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滚动| 国内| 国际| 军事| 社会| 财经| 产经| 房产| 金融| 证券| 汽车| I T| 能源| 港澳| 台湾| 华人| 侨网| 经纬
English| 图片| 视频| 直播| 娱乐| 体育| 文化| 健康| 生活| 葡萄酒| 微视界| 演出| 专题| 理论| 新媒体| 供稿
字号:

艺术家唐晖:手工制作就像武术一样(图)

2012年01月13日 15:23 来源:北京商报 参与互动(0)

  唐晖是个很朴素的人,认真地创作、安静地坐在台灯下画素描、沉浸在每一个细节当中。但画完之余,抬头看看周围的世界,心情总难免在这浮躁的社会中变得动荡起来。怎样才能在目前艺术家手工劳动被严重忽略的当代艺术环境中保持平静的心情,并专注于自己喜欢的绘画。唐晖说,手工制作就像武术一样,他一直在修炼,并从其中获得了极大的乐趣。

  商报:1985年您的一件作品被选中参加了当时国内很重要的一个展览——《前进中的中国青年美展》,17岁就成为“85美术新潮”的一分子,这对您后来道路的选择是否起了决定性的作用?

  唐晖:喜欢画画可能和家庭背景有关系。父亲说我两岁就喜欢画画,小时候家里的墙都画满了。我后来考入湖北美术学院附中,很受学校老师的影响,当时附中有一个老师叫徐坦,现在也是中国当代艺术很有名的观念和装置艺术家。那时候他教我们素描,在教学的过程里给我们灌输了很多在艺术上我们平时所不知道的一些想法观念和信息,使我们不会轻易满足于自己的创作。那时正好是85新潮如火如荼的时候,所以我们也加入进去了。当时大家关注的都是全国美展,湖北艺术家都会以自己参加了全国美展为荣。《前进中的中国青年美展》是当时很有名的展览,我当时画了一幅小油画叫《画室》参展,后来得知这幅画入选了,但由于展览组织的混乱,至今这幅画还没回到我手上。

  商报:后来您考入中央美术学院壁画系,并在毕业之后留校任教,看起来顺理成章。如果当时不是这样的一条道路,您觉得现在的创作能否呈现出不一样的面貌?

  唐晖:其实,同学和朋友也觉得我留教可能并不是特别好的事,表面上看生活很顺利,但是对创作并不是特别有利。可能我毕业以后又回到武汉,继续发奋努力,说不定能创造出更好的作品。因为留校,我过去的一个庞大计划没能实现,就是这次在东站画廊展览中的那幅《时空一击》,那张画的规划应该在20米或者30米,但最后画到了大概5米的样子就无法再进行下去了,这跟留校以后很多的教职任务有关系。刚留校的时候我们会被安排在学生会工作,要干一年的行政,没有画画的空间和可能。像我们同时毕业出去的同学中就有很多非常成功、有成就的艺术家。

  商报:在上世纪90年代的时候您画了很多科幻题材,例如机器人和一些幻想的空间,现在您还对那样的题材感兴趣吗?

  唐晖:这也是童年的爱好,朋友说是一种工业崇拜。我从小就喜欢工业、机械、武器这些东西,这是小男孩的一种兴趣,那时候的画中把这些兴趣引申了过来。但随着年龄和生活的变化,兴趣在慢慢转移。现在我更喜欢比较温暖的东西、人情的东西,而这些东西也都是在不断的跳跃、转移的过程中。

  商报:看您2008年左右创作的纪念碑系列的时候,能感受到一种浪漫的情怀,一种年月和经历积累后的情感回归。

  唐晖:画这样的题材可能是自己在情绪上有缺失,这种缺失也是想要获得的东西。就像现在周遭的生活环境总会令我们觉得缺点什么。我希望我的作品里所表达的东西能让人体会到一种自豪和崇高的意境,这正是这组作品要强调的。我不把自己的东西归纳成观念艺术,这些画更多强调的是绘画性,强调颜色、色层之间的一种关系、质感的关系,它们共同创造出的情境带给我们另外一种想象的空间。

  商报:说到当代艺术,您作为其中一分子怎么看中国当代艺术这个环境?

  唐晖:我觉得现在中国当代艺术这样一个大的环境其实挺符合我们国家现在的状况,可能未来几十年甚至百年以后,把它再翻出来的时候,人们能通过这些作品感受到现在社会的气氛,我觉得它跟现下的境况是吻合的。但我们需要看到的是真正的观念,而不是虚张声势的观念。

  商报:在这样的一种环境下会给您的创作带来困惑吗?

  唐晖:当然,它会影响你的心情,每个艺术家的心情都会受到影响。艺术家在创作的过程里投入了很大的力气画一个东西,陶醉在每个细节里面,但这些是不为人所知的,你默默地在做,但人们很少去关注这些东西。这种情况会影响艺术家的创作,这也是当下艺术的现实 。

  商报:关于您的作品,有一种关于“文化有机论”的有趣说法:在不同历史和空间下的不同文化没有本质的区别,只有形态的区别,您想通过绘画呈现的世界就是这种不同的状态,但是它们可以在一起融合,在一起很快乐地生长、生活。

  唐晖:当然我的作品是有感而发的,是自然生长出来的。我没有对自己的作品有一个统一的规划,或固定地描绘一个形象。大家对我作品形象的感觉就是“想不出来”。有人会想到他画过科幻,但现在又不画科幻了,画另外的一些东西,没有给自己一个定论。但是我觉得我的创作就像一棵树一样在生长,它可能今天长了这个树枝,然后在这个树枝上再长出一个什么树枝来,希望不停地让它自由自在地生长。

  商报:这次东站画廊的个展,集中展示了您各个创作时期的代表作品,似乎是对您艺术创作的回顾和梳理。

  唐晖:这个展览对我来说是一个整理,有点回顾性的。按我这个年龄不应该办回顾展,但是通过这样的展览可以整理一下自己未来的方向,看看过去哪些创作没处理好。把新作和旧作对比一下,从朋友那里得到一些反馈,比如尚扬老师、孙景波老师都觉得老的《时空一击》里面有些细节比现在画得好很多,那我就要想想现在什么地方有缺失。

  商报记者 周晓

  唐晖

  1987 年毕业于湖北美术学院附中 ,1991年毕业于中央美术学院壁画系,现为中央美术学院壁画系副教授。

  ■ 个展

  2011年

  东站画廊 (北京)

  2010年

  四合苑画廊 (北京)

  2009年

  艺术北京银泰沙龙 (北京)

  张江当代艺术馆 (上海)

  2008年

  伊森柯恩画廊 (纽约)

【编辑:蒲波】

>文化新闻精选: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中新社和中新网观点。 刊用本网站稿件,务经书面授权。
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及建立镜像,违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06168)] [京ICP证040655号] [京公网安备:110102003042-1] [京ICP备05004340号-1] 总机:86-10-87826688

Copyright ©1999- 2022 chinanews.com. All Rights Reserved