的把握,反映出孙悟空不同情境下的内心感受。包括一些孙悟空的动作和细节,我都力求用声音加以完善和提高,使得观众看到的孙悟空是一个浑然的整体,有血有肉。特别是孙悟空一些猴里猴气和哼哼唧唧的东西,把它拿捏到位,分寸适当地配好,是我后来多次再看《西游记》时,内心很满意的一笔。

  给《西游记》配音时,较难配的是孙悟空的打斗,一是喊叫声调门很高,二是经常与各种妖精打斗,不能总是一个腔调,需要经常换点花样。最累的一场戏是《西游记》里《真假美猴王》一集,两个猴王模样一样、声音一样、调门一样,整集三分之二的时间里,真假猴王都在打斗、叫骂,为配好这一集,真是花去了我配几部电影的气力和精力。

  今天,经常有人对我惊讶地问,“怎么?孙悟空是你配音的?不是六小龄童自己说的吗?”我听了以后,觉得是对我最大的奖赏,因为观众已经把声音和角色融为一体,不觉得是人为塑造的,其实这才是配音演员应该追求的最高境界。

  给电视连续剧《西游记》里的孙悟空配音,也是我配音生涯中,持续配音时间最长的一部作品,到1997年底给《西游记》新版16集配音完毕,整整花费17年时间(给美国迪斯尼唐老鸭配音也只用了五年时间),而在连续17年的时间里,配的角色要完整,要连贯,声音语调都不能有变化,这也是对一个配音演员的考验。

  记得1997年底给《西游记》新版16集配完音最后一天,大家握手道别后,许多人已经离开了录音棚,这时导演杨洁和新版《西游记》主题歌《通天大道宽又阔》的作者姚明叫住我,说新版《西游记》主题歌《通天大道宽又阔》里面缺两句韵白,叫我帮出出主意,我说,能否先请我听一遍这首歌,他们当场给我演示了歌曲的小样,我一听,立刻被这首歌的词曲深深地吸引和打动,到今天,这首《通天大道宽又阔》也是我最喜爱和最常听的歌曲之一。

  当时我听完小样之后,我说缺的两句韵白一定是孙悟空的,而这两句又是孙悟空常说的,我提出:一句是“吃俺老孙一棒”,另一句是“嗨,俺老孙去也”。导演杨洁和作曲家姚明表示同意,并要求我进录音棚给录一遍,直接插到歌曲小样里。我进到录音棚,戴上耳机,看着隔音玻璃另一面姚明老师的手势,饱含激情地录了这两句韵白,没想到一遍通过。我想,我是这首歌曲完整版的第一个听众,也是幸运的参与者。

  回想三十多年的配音道路,我常常怀念几位艺术大师,他们对我的言传身教、做人和艺德的影响是我终生享用不尽的。

  未曾谋面的恩师——配音大师邱岳峰

  能给孙悟空配音,能走上配音的道路,是和我的嗓音与原上海电影译制厂配音大师邱岳峰老师相近,加之初期的刻意模仿分不开的。我从小就是一个模仿力极强的人,1978年上大学的我看了一些当时风靡全国的上海电影译制厂译制的外国电影后,对邱岳峰老师在《基督山伯爵》、《红菱艳》、《简·爱》、《悲惨世界》等影片中的精彩配音片段背得滚瓜烂熟,模仿得惟妙惟肖。

  在大学同学、老师的怂恿下,我曾经用砖头录音机录制了一盘我模仿的片段,寄给上海电影译制厂的邱岳峰老师,希望得到他的指导、评价,更希望成为像京剧一样在配音界里邱派配音的传人。没想到几个月后,我认真钉制的小木盒被邮局原物退回,木盒子根本没有打开,只是封面上多了一张邮局的纸,写着“此人已故,原物退回”。所以,我是全国观众和崇拜邱岳峰老师的人中最早知道邱岳峰老师离世噩耗的人。

  日后,我参加配音工作,随着全国观众对我的邱岳峰式嗓音的认可,邱岳峰老师家人专程到北京找我,我到上海去配音,也专程到邱岳峰老师家里做客,我才了解到邱岳峰老师极为坎坷的一生。邱岳峰老师不单在政治上背上极为沉重的十字架,又由于业务出类拔萃,受到在讲政治年代里吃香喝辣人的忌妒和暗算,半个多世纪一直过着没有尊严的生活。他把全部的追求、爱好和欢乐都融入了配音工作。他配的角色韵味独特,入木三分,神形兼备,无论是主角和配角,他的配音永远是影片中最出彩的一个亮点。

  后来我了解到,由于邱岳峰老师是自杀,而那天又是星期六,上海华山医院的大夫们在没有领导吩咐和组织安排的情况下,自发地抢救了十几个小时。当时的领导不同意开追悼会、不同意发抚恤金、不同意子女顶替,于是上海美术电影制片厂、上海电影制片厂、上海电影译制厂的全体职工自发地联名写信抗争,才使这三个决定彻底否决。我听当事人说,邱岳峰老师追悼会那天,自发来参加追悼会的多达上万人,相当一段时间上海电影译制厂的门口摆满了不知名姓的观众送来的花圈和鲜花。

  邱岳峰老师的好友、著名表演艺术家程之老师(后来他参加了中央电视台电视连续剧《西游记》里的拍摄,在《祸起观音院》一集里扮演长老,在福建鼓山庙里拍摄的时候,我们吃住一起二十多天),著名的配音艺术家毕克老师,他们都给我讲了许多邱岳峰老师难忘的往事。他们异口同声地对邱岳峰老师对业务的刻苦钻研、对每个角色配音前认真的案头准备、配音过程中每一个细小环节的仔细琢磨和一丝不苟赞誉有加、推崇备至。

  当时作为学文科的我,又是年轻共产党员的我,被家里人安排毕业后去做某部长的秘书,一些名牌大学和一些著名文化单位也想邀我加盟,但最后我还是义无反顾地到了中央电视台,坚决走上了我热爱的配音道路。正是因为30多年前我就树立了一个心愿,要继承邱岳峰大师神形兼备的配音风格,继承发扬老一辈配音艺术家的优良传统和作风,认真配好每一个角色、每一部戏,终生从事配音事业,做一名亿万人民喜爱的配音演员。

  合作最短的恩师——“话剧皇帝”董行佶

  我和董行佶老师认识是由于曾住一条胡同,北京东城区的史家胡同,作为朗诵艺术学习班的学员,多次听过他的课,看过他主演的话剧,更通过收音机听过他朗诵的长篇小说《骆驼祥子》等等。可真正和董行佶老师一起共事、工作是1980年,为中央电视台《西游记》试验集《除妖乌鸡国》一起配音的时候。

  记得当时中央电视台决定拍摄第一部彩色系列长篇电视剧《西游记》,定了六小龄童等主要演员后,接下来要确定的就是找配音演员,首先要决定的就是孙悟空。记得一天下午,中央电视台台长王枫、中央电视台电视剧制作中心主任阮若琳、导演杨洁、中央电视台录音部主任曾文济四个人,在中央电视台旧址(现国家广播电影电视总局院内)的一间录音棚里,听了我的试音后当场决定“孙悟空配音就是李扬啦”。

  当提到唐僧的配音时,我想到了语言功底深厚、韵味十足、声音低沉凝重的著名话剧表演艺术家董行佶老师。当时董行佶老师正在住院,中央电视台的几个领导采纳了我的建议,亲自去医院请董行佶老师出山,于是有了在江苏扬州瘦西湖公园拍摄《西游记》的试验集《除妖乌鸡国》一个月,和董行佶老师吃住在一起的难忘经历。

  当时配音演员随着摄制组一起走南闯北,白天拍摄的镜头晚上在搭建的简易录音棚中就把它配出来,想把它做成准同期声的规格。董老师为人的谦和博学,对艺术的认真执着,对角色的深刻理解都给我留下了终生难忘的印象。遗憾的是,我们在一起只配了一集《除妖乌鸡国》,他就被电影导演汤晓丹挖走拍摄传记电影《廖仲恺》了。事隔一年多后,我又见到了董行佶老师,交谈甚欢,他还主动要我买个笔记本,想给我写两句话,我飞快地到街上文具店买了当时文具店最贵的一个笔记本,缎子花纹封面的,董行佶老师在上面写上了“艺术贵在创新,流派应予发展”,这成了我几十年来印在心里的一句话,我也不止一次把这句话写在比我更年轻的演员的本上。令人痛心的是,董老师给我写了这两句话不到一个星期就由于抑郁症犯病自杀了。他虽然是我配音生涯中,和我共同合作配音时间最短的一位艺术大师,但是他的音容笑貌几十年来经常浮现在我的脑海里,他的精神和教导也始终鞭策着我,认认真真地做人做事。

【编辑:蒲波】

>文化新闻精选: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中新社和中新网观点。 刊用本网站稿件,务经书面授权。
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及建立镜像,违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06168)] [京ICP证04065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2003042-1] [京ICP备05004340号-1] 总机:86-10-87826688

Copyright ©1999- 2022 chinanews.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